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透视高手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登门祭奠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登门祭奠

    听雨阁,驻地。

    由于迟迟没有为亡者讨回‘公道’,关元海便将弟弟的葬礼压下,从其他宗门手上求来一间冷库,用来暂时保管弟弟的遗体。

    同时,关元海又在听雨阁门前搭起灵棚,方便登门宾客祭奠弟弟关元河。

    虽然听雨阁在隐世宗门界的影响力并不大,平时走动的宗派也不多,但这次关元河出事之后,登门祭奠的宗门大佬却陡然多了起来,粗粗计算,没有二十家,也有十五家了。

    不过,这些宗门大佬虽然是打着祭奠关元河的名义登门的,但是却少有亲自到灵棚上香祭拜的,多数只是派个弟子表达个意思就行了,更有甚者,连个弟子都懒得派,直不楞登地就进了院,根本就不在灵棚处停留。

    仿佛,他们来听雨阁,根本就不是冲着祭拜关元河来的。

    作为关元河唯一后人,自打灵棚搭起来,关勇就一直跪在这里,起初当那些宗门大佬来时,他心里还多少有些安慰,只觉得老爹这一辈子虽然匆忙,但总归是被人认可了。

    可随后这些宗门大佬们的做法,却是彻底伤透了关勇的心。

    到后来,他干脆连礼都不回了,就默默的守在父亲灵棚里,低着头,一声不吭,像个木头人一样,只是偶尔会抬起头,望向院内方向,神情复杂。

    他很清楚,这些宗门大佬根本就不是冲着父亲来的。

    他们是狗,是闻着肉味来的。

    ……

    关元海最近非常累,一波又一波的拜访意味着一次又一次的无形交锋:

    倒悬寺主持了了和尚愿意举全寺之力为关二阁主讨回公道,条件是,事成之后,他们要大传送阵的阵图。

    青云庵掌门灭空师太愿意举全庵之力为关二阁主讨回公道,条件是,谢家在大漠的生意她们要分一半,并且拥有大漠传送阵的管理权以及传送阵阵图。

    焚天殿殿主赵克连同十八个宗门专门组成讨谢联盟,愿意举全盟之力为关二阁主讨回公道,条件是,他们要谢家的大传送阵阵图。

    除此之外,还有十几家宗门派人登门,表达了愿意帮忙讨公道的心思,但条件大同小异,都要在大传送阵上分一杯羹。

    可以说,一向各怀心思,勾心斗角的隐世宗门们,在二阁主关元河这件事上,很是默契的统一了意见:出手可以,传送阵必须分我一份。

    隐世宗门的条件摆出来了,能不能成,关元海的态度就成了关键。

    而他是什么态度呢?

    仨字:没态度。

    关元海的态度很有意思,他既不当当场拒绝,也不表示同意,甚至连讨价还价都不提。

    对于所有登门的人,他最后都用同一句话回应:让我考虑考虑。

    于是,隐世宗门的大佬们只能空手而归。

    既然败兴而归,这帮人路过灵棚时的态度就更差了,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这让目睹着这一切的关勇,眼神越来越复杂,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紧紧攥着拳头,把头埋的更低。

    这时,灵棚外传来一阵骚乱,伴随着听雨阁弟子激烈的咒骂声,像是在极力阻止什么人靠近灵棚。

    关勇抬起头,望向灵棚外,当看清骚乱源头时,他愣住了。

    显然,他没有料到,这个人会来。

    谁?

    谢牧。

    面对‘杀父仇人’,关勇眼底闪过一抹复杂,随后站起身走向灵棚外面。

    “站住,这里不欢迎你!”

    关勇喊住谢牧。

    谢牧脚步随即停住,面色平静:“我是来祭拜关二阁主的。”

    “不需要。”关勇果断拒绝。

    因为谢牧的到来,灵棚周围变得拥挤,听雨阁弟子和过往路人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他们想不通,谢牧做为杀人凶手,为什么敢堂而皇之地到听雨阁的地盘来,挑衅吗?

    更让他们想不通的是,作为关二阁主的儿子,面对杀父仇人,关勇虽然冷着脸,但却没有喊打喊杀,这不符合关勇纨绔子弟的性格。

    “关勇,你是不是脑子锈逗了,我师兄怎么可能会杀关二阁主呢?”

    王重阳耐不住脾气,愤愤道:“我师兄如果真的想杀你爹,那晚就不会答应帮你给你爹治伤,最后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师兄甚至答应连夜与你一起到府上,这些你都忘了吗?!!”

    王重阳的一番怒吼,让周围一众吃瓜群众议论纷纷。

    有人点头,说终于明白当晚谢牧为什么会出现在听雨阁驻地,这下破案了。

    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认为是王重阳为了袒护谢牧,故意编的假话,因为世上没有人那么好心,会愿意给对手治伤,谢牧肯定是在将计就计。

    但是,看着沉默不语的关勇,这些人心里也开始打鼓:如果王重阳说的是假的,关勇为什么不反驳呢?

    难道,王重阳说的是真的?

    然后,人群中的议论声突然又大了起来。

    就在这时,自听雨阁内走来一队人马,领头之人正是得到消息的阁主关元海。

    冲进人群,关元海直面谢牧,眼神狰狞如血,咬牙:“姓谢的,你还敢来!?”

    “我师兄凭什么不敢?人又不是他杀的!!”王重阳大吼。

    放屁!

    关元海暴跳如雷,指着谢牧的鼻子:“当晚我亲眼看到我二弟死在你手上,你还敢不承认?!!”

    说到这,关元海猛地抬起头,嚎啕大哭:“我只恨我听雨阁势单力薄,眼见杀人凶手就在面前,我竟然动他不得,老天爷,你若有灵,就该降下天罚,报我听雨阁大仇!!”

    吃瓜群众向来是心疼弱者的,他们最见不得弱者吃亏,尤其是当得知谢牧出自剑楼后,他们顿时脑补出谢牧借势压人,嚣张跋扈的画面来,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什么逻辑,当即化身正义卫士,登上道德制高点,对谢牧口诛笔伐,势要帮听雨阁讨回公道。

    一时间,灵棚之外沸反盈天,像是炸了锅。

    见到这一幕,关元海心底暗自冷笑,脸上却越发凄苦,一副受害苦主模样。

    而在他身后,关勇的脸色却突然黑了下来,他走上前,冲着吃瓜群众们破口大骂:

    “都他么给老子把嘴闭上!!”

    一言出,现场瞬间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