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侯府真千金不好当 > 章节目录 封王
    两个月后,成康帝将柳昭仪封为贤妃, 三皇子封为朔王。

    封地在朔山一带。

    隆重的册封礼和庆典举行完毕, 赵存风和贤妃须搬到封地去。

    “也好, 朔山离襄陵墓挺近的, 我们也该去那了。”赵存风咳嗽一声, 对楚含慈道。

    这两月, 他一直在忙着同大臣们落实修建排水沟的事,都抽不开身和楚含慈去襄陵墓。

    好在楚含慈和他都不急,一拖就拖了这么久, 不过等天再暖些, 也更是时候。

    “你不是想当皇帝吗, 不当了?”楚含慈抱着他的腰,鼻息都是他身上的兰花香气。

    “不当了, 当封王也挺好啊。”男人挑眉道。

    之前他想当皇帝,是怕太子对他的小姑娘强取豪夺,到如今几个月过去, 对方都没什么动作,似乎没对他的小姑娘产生感情,那自然是离皇宫越远越好。

    或许, 是因为他的横插一道, 太子没法与她的小姑娘有相识到相知这个纠缠的过程,所以就无法产生感情。

    只要不产生感情,他的担心就不会发生。

    不过以防万一,还尽快离开皇宫的好。

    “嗯。”楚含慈大方的样子, “随便你。”

    对于她而言,赵存风当什么都没关系,只要有钱就行。

    不,还有颜。

    赵存风对她指指自己的面颊“来,夫君要亲亲。”

    “那你头低一点。”楚含慈似是咽了口沫,把持不住诱惑的样子。

    赵存风将头低下,楚含慈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唇贴到他的面颊上。

    男人顺势扣住她细软的腰,斜了一下脑袋,咬住她的唇。

    “啊……”闯进来的小陈尘刚要尖叫,后面的小宫女红着脸忙跑过来捂住他的嘴,将他抱走。

    这点小动静惊动了楚含慈,他退开赵存风的唇,“怎么了?”

    男人懒懒的声音,“没什么。”

    又含住她的唇。

    可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他们都收拾好行礼,动身出发去朔山的那日,出事了。

    “爹,娘亲,我不要和你们坐一辆马车,我要去和祖母坐,我要听祖母讲十二生肖的故事!”小陈尘刚被赵存风抱上马车,就嫌弃一般挣脱他的手,跳了下去,朝贤妃的车架跑。

    “这孩子。”赵存风失笑。

    “小陈尘快满六岁了吧?”楚含慈道。

    “应该吧,他一直说他五岁,不知道他哪天的生。”赵存风道。

    楚含慈扣着赵存风袖子镶嵌的蓝宝石,“我也不知道我哪天的生辰。”

    赵存风微愣,捏她下巴,“你不知道?”

    “嗯。”楚含慈道“楚逊没跟我说过。”

    “养父母也没说过吗。”男人问。

    “不想提他们。”楚含慈面色一冷。

    赵存风意识到自己嘴欠了,他将楚含慈搂进怀里,“是我不好,问他们做什么。”

    “那我们去一趟庆宁侯府,问问楚逊。”赵存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不许去。”楚含慈冷声。

    “……”

    “为何?”

    “我就随便说说,你这么认真干嘛。”楚含慈无语他,“生辰也没那么重要。”

    “怎么不重要?”赵存风捏她的脸。

    “反正我不想去庆宁侯府。”楚含慈道。

    当初她愿意待在庆宁侯府,不过是因为那里有美味佳肴,有漂亮衣裳,现在这些赵存风都能给她,她还去那地方做什么。

    “好,咱们不去。”赵存风只能妥协,“那我派人去钦天监问问,钦天监那记录过我俩的生辰八字。”

    “不用了,你怎么绕不开这事了。”楚含慈不明白赵存风对这件事情这么在乎做什么,她也就随口一提,她生辰是哪一天又不重要。

    “问一下又不费事。”赵存风笑,亲了一下她的小嘴。

    楚含慈懒得再管他。

    赵存风便派夏朗跑回宫一趟,等从钦天监那里得到楚含慈的生辰,再快马回来追上他们。

    夏朗便去了。

    马车在街道上轱辘转动,缓慢行驶,有百姓认出是朔王的车架,竟有人上前送瓜果蔬菜。

    赵存风盛情难却,让护卫一一接下,并表示感谢。

    楚含慈没去管外面的百姓有多热情,抱着赵存风的小腿肚,脑袋搁在他膝盖上睡了过去。

    睡得还挺沉,不知是不是在梦里画画。

    又似在梦里同那个老头说话。

    “知道了,过几天就去了。”女孩喃喃应付着。

    闻言,赵存风失笑。

    上月,女孩都将梦里的事同他说了。

    她说她每晚都会梦见一个白头发老头,是前朝三朝宰相,前朝第一画师,第一书法家,和第一建筑师褚棠佑。

    是他教会她写字,教会她作诗,教会她作画。

    他听罢,觉得惊讶,这么一个大人物给她托梦,若是落在别人身上,那是何等的荣欣和幸运,可她怎么还很嫌弃的样子。

    女孩怎么回答他的?女孩说“可是他太严厉了。”

    现在一想到女孩趴在他身上,有些幽怨地说出这句,就还是有些想笑,也……有些心疼。

    每天被一个老头逼着一遍又一遍的画画,是挺……悲惨的。

    所以赵存风现在欣赏着小姑娘的睡颜,在犹豫着要不要将她叫醒。

    见她眉头更蹙了一分,赵存风坚定了将她叫醒的想法,便亲到她脸颊上,咬住,再松开,“宝贝?”

    他拍拍她的小脸。

    女孩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似想骂他,一声爆吼却打断了她。

    “殿下——!”

    这声吼,仿佛用了全身的力气。

    赵存风掀开车帘,看见夏朗像是跑得急了,满脸通红,眼睛都充了血丝,车夫因为他的突然吼声,勒停马儿。

    “怎么了?”赵存风蹙眉。

    夏朗喘了口气,道“殿下,不好了!我返回皇宫的时候,迎面撞见一队禁军,这些禁军里面有个我认识的发小,他认出我,跟我擦肩而过的时候就抓住我跟我说,让我回来告诉王妃,让王妃快逃,宫里发生了大事。”

    “嗯?”女孩没听清两个人在说什么,脑袋凑过来。

    她刚钻出马车,赵存风一把抱住她,从马车箱子里翻出一块淡色的布,罩住她的全身,将她抱到夏朗的马上。

    本来趴在车驭上懒洋洋嗮着太阳的田园霸主似感觉到主人的情绪,毛炸了一下,站起来。

    虽然夏朗没说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赵存风用脚跟想都知道最可能与太子有关,他握了一下女孩的手,对她道“跑远些,我会去找你。”

    怕女孩不愿意配合,他哄求一般,把女孩的小脑袋按下来重重吻了一口她的唇,道“听我的话一次好不好?”

    从来都是他顺着她,他从不逼迫她做什么,赵存风怕楚含慈不依他的意。

    但出乎意料的是,女孩看了看他,也不问为什么,“哦”了一声,道“那你一定要来找我。”

    赵存风心口滞了一下,点头“嗯。”

    他朝马屁股重重拍了一掌,马儿朝前跑。

    田园霸主风一般追在马儿后面。

    “娘亲——”小陈尘从前面一个马车钻出来,很疑惑,“爹爹,娘亲跑了!”

    赵存风看他,唇角弯了下,“没,你娘去给你买烧饼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点短小,大家将就一下哦●v●,,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