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77节全盘接收
    桑德斯的藏书,很多都是他的私人珍藏,外界很难买到。甚至还有一些是唯一秘本,可见他藏书的珍贵。

    不过,诚如芙萝拉先前恐吓安格尔的一样,其实藏书室里安格尔能看懂的那些书,基本都是巫师学徒的书,这些书的确不太值钱。但不代表,桑德斯的藏书里没有珍贵的书籍啊!

    他之所以如此大方的将藏书室开放给安格尔,主要原因在于安格尔是个凡人,而他的藏书中,比较珍贵的书籍,至少也要有一定的修为底子才能看懂。就算将这些书开放给安格尔,他看不懂也没用,哪怕死记硬背,又能记多少呢?十多万本藏书,十天内能背下十本,就已经是凡人的极限了。

    ——要知道,除了皮卷珍本外,这里面的浆纸订本,每本都是厚厚的一沓;而且绝大多数的书,想要理解还需要与书页上的图文结合,也就是说,如果死记硬背的话,不仅要记文字还要记图像,这就更困难了。

    正是因为有种种困难在前,桑德斯才会大方的将这间哪怕是正式巫师都无比渴望的藏书室,开放给安格尔。

    不过,让桑德斯完全没有料到的是,这些珍贵无比的书籍,被安格尔用这种方式全全摄录下来。

    当初桑德斯花费无数魔晶、人脉、以及数百年的心血,才收集到这些书。安格尔却轻轻松松毫不费力的全盘接收,这对安格尔来说,绝对是一场莫大的机缘。

    阅读这些书籍,也能让安格尔打下最牢固最坚实的基础。而且藉由这些书籍铺路,安格尔的未来,也会走的更加的顺畅。

    ……

    前10个书架对安格尔都挺有用的,唯有最后1个书架,安格尔虽然也摄录了,但里面很多东西他不仅看不懂,还有许多他不认识的文字。

    最后1个书架是真的包罗万象,还有一部分研究类笔记,譬如器官移植、生物改造的记录等等,而且很多书里,还有桑德斯厚厚的注释。除此之外,还有非常多用稀奇古怪文字或者图案记载的书册,其中有几本书,安格尔光是拿到手上,就觉得一股摄人心魂的气息从其古怪的文字中逼来。

    这些书籍,安格尔暂时将它归类到名为“待考究”的文件夹中。

    安格尔只是将系统里的书籍大致分类,真正的细致划分,要等安格尔阅读过后才能做出决定。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8点,安格尔听到门外传来古德管家的步伐声,这才伸了伸懒腰,结束了这一天的整理。

    一路跟随古德管家到达餐厅,托比早就已经吃起来,它的面前摆着一份蒸鱼,尖尖的鸟喙啄起鱼肉来毫不费劲,一条海鱼不一会儿就被它吃的只剩下骨架。

    安格尔吃的也很快,等他用过晚膳,又吃了数道乳制甜点后,古德管家走到他身边,低声道:“帕特少爷,按照现在的速度,不出意外明日午时就会到达繁大陆。”

    安格尔沉吟片刻:“我知道了。不过导师还没有回来,下一步的打算我也不清楚。这样,按照原订路线,让云鲸先不急着登陆,在暮港海岸附近停泊,等导师回来后再说。”

    古德管家点头应是,退了出去。

    安格尔如此安排,也是有道理的。

    云鲸的实力堪比正式巫师,其天赋就有操控大海的能力,还能借着海洋能量,将胸中的气囊与外界空气交换用以翱翔天空。可以说,云鲸是大海之中最好的坐骑之一。

    但是,用云鲸代步有个致命的缺点。它在大陆之上飞翔,是无法借着海洋能量无限飞行的,只能借由外力或者自身的能量储备。云鲸的体型又超级巨大,在大陆飞行,如果半途没“油”了,找不到地方着陆就尴尬了。

    所以,云鲸一般来说是不会飞到大陆架的,大海才是它的归宿。

    兴许是离开了魔鬼海域,天上的雷云稀薄了许多,雷电的轰鸣也很少了,甚至可以从淡薄的云雾中隐隐看到一点星光。

    安格尔吃的饱饱的走出帐篷,托比在他头顶盘飞,因为雷电不再,奶牛也回到了草场悠闲的甩着尾巴。

    一切都很闲适,除了时不时听到的一些挑衅的声音。

    不远处的一座帐篷的门帘被撩开,一个灰色短碎发的高个男子倚靠在固定柱前,朝着安格尔挑衅道:“嘿,小家伙,整天都在玩鸟,不如进来帮我也玩玩鸟?”

    安格尔转头看去,说话的人穿着一身羊毛短衫与鹿皮裤,不仅人高马大,露出来的手臂还青筋暴起,看上去威慑力十足。

    安格尔咧咧嘴角,以他的身板估计干不过对方,但他现在又出来不了,不就是打嘴炮嘛,谁怕谁啊!

    安格尔正要开口嘲讽几句。

    “艾伯内,把你嘴上的阀门给我拴上,这里不是黑莓,不是你无法无天的地方。你想玩鸟,等到地方后,我来陪你玩。”成熟的性感女声从另一侧传来,说话的正是安格尔邻居娜乌西卡。

    娜乌西卡的声音刚落下,嘴上跑马的艾伯内就戛然无语了,然后深深的看了眼安格尔,将门帘关上。

    安格尔眼看着对方收枪熄火,话说,他都还没有燃起战火,就被这位大姐给熄灭了,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或者…扫兴。

    “那人是艾伯内,以前是我手下的剑士,你别理他。”娜乌西卡抽着长烟斗,嘴里云雾缭绕。“他就那一张嘴,也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到了巫师界也改不了。”

    手下的剑士?安格尔看着依旧铠甲加身的娜乌西卡,心里默默猜测着她的身份。凭借武力取得九舱血斗的胜出者,手下的剑士竟然也是胜出者。

    不过安格尔记得娜乌西卡说过,九舱血斗真正靠战力取胜的就两人,其中一人正是娜乌西卡,另一人叫巴鲁巴。似乎并没有艾伯内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胜利的,靠一张破嘴吗?

    其实想到这,安格尔更感兴趣的是娜乌西卡,听她自己说,她的战力应该不俗;而且还有艾伯内作手下。她该不会是某某国的将军一类的吧?如果是的话,嘿,女将军呢,真威风!

    安格尔对娜乌西卡的身份好奇,娜乌西卡何尝不对安格尔的身份好奇呢。尤其是最近,那位以前跟在巫师大人跟前的戴着面具的怪人,对安格尔的态度也十分的敬重。这让她的好奇心更重了。

    莫非安格尔是帐篷里面那位大巫师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娜乌西卡虽然是在胡乱猜测,但无论如何,巫师大人看重安格尔是事实。艾伯内作为她以前的手下,虽然口有点花花,但毕竟一起作战多年,自然不希望他得罪了“可能有深厚背景”的安格尔。

    她看似在训斥艾伯内,其实更多的是在警告艾伯内罢了。

    ……

    时间来到凌晨。

    安格尔躺在床上睡觉,略微有点燥热的温度,让他把被子踢到一边,侧卧成虾状。托比睡在它专属小床上,摊开四肢呼呼大睡,完全不似一只禽类。

    一人一鸟睡得正香沉的时候。

    外界,云鲸突然停止了飞翔,睁着滚圆的眼睛,望着一个方向。

    突然,一道幽深的裂缝被慢慢撕裂开。

    当裂缝出现的时候,数百里范围内所有的可见光全被吸入裂缝中。

    就连穿过雷云的稀薄月光,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全部涌入了裂缝。

    云鲸上,古德正在一个幽闭的大厅里,指挥着手下黑魔影仆工作。突然,大厅里低沉的烛火摇晃,下一刻火光陡然黯淡了几分,古德一惊,似乎察觉到什么,一个飞身离开了大厅。

    娜乌西卡原本已经睡着,不知为何惊醒过来,一时间也睡不着,干脆拿出烟丝,想要点烟抽。可火折子燃起来的时候,一开始是正常的橙黄火光,但火苗一闪,橙光竟然消失,火折子燃烧出带着幽色的火苗。

    同一时间,相同的情况多处发生。

    只不过恰好现在是午夜,天色本就黯淡,除了有限的几人外,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