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捡的四只奶狗团宠我[穿书] > 章节目录 第53章 檬檬的礼物
    肖淮御来到市里数一数二的奢侈品商城, 跨出长腿迈进去。

    在靠近大门口的柜姐看着,西装笔挺的肖淮御,心里深知是只肥羊,还是只大肥羊。

    “您好,您好, 请看看我们这边, 今年最新款手表, 全部都是纯手工制作的。”

    “先生, 您看看本店新到的货,保证都是一货。”

    “您好,这是gh总部进货的,绝对的正品。”

    ……

    肖淮御对着积极推销的柜姐们, 内心毫无波澜这些东西都还入不了眼。

    他真的想要去的地方是,这个商城的顶楼。

    肖淮御坐电梯上楼,到达顶层径直来到一间接待室,自然的进去坐到位置上。

    没多久,一位经理打扮的人急急忙忙的过来,“肖总,不知您大驾光临,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恳请您的原谅。”

    “老样子。”

    “明白。”经理点头, 拍了下手, 旁边幕布徐徐拉开, 一个走秀台出现在那里。

    “要女性最新款。”

    经理听了微愣, 随即明白的吩咐下去,这位贵客他可不敢轻易得罪,虽然惊奇和疑惑,但还是要无条件的满足这么贵客。

    不多时,一排的时装模特,手拿或穿戴各种,饰品、包包、口红等女性物品。

    肖淮御修长的双腿叠交,看着一位位模特来到他前方的台上,停留几秒展示完物品就离开,接着是下一位。

    经理手拿着平板,站在这位贵客身边,只要贵客点下头,就把模特手里物品的号码记录下来,说明这些是看上并准备购买的。

    “停。”

    66号模特听到清冷。略带疏离的声音停下。

    肖淮御看着66号模特手里的一套口红,他一眼望去都是清一色的红色,最多就是见几支深很多,颜□□别明显的口红,其他默认为一模一样。

    他用手轻捏自己的鼻梁,已经有些审美疲劳,“这个不同颜色的再来一套,接着继续。”

    “明白。”经理挥下手,让台上的模特继续。

    “肖总,这套口红分类别,请问您是要哑光,还是金属,或者是带金粉的,还有……”

    “都要了。”肖淮御听着头疼,一个口红居然分这么多类,女人还真是麻烦。

    “肖总,冒昧问一下,请问您是要进军奢侈品领域了吗?”经理觉得这位贵客,不像是买东西,到像是过来进货的。

    “不是,我送人。”肖淮御平淡的回道。

    经理的手暗暗的一抖,手中的平板都要拿不稳了该不会是肖总的娇妻吧,还真是最幸福的女人。

    肖淮御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椅子扶手,脑海里在想檬檬喜不喜欢这些东西。

    他觉得自己自从遇到檬檬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以前一心扑在事业上,对那些狂风浪蝶正眼都没有瞧过。

    如今,他心里冒出要对一个人好的想法,想把那人的一颦一笑都映进心里,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

    雪白的天花板,淡淡的消毒水味。

    这是霍执睁开眼睛,第一时间所感受到的事物。

    他抽动几下手指,感觉是那么的真实不像是梦。

    “小执,你醒了,医生,医生!”

    霍执缓缓坐起来,活动一下酸痛的肩膀,估计是躺久所导致的,他看着母亲小跑出去的背影,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安心。

    “医生,你快过来看看,我儿子醒了。”霍母急忙跑到床前,看着躺了这个长时间的儿子,她真得怕自己儿子永远都醒不来了。

    霍执看着明显头上都有银丝,面容憔悴的母亲,心里一阵发酸。

    医生过来检查一番后,确认身体无碍,只要多注意休息就可以了。

    霍母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小执,你怎么还是这么不让人省心,还和人去打架,那天是你的兄弟发现你躺在路边,及时把你送进医院,不然……不然,你真是吓死我了。”

    霍母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儿子,后面想责怪的话全部咽了下去,她也习惯自己叛逆的儿子,左耳进右耳出,现在这样想必又是没有听进去。

    “知道了,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什么!”霍母一脸的不可置信,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按以往来说,霍执会不耐烦的赶霍母出去,或者一脸我不服气的,被逼着去听说教。

    “小执,你是不是哪不舒服?快和妈妈说。”

    霍执拍开放额头上的手,“妈,我没事,瞎操心。”

    霍母得到儿子这样的反应,才是正常的,“你饿不饿?爸爸还在上班,我会通知他过来看你的。”

    “不饿,妈,你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没问题的。”霍执看着还不想走的霍母,摆摆手,“妈,我需要安静。”

    霍母看着臭屁样的儿子,见他状态恢复的不错,“小执,那妈妈就不打扰你了,学校那边说等你身体好了再回去,有什么事打我手机,你的物品都在那柜子里,记得好好休息……”

    “好了,好了,知道了,啰嗦。”

    霍执在他母亲出门前几秒,对她说了句辛苦了,一下躺下钻进被子里。

    霍母步伐一滞听到身后的话,扭头见害羞钻被子里,当鸵鸟的儿子,笑容爬上脸庞。

    她知道儿子虽然喜欢打架,但是本质不坏,打的都是地痞流氓,伸张正义。

    她也说了不知道几次,让他以后不要这样,真想管就打报警电话,让专业的人去处理,安全第一,可是儿子他就是不听。

    霍母心情复杂的缓缓关上门。

    霍执听到清脆的关门声,脑袋从被子里冒出来,平躺在床上,脑海里想着关于自己,穿成狗之前的事。

    他越想越火大,气得用手捶床,“孙五,你这个王八羔子,老子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霍执可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他利落的翻身下床,把这身病号服给脱下,从柜子里换上自己平时的衣服,连帽卫衣加黑色工装裤,偷偷溜出病房。

    ……

    “霍哥,你这是重出江湖,恭喜恭喜。”

    “霍哥,身体怎么样?真不够哥们,醒来不第一时间,通知兄弟们过来看你。”

    “霍哥,你是不知道,这地段没有你的日子,五仔帮横行霸道,到处收保护费。”

    ……

    霍哥背靠在小巷的墙上,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里银色金属打火机,盖子一开一合发出脆响。

    他淡漠的眼眸静静看着,自己的小弟们,开始往这里倒苦水。

    “霍哥,来一根。”

    “不了,戒了。”霍执淡淡的开口,用手推开拿烟过来的手。

    他记得檬檬对有些气味很敏感,平时在客厅时全靠鼻子来判断,厨房里的美食烹煮的程度。

    他不想自己去见檬檬的时候,身上有烟草味。

    “卧槽!我耳朵没听错吧,我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霍哥戒烟了!”递烟的小弟,惊叹几声,开始给自己点烟。

    “掐了。”

    “嗯?”小弟缓缓吐出烟气。

    “我说把烟掐了。”霍执看着吞云吐雾的小弟,“方利,你要么掐了,要么滚一边去抽,老子不想沾上这味。”

    方利看着与平时大有不同的霍执,吊儿郎当的过去,两手指夹着烟,“霍哥,你这是怎么了?上次莫名晕倒,晕糊涂了。”

    他说完笑了几声,眼神看向周围的其他兄弟,带着他们一起笑。

    霍执眉头一皱,这么自己不在的这么些时间里,这几人皮开始痒痒了。

    他见有烟气对着他脸哈过来。抬手一把夺下,方利嘴里叼着的烟扔到地上踩灭,“方利,皮痒了是吧,嗯?”

    “霍哥,我知道错了,手下留情啊。”方利先是呆愣,没想到霍执变化还不小,紧接着,脑袋上了挨了几拳,他知道霍哥没有用力,就是做做样子。

    “呦!这不是霍哥嘛,你要是再不出现,我还以为你早就夹着尾巴,躲到哪个洞里去了。”

    霍执停下手里的动作,松开方利,看着过来和他一直不对头的孙五,身后跟着四个混社会的小弟。

    他双手插兜,神情拽拽的看向过来的人,“老子,生龙活虎的,是不是让你很失望啊。”

    孙五皮笑肉不笑,“怎么会呢,霍哥能平安归来,我们高兴都还来不及,对吧。”

    “对,对。”他身后的小弟附和着。

    孙五看着年龄比自己小,混社会时间没他长的霍执,心里不服气到了极点,可是没办法,毕竟人家实力摆在这里。

    霍执是他见过最特别的混混,不收保护费,不欺软,关是干一些对其他人来说行侠仗义的事,对他这道上的来说就是眼中钉,肉中刺。

    “霍哥,看你安好我也就放心了,今天就过来打个招呼,不找麻烦。”孙五还客气几分起来。

    “老大,我听说‘珍肴斋’的老板娘,可是一等一的美人,我们去店里那坐坐,目睹那传的到底真不真,顺便我们去收点……”小弟贼眉鼠眼的用搓了下手。

    “你这提议不错,要是漂亮,你们就有大嫂了。”孙五往那店的方向走去。

    “孙五,你给老子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