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答应升职记(清穿) > 章节目录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奶茶这个东西温暖第二日就让人送去给太皇太后, 皇上赞赏过的东西太皇太后很捧场。

    且那奶茶口感却是不错,当即赏了不少东西个温贵人。

    一时间后宫妃嫔就开始打听奶茶的方子, 发觉那奶茶做法极为简单, 便让下面的人煮来喝。

    而从那之后一段时间, 康熙一进宫就能闻到奶茶味儿。

    再好的东西都是图个新鲜, 多了就不稀罕了。

    温暖再招待康熙就没再煮过奶茶, 之后就让锦秋泡的是皇上平时爱喝的茶。

    但康熙去其他宫里一闻到那奶茶味儿,一时间都能想到是温贵人的缘故,对温暖来说也是比较意外的收货。

    五月四号,也就是三月十八,是皇上的生日。

    太皇太后寿辰都没有大办,康熙自然也有言低调。

    宴会换汤不换药,一如既往的送礼攀比, 明面上温暖送了幅字,不出彩,甚至算是寒颤了。

    皇上生辰过后几天,温暖私下里让锦秋把这些日子打好的络子送到梁九功手里。

    当天晚上康熙捏着那不算很好看的络子优哉游哉的过来了。

    这络子到他手里让他险些扔出去, 粗糙的做工, 让他不忍直视。

    梁九功却道是温贵人送来的, 康熙硬生生的把要扔的动作收回。

    那敬事房的太监端着绿头牌进来,康熙几乎没有犹豫的摆了摆手。

    今晚的温暖穿的比较素净, 头上朱钗都未佩戴, 纯素颜出现在康熙的面前。

    既送了东西应该能想到晚上他会过来, 怎么没有好好的打扮一番?

    且就连晚膳, 康熙也留意着她竟然一直吃着素菜。

    康熙诧异,等到用完膳之后,温暖缓缓的跪在康熙面前。

    “皇上,嫔妾今日想求一个恩典。”

    “嗯?”

    康熙面上本来带着兴致,被温暖的这一举动败了些许,倒是没有恼她,带着些许疑惑看着她。

    “今儿是嫔妾兄长的忌日,嫔妾在宫里一直挂心家里阿玛额娘。”

    “嫔妾知道进了宫就不该想着其他的,可兄长不在了,嫔妾实在不放心阿玛额娘,想要知道一些他们的消息。”

    “最近这些时候,嫔妾总会做梦梦到兄长。”

    “兄长蒙冤许久,真相虽然已经大白,但他始终心中不平滞留人间。”

    “这两年嫔妾每日会抄些经书,嫔妾希望皇上能开恩让锦秋代嫔妾出宫祭奠,帮嫔妾把这些佛经烧给兄长。”

    “这些经书是嫔妾带着诚心手书,希望可以化去她心中不平,让他早日转世投胎。”

    温暖跪在那里,一口气说完,心里一阵忐忑。

    康熙听得温暖说的是温寒一事,面色稍缓。

    “恩,既如此让你身边的宫女拿了牌子出去一趟便是。”

    “谢皇上恩典。”温暖激动的险些落泪。

    “起来吧!”

    康熙亲自扶了扶温暖,看着她面上激动的神情,又想到之前受委屈的那些时候。

    他本一直觉得温贵人抄经书是真的为了打发时间,还道她有毅力坚持每日抄写。

    没想到温暖抄经书是因为温寒,叹息一声。

    “你阿玛年龄不算大,不若朕给个恩典赐他一门良妾?”

    温家如今无男丁,纳一门良妾生个儿子也好。

    届时也好老有所依,否则膝下无子未免凄凉。

    温暖愣住,纳妾?阿玛纳妾她额娘怎么办?

    许是看出温暖在想什么,康熙又道

    “到时候生了儿子抱养在你额娘身边,你额娘养大孩子也是一样的。”

    一样?不一样。

    不是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哪里能一样?

    可她不能反驳康熙的话,他的思想才是这个时空一贯的思想。

    而她接受的是一夫一妻。

    阿玛即便年轻的时候纳了两门妾室,可那妾室当初不安分谋算主母,险些害得她化为一滩血水。

    那时候阿玛便打发了妾室,只守着额娘,额娘这些年过的很满足。

    如今因为香火的事纳妾,那额娘老年不是要在争风吃醋中度过?

    “此事是嫔妾阿玛额娘的事,嫔妾是晚辈不好提意见,不若嫔妾让锦秋回去探探口风?”

    温暖勉强一笑说道。

    “嗯。”

    康熙只说到这里便没再提此时。

    温暖心情复杂,面色不是很好。

    康熙许是觉得她因温寒的事心情欠佳,夜里倒是没有动她,这倒是康熙第一次在温暖这里纯盖棉被睡觉。

    翌日早上,温暖因为夜里想事情,起来的时候脑瓜儿有些疼吃东西也没胃口。

    锦秋看着小主儿面色不佳,欲言又止。

    “怎么了?”

    温暖揉了揉额头问道。

    “小主儿是着凉了吗?怎的没精打采的?”

    锦秋一脸担忧的问道。

    “夜里没睡好。”温暖道。

    “那小主儿要不要再歇歇?”

    “不用。”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只怕等会儿会来找您,您不舒服不若奴婢等会儿推了?”

    最近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经常来这边串门子,来了上了茶就一直喝茶,不主动找温暖说话。

    开始的时候温暖热情的招待了几天,看明白她是在这边坐实串门子的话,温暖也就没再热脸贴冷屁股了。

    她一来招待就是,她不说话温暖就安静的抄经书,或是打络子。

    想着等会儿要出门,温暖摇了摇头。

    “不用,等会儿我们去一趟承乾宫。”

    那边的人盯着她这里,看她出门了自然不会再过来了。

    温暖带着锦秋去了承乾宫,让小喜子守着屋子。

    在承乾宫给皇贵妃那里说明了来由,知道是皇上同意的倒没给温贵人阻碍,直接让人领着锦秋去内务府领了出宫的牌子。

    温家的情况皇贵妃略知一二,后宫其她的人在温暖封贵人的时候其实都多少清楚一些,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皇贵妃如今心里介意的只有一件事,便是养个有佟家血脉的孩子,不会在这样的小事上浪费时间。

    锦秋拿了出宫的令牌,当天夜里宫门下匙前赶回了宫里,一脸喜色。

    温暖诧异,锦秋也不卖关子激动的说道

    “夫人有喜了。”

    “什么?”

    温暖像是没听清一样,楞在哪里。

    “奴婢回去的时候老爷夫人很高兴,问了小主儿在宫里的情况,奴婢如实告知。”

    “白日在少爷的灵牌面前烧了佛经,夫人念着少爷情绪不是很好晕了过去,老爷赶紧让下人找了大夫回府。”

    “奴婢本以为夫人是情绪不好,没想到大夫把脉说夫人已经有月余身孕了。”

    温暖有些激动。

    昨日皇上还说为了子嗣提议给阿玛纳妾,她夜里担忧都不曾休息好。

    没想到今日就查出额娘有了。

    阿玛额娘年龄相仿四十多岁了,这种年纪对于男人来说还好,对于女人来说四十多岁已经很难有孕。

    如今有孕实属难得。

    可她也有些担忧,额娘年纪大了,此时有孕对于额娘来说可不比年轻的时候。

    这时候的生产风险很大,年龄越大面临的问题更危险。

    “不行,我得像个办法给额娘找个有经验的老嬷嬷才行,不然我不放心。”

    温暖本想让皇上帮忙,但考虑到自己一次两次拿家里的事情打扰他,未免惹得皇上厌烦,便走了一趟慈宁宫。

    这种事光明正的的求太皇太后是可行的,她家的情况太皇太后了解。

    “你额娘年纪不小了吧?”

    太皇太后惊讶的问道。

    “是,正因为额娘年纪不小了,嫔妾担忧她的身体想在太皇太后面前求个恩典。”

    温暖跪在那里,请求的说道。

    “你倒是有孝心,才查出来有孕就如此担忧。”

    “此事不难,回头让苏麻安排一下挑个有经验的嬷嬷,全了你的孝心。”

    太皇太后笑了笑,此时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慈宁宫里老嬷嬷多的是,内务府上了年纪有经验的也不少。

    温家这个情况赐个嬷嬷出去还能显得朝廷对臣下的关爱,太皇太后一般不会拒绝,所以温暖直接来求。

    “谢太皇太后。”

    温暖感激的磕头谢恩。

    “起来吧!”

    温暖缓缓起身,规矩的站在那里。

    太皇太后让人给温暖看坐,温暖受宠若惊,双膝并拢缓缓地坐在那里不敢乱动。

    “听说宝音在长春宫经常去你那里走动?”

    太皇太后等她坐下之后这才又开口。

    温暖浅笑,点了点头。

    “是,宝音格格说是满语不精通,嫔妾对蒙语也不懂,正好嫔妾二人在互相学习。”

    前几日博尔济吉特氏庶妃过去的时候,寒暄的时候倒是因为语言问题更加冷场。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身边的丫头倒是懂满语蒙语,温暖问了几句,算是交流。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偶尔搭搭话,就当是互相学习了。

    太皇太后满脸的笑意开口。

    “她啊,就是懒,说是从小学满语就磕巴,学了这么些年也没见长进。”

    “嫔妾看宝音格格学得蛮不错的,嫔妾学蒙语可跟不上宝音格格的进度。”

    温暖谦虚的说道。

    “这么说你俩半斤八两?那皇帝得空去长春宫的时候,可得让他教教你们。”

    太皇太后笑容更盛说道。

    温暖睫毛微微动了动,明白太皇太后的意思,不好意思的说道

    “听闻皇上满蒙汉语都精通,嫔妾若是沾了宝音格格的福气,定会厚着脸皮让皇上提点提点。”

    “不过你二人可得认真点,可别让皇帝没了耐心。”

    太皇太后听得温贵人的话,忍不住点了点头,提醒的说道。

    “是,太皇太后放心,嫔妾定会学会一口流利的蒙语。”

    “听说草原风光甚好,若是有机会嫔妾还想宝音格格带嫔妾见识一番,在这之前可得先把蒙语学会呢。”

    慈宁宫一行,解决了嬷嬷的事。

    回来之后温暖闷着想事情,在想如何在皇上不怀疑的情况下把人推到博尔济吉特氏庶妃那边。

    此时锦秋突然走进来凑近她耳边小声说道

    “小主儿,钟粹宫那边有消息。”

    “惠嫔娘娘推了那卫氏出来。”

    温暖脑子一下子反应过来,坐直了身子。

    “什么时候?”

    “就在昨儿晚上。”

    温暖皱眉,她正要想法办法解决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怎么那边就行动了?

    这样她倒不好紧接着安排了。

    锦秋紧接着说道

    “昨儿白日说是大阿哥有些咳嗽,惠嫔担忧便把大阿哥从阿哥所带回了钟粹宫,皇上昨儿是去看大阿哥的。”

    “只是皇上进了钟粹宫就没出来,早上我们的人才知道夜里皇上幸了位宫女,那人便是卫氏,不过听说皇上的面色不是很好。”

    “为何?”

    温暖疑惑,睡了美人面色不好?

    “听说昨夜是在正殿的偏房里,里面有助兴的东西,皇上醒来恼了惠嫔娘娘。”

    “惠嫔是脑子有问题?”

    皇上担心大阿哥去看孩子,结果她算计着皇上睡了个女人?

    那卫氏模样应该不差的,康熙本来就是个看脸的人。

    本不需要用多余的手段,为何要用助兴的东西?

    “倒不是惠嫔娘娘的安排,而是有人摆了惠嫔娘娘一道。”

    锦秋神秘兮兮的说道。

    温暖恍然,她就觉得惠嫔不可能那么蠢,原来是被人算计了。

    “那就是惠嫔身边有其他人的眼线了……”

    “应该是,但目前不知道是谁做的。”

    听说惠嫔等皇上走了之后发了好大的火,预备了那么久,竟然被人破坏了,她如何不气?

    温暖猜想是谁的可能性,突然想到钟粹宫里的万答应。

    “万答应呢?”

    “万答应每日闭门不出,没发现她有什么动作。”

    锦秋摇头,不是万答应的手笔。

    不是钟粹宫里的,那可能性就多了,只有查一查才能知道。

    “永和宫那边有没有递消息出去?”

    “皇贵妃去找过乌雅官女子之后,那里面安静的像没有人一般。”

    “佟家庶妃进宫后,承乾宫每月都会传太医进去把脉。”

    乌雅氏和皇贵妃之间的话温暖大概清楚,虽说线人偷听的不准确,温暖还是猜才出来。

    月事过后的几天有个排卵期,那是现代最平常的知识,没想到乌雅氏是靠这个有孕的。

    皇贵妃安排把脉是为了看看是否中了,从乌雅氏那里得来的方法皇贵妃一直在实验,但目前看来还没成功。

    这日康熙傍晚的时候从御花园散步,绕道西六宫。

    翊坤宫门口,宜嫔才从寿安宫看五阿哥回来。

    到翊坤宫门口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皇上进了长春宫,身子顿了顿。

    新人进宫后,到底她是生育过孩子的,宠爱不比以前。

    但除了新人以外,后宫里这几个月以来温贵人的宠爱算是比较稳定的。

    虽然不突出但似乎皇上每月都会去长春宫几回。

    细想一下,她一个贵人从侍寝以来似乎一直是在后宫承宠,这样的认知让她皱眉,似乎温贵人一个贵人享受了嫔位的待遇。

    宜嫔一进翊坤宫就见到郭贵人在正殿门外,被几个太监拦着。

    “姐姐。”

    宜嫔站在那里,看着一脸小心的郭贵人,淡淡的说道

    “六公主在本宫这里不会亏待她,毕竟她也和本宫连着血脉,你何须日日作出这番姿态?”

    “妹妹知道,只是妹妹想亲近六公主,她都快一岁了。”

    郭贵人哀求的眼神望着宜嫔,早已没了以前在宜嫔面前的随性。

    宜嫔冷笑,她并非是不顾姐妹情谊的人。

    只是郭贵人一次次让人心寒。

    纵然之前郭贵人刚生产的时候宜嫔觉得她蠢笨,也没想过真的杜绝郭贵人看孩子,亲近孩子。

    真正让宜嫔对她这般冷漠的是这个妹妹竟然想让家里人给她施压,以及起了心思想要害她流产。

    虽然她没行动,但她起了那样的心思。

    若非她贴身宫女是她安排在郭贵人身边的,她只怕不知道啥时候就被她算计了。

    宜嫔自那以后对这个妹妹是真的心凉了。

    “本宫说过,只要帮本宫做好一件事便可让你如意,但,你似乎并不愿意。”

    “不是的,那乌雅氏的事我没来的及。”

    郭贵人咬着唇,那乌雅氏当时她是打算动手的,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东六宫和西六宫隔了那么远,要做什么并不容易。

    她只是一个贵人,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每日去御花园碰运气看看乌雅氏会不会出门,再伺机而动。

    但,到乌雅氏自己出事儿前她一直没找到机会。

    “那就办另一件事。”

    宜嫔冷冷的说道,说完不再理郭贵人径直进了屋子。

    门口的几个太监站在那里一直守着,这道门没有宜嫔娘娘的允许是不能让郭贵人进去的……

    第二天是十五,刚好是请安的日子。

    温暖昨日侍寝,早起觉得身子疲乏,一大早起来泡了个澡缓解了一些,由着锦秋伺候着穿衣上妆。

    出门的时候看到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也刚好才走到长春宫门口。

    两人礼貌的点了点头,一前一后的打算往东六宫去请安。

    翊坤宫宜嫔带着郭贵人刚好出门,几人碰上了,温暖和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给宜嫔行了一礼。

    “这么巧,难得看到温妹妹这么晚。”

    宜嫔面上带着笑开口说道。

    “嫔妾今儿贪睡起的晚了点。”

    其实没晚多少,因为早上身子有些疲惫便泡了个澡,这时候走到承乾宫也不会是最晚的。

    “倒是很少和温妹妹,宝音格格一起去请安,你们平日可比本宫早。”

    “宜嫔娘娘毕竟有格格养在身边,比嫔妾二人忙呢!”

    温暖细声细语的说道。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看了眼宜嫔,面上扯了个笑意说道

    “宜嫔姐姐快走吧,等下请安晚了,再去慈宁宫太皇太后可得嗑唠嫔妾了。”

    宜嫔笑着点头,先一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和博尔济吉特氏庶妃说话,宜嫔不问她温暖几乎不开口。

    请安是照常的请安,温暖本以为请了安能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没想到宜嫔身边的郭贵人突然开口说道

    “温贵人面色瞧着不是很好,是昨儿晚上伺候皇上累着了?”

    郭贵人的声音有些大还有些尖,一听就能感觉像找茬的。

    “这……妹妹只是最近睡眠不好而已。”

    温暖眼皮子跳了跳,余光扫到众人都盯着她。

    “怕不是吧?温妹妹真是好颜色好手段,可以令皇上回回移驾长春宫。”

    郭贵人怪声怪气的,那回回去长春宫几个字咬得特别清晰,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温暖咯噔一下,果然感觉到四面八方看过来的眼神明显不对了。

    “郭姐姐这话说的,好似皇上不去其他宫里一般。”

    温暖面色一变,脸上的笑容淡了。

    “这可不一样啊,这不说还好一说竟然发觉妹妹仿佛一直没去过乾清宫侍寝。”

    去乾清宫侍寝是低位嫔妃的待遇,嫔位以上几乎不会被抬到乾清宫。

    主位以上皇上是会给体面去主位那里歇息的。

    这温贵人进宫两年竟然一次都未曾去乾清宫侍寝,且最近几个月皇上每月都还记得去长春宫。

    若是去找博尔济吉特氏庶妃,起码她们还能借口是太皇太后在后面推波助澜。

    可回回都还是温贵人侍寝,这说明皇上记着温贵人这个人了,且给了她特殊的待遇。

    温暖忍不住想骂人,郭贵人有病揪着她侍寝一事说,之前可没有这般。

    温暖瞄了眼宜嫔,却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

    “郭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可不能左右皇上的意愿。”

    温暖有些薄怒,声音很是不悦。

    “难不成郭姐姐的意思是让妹妹在皇上来的时候拒之门外?”

    “或者郭姐姐这般做过?”

    温暖的话有些不好听,郭贵人面色一变,眼里怒火渐起,想要说话却被另一个人插了嘴。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听到郭贵人的话,虽然她也妒忌温贵人,可她知道只有温贵人得宠她的机会才会大。

    “郭贵人这话的意思是皇上只能传我等低位嫔妃去乾清宫侍寝?”

    郭贵人她没想到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会开口,压着怒火咬着牙说道

    “自然不是,我只是觉得温贵人得皇上喜爱与众不同。”

    温暖诧异看向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她正想继续怼郭贵人,没想到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竟然帮她说话。

    “那这样看来生育了皇嗣的妃嫔就更与众不同了,说话都有底气了。”

    “你和温姐姐同为贵人,妹妹竟觉得你像是高高在上在质问温姐姐一般。”

    “我只是疑惑,可不敢质问温妹妹。”郭贵人黑着脸说道。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撇了撇嘴。

    “那你不问其他人专门问温姐姐作甚?”

    郭贵人被她的话噎住。

    博尔济吉特氏又开口说道

    “何况,这没去乾清宫侍寝的并不是只有温姐姐一人,妹妹也未曾去过。”

    “之前的乌雅贵人也不曾去过,听说钟粹宫里还有个卫氏也不曾去过,后宫里不知名的多得是没去过的,你怎么不提?”

    “昨儿温姐姐侍寝,恰逢今儿请安,你这酸味儿也太重了些。”

    “你自己和张庶妃有口角,间接害的张庶妃和四公主没了,惹得皇上不喜,不得圣恩,却心生妒忌编排她人,质疑皇上的去处?”

    博尔济吉特氏冷哼一声,看着郭贵人,仿佛郭贵人说得是她,不是温贵人一般。

    温暖没想到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口才这么好,虽然满语表达的不是很好,但说出来的话大家都懂了。

    这战斗力这么强,直接让郭贵人差点暴走。

    郭贵人没想到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突然跑出来巴拉巴拉一通。

    她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就要张嘴反驳,宜嫔淡淡瞥了她一眼她这才压下心里的怒火。

    “宝音格格言重了,她只是关心温贵人而已。”宜嫔笑着说道。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听得宜嫔开口,这才收了嘴,算是给宜嫔的面子。

    毕竟她和宜嫔在慈宁宫经常见面,平时还能的说上几句话。

    “郭姐姐的关心有点特别。”

    “这样的关心每天来一回,这承乾宫皇贵妃娘娘怕是会不安宁了。”

    到了这里,温暖也不能只干站着了,淡淡的说道。

    这话含沙射影郭贵人没事找事……

    而看了一会儿的戏皇贵妃扫了眼同样看戏的其他人,瞧着差不多该去慈宁宫请安了,这才板着脸说道

    “这皇上去哪里是皇上的事,后宫嫔妃只管伺候好皇上就是。”

    “皇上贵为天子,他的决定可不是她人能干涉的到的。”

    “好了,时辰不早了得去慈宁宫了。”

    这边承乾宫请安出来之后,温暖回了承乾宫。

    慈宁宫那边不是逢年过节,没有传召,嫔位以下的妃嫔不用时常过去,免得吵到她老人家。

    但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不同,太皇太后有言让她得空就去慈宁宫。

    没多久听说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从回来,温暖听说太皇太后斥责郭贵人没规矩。

    承乾宫的事按说没必要拿去叨扰太皇太后。

    但那博尔济吉特氏不依不饶,太皇太后明里暗里的维护。

    后宫众人暗自细想,平时也没听说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喝温贵人交情多好,难道……

    众妃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温贵人升位分按道理是不需要迁宫的,是太皇太后的意思让她迁到长春宫。

    所以,温贵人其实是太皇太后想要博尔济吉特氏获宠的棋子?

    所以,其实皇上去长春宫其实有太皇太后的意思?

    毕竟太皇太后寿辰那日可是特意嘱咐皇上别有了新人忘了旧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