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答应升职记(清穿) > 章节目录 第40章 第四十章
    长春宫西配殿里, 温暖靠在榻上打盹儿,锦秋在屋子里绣荷包。

    屋子里淡淡的茶香味儿,一进屋就能闻到,一嗅到这味道精神就能一下子放松。

    锦秋只感觉光线一暗,抬眼望门口望去,竟见到皇上已然进了屋子。

    “给皇上请安。”

    锦秋赶紧放下手的针线,站起来请安。

    那屏风处的软塌被移动到珠帘边, 温暖本是靠在那里看锦秋绣荷包的。

    这看着看着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身上还搭着一床小毯子。

    锦秋请安的声音就在耳边,温暖皱眉缓缓睁开眼睛。

    门口的余晖照的眼睛有一瞬间不适应,只看到一个高大的明黄色身影站在软塌旁边。

    温暖半眯着眼睛用手挡了挡光影,一只手撑着起身, 锦秋赶紧帮着扶了一把,

    温暖眼神里带着些许刚睡醒的朦胧感, 整个人没什么精神,声音带着点哑。

    “皇上?”

    康熙进来长春宫并没有让人通报,一进来就看到靠在那里睡觉的温暖。

    待她起身后, 伸手在她略微疲倦的面上捏了捏。

    “这个时候休息?瞧着面色不是很好,怎么一副焉哒哒的模样?”

    温暖笑了笑, 拉着皇上的手往里走。

    锦秋见此情况赶紧跑到隔间去泡茶。

    两人到了矮炕的地方等到皇上坐下之后,温暖也跟着坐到了另外一边, 整个人懒洋洋的。

    “嫔妾觉得最近天儿有些沉闷, 晚上没休息好, 有些疲乏。”

    温暖一副没精神的状态, 双手半趴在矮桌上,像是没骨头一般。

    康熙伸手摸了摸温暖的额头发觉正常,轻轻推了推她。

    “瞧着是要下雨了是有一些,此时都快酉时了,起来在屋子里散散醒醒神。”

    “没精神,不想动。”

    温暖噘着嘴闷闷的说道。

    康熙双手放在胸前,垂着眼看着她一副懒散的模样啧啧的说道

    “前些时候还听说你和宝音二人的战绩,怎的朕来了让朕瞧着这副模样?”

    温暖一听精神一震,撑着身子坐直面上一红,略微不好意思的开口。

    “宝音格格还是比嫔妾厉害一点儿的。”

    “朕瞧着你安安静静的,倒是没想到你也会当场发脾气。”

    看她不好意思,面上倒是精神了许多,笑着说道。

    “瞧皇上说的,泥人儿也有三分火气的。”

    “嫔妾虽然不怎么和后宫姐妹打交道也很少出门,但是,郭姐姐那日说那些话,嫔妾着实委屈。”

    温暖抿着嘴面上带着点气性儿说道。

    “不喜便不听便是。”

    康熙看她这样忍不住越过矮桌伸手捏了捏温暖的脸。

    温暖的脸突然被捏住,忍不住往后退。

    然后挣脱了那只魔手,用手揉了揉被捏疼了的脸,眼睛不可置信的瞪了一下皇上,带着娇嗔的口气说道

    “疼……”

    康熙看她这般反应,手顿在半空尴尬的收了回来。

    他没想到温暖会条件反射的躲一下,那白皙的面上微微有些红,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此时锦秋端着茶进来,很快的给两人斟了两杯茶紧接着退了出去。

    两人安安静静的品了一会儿茶,梁九功弯着身走了进来,压着尖细的声音恭敬的说道

    “皇上,晚膳好了。”

    “那传膳吧!”

    两人坐在桌前,太监们陆陆续续的上了菜,只留下梁九功和锦秋二人在里面帮忙布菜。

    温暖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菜色。

    本是色泽不错可口的菜肴,温暖却觉得一丝胃口都没有,甚至还有些犯恶心。

    但皇上正用膳,温暖忍着不适捡了些清淡的慢慢陪着用。

    只是,到底用的不香。

    等到皇上放下筷子,温暖也不过进了小半碗东西,胃里很不舒服,但一直压抑这忍着没吐出来。

    许是看出温暖真的不适,康熙伸手在温暖的额头上探了探,却触手的一阵黏腻感,额头冰凉。

    “这是怎么了?”

    康熙一惊,刚才摸着她还正常,怎么就用膳的一会儿工夫额头冰冷冒冷汗了?

    温暖觉得自己浑身冒着冷汗,感觉心口一直堵着一口气。

    待到皇上这句话问出来,温暖扯了个虚弱的笑想说没事,却最终是没忍住,把头一偏一阵干呕。

    梁九功见状还未等皇上开口,就对着外面的奴才急急唤道

    “快传太医……”

    锦秋一直留意着小主儿的情况,用膳开始就发觉小主儿不舒服。

    只是小主儿眼神示意不让她说话,此时见到小主儿这样眼疾手快的端过了放在墙角处的痰盂。

    长春宫急急请了太医,因为皇上在长春宫,各宫妃嫔急急忙忙的跑去找皇贵妃。

    皇贵妃再带着众妃来到了长春宫西配殿。

    康熙在长春宫这边晚膳向来用的早,此时天还没黑。

    外面还有活动的宫女太监报信,所以,皇贵妃等人来的快并不意外。

    不过来的最快的是博尔济吉特氏庶妃。

    因为知道皇上来了长春宫,她便好好的收拾了一番,等着那微乎其微的机会。

    听到西配殿那边急急的叫了太医,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眼前一亮,赶紧让绿屏扶着自己过去瞧瞧什么情况。

    温暖躺在床上,太医正细细的把脉,刚才吐过之后温暖头晕眼花的被扶着躺在床上。

    她心里有个猜测,一颗心一直提着,盯着太医给她把脉。

    等到太医反复把脉几次后,对着温暖双手作揖,再转身往矮炕的地方走了几步,对着坐在矮炕上皱着眉等消息的皇上说道

    “恭喜皇上,贵人这是有喜了。”

    康熙一听眉头一松面带笑容。

    “果真是有了?”

    他瞧见温贵人的反应之后就有了猜测,后宫女子这样的反应大多数都是有身孕。

    那戴佳庶妃前些天也是这般反应。

    只是太医反复把脉,让他以为有其它情况,等到太医开口这才放下担忧。

    这温贵人对于他来说虽说只是后宫里女人中的一个。

    但不得不说温贵人在他面前的印象不错,伺候的好,性情也不错,相处下来对她有几分偏宠。

    若她有个什么,康熙还是有些担心的。

    “瞧着月份尚浅,方才月余,臣不敢一回断定,故反复确认方才禀报。”

    东配殿到西配殿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瞧见太医的时候,博尔济吉特氏就往这边来了。

    进来请了安一直站在那里瞧情况,在听到太医说温贵人有喜了的时候,她眼里闪过一丝难过。

    强忍着开心的模样,博尔济吉特氏对着皇上和躺在床上的温贵人说道

    “恭喜皇上,恭喜温姐姐。”

    “谢谢宝音格格。”

    温暖惊喜的看向锦秋,再看向皇上,面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温暖缓缓伸手摸了摸肚子,她这几天胃口不是很好,月事推迟了几日,她只是猜测有这个可能,没想到真的是有了。

    这边康熙走到床边,一脸柔情的看着温暖,温声细语的问她有哪里不舒服。

    温暖摸着肚子满是喜悦,仿佛在知道有孕的时候,那些不舒服统统都没了。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觉得自己在这里仿佛是多余的,就在她略微显得尴尬的时候,皇贵妃带着一众妃嫔进了西配殿。

    屋子本就不算大,这么多人一挤进来,胭脂水粉的味道混在一起杂乱不堪,屋子里味道刺鼻难闻。

    康熙忍不住皱了皱眉,但并没有说什么。

    温暖白着脸忍着空气理味道带给她的不适,听着众妃请安之后对她关切问话,知道她有了之后一阵道喜。

    “恭喜皇上,恭喜温妹妹了。”

    宜嫔捂着嘴吃吃的笑着。

    “温妹妹这下可欢喜了,就当额娘了。”荣嫔笑着说道。

    “恭喜温妹妹了。”端嫔道。

    “温贵人倒真的有福气了。”

    惠嫔盯着温暖的肚子,双手在身侧紧紧的捏着,看了眼锦秋,眼神泛着冷意。

    “呀,嫔妾就说温妹妹不得了,这么快就有了。”

    “只是温妹妹面色不好,可是最近侍寝劳累的?”

    “温妹妹可得小心一些,这有孕是不能侍寝的,你得避讳注意一些。”郭贵人怪声怪气道。

    郭贵人的话一出屋子里静了静,温暖面色一黑,妈的郭贵人这个人有病吧?

    什么叫她面色不好是侍寝劳累的?什么叫有孕不能侍寝?她才一个月好不好?

    这言语间仿佛说得是她知道自己有孕还侍寝一样,神经病吧!

    “今儿郭姐姐的嘴是没清洗吗,熏的妹妹都有反应了。”

    温暖冷着脸,说完之后故作干呕,之后委屈的看着皇上。

    康熙淡淡的瞥了眼郭贵人。

    宜嫔面色一变,扯了扯郭贵人,瞪了她一眼。

    郭贵人收了嘴,看到大家都盯着她,就连皇上也看着她神色不悦,咬了咬唇怂的不再开口。

    “臣妾以为是有什么事情,各宫妹妹见这边传了太医也想跟着过来瞧瞧情况,没想到是温贵人有了。”

    “瞧着郭贵人面色不佳,这姐妹们这么多人聚在里面未免吵到温贵人。”

    “养胎需得静养,温妹妹好好养着,本宫就先回了。”

    皇贵妃瞥了眼白痴一样的郭贵人,看着皇上皱眉不喜的神色,开口说道。

    “嗯,你们就先回去,温贵人的情况不宜劳累,等胎像稳定之后再来探望。”

    想来孕吐的女人没什么精力接待她人,等过了这些时候再来吧。

    “是,臣妾嫔妾告退。”

    皇贵妃高傲的走在最前面,背脊挺直,待到一屋子的女人都出去之后,温暖看了眼锦秋。

    锦秋赶紧跑到窗户边把窗户打开散了散,在去个给小主儿拿了个装了茶叶的荷包过来。

    温暖拉着荷包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缓解了一下刚才屋子里一股胭脂水粉带给她的不适感。

    康熙帮温暖掖了掖被角,温声说道;

    “你好好歇着,要吃什么就让人去御膳房。”

    温暖从被子里把手拿出来,轻轻的扯着皇上的衣袖,小声问道;

    “皇上要走了吗?”

    康熙坐在床边挑了挑眉;

    “你不想朕走?”

    温暖脸上带着些许小心翼翼说道;

    “嫔妾若说不想,皇上会不会觉得嫔妾贪心?”

    康熙可是第一回见这么粘人的温暖,当然除了侍寝的时候,轻咳一声说道;

    “偶尔贪心一回无妨。”

    温暖眼睛一亮,扯了扯皇上的衣袖,带着点撒娇的口气说道

    “嫔妾平时不这样的,只是这会儿有些矫情。”

    “就想着皇上这会儿多能陪陪嫔妾,怕皇上以后不常来嫔妾这里了……”

    康熙看了看袖子上的那只手,大手附在那只纤细的手上,另一只手拍了拍手里的小手,温和的说道

    “那朕再坐一会儿。”

    温暖唇角挂起了浅浅的笑意,清澈的眼睛看着皇上。

    本是清澈如清泉的眼睛,映着康熙的面容,仿佛此刻眼里只有他一般。

    锦秋此时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走到床边小声说道

    “小主儿,这是太医开的安胎药,奴婢让小喜子亲自去御膳房熬的药,您乘热喝了。”

    温暖从那大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撑着身坐起来。

    康熙从锦秋手里接过药碗,对她挥了挥手。

    锦秋从柜子里拿了一个小枕头,塞在温暖的背后,让她靠在床头。

    又去隔壁茶室里面拿了个蜜饯盒子,放在床头的矮几上,这才安安静静的退了出去。

    温暖伸手想接过皇上手里的药,康熙看了她一眼说道

    “朕喂你。”

    “……”温暖愣住。

    药很苦的,能一口喝掉为什么喂她?

    “嫔妾自己来吧!”温暖笑着说道。

    康熙用瓷羹直接把药递到温暖的嘴边,仿佛没听到温暖说的话一样。

    温暖闻着那药味儿,险些没吐出来。

    皇上应该是想表达一下他的关心,但是能不能看看她的脸色?

    不好拂了皇上的好意,温暖心里嘴巴很苦心里也很苦。

    勉强用了一点直接去拿床头的蜜饯,这才压制着要吐的冲动。

    康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应该对味道比较敏感,见她用了一点便把药放下没再释放好意。

    温贵人有孕,各宫嫔妃心里酸是肯定的,温贵人已经是贵人了,那么生下孩子后极有可能封嫔。

    后宫位分除了皇后之外,设立皇贵妃一位,贵妃两位,妃位四位,嫔位七嫔,贵人一下位分没有定数。

    虽然皇上后宫里,贵妃,妃位还未定人,下一次大封后宫贵妃不一定有,但必是会封妃的。

    宫里老人比较多,封妃定是论资历还有子嗣。

    僖嫔无宠,端嫔无子嗣。

    嫔位就只有惠嫔,荣嫔,宜嫔三位,

    温贵人若是生下了阿哥,很有可能封嫔,那下一次大封后宫会不会有可能封妃?

    再有七嫔位分里,安嫔病逝,敬嫔地动的时候死了,如今嫔位就两个空缺,多少人等着爬上去。

    尤其是进宫后的赫舍里庶妃,钮钴禄庶妃,佟庶妃。

    有皇贵妃在佟庶妃封嫔的几率不会太大,可她的背景不低,也是能幻想一下的。

    赫舍里庶妃和钮钴禄庶妃是仁孝皇后,孝昭皇后的胞妹,大封必然是会封嫔,甚至有可能封妃的。

    这下突然冒出一个温贵人,极有可能抢妃位,她们怎么会平静。

    当然有个人更不平静,便是钟粹宫的惠嫔。

    惠嫔回去之后忍不住砸了屋子里的一套茶具,吓得一屋子伺候的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本宫是犯了什么冲,缘何事事不顺?”

    惠嫔气的头上都快冒烟儿了,当初本来是推温贵人出来固宠的,没想到却成全了温贵人。

    如今温贵人有孕,很快就有可能和她平起平坐。

    那万答应对她阳奉阴违,那卫氏的事让她被皇上介怀。

    何故每一件事都那么不顺?

    “娘娘息怒啊!”

    那嬷嬷急急走了进来屏退了奴才,关起门来劝解道。

    惠嫔努力的压抑着怒火,恨恨的看着那嬷嬷说道

    “你不是让锦秋在温贵人的补汤里放了药?不是说用了就不能有孕?”

    温贵人出了钟粹宫,惠嫔没有立马动她的原因是因为知道温贵人暂时爬不起来。

    新人很快就要进宫了,她想着先固宠再收拾温贵人。

    没想到那温贵人突然就有孕了,当时惠嫔在长春宫险些没控制住情绪。

    那嬷嬷诧异的抬起头,今儿她没跟着惠嫔娘娘去长春宫,是一个丫头跟着惠嫔娘娘出门的。

    她被惠嫔娘娘留在钟粹宫看着万答应和那卫氏,听得惠嫔娘娘的话,当即开口说道

    “老奴确实让人下了药端给锦秋的,那锦秋还端了喝完了的汤盅给老奴瞧,许是那药不够分量?”

    惠嫔瞪了那嬷嬷一眼,恨恨道

    “蠢!有了乌雅氏的例子,你竟然觉得是药量不够?”

    “本宫怀疑她根本没喝,那锦秋说不定早就成了温贵人的人,或者是温贵人狡猾瞒过了锦秋。”

    “那现在怎么办?”那嬷嬷道。

    “怎么办?当然不能让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她一定是知道那汤有问题,才没中招。”

    “她若爬到了嫔位,想着本宫做的事情,还不得报复本宫?”

    不能让温贵人有机会爬到高位,不然她以后将不再安生了。

    要像皇贵妃一样,把乌雅氏摁下去,不得翻身才行。

    “那温贵人和郭贵人有口角之争,想办法做的滴水不漏,再栽赃给郭贵人。”

    栽赃嫁祸这一招用得好的话,还能一举两得。

    讨论完温贵人,惠嫔想到另一件让她头疼的事。

    “本宫让你查的事情这么久了可有眉目了?”

    “根据当日的情况,那卫氏应该不知情。”

    卫氏没必要用助兴的药急急获宠,惠嫔本就是要推她出来的。

    “奴才盘查了每个进出的宫女太监,发现扫撒的一个宫女那几日经常往御花园那边跑,具体接触过谁,奴才还在进一步调查。”

    “别让本宫揪出那人,否则本宫定不会放过她。”惠嫔气恼的说道。

    “这卫氏本宫调教了那么久,竟然生生的让人给毁了,打乱了本宫的计划,简直可恶。”

    大阿哥病了她是打算借此机会把卫氏送到皇上面前露露脸,但是并不打算那么快的行动。

    卫氏生的美,多钓一钓皇上能有更好的效果。

    惠嫔头一晚听到隔壁的动静的时候,以为是卫氏按耐不住主动勾引皇上。

    当时虽然恼怒卫氏,可也不好扰了皇上的兴致,打算事后再收拾卫氏。

    哪成想竟然是被人算计了,屋子里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助兴的东西。

    她若知道是算计,绝不会放任两人待在一间屋子里。

    皇上在钟粹宫里被人算计,以为是宫女爬床,当场就让梁九功搜查,然并未查到卫氏那里有什么。

    可那助兴的药确确实实在那屋子里,自然钟粹宫主仆都被迁怒,以至于那日过后皇上都没来过钟粹宫。

    偏房本是给大阿哥安排的屋子,大阿哥不舒服惠嫔就把他抱到自己的屋子里。

    皇上本是来看大阿哥的,惠嫔的屋子大阿哥在休息,也就去了偏房歇息,打算用了晚膳再离开。

    卫氏是听到里面有动静,以为皇上醒了端了茶水进去。

    接下来便是第二天早上,卫氏期期艾艾的跪在地上,皇上恼怒的坐在床边。

    本是去看儿子的,却在儿子的房里睡了个女人,康熙如何能高兴。

    便是生的天仙一般又如何?皇上说不喜欢就不会喜欢。

    “只是可惜了她那张脸。”

    那张脸说是后宫第一不为过,温贵人生的美,这卫氏生的比温贵人更美,肌肤胜雪,眉若远山,声音如清泉。

    可如今那张脸已经没用了,浪费了她那么多时间。

    “如今只有找到幕后之人,皇上怕才会消气。”

    长春宫,康熙在温暖睡着之后,缓缓起身。

    出了西配殿,远远的看着两道身影。

    是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和绿屏主仆二人。

    天儿已经不早了,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从西配殿出来一直等在外面,差不多一个时辰。

    看到皇上出来,面上满是喜悦,急急的迎了上去。

    “皇上。”

    康熙惊讶的问道

    “怎么没回去休息?”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一把抱住皇上的胳膊,声音带着些许委屈的说道

    “宝音在等皇上……”

    康熙叹了口气,看了眼挽着胳膊的双手,本打算出长春宫的脚步终究是没再继续。

    小喜子偷偷的瞧见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挽着皇上的胳膊去了东配殿,赶紧回去报信。

    锦秋知道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进了屋看到本来睡着的小主儿睁着眼睛,并没有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温暖看向东配殿那边,松了口气。

    总算是不用自己开口的情况下让皇上去了那边了,太皇太后那里可以交代了。

    康熙虽然去了东配殿,但也只是躺在床上睡觉,中间用一床被子把两人隔开,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睡在里面眼泪直打转。

    她好不容易盼到了皇上来她这里,却把她最后的希望掐灭了。

    因为皇上明确的说了会给她体面,但是不会给她宠爱。

    她多不甘心啊!

    进宫两年多了,她就像守寡一般。

    在外人看来有太皇太后在,皇上虽然不喜欢他,但是也不会敷衍她。

    她虽侍寝过两回,但是那唯二的两回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自己清楚。

    不过是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一觉睡到天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可皇上却制造了她侍寝了的证据,她当时不明白,后来才明白侍寝并不是两人睡在一起就行了。

    但是她不敢告诉太皇太后,怕太皇太后逼着皇上,反而惹得皇上不喜。

    她想着顺着皇上,总有一天皇上会喜欢她的。

    她总想着皇上能看到她的好,可今晚她才明白,从她进宫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会和皇太后一样,处子之身保留至今。

    “朕虽贵为皇帝,但也有颇多无奈,长辈之意不可忤逆,朕懂得伦理纲常,朕能给你的只能是体面,不会有其他。”

    因为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按辈分是比康熙高,即便康熙不挑女人,也不会罔顾伦理道德。

    虽然大清开国以来不是没出现过这样的事,但康熙私心是不接受的。

    没有拒绝太皇太后是因为慧妃(后宫另一位蒙古妃,康熙九年薨逝,科尔沁三等公吉阿郁锡之女,)死后太皇太后难过,而博尔济吉特氏里面血脉相近的适龄的,唯有博尔济吉特氏宝音。

    再有太皇太后和当初的孝端文皇后本就是姑侄女,满人并没有那么多的避讳,太皇太后和蒙古各部一开始就不介意辈分问题,自然康熙考虑蒙古方面便没有拒绝。

    宝音进宫康熙一开始就不打算宠爱,何况他也不需要蒙古女人生养子嗣,养大蒙古人的野心。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其实算是牺牲品。

    康熙二十几年的人生,少有的愧疚也只给了那几个人,当然这几个人不会有博尔济吉特氏。

    因为选秀的时候康熙给过她机会,让她自己选择。

    一夜到天明,博尔济吉特氏庶妃都未曾闭上眼睛歇息。

    在隔了一床被子的距离的皇上缓缓坐起身的时候,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等到屋子里没有一丝动静的时候,她才睁开眼,眼眶充满了血丝。

    “我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