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每个马甲都名动四方 > 章节目录 厄修拉·梅菲斯尔德 25
    第二十五章

    马尔斯注定不是穆绮汝的对手,穆绮汝软硬兼施, 一通谈话便说服了马尔斯。

    而让马尔斯接受后, 在他的帮助下, 斯考特的接受也理所当然。

    “我只是一个注视着你的人, 你的任何决定, 只要是出于你自身的意愿, 我都不会反对。”

    我只会注视你,保护你,直至最后一刻。

    而最让人想不到的是路也的反对。

    路也知道后, 穆绮汝被他骂了好久的笨蛋。

    斯考特和马尔斯都很惊讶, 他不是最讨厌穆绮汝吗?怎么反应那么大?

    穆绮汝知道路也对她的好感, 没有太大的意外,面对路也的训斥, 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等他说累了,才无奈地笑着和他说, “对不起,我那么任性。”

    路也是吃软不吃硬的人,穆绮汝这样的反应让他更窝火了, 但是厉声的训斥却说不出口了。

    因为穆绮汝传来的感情, 像是看穿了他怒火下的关心,歉意那么真诚。

    明明不是她的错。

    路也骂不下去了,如此气恼又强自抑制住,也不知他是怎么说服自己, 最后不再那么强烈的反对了。

    马尔斯和穆绮汝再次照相加尔德。

    加尔德定定地看着他们,良久“你决定了就好。”

    穆绮汝知道加尔德是想让自己多考虑一下,穆绮汝没有考虑,十分坚定自己的选择。

    加尔德无话可说,按照承诺,开始帮助穆绮汝治疗13区的人。

    13区地方大,但是人却不是很多。

    实力强大的就那么多人,大家打来打去,也都熟了。

    加尔德没有在光脑上发信息,而是用邀请函,让自己的属下亲自送过去,发放给所有自己熟知的人。

    邀请函发送完毕,穆绮汝却发现不知何时,加尔德不见了。

    从地面挖得巨大圆坑,让加尔德房间也有阳台一样的存在。只不过那里风声呼啸,入目所及之处,除了地底的杂草,并没有什么特别。

    穆绮汝顺着侍从的指示,在这里找到了加尔德。

    侍从说加尔德最喜欢这里,有事没事就会往这里来,什么也不做,静静地待着就能待很久。

    当初的圆坑也是他亲自挖的。

    穆绮汝来到了这里,风吹动在洞墙上,发出仿若哀呼的鸣叫,也将她身上的衣裙吹得不住摆动。

    加尔德就站在栏杆边缘处,眼神不知道望向哪里,神色很是宁静。

    穆绮汝站在加尔德身边,伸手压了压被吹得凌乱的发丝,道“谢谢你,加尔德大人。”

    加尔德没有看穆绮汝,语气平和“如果你要感谢的话就感谢马尔斯吧。”

    穆绮汝微微勾唇“可是上次我这样说,你依旧感谢我了。”

    加尔德微怔,想起了上次穆绮汝为他治疗时,他们的对话。

    “那你就当做这是我的回报。”

    穆绮汝道“即便如此,也不影响我对将军的感谢之情。”

    “我已经不是将军了。”加尔德重复道。

    这是加尔德第二次说这句话,第一次是对马尔斯说的。

    空洞内的风声猎猎,加尔德的短发被吹得飘起,他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身形挺直,宛若一颗笔直的松树,永远不会弯下自己的身躯。

    他神色淡漠,仿佛那日为他治疗时,他咄咄逼人的话语只是她一时错觉。

    穆绮汝想了想,靠近了加尔德,扯了扯他的衣袖。

    加尔德疑惑转过眼眸。

    穆绮汝道“你能弯一下腰吗?”

    加尔德不明白穆绮汝想做什么,依旧听从的话语,扶着栏杆,微微的弯下腰。

    加尔德这个动作让两人靠的极近,再近些,加尔德被风吹得不断摆动的发丝就要扫到穆绮汝脸上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加尔德,穆绮汝伸出指尖,轻轻地点在了他的额头。

    “上次给你治愈,我忘记说祈福的话语了。”

    穆绮汝发动异能,橘黄色的温暖光点在她指尖亮起,在风中摇曳,亮在了她的眼中。

    加尔德可以看到,鎏金一般的颜色在穆绮汝眼中蔓延,两种温暖的颜色,交织在一起,坚定又温暖,像是一簇火,透过眼神传递过来。

    耳边,穆绮汝轻轻响道“加尔德先生,过去的一切已经过去,现在的你获得了新生,我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愿伤痛远离你,愿幸福与你同在,余生能与自由相伴。”

    被治愈那天的暖流再次流入身体,穆绮汝的眼神熠熠生辉。

    加尔德垂下了眼眸,她的话和这股暖流一样,传达了过来。

    自由……吗?

    治疗完毕,穆绮汝放下了手,不再多言,告辞了。

    虽然和加尔德只有几面之缘,但是穆绮汝却能隐隐感受到加尔德的内心。

    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将军,他或许有着伤痛的过去,他不愿意在逼仄封闭的房间,他喜欢风,喜欢宽敞的地方……

    和她只是表现出的人设相比,加尔德或许才是真正善良的人。

    善良的人都应该有好的结局,穆绮汝唇边扬起淡淡的笑,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

    而在穆绮汝离开后,加尔德站在栏杆旁,目光再次投向空洞的巨大坑底。

    风声呼啸依旧,猛烈地吹过他的身体。

    沉默中,侍从出现在加尔德身后,幽幽问道“大人,上天将厄修拉小姐送到您的面前,这是一个机会。”

    加尔德染上异能失控症绝非偶然,不过是那些联邦政员见他手握军权,威望甚高,不想瓜分手中的权利,才让加尔德,以及他手下整个t1军队的人都染上了异能失控症,然后名正言顺地将他们发配到各个启明星上。

    他们本来都已经绝望了,但是却没想到厄修拉出现了。

    这是个机会,如果利用厄修拉治疗的事情,会让许许多多失控症患者站在他们这边,他们一起对抗联邦,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大家痛苦了那么多年,心中都窝着火,如今失控症可以被治疗,只要您下命令,大家一定会追随您,从联邦手上夺回属于我们的权利。”

    加尔德不认同侍从的想法“厄修拉知道吗?她为你治好了异能失控症,你却想将她拉入反叛军的阵营。”

    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做,就是真的要让厄修拉和联邦不死不休。

    “不,我是在保护厄修拉。难道大人真的还对联邦抱有希望吗?厄修拉或许不知道,但是大人不会不清楚,如果联邦真的得到了厄修拉,他们会做什么?他们拥有复制人的技术,他们会复制一个新的厄修拉出来。如果复制体觉醒的是一样的异能,他们会一个个抽取出来,将厄修拉的异能改造成可以量产的机器。

    如果复制体无法觉醒一样异能,他们他们会利用异能移植手术,将她的异能移植出来,放进培育出的复制体内,就像是大人这样……”

    侍从没有继续将这件事情说下去,转而道“厄修拉是和大人一样,是善良的人,所以我才不想厄修拉遇到和大人一样的事情。”

    加尔德闪过过往的一切。

    银白的实验室,刺眼的灯光,无数痛苦的记忆在他脑海交织。

    他不是加尔德,他只是死去的,加尔德的复制体。

    联邦的人在他身上施行过无数实验,给了他建造了最强壮的身体,装上了本体最强大的异能,然后为他套上制约,将他推向战场。

    他造就无数胜利,却始终是一个失败者。

    在他挣脱自己身上的制约时,却又被联邦注射异能失控物质,送到了启明星。

    联邦控制着他,忌惮着他。

    厄修拉也会遭遇这样的情况吗?

    侍从注意到加尔德神色,继续道“厄修拉还不清楚联邦那些人的行事风格,我看得出,如果可以,她和曾经的大人一样,想和联邦共赢,但是大人你觉厄修拉会有什么下场呢?”

    加尔德回过神来“相比于仇恨,生命才是你们应该珍惜的东西。”

    “如果心中仇恨的火焰不发泄出来,就算没有死在联邦手中,我们终有一天,也会被心中的怒火烤炙而死。”

    无论加尔德大人也好,厄修拉也好,他们都是因为太过善良,不想伤害他人,所以才一退再退,最后退无可退。

    加尔德和厄修拉一直保护他们,现在,轮到他们保护大人和厄修拉了。

    即使失去性命也没有关系。

    “不必说了,厄修拉我会保护,和你们没有关系。”

    “大人!”

    侍从还想继续劝,加尔德却不想再听,转身离开了。

    与此同时,监督区的调查报告也送到了科弗斯特的办公桌上。

    还是上次的士官罗福为他报告“八区传来消息了,他们似乎早有预料,监控数据大幅度消失,人也不见了,卖出异能十字架的店铺更是关门了,不过店铺主人一直在那里售卖,监督者们查出了他的身份消息。马尔斯·潘,是13区加尔德将军手下的士兵,t1军团中的人。”

    “加尔德将军。”科弗斯特一怔,揉了揉额头,怎么又和加尔德将军扯上关系了。

    不行,他必须得去见一见加尔德将军。

    科弗斯特下意识便想吩咐下去,可是想起莫尔还在监督所,想了想,又压下了这个决定。

    他道“继续查。”

    去13区的事情得仔细打点。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真的不适合权谋,脑汁都快没了,头秃

    感谢在20200518 17:05:50~20200519 19:13: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毒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温石 20瓶;史上最强混沌恶 10瓶;粘人精太宰 5瓶;毒唯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