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178节遇袭
    黑杰克离开后,安格尔也开始思忖起先前的擂台比赛。别看他赢得很轻松,但如果一开始黑杰克不使用无舌者之吻,而是用出他手中攻击类的卡牌,或许结果又会不同。

    因为,黑杰克的四张卡牌,全是瞬发的,而且效果还都出众。

    黑杰克的大意以及固定思维,让他错过了唯一翻盘的点,而安格尔也因此收获了一场战斗的经验。

    “也不知道黑杰克具体是哪个系的,那几张卡牌真的很不错,几乎堪比魔纹皮卷了。”安格尔暗道,或许他该去询问下桑德斯,毕竟他们俩人的关系匪浅。

    第二场战斗,牛奶男爵vs灰烬武士。

    从名字来看,就知道对面是个血脉侧的巫师学徒,虽然血脉侧在同阶之中战力无双,但前提是要摄取强大血脉提升自己。灰烬武士是个一级巫师学徒,显然还没有寻到适合的血脉,一拳一脚之间都还带着凡俗的意味,安格尔只放了一道霜降术控场,就靠着炼金武器将对方打败。

    打败了灰烬武士,安格尔收获了13点贡献点,与打扮黑杰克的收获不能相比。

    安格尔又排了第三场,与一个擅长冷火的元素侧学徒对阵,赢得依旧很轻松。

    安格尔连赢三场,让后台选手区的众多待位选手,全都刮目相看。虽说安格尔的战斗方式有点耍无赖,但炼金武器也算是实力中的一部分,倒是无人对安格尔的胜利有意见。

    不过,对于安格尔的炼金武器,绝大多数的选手都表现出了好奇。

    有人猜测,安格尔的武器是类似弓箭一类的远程武器,因为他们看到被安格尔从袖子中射出来的一支金色小箭。但如果真的是弓箭,单手能操作么?

    也有人猜测是一种类似吹箭的机械炼金,可以凭心意释放小箭。

    不过吹箭的攻击力度很小,所以更多人猜测,这种炼金武器是类似手弩的高速高爆发的武器。

    这些人的猜测,都沾边,但其实都不对。

    安格尔第一天的三场比赛全胜,比赛积分最后定格在了9分。

    比赛结束,各回各家。

    安格尔穿戴好衣袍,从天空塔离开。刚出来不久,安格尔就发现身后有人隐隐在跟随。

    安格尔眉头微微皱起,虽然他想过会有人觊觎,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付诸行动。安格尔叹了口气,没有去管身后的小尾巴。

    有托比的警戒,身后诸人的行动完全逃不脱他的掌握。安格尔原本打算直接回家,但既然有人跟着,他索性在商铺密集的地下集市开始绕弯。

    地下集市商铺很多,人流也很大,安格尔笃定他们不敢在这里动手,故而行动十分大胆,专挑难走易躲的地方,想要将他们甩开。

    如果对方是普通人,在安格尔的这般作弄下,甩开只是时间上的事。但安格尔显然低估了超凡者的能耐,哪怕是一级巫师学徒,都有可能掌握一些神奇的秘法。

    跟着安格尔的诸人中,便有一位擅长犬类召唤的巫师学徒,靠着召唤犬灵敏的嗅觉,安格尔想要甩开并不容易。

    安格尔在地下集市转悠了好几圈,发现依旧无法甩掉小尾巴时,他摇了摇头,决定不再躲避。他制作的炼金武器可不单纯只是金色小箭,还有另一把威力更强大的特殊武器,靠着托比的战力,加上他自己制作的炼金武器,只要里面不要出现三级巫师学徒,对付三两人应该没问题。

    安格尔想到这,便不再和人躲猫猫,大大方方的往地面走去。

    他身后跟着的人似乎也发现了安格尔态度的变化,竟也不远远吊着了,而是就跟紧在安格尔十米左右,看向安格尔的表情也不藏着掖着,狰狞而又猖狂。

    安格尔注意到,跟着他的一共四个人,四个人的面孔安格尔都在天空塔一层的选手区见过。既然还是一层的选手,想来实力顶多一级学徒巅峰,想到这安格尔的心更加的淡定了。

    回到学徒镇,安格尔没有朝家的方向走去,而是往学徒镇外的森林走去。反正都是要打,那干脆就找个无人地方来解决。

    镜中世界虽然看起来是个桃源地,但前提是你甘做一辈子隐士。

    树灵庭从来不是安全的庇护所,学徒之间的私下斗争无数,生死在这里也许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每一寸地面之下,都可能是埋骨地。

    安格尔行动很迅速,他身后跟着的四个人,也带着狞笑稀稀拉拉的跟在身后。安格尔甚至听到他们讨论,杀人分赃的具体分配。

    肆无忌惮。这就是真实的野蛮洞窟。

    安格尔走进树林中,走了没多远,就被身后四人给包围住了。

    “牛奶男爵对吧,乖乖的把炼金武器送上来,我们说不定会留你一条性命。”说话的是个绑着头巾的胡须男子,他的脚边窝着一条黄白猎狗。

    **的性感女子,手中拿着把蕾丝折扇,说话的时候两个大水球就跟脱离了地心引力般,上下晃动:“小哥哥,人家很中意那把武器呢。”

    最后的两人,却是穿着黑白巫师袍,没有戴帽子的双胞胎。他们长的近乎一样,只有细节不同,白色巫师袍的男子带着水色耳环,黑色巫师袍的男子带着火纹耳环。

    “你的武器很适合哥哥,这是我送给哥哥明日的生日礼物。”白袍男子道。

    “你的武器很适合弟弟,这是我送给弟弟明日的生日礼物。”黑袍男子道。

    “哥哥。”

    “弟弟。”

    双胞胎兄弟俩,互觑对方,眼神深情。

    “管你们是谁,要打就打吧。”安格尔懒得废话,也不想去了解这四人的背景。

    安格尔突然挥手,一道迅疾的身影从天而降,以令人看不清的速度,冲向带着猎狗的胡须男。

    同一时间,安格尔的袖口中,不停的射出金色小箭,秘籍的金光彷如落英。

    “小子!你敢!”带狗男子刚刚放下狠话,就被黑色身影突破抓破喉管,连狗带人瘫死在地。

    与安格尔配合偷袭的身影,自然是托比。

    托比得手后,也不停歇。借力一跃,又是用近乎虚影一般的速度,射向**女子。

    托比那边,安格尔丝毫不担心。他主要的攻击对象在对面的兄弟身上,他莫名的觉得对面的兄弟俩似乎很不好对付。

    在金色小箭的密集攻击之下,俩兄弟竟然公然拉起手,如胶似漆的十指紧握,在安格尔不忍直视中,一道火屏从哥哥身上冒出,一道水幕从弟弟身上冒出。水火难容的两种元素,竟然就这么交织在了一起。

    形成一种水火共济的屏障,金色小箭在这道屏障中,顶多只能突破一层壁障,被第二层壁障给弹了出来。

    “兄弟齐心,水火壁垒!”

    “兄弟齐心,水火壁垒!”

    两兄弟齐声喊出口号,让安格尔莫名觉得出戏。打就打吧,还喊出技能名讳,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

    内心在吐槽,但安格尔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他准备了两百多枚金色小箭,他就不信这俩人能一直扛着。

    他们花魔力扛着,他却只需要动动手指,孰好孰坏立见分晓。

    安格尔的金色小箭射个不停,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惨呼,以及巨大的轰鸣声。

    安格尔用余光瞟了眼,俩兄弟也注意到那边的战斗。

    带狗男子以及死去,那个**女子竟然被一道黑影猛的踢进了地底,巨大的爆炸声正是女子陷入地面时碾碎石子的轰鸣。

    “那是什么?是牛奶男爵的魔宠吗?力量怎么可能那么大!”白袍男子惊呼。

    “弟弟,我看清楚了!”黑袍男子道。

    “是只鸟!”两人齐声吼出来。

    安格尔:为什么这俩兄弟的对话,让他有种看情景剧的感觉。

    这俩兄弟的水火壁障的确厉害,安格尔一时间还真的攻不下来。另一边托比以极快的速度结束了战斗,像根利箭一般朝着兄弟二人冲过来。

    “糟糕,弟弟我的魔力告急了!”

    “我也是!”

    眼看着托比就要冲破这两兄弟的屏障时,一道带着惊疑的声音从边上响起。

    “托……托比?”

    托比被人喊住,疑惑的望向声源。安格尔也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将护目镜挂在头顶,一脸雀斑的少年,正恭敬的跟在一个看上去全身华丽精美的中年男子身后,从林间小路缓缓走出。

    “戴维?”安格尔惊讶的喊出少年的名字。

    说话的雀斑少年,正是戴维。他身边的中年男子,安格尔确是没有认出来。

    经过戴维的这一打岔,安格尔与托比一时间没有注意对面的那对兄弟。

    “是普罗米大师,难道那个牛奶男爵的炼金武器出自这位大师?”黑白兄弟似乎认出了中年男子的身份。

    他们暗戳戳的互觑一眼,同一时间点点头,然后高喊了一声:“跑!”

    俩兄弟分头逃跑,一个朝着树林深处跑去,一个朝着外沿跑去。

    安格尔被身后的风声惊动,回过头时,两人已经跑出很远,托比用翅膀示意:要不要追?

    安格尔思忖片刻,还是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