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 章节目录 第2102章 她在害怕
    凉絮儿还没跑回宴会厅,对面便走来了一群人。

    她当即顿在原地,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慌乱。

    这场宴会是请了几家业界知名权威媒体的。

    剧本拍卖,每个优质剧本花落谁家这自然是需要媒体制造噱头,给外面的粉丝和以后的消费炒热度的。

    这种需要热度的话题,怎么都不会缺少几家娱乐媒体的。

    她有些慌张地整理着自己的裙子和杂乱的头发。

    将身子侧到一边,想要若无其事地给他们让开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没有看错吗?”

    走在前面是以为穿着侍者服的年轻男人,他身后看起来是一众记者。

    有些兴奋地逼问着侍者。

    侍者脸上有些为难,却还是说道

    “没有错的,我刚刚有看到是一直跟在秦少爷身边的女人扶着他离开……”

    “跟那位小姐一起来的先生现在正在找她……”

    “我刚刚看到秦少爷今晚状态不对,千万别出什么事……”

    他们越来越近,凉絮儿听到这侍者的话,慌张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她刻意低下了头,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躲过这波人。

    可是前面的侍者却先看到了她,脸色瞬间变了变,随即眉心也皱了起来。

    难道那位没有得逞?

    还是他终究是来晚了一步?

    “小姐……您……没事吧?”

    凉絮儿知道被认了出来,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眼神有些闪躲。

    “没……没事……怎么了吗?”

    侍者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懊恼,“……没事,刚刚跟您一起来的先生一直在找您,我刚好看到您带着秦少爷离开,怕出什么事过来看看。”

    凉絮儿现在心里慌的完全不能聚焦理智,听到这明显有着很多漏洞的回答,她也没什么反应,反而是说了一声谢谢,伸手勾了勾耳畔的头发。

    刻意压抑着声音轻声道“我没事。”

    “哦,那就好。”

    话音刚落,抬眼看到厉庭深的身影从正门大步走了进来。

    看到凉絮儿的背影,视线跟侍者在空中短暂交汇了一秒。

    就是这一秒的时间,厉庭深脸色便沉了下来。

    失败了。

    各位嗅到猫腻的记者更是大失所望。

    “絮儿。”

    身后一道淡漠低沉的声音响起,凉絮儿猛然转身,看到厉庭深,眼眶瞬间变得通红。

    “庭深哥。”

    她喊了一声,踉跄着跑进了他厉庭深的怀里。

    刚刚转身想要离开的一众记者看到这幅场景,也纷纷停住了脚步。

    厉庭深微微眯了眯眸子。

    伸手将凉絮儿从怀里推开,不动声色地朝后退了一步。

    垂眸看着她,“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如果没有被抓到现行,那么现在,也是可以的。

    可凉絮儿,先是一怔,后来又将视线转移到别处。

    “没……没事。”

    厉庭深眸子里滑过一抹寒意。

    转瞬即逝。

    “既然没事就回宴会厅吧,接下来的剧本拍卖你应该很期待、”

    然而凉絮儿却突然摇了摇头,“不用了,剧本拍卖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庭深哥,我有些不舒服,我们回去吧。”

    厉庭深静静盯着她看了几秒,最后点点头。

    “那就回去吧。”

    凉絮儿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忙挽住了厉庭深的胳膊。

    路过酒店大厅的时候,凉絮儿朝着旁边的走廊看了一眼,咬了咬唇,挽着厉庭深胳膊的手更紧了几分。

    厉庭深侧头看她,“怎么了?”

    凉絮儿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来,“没事。”

    计划因她全部泡汤,可是他当初利用她这件事从一开始便是他不对,厉庭深耗着耐心陪她过完今晚。

    凉絮儿垂着眸子,心头因为自己的决定而激烈的跳动着。

    羞愧,自责,还有害怕。

    如果事后叶家知道她故意撇下叶清秋,甚至在知情不报,怕是要弄死她的心都有。

    可当初,那一瞬间,将叶清秋彻底毁了的心完全战胜了这份恐惧。

    叶家总不可能要弄死她,但是叶清秋这辈子就毁了,平城公主背上被人玷污的污名,要被人诟病,更重要的是,厉庭深不会再要她,就算是他肯,依叶清秋的性子,也绝对不会再跟他在一起。

    她虽不在乎叶家小姐在平城的名号和地位,但是拥有,也不是坏事。

    这么多年,她处处被叶清秋压着一头,已经受够了。

    更何况,她只是在救和不救之间选了不救她。

    她们向来都各自看对方不顺眼,她没那个责任要必须救她。

    只要叶清秋彻底毁了……

    她心里忐忑地想着如果以后的事情,门口却突然闯进一道急匆匆的身影,险些撞到了她。

    “抱歉。”

    对方匆匆道了一句歉,侧身就要往里走,结果胳膊却被人抓住。

    “叶泽。”

    男人回神,看向厉庭深,眉心当即皱了起来。

    厉庭深却继续开口“叶清秋呢?”

    叶泽冷漠地将自己的胳膊抽回来,神情冷漠。

    “我正在找她。”

    说完他便直奔酒店前台。

    凉絮儿心头慌乱更甚,忙道“庭深哥,我们走吧。”

    厉庭深没有动,却盯着凉絮儿的脸好半晌。

    “庭深哥……”

    眯了眯眸子,厉庭深推开她的手,转身又走进了大厅。

    凉絮儿身子晃了晃。

    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叶泽问前台,“有没有留意过在休息区休息的女人?”

    前台小姐脸色有些不大自然,视线朝着门口凉絮儿身上看了过去。

    然后有些犹豫着说道“是有留意过,我刚刚见到她朝那里走过去了……”

    她指了指刚刚发生过争执的走廊,小心翼翼地道“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她出来过……”

    闻言,叶泽脸色突然一变,连忙转身朝着走廊大步走了过去。

    没走几步便在某个房间门口发现了一只高跟鞋。

    一直冷漠淡然的厉庭深在看到那双高跟鞋的瞬间,向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倏然大变,一双狭长的眸子骤然紧缩。

    在叶泽弯身去拿鞋子的时候,走到门前,毫不犹豫地将面前厚重的门踹开。

    一屋子的酒味扑面而来。

    房间里一团糟。

    酒架,小冰箱,电视柜,沙发,没一个是在原地的。

    床上的被褥更是一团糟,洁白的床罩有几片鲜红的污渍。

    上面空无一人。

    厉庭深的视线最后停留在浴室门口。

    秦?头上正滴着血,人靠在浴室门口,正一脸不满地看着他。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别坏老子好事!”

    厉庭深大步跨过去,一只手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你说的好事是指什么?”

    “当然是里面的女人!性子还挺烈,妈的老子一定要把她干的服服帖帖……”

    一个粗秽的字,像是一把点燃导火索的火柴,瞬间将他的理智炸的四分五裂。

    他一把将他按到浴室门上。

    一拳下去……

    秦?的身子倒了下去。

    坚硬地雾面钢化玻璃四分五裂,被他压在剩下。

    秦?发出一阵凄厉的嚎叫。

    闻讯赶来的一群人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走廊和房间内,一时间竟陷入一片死寂当中。

    叶清秋站在浴室的角落了,双手抱着身体,身上的裙子已经褶皱不堪,上面还带着几片鲜红的血渍还有留下的红酒印记,一头打理的漂亮的漂亮柔顺的头发早已经乱成一团,遮住了她大半苍白的脸。

    她的脸上带着惊惧,此刻正呆呆静静地望着他。

    厉庭深站在原地,看着她眸子里的陌生和害怕,缓缓朝着她走去。

    他亲眼看到她眸子里对他的害怕和逃避。

    叶清秋也确实躲了,在他逼近的时候,她往后退,知道身体紧紧的贴到墙上,才不得已停下。

    她从来没有见过厉庭深这一面。

    斯文的,淡漠的,冷沉的,不动声色的,理智的……

    却从来没有见过现在这副模样的。

    淡漠斯文不剩半分,浑身充斥着极致的凶狠,狰狞,残暴……

    “别怕。”声音哑的震动着胸腔和耳膜。

    叶清秋眨了眨眸子,看着他抬起手,将她散落在脸上的头发撩开,掌心压着她的脸蛋和耳朵。

    “有没有被欺负,嗯?”

    叶清秋顿了一下,视线朝着外面不断围观拍照的人扫了一眼。

    “我现在应该是受了欺负才对,对吗?”

    厉庭深身子一顿,覆在她掌心的手倏然重了几分力道。

    叶清秋将他的手挥开,“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像是没有受欺负吗?”

    她垂眸看着躺在地上哀嚎到没有声音的秦?,一字一句道“他,想要强女干我。”

    六个字,字字清晰,珠珠落玉盘,清脆又刺耳。

    厉庭深眸光一震,几近错愕地看着她。

    周围静默了一会儿,又在瞬间喧闹起来,手里的相机,手机对着他们疯狂的记录拍摄。

    厉庭深背对着门口,良久,才缓缓开口道

    “叶泽,先带她离开。”

    叶泽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忙跨步到了叶清秋面前。

    面前是散落一地的玻璃渣,叶泽没有丝毫犹豫地弯身将赤着双脚的叶清秋抱了起来。

    厉庭深眸子眯了眯,侧眸看了一眼叶泽,还是侧过身子给他们让出了更宽的位置。

    众人自觉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

    叶泽抱着叶清秋刚到门口,便看到了站在走廊里不敢上前的凉絮儿。

    “放我下来。”

    叶泽不明所以,但是叶清秋的声音却透着不容置喙。

    他依言把她放下,索性走廊是铺着地毯的。

    凉絮儿脸色苍白地贴着墙根站着,看到叶清秋被放下来,一身狼狈,却依旧是那个傲慢跋扈的大小姐的姿态。

    叶清秋最后在她身边站定,沉默地看着她。

    凉絮儿也看着她,视线几次飘忽,“……抱歉。”

    叶清秋两只手错落扬起,两声清脆的巴掌声吸引了走廊里几个人的注意力。

    凉絮儿被叶清秋左右开弓狠狠扇了两巴掌。

    脸上火辣辣的疼,但这次,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就连一向面对叶清秋时那种排斥嫌恶愤怒的表情,都没有。

    “既然当初敢做,现在就不该犯怂道歉。”叶清秋冷冷道,“你明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原谅你。一想到当初选择救你,我真想打自己两巴掌,多管闲事,还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凉絮儿现在没有办法在叶清秋的面前理所当然地挺直腰杆,今天是她理亏。

    百口莫辩。

    叶泽在旁边听着,似乎是懂了什么。

    看着凉絮儿的视线多了一丝锋利。

    身后的房间里突然又传来一声绵长的惨叫。

    来自秦?的声音。

    周围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叶清秋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了一下,眨了眨眸子,红唇不自然地紧抿着。

    可是秦?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刺着叶清秋的耳膜,她身体隐隐颤抖着,抱在身前的双手暗自握成了拳头。

    叶泽察觉到她的情绪,低声道。

    “小姐,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快要打死了。”

    一句话让叶清秋苍白僵硬的脸色变了变,酒店大厅有保安陆陆续续跑了过来。

    “够了,厉庭深。”她低吼了一声。

    身后肉体碰撞的声音像是被按了停止开关一样,瞬间不再响起。

    厉庭深从房间里一步步走出来,一张脸冷的吓人,眉宇间染着的凶狠让众人都纷纷退避三舍。

    他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身上褶皱的西装,摆正领带,系上扣子,抚平袖口褶皱,再走到叶清秋身边,身上凶狠的暴力已是最大限度地收敛了两分。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到叶清秋的睫毛轻轻颤了颤,身体几乎下意识地往旁边挪动了半分。

    他眸色黯了黯。

    却是将视线放到了凉絮儿脸上。

    “所以你早知道她在秦?的房间是吗?”

    凉絮儿的身子突然晃了晃,就连刚刚被叶清秋打的通红的脸颊,此刻也散尽了血色。

    “我……不知道。”

    刚刚的她只是在孤注一掷。

    如果叶清秋毁了,承受厉庭深的怒火,她觉得值得。

    可是现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刚他的样子,只是想一想就觉得浑身战栗。

    叶清秋看着凉絮儿的样子,突然冷笑了一声,转身看着叶泽。

    “回家。”

    叶泽弯身,想要将她抱起来,结果一只手却横在了他的身前。

    厉庭深的嗓音随之响了起来,依然冷漠,却是紧绷而又低哑的声音。

    “我来。”

    各位仙女,七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