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章节目录 第九八〇章 偷袭
    ♂nbsp;

    火龙神见浑天元圣一心要严惩白灵仙,很紧张,也很生气,要尽快找到四弟,让他逃离是非之地。https://

    蟒蛇精不再顾忌,喊起来:“老四,你怎么变得胆小如鼠啦?你平日敢做敢为的劲头哪里去了,怎么连我都害怕呀?你即使和那个女子成其好事,又有何妨,快出来吧。”

    这个岩洞里除了流水声很安静,依旧没有人应答,阴森恐怖的气氛犹在,令人心惊。

    火龙神气得骂道:“老四,你是个混蛋,快滚去来!”

    岩洞里还是寂静无声,没有人理睬。

    蟒蛇精很生气,又很无奈,唉声叹气离开这里,又去别处搜寻。

    火龙神一边走一边说:“四弟,你躲着也不是办法,快离开蛇盘山吧。你离开的时候,咱们兄弟一定要见一面,我们也能放心,日后也知道去哪里找你。我的话你听见了吗?记住了,你不能悄悄地走了,我们惦记你呀。如果一时没有机会,你日后也要回来偷偷地见一面,免得失去联系。”

    再说浑天元圣,他见赛太岁等人空手而归,很生气。他火气难消,又骂起来:“老四,你欺侮我的娘子,不敢见我,又能躲避几时呀?我一定要抓到你,决不轻饶!”

    赛太岁一直为白灵仙的安危担心,又没有办法劝阻,只能默默地叹息。他们不会放弃,还要尽力帮助手足兄弟,不能让白灵仙遭遇不幸。他叹了口气,劝道:“大哥,此事还不能下定论,何必动怒,等见到四弟弄清楚再说。”

    “哼,那小子如果死不承认,怎么弄得清楚呀?对那个无情无义的家伙,我决不能饶!”

    黑煞星笑了:“大哥,要想弄清此事并不难,小弟自有办法,不知道大哥能否答应。”

    浑天元圣白了他一眼,哼道:“你又没有见到老四所干的坏事,又能有什么办法弄明白,真是自作聪明。”

    “我怎敢哄骗大哥呢,这么说,大哥同意让小弟查明此事了。那好吧,就把嫂嫂交给我吧,一会儿我就能给哥哥一个明明白白的结果。”

    浑天元圣瞪了他一眼:“想的美,老四欺侮了你嫂嫂,你还要接着来吗?你跟老四是一路货色,把娘子交给你我怎能放心。好了,你不要卖关子了,有什么办法快说吧。”

    黑煞星笑嘻嘻地说:“大哥,嫂嫂这么年轻,还是一个闺中少女,让小弟对嫂嫂的身子探查一番不就明白了嘛。我还是要问一问大哥,是当着你们的面来查看嫂嫂身子,还是让我带到别处去,小弟听你安排。”说完,他嘿嘿地笑起来。

    浑天元圣醒悟过来,笑骂道:“浑小子,我就知道你没有安好心,嫂嫂岂是你能动的,她的身子也不是你能看的。”

    浑天元圣被提醒,觉得是个好主意,要立即查明白,省得如此闹心。他虽然在气头上,但是那颗迷恋的心依旧难平,不管美女有没有被白灵仙欺侮,也要先发泄一番再说。于是,他不再理睬几个弟兄,抱起那

    个女子走了。

    走了几步,浑天元圣又停下来,转身吩咐道:“你们去青蛇宫里喝酒吧,我要和你们的嫂嫂去洞房探查了。”

    黑煞星显得很得意:“大哥,小弟的主意不错吧,这就对了,洞房花烛夜不能耽搁。”

    浑天元圣笑了笑:“我方才也是在气头上,把这件事忘了。”他又气呼呼地说,“你们要是见到老四,立刻带到我那里去。”

    赛太岁苦笑一下:“大哥,你要和嫂嫂过洞房花烛夜,何必还为四弟烦恼,不是影响情绪嘛,快去吧,不要想这些了。”

    “不行,这口气我必须出,否则我会憋闷死的。”他刚要走,又想起一件事情,嘱咐道,“你们去我那里的时候要打招呼,可不能冒冒失失地往里闯,记住了吗?”

    黑煞星笑嘻嘻地说:“进去又有何妨,咱们是亲如手足的好兄弟,正好看看大哥对嫂嫂是如何探查的,有没有明确的结果。”

    “浑小子,真该是打!”浑天元圣又笑骂一句,立刻转身走了。

    赛太岁三兄弟如释重负,回到青蛇宫里继续饮酒,也在等候白灵仙到来。

    他们不再为白灵仙担心,浑天元圣去和夫人玩耍,哪有心思再过问此事。他们早就打定主意,如果白灵仙和那个女子有染,就让他赶快逃走,绝不能被大哥惩罚。

    四个家伙去忙自己的事情不提,再说一说张云燕。她躲在青蛇洞里,既焦急又无奈,眼睁睁地看着浑天元圣把那个女子带走了。她急得唉声叹气,如同泄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道该如何营救可怜的女子。

    妖洞里十分安静,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气氛,空气似乎已经凝结,紧张得令人窒息。

    张云燕知道几个凶神已经离去,又为无法逃出妖洞无奈地叹息,更为可怜的女子将被老贼欺辱焦虑不已。

    她思来想去,决心已定,甘冒凶险前去救人,立刻起身寻找浑天元圣住处。她要见机行事,无论如何也要把那个女子救出来。

    岩洞里,十分安静,既紧张又恐怖,令人身冷心寒惴惴不安。

    在“地下迷宫”里,张云燕不知道浑天元圣住在何处,好似无头的苍蝇在四处乱闯。随着时间流逝,可怜的女子越来越危险,令人焦虑难安。

    云燕擦了擦汗水,向周围巡视一番,继续寻找。忽然,她隐约听到了喊叫声,声音很尖细,必是那个女子,急忙循声而去。

    声音就是向导,张云燕绕来绕去终于接近喊叫处,立即奔过去。她很快来到一个洞口前,喊叫哭泣声就在那里面,一听就是那个女子,正被老贼纠缠。

    洞门关着。云燕趴在门缝看了看,见不到浑天元圣和那个女子,不知道洞内的情况。

    岩洞里,那个女子正不住地哀求,不停地哭泣。浑天元圣一边安慰一边嬉笑,不知道有没有欺侮那个女子。

    青蛇洞里十分可怕,眼前的洞穴狞笑声不断,

    还有悲愤的哭泣声,更加恐怖,令人心惊。

    “老爷,你饶了小女子吧……”那个女子非常恐惧,一边挣扎一边哀求,在不住地哭泣。

    “娘子说什么话呀,咱们是夫妻,在过洞房花烛之夜,应该高兴才是。”

    “老爷,你是逼我去死呀……”

    “娘子,想开一些吧,你身在这里已是夫妻,不要再说丧气话了。况且,我不是凡人,武功盖世无人能敌,和我结为夫妻委屈不了你。天下女人无数,和我成亲的只有你,这是多大的福气呀,该知足了。”

    他刚要解女子的裙带,忽然听到洞门响,立刻来了气:“你们这些混小子没有一个好东西,太无聊了,竟然跑来看我们夫妻……”

    他一边说一边扭过头去,要训斥几个同伙。他见到来人大吃一惊,没想到是仇人云飞雁,不由自主地惊叫一声。

    张云燕身手极快,老贼还没有起身,躲闪不及被砍了一刀,后背伤得很重,皮肉随即翻开来,血流不止。

    浑天元圣太大意了,以为是同伙在开玩笑,没有一点儿防备的意识,等到发现是仇人已经晚了,眼看着飞龙神刀砍下来,已躲闪不及。

    浑天元圣疼痛难忍,知道伤势严重血流不止,不敢再和张云燕厮杀,立刻飞身而逃。他一边跑一边喊:“快来人呀,捉拿云飞雁!快来人呀……”

    青蛇宫里,赛太岁三兄弟正在饮酒说笑,忽然被喊声惊动,急匆匆地赶过来。

    形势紧张,万分危急,张云燕已无法顾及,拉起那个女子跑走了,犹如无头的苍蝇到处躲避。

    青蛇洞太大了,云燕尽管没有办法逃出去,也便于藏身,几个家伙想找到她们并不容易。

    浑天元圣伤势很重,敷药后正在休息。赛太岁不放心,在旁边守护。

    火龙神和黑煞星在偌大的洞府里搜寻两个人,犹如大海里捞针一样,找了很久也不见人影,只好去见浑天元圣。对此,几个家伙既愤怒又无奈。

    此外,他们也想找到白灵仙,也好让同伴逃离此地,又是白忙一场。

    黑煞星叹了口气:“云飞雁无处可寻,或许已经逃走了。”

    火龙神不相信:“青蛇洞如此复杂,她怎么可能轻易地逃出去呢,一定还躲藏在里面。”

    浑天元圣怒目圆睁,非常气愤:“我娘子也不见了,一定是被云飞雁带走了。那个臭丫头带着一个毫无本事的女人,那是累赘,想逃离青蛇洞难上加难,迟早会抓到她的。”

    赛太岁点了点头:“大哥说得对,青蛇洞不是外人随便出入的地方,云飞雁既然来了就休想再离去。咱们不用着急,大哥安心休养几天,等伤情好转再寻找吧。到那时,她们饿了几天,身虚体弱难以行走,就能手到擒来了。”

    浑天元圣又急又恨,怎奈重伤在身,已无计可施,只能等待,希望能抓到可恨之人,夺回心爱的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