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答应升职记(清穿) > 章节目录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按说康熙是可以翻牌子让温贵人去乾清宫侍寝。

    但是, 想到温贵人就想到她醉酒后的模样,康熙几乎没有多做他想直接让梁九功安排去长春宫。

    在乾清宫宠幸后妃有规矩, 敬事房的人会掐着点提醒不可太过。

    依着规矩康熙传人侍寝很少尽兴, 故而乾清宫里会有些官女子供他妤解。

    而到后宫没有那些规矩, 自在一些。

    而万答应之前的事儿他早就认定了是麝香的问题, 与他无关, 早已忘了。

    去之前康熙让梁九功安排了完晚膳,特意让备了酒。

    温暖知道皇上要来,没再蠢的点菜。

    屋子里没让点香,她身上依旧是穿着熏了茶香的衣服,关起门来屋子里一股淡淡的茶香很好闻。

    康熙一进屋子,温暖伺候着皇上脱了外面的衣服和朝冠,给他净了净面, 擦了擦手。

    屋子里淡淡的茶香让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那香味沁人心脾舒缓了些许疲劳之意,之后康熙整个人松散的靠在矮炕上,很是惬意。

    温暖把那装着九连环的匣子拿出来, 放在炕上矮桌上, 推了推小声唤到

    “皇上?”

    虽然只是唤了一声, 那意思不言而喻。

    康熙故意板着脸,整个人坐起来面对着温暖说道

    “呵……你倒是胆子不小, 茶都没上就想指使朕给你装东西?”

    “这不是上回皇上来了没记得给嫔妾安排事情做啊!”

    温暖故意咽了咽口水, 一副害怕的模样, 一边说她的手一边抓着皇上的手放到了九连环上, 立马有缩回来规规矩矩,仿佛她怂的一直没动过一般。

    康熙忍不住笑出声,看着温暖带着些许揶揄。

    “装得倒是像那么回事。”

    温暖抿唇勾了勾唇角,双手撑在下巴处抵在矮桌上,认真的看着那骨节分明的双手拆九连环,眼神偶尔看向皇上的脸。

    温暖看过不少清穿电视剧,或者清穿的小说,里面把康熙形容成美男子,型男,帅哥。

    但真实的康熙其实长得普通偏上,只是身材可以,肌肉结实摸起来手感不错,持久力也不错。

    想到这里温暖的思绪开始跑偏,脑子里全是活色生香的场景,面上微微有些热。

    康熙伸手在温暖眼前晃了晃,有些怪异的看着她微红的脸。

    “啊?皇上说什么?”

    温暖愣了一下回过神,才反应过来她刚才想了什么,脑子里在为自己找借口。

    她是个开了荤的女人,宫里能睡的就这一个公的,不怪她念着那身材,因为康熙那脸没她自己的好看……也就身材过的去。

    “你不是喜欢抄佛经?怎么整日想着扒拉这个了?”

    康熙放下手里装好的九连环,放到了盒子里问道。

    “佛经每日也抄的。”

    温暖回道。

    一天的时间那么长,抄佛经,散散步,把玩儿九连环,和锦秋研究针线活儿。

    “那平时做做荷包打打络子!”

    免得他一来就指使他做事,他是皇帝像什么话?

    荷包?络子?

    “嗯……皇上要吗?皇上若是要嫔妾就学?皇上生辰快到了,嫔妾学来送皇上当生辰礼物?”

    温暖一听立马偏头看向皇上,眼神带着期盼的问道。

    康熙看着那青葱十指,女儿家的女红是从小开始学习的,现在说学想来是不会?

    临时抱佛脚那手怕会废了,打打络子还行。

    至于当生辰礼物,她这里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勉强收个络子也可。

    “学?你这手只怕是会千疮百孔了,打个络子倒是可以。”

    “嫔妾会认真学的。”

    温暖精神一震,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双手平放在矮几上,清澈的眸子里含笑,唇角忍不住上扬。

    康熙瞧她因为自己答应她可以送东西,那面上开心的模样心情莫名的愉悦,伸手附在温暖的手上。

    温暖觉得那只大手有些粗糙,听闻康熙骑马射箭布库都不错,这些茧子便是存下来的证据。

    只是温暖的手嫩,被捏着有些刺手。

    锦秋这会儿泡茶进来,温暖轻轻一抽脱离了那只大手,亲自端了杯茶递到康熙的手里,再把桌上九连环的盒子合上让锦秋收好。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晚膳很快就安排上来了。

    温暖和康熙对坐着,看着桌上那带着颜色的果酒,眼神闪了闪,唇角没忍住抽了抽。

    经过鉴定,康熙是条色龙。

    温暖推了推面前倒好的酒,想了想说道

    “嫔妾不敢喝酒了。”

    “哦?为何?”

    康熙挑了挑眉。

    “上回喝酒之后,嫔妾第二日小腹难受。”

    那时候月事来了,害的她躺了几日。

    “嗯?”

    康熙不解。

    “嫔妾那时肚子疼,喝了酒小日子来了受罪。”

    温暖细声说道。

    “哦?朕记得不是说是吃蟹的缘故?”

    他刚才一听以为是那夜太激动导致小腹不舒服,原是月事的缘故。

    “也可能和酒有关,而且嫔妾觉得酒这东西不好,喝了头晕晕的,不记事儿。”

    温暖摇了摇头,指着酒认真的说道。

    “不记事?”

    康熙拿酒的手一顿。

    “嗯,上次喝了几杯,连九连环都没来得及让皇上装,感觉晕乎乎的想睡觉,然后一晚上像坐船一般,睡的不踏实。”

    温暖点了点头,面不改色的说道。

    康熙看了温暖好一会儿,发现她认真的说,面上一丝羞涩之意都没有。

    遂想到她是喝酒之后才那般热情,平常女子都很矜持,她是酒后变了样,想来是真的不记事?

    “许是那黄酒你喝的不好,这果酒适合女子,你可以尝尝。”

    康熙忽悠的说道。

    “皇上,这果酒比那黄酒劲儿高一些是不是?嫔妾怕醉了失态。”

    温暖做出一副怂的很的模样。

    “无妨,陪朕喝两杯。”

    康熙眼神带着笑,端起她面前的酒递到她的手里。

    这下温暖不得不接了,这可是皇上亲自端的酒。

    温暖怀疑的看向康熙,端着酒试探的喝了一口。

    锦秋在一旁欲言又止,一副担心又不敢说的表情,

    康熙眼神示意梁九功等人退出去,梁九功扯了扯纠结的锦秋,锦秋一脸担忧的退了出去。

    “梁公公,这我们小主儿没什么酒量,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

    “皇上在里面,你担心什么?”

    梁九功甩了甩手里的拂尘,一脸高深笑了笑。

    等伺候的人出去之后,康熙见温暖喝完伸手帮忙给她倒了一杯。

    温暖受宠若惊,双手捧着杯子一滴不剩的又喝了,做出不敢浪费的模样。

    康熙挑了挑眉,见她这般也不喝酒了,直接给她添酒。

    很快一壶酒温暖喝了三分之二,面色早已红的像早熟的樱桃,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晃悠,明显是醉了。

    色龙本龙说的就是康熙,温暖故作醉态,双手搭在康熙的肩膀上,红唇微启,眼神涣散。

    许久之后,温暖被人抱到隔间的浴桶里清洗。

    那里早就有人备好了水,水温一直保持温热,是方便主子们云雨之后清洗的。

    温暖披散着头发侵在浴桶里,浴桶的水随着那人的动作撒在地上,地上能看见大面积水渍。

    亦或是温暖面对面挂着那人的脖子,身子在水面沉沉浮浮若隐若现。

    等到温暖能好好躺在床上的时候,夜已经到了子时。(以上省略一万字)

    翌日一早,康熙起身的动作很轻,并没有让人叫醒温暖,被人轻手轻脚伺候着穿上朝服,出门的时候嘴角都到这隐隐的满足。

    温暖日上三竿才醒来,夜里留下的狼藉早已被人收拾妥当,看不出半点痕迹。

    接下来的半个月康熙虽然没有接连来长春宫,但来了长春宫温暖几乎都是半夜才睡。

    康熙沉迷温暖带给他的不一样的体验感,为了不显得温暖特殊,很少召妃嫔去乾清宫侍寝,基本是留宿后宫。

    温暖就像是早春里带着露水的花,滋润娇艳。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每次在皇上到长春宫的夜里,时时留心着西配殿的动静,幻想着她自己是温贵人。

    只是幻想终归是幻想,孤独的夜太长,终于忍不住在皇上再次来长春宫的时候,收拾收拾去温贵人那里串门子了。

    从温贵人来了长春宫,她们的交集基本就是去请安的时候寒暄一下,其他时候几乎是互相当做看不见。

    温暖不善交集,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满语不好,她们语言上本就有障碍,所以她们其实根本不熟。

    康熙是太皇太后培养长大的,满语,蒙语,汉语都精通。

    温暖会汉语,满语,但蒙语却不会。

    听着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不是很顺口的满语,温暖还要认真理一理才能明白。

    “嫔妾以为皇上没那么早过来,就想着来找温贵人说说话,毕竟这宫里就嫔妾和温贵人二人。”

    康熙没想到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会在这时候过来,这是第一回在温贵人屋子里见到她。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的心思是什么不难猜,太皇太后经常有意无意的提醒他有这么一个人。

    可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确实不讨喜,不会看人面色。

    在慈宁宫的时候碍于皇祖母的面子,倒是对她和颜悦色。

    安嫔那时候,她时不时地也串门子,安嫔好几回抱怨宝音不会看时候串门子。

    这边温贵人初显恩宠,她又跑过来了。

    有了这一回,怕后面会来的更勤快了。

    康熙本是高兴的神情淡了许多,手里拿着的一本书放在了桌面上。

    “无聊的时候串串门子打发时间也好,其他时候该歇着就早些歇着。”

    言外之意,此时不是串门的时候。

    “嫔妾知道,以后嫔妾常来温姐姐这里,免得温姐姐无聊。”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像是没听出皇上的话外音,高兴的说道。

    她不无聊,她喜欢安静不喜欢和其她人打交道。

    温暖站在那里,看着进来后自来熟的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直接占了她位置的坐在了矮炕上。

    她不过起身客气的迎了一下她,博尔济吉特氏庶妃进来请了个安便直接坐下了,让她站在那里显得略微尴尬。

    “妹妹喜欢什么茶,我让锦秋给你泡?”

    温暖面上挂着得体的笑,细声问道。

    “温姐姐这里有什么好茶?”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不客气的问道。

    她这里好茶是有但不多,还得留着给皇上,她自己都没舍得喝。

    陈茶倒是有,除了用来熏衣服,这几天倒是捣鼓出了她一直念着的奶茶。

    “听说草原那边喜欢喝奶茶,我这边倒是新研究了一种奶茶你可以试试。”

    新研究的奶茶?康熙一听来兴趣了。

    “哦?朕可有口福?”

    锦秋在隔壁屋子煮茶,一股牛奶的味道散了进来。

    屋子里本就有茶香,这牛奶味儿一进来带着一丝奶甜味儿,冲着这茶香闻起来都想品一品其中的味道。

    锦秋用茶壶煮了一壶进来,温暖上前亲自给皇上斟了一杯,本是奶白色的牛奶,经过处理成了偏褐色的液体。

    “皇上品一品,觉得好嫔妾可以孝敬给太皇太后尝尝。”

    康熙从温暖手里疑惑的接过,凑到鼻尖深吸了口气,眼里又是惊讶又是疑惑。

    “你这奶茶怎么有股甜味儿?”

    不止是屋子里有茶味儿,杯子里也有茶香味儿,且带着丝丝甜味儿。

    温暖顺便给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倒了一杯之后,解释的说道

    “嫔妾舍了砖茶煮奶茶,直接用茶叶熬制出来的奶茶,嫔妾喜欢甜食儿,便放了少许糖。”

    蒙古奶茶是由砖茶煮出来的,带着点咸味儿,温暖喝不习惯,所以就想到现代家庭奶茶的做法了。

    康熙尝了一口,牛奶的细腻味儿,一丝奶腥味儿都没有,略甜,带着茶香,康熙看着温暖忍不住点了点头。

    “不错。”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咬了咬唇,看着皇上对温贵人赞赏的模样,压下心里冒出来的酸味儿。

    “嫔妾觉得奶茶还是吃草原上的奶茶最正宗,还有马奶酒,烤羊肉。”

    这话有些煞风景,温暖瞥了眼博尔济吉特氏庶妃面前的茶杯动都未曾动过。

    “……”

    康熙正品茶,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的声音响起,竟然险些忘了屋里还有个人,手里的动作一顿,却没有开口打破这一瞬间的平静。

    温暖看在眼里,笑着说道

    “草原上的东西原汁原味的自然是好的,别有一番风味儿,但在宫里闲着的时候品一品其他的也不错的。”

    康熙认同的点了头。

    “确实不错,方法可难?”

    这奶茶最为简单,不过还是把茶叶泡一泡处理一下再炒一炒,和牛奶一起煮。

    倒是牛奶去腥味儿费功夫一些,宫里面的厨子也有去腥味儿的方法的。

    “不难的,皇上喜欢嫔妾誊抄一份给梁公公,这样皇上在乾清宫也能用上了。”

    康熙抿了一口奶茶,又直接一口喝完茶盏里的奶茶往温暖面前推了推。

    “得了,朕来你这里也是一样的。”

    温暖看康熙的意思是再添一杯,考虑到要用晚膳,奶茶喝多了影响用膳,自作主张的在康熙的注视下让锦秋把奶茶收了下去。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面前的一并拿走了,反正她不喝。

    “眼看着晚膳差不多了,皇上空闲的时候嫔妾再给您煮?否则晚膳要吃不下了。”

    “说到晚膳,妹妹要不要一起?”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早就酸的不行了,再看温贵人的作为,她怕再待下去忍不住哭了。

    “不了……”

    “那早些回去歇着。”

    没等博尔济吉特氏庶妃话说完,康熙突然说道。

    温暖都为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尴尬了一下。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面色一阵青一阵白,这逐客令下的她没面子,就不能等她自己拒绝吗?

    不想再在这里丢脸,她飞快的出了西配殿,出门后一边走一边抹泪。

    过来一趟是自己找不自在,皇上不欢迎她,白白让人看了笑话

    “她经常过来?”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一离开,康熙很自然的伸手拉着温暖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温暖踉跄了一下,康熙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温暖顺势顺势坐了下来,手被康熙的手捏住一阵摸索。

    那手上的茧让温暖忍着鸡皮疙瘩,笑了笑摇头说道

    “倒不是,想来是有事儿找嫔妾,只是碍于皇上在这里不好开口。”

    “你这么想的?”

    康熙低头看向温暖,女子白皙的面上满是认真。

    她竟然没有觉得那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是故意过来的?

    平时不来赶着这会儿时间,用意这么明显竟然看不出来?

    “嗯,嫔妾喜静,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很少来叨扰嫔妾,无事的话应该不会这个时候过来的。”

    温暖帮着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找借口,仿佛没明白康熙话里的意思。

    “那许是有事……”

    康熙摸索着手里的芊芊玉手,不甚在意的说道。

    夜同样是夜,酒同样是果酒,温暖皱着眉死活没有喝。

    康熙不知道怎么想的,倒是没有故意劝酒了,只问了句可还记得上次喝酒后的反应。

    温暖偏着头认真的想了好一会儿。

    “就感觉晕乎乎的,好像置身在水里随着波浪晃动,但又抓不住东西一直怕被水淹了,很是慌乱。”

    康熙轻咳一声,看着温暖的眼神很露骨。

    温暖仿佛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抬眼见到那眼神心口一跳,忍不住羞涩的低下了头。

    康熙拉着她起身,直接往里间走去,来不及去床上直接倒在那矮炕上。

    “看来你是真的不记事儿,朕来告诉你,你喝了酒的模样……”

    一场云雨,战况激烈,温暖被迫营业重复剧情。

    事后温暖恼的缩在被子里不愿出来,不愿意承认皇上嘴里的那个主动的人是她。

    桌上的酒菜还好好的摆在那里,只是已经凉了不能用了。

    “起身用些吃食,免得夜里挨饿。”

    康熙眼里带着笑,扯了扯被子轻声说道。

    “嫔妾不饿……”

    温暖闷闷的说道。

    康熙有耐心的又扯了扯被子,发觉没反应,故意说道

    “你是想奴才们进来瞧见你躺在床上?”

    “皇上是故意的……”

    温暖一听猛地把被子拉开,待着三分娇,三分无奈,几分薄怒,然没有一丝威力。

    “嗯,朕不否认。”

    康熙只觉得有趣,伸手捏了捏温暖的脸,顺便揩油。

    屋里的菜很快被撤了下去,奴才们低着头陆续端了热的菜色进来,都没敢抬头又陆陆续续退了下去。

    温暖红着脸坐在桌前,埋着头喝汤,康熙好整以暇的喝着小酒,看着温暖的窘态。

    “要不要喝两杯?”

    看着温暖这样,康熙又起了逗人的心思,故意问道。

    “嫔妾以后都不喝酒了。”

    温暖脸都快埋在碗里了,小声说道。

    “那可惜了。”

    康熙一副遗憾的口气。

    “……”

    温暖不说话了,安静的用膳,洗漱后飞快的躺在床上把被子一裹,死死的压着被角。

    康熙单手背在身后,踱步走到床边,伸手扯了扯被子,看她一动不动,失笑。

    “你这样就不怕闷着?”

    温暖鸵鸟的窝在里面,哼哼的说道

    “皇上你让嫔妾安静一下,嫔妾睡醒一觉可以当做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哈哈哈哈……”

    康熙哈哈大笑,深觉这温贵人有趣得紧。

    而温暖躲在被子里唇角微勾,眼神却无一丝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