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124节三大祖灵
    尼斯带着众人没入镜面,等到再次出现时,他们出现在镜中世界的外围——树荫庭。

    一边走,尼斯一边说道:“野蛮洞窟有三大祖灵,分别是入口处的镜姬、这里的树灵、以及隐于图书馆的书老。三大祖灵传承久远,追溯已不可得,是野蛮洞窟永不坠落的保障。”

    “巫师大人,祖灵的实力比之大人您如何呢?”胡克迪克恭敬的跟在尼斯身后问道。

    尼斯看了一眼胡克迪克,冷哼一声道:“祖灵的威能神秘莫测,不是我等一流可以揣度的,你们只需知道,祖灵永远是野蛮洞窟的守护神,不容任何人亵渎。”

    顿了顿,尼斯又道:“祖灵的性格喜好各有偏重,但脾气大多温和,只要你们不主动去找事,祖灵也不会理你们的,至于其他事,你们以后会慢慢了解的。”

    一进入镜中世界,众人的第一感觉是:大。

    第二感觉则是:辽阔。

    安格尔一开始还以为镜中世界类似地球小说里的洞天,有个百余亩地就不错了,但实际上其不愧为“世界”之称。一眼根本望不见尽头,据尼斯介绍,镜中世界的十分庞大,堪比整个边缘岛。不过,镜中世界能利用的地方并不多,基本上所有的生物都聚集在永恒之树附近。

    永恒之树,是所有人进入镜中世界最先看到的标志物。树干庞大无比,直径估摸以公里计算。高度更是难以计量,厚密的树叶直插云海,白蒙蒙的云气遮挡住众人继续瞭望的视线。

    “三大祖灵中的树灵,便是这颗永恒之树的灵魂。”尼斯感慨道,无论多少次看到永恒之树,都能感受到其宏伟的震撼。

    尼斯带着众人慢慢靠近永恒之树,顺道将镜中世界的分布说给众人听。

    整个镜中世界按超凡等级来划分的话。大致分为两部分,地面是学徒居住修行的地方,因为绝大部分的地面,都被永恒之树巨大的叶片遮挡住,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往地面投射下来碎片树荫,故而才被称为树荫庭。

    正式巫师自然没有住在树荫庭,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在永恒之树。

    有的住在叶片上,有的在叶脉中,还有的在树枝内,更有甚者在云层表面,反正永恒之树无比巨大,又横插进浮云中,想住哪都可以。不过有一点值得一提,便是在永恒之树上的巫师,基本都是独居,而且领地意识极强,住所附近数公里方圆都被划为禁地,未得巫师本人邀请,擅闯的后果极为严重,哪怕是野蛮洞窟的学徒,巫师下手也不会手软。

    等到安格尔到达永恒之树下时,尼斯也将这里的规矩说的七七八八。

    “好了,到了这里以后,我的任务就已经结束。还有疑问,你们可以等到了树灵大厅里,询问树灵。”尼斯说到这,便打算离开。

    这时,一直亦步亦趋跟在尼斯身旁的胡克迪克突然开口道:“巫师大人,可以告诉我们您尊贵的名讳吗?”

    他们跟了一路,的确还不知道这位大人的名讳。

    尼斯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低声嘲讽了一句:“我的名字,你们现在还不配知道。等到你们活着在野蛮洞窟立足后,自然会知晓的。”

    说完后,尼斯的身影便消失在众人眼中。

    同一时间,一个温和的清朗男声在众人耳边响起。

    “这一届的天赋者吗?请到我的大厅中来。”

    话音刚落,他们面前的树干中,竟然奇妙的开了道门,门后有蜿蜒而上的阶梯。

    众人心知,刚才那疏朗的男声应该就是树灵了,不过没想到永恒之树的树灵声音如此年轻。

    天赋者鱼贯进入,阶梯是蜿蜒向上的,并不狭窄,所以很多相熟的人都并排着边交谈边走。安格尔也一样,他的左右两侧分别是娜乌西卡与赛鲁姆。艾伯内也在他附近,不过是跟在娜乌西卡的身后。

    木质的墙壁,时不时有点燃的油灯为他们照明前路。

    “你们闻到没?有一股淡淡的木头清香,这是永恒之树的味道吗?”赛鲁姆突然道。

    安格尔也点点头,空气中传来木屑的气息,湿润、温和且清淡的香气,就像树灵的声音那般,不浓不郁,仿佛一股清溪流淌心间。

    “的确有股香味,不过比起这股清香,我倒是更喜欢安格尔身上的香味。”娜乌西卡笑道,为了表示对超凡生命的谦卑,她并没有抽烟,但烟瘾实在太大,所以手中仍旧拿着那根长柄烟斗,就跟转笔一般,将烟斗在指间旋转。

    “我身上的香味?”安格尔心里猛地一突,挽起袖子嗅了嗅,果然一股香气从皮肤深处渗透出来。

    这股香气他一点也不陌生,就是魔食花唾液里的味道!

    “没错,你身上的味道让人很安心,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能安抚躁动的灵魂,镇静不安的神魂。”

    娜乌西卡的高度赞誉,让安格尔表情一木。能不安魂嘛!魔食花王涎,不就是安魂镇魂,修复灵魂伤势的至宝么!

    “你用的是香粉吗?”娜乌西卡问道。

    香粉,是很多国家贵族阶级喜爱使用的香氛粉末,沐浴后将香粉抹在头发、耳后、脖子、腋下、手腕等地方,便能充分的将香味散发开来,举手投足充满着魅力。香粉的品牌有很多,男用女用甚至孩童用的都有。

    安格尔是贵族无疑,娜乌西卡误以为他用香粉也属正常。

    “呃,嗯……”安格尔鼻腔含糊着发出声音,既没有否认也没有确认。

    他总不可能说这不是香粉吧,娜乌西卡要是误会他有“体香”,作为一个男人的面子往哪里放?如果他回答“是香粉”,如果娜乌西卡问他是什么牌子的香粉,那更难圆谎。

    所以,安格尔索性装聋作哑,当没听见。

    没想到,魔食花王涎的香气竟然能从灵魂蔓延到肉身中,这效果太强了吧。

    对此,安格尔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这股香气赶紧消失,在香气没有消失前,他决定尽可能的单独行动……

    娜乌西卡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安格尔,也不追问,而是凑近安格尔,低声在他耳边道。

    “刚才那个巫师大人,就是灰发的小老头,你还记得吧?”

    安格尔点点头。

    “我有一天晚上,偶然间看到胡克迪克和那灰发小老头在说话,两人的表情很融洽,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第二天,胡克迪克就纠结人来找我结盟,后来你知道的,被我打了一顿。当时我还在想,他哪里来的迷之自信,如今看来,或许与刚才那位大人脱不开关系。”娜乌西卡顿了顿:“你要小心,胡克迪克的心胸极其狭窄,如果和那位大人有什么联系,你……”

    安格尔听完,略微皱起了眉。

    他没想到胡克迪克竟然和一个巫师有什么猫腻,看来他要找机会去向便宜导师,询问一下那位巫师的身份了。虽然他并不觉得对方会主动来惹他,但做好万全准备,也是防患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