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180节机括腕弩
    “不简单的炼金武器?”

    普罗米的感慨,让戴维一整天都有些恍然。不知为何,他心中隐隐对那件炼金武器的来源有所猜测,但那个猜测实在太过惊人耸闻,他自己都不相信。

    但莫名的,那个猜测就一直存在心底。仿佛像是一道既定的数独,在等待有人将之揭开。

    安格尔回到家后,花费一段时间,又炼制了几十枚金色小箭。

    脱下罩袍,安格尔拉开袖子,露出臂弯上的炼金武器。

    这是一个被绑缚在腕关节上的小型弩,看上去就像是手弩一样。但比起手弩来说,他更加的复杂,主要的大部件就超过了六个,各种细小的零件也数不胜数。

    最后组装成这样一个自动化的远程炼金武器——机括腕弩。

    机括腕弩看上去很科幻,至少样子和当今主流的机械炼金产物不一样。金色的宽带一层层的从手腕绑向手臂,腕带里装的全是金色小箭。如果安格尔学会扩展魔纹,就能更好的收纳金色小箭,但是他的全息平板里并没有摄录扩展魔纹的图案,只能等有空的时候去云端图书馆找找看。

    机括腕弩的主要动能有两种,较为普通的动能是肌体运动时产生的微电,通过肌体产生的动能,射出去的金色小箭就是单纯的弹药,没有任何特殊效果。

    另一种动能,则是靠魔力作为动能。通过魔力来控制机括腕弩的射击,会触发金色小箭上的魔纹,可以让金色小箭产生特殊的效果。

    但金色小箭上刻魔纹太奢侈,太费时,安格尔也只准备了十枚刻有魔纹的弹药。这些魔纹中绝大多数是寒霜魔纹,也有火焰魔纹,以及破甲魔纹。

    因为这种带有特殊效果的金色小箭很珍惜,安格尔不到危急地步,却是不舍得去动用。

    将新炼制的金色小箭补充到腕带中后,安格尔便进入了冥想状态。每日扩充魔源的冥想必不可少,自身实力变强,始终是超越其他一切的前提。

    隔日,安格尔来到天空塔时,引起了选手区的一阵讨论。

    “牛奶男爵出现了?”

    “我记得昨天不是好几拨人都去围攻他了吗?怎么他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碍?”

    “是啊,我昨天看到赤蝶、牧狗人还有克洛伊兄弟跟上他了的,当时我还想说,这小子死定了。但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

    “赤蝶和牧狗人失踪了……”

    “该不是被牛奶男爵干掉了吧?”

    “克洛伊兄弟不是没事吗?他们怎么说?”

    “他们兄弟俩从来都只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我们去询问,他们也不说。该死的。”

    “不管是不是牛奶男爵干掉的,但赤蝶一死,我估计拜斯肯定会去找他麻烦的,我们还是别靠近他,免得惹上麻烦。”

    周围的讨论声,并没有让安格尔太过在意,他只是默默的走上抽签区,开始新的抽签。

    上午的三场比赛,安格尔没有遇到硬茬。天空塔一层的实力,毕竟不高,安格尔轻轻松松的就取得了上午的三场胜利,又斩获了9点积分,同时收获39点贡献点。

    其他选手比赛,几乎每一场比赛都要耗费大量的魔力,所以一天能比两场,已经是极其稀罕的了。但安格尔却不然,靠着炼金武器一路横推,自身魔力几乎没怎么消耗,轻轻松松的就获得比赛的胜利。

    天空塔的竞技赛里,已经数十年没有出现这样的选手了。再怎么说,别看天空塔名字起的高大上,但也不过是服务中低层巫师学徒的竞技场,在一级、二级巫师学徒中,拥有炼金武器的很少很少,所以安格尔这种人,能够横扫也不是没有道理。

    对于安格尔这种行为,参赛选手只有一种想法:“明明有那么厉害的炼金武器,干嘛还跑到天空塔和我们抢贡献点?真是吃饱了没事做。随随便便接点任务,贡献点都比打比赛来的多。”

    甚至有人把牛奶男爵与黑杰克相提并论,觉得牛奶男爵也是有某种施虐癖,故意恃强凌弱来满足个人的变态心思。唯一的区别,是牛奶男爵不杀人,而黑杰克容易虐人致死。

    仅仅一天时间,其他选手对牛奶男爵的看法就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安格尔没兴趣参合这些无聊的八卦,他只是兢兢业业的爬塔,从天空塔一层晋级到二层,需要30点积分。安格尔如今已经积累了18分,只要下午再连胜4场,便能晋级到二层。

    经过昨日之事,中午安格尔离开天空塔的时候,再没有人跟踪他。他吃过饭,安格尔稍微冥想了片刻,便重回了天空塔。

    下午的比赛,依旧没有什么悬念,安格尔连排四场,四场全胜。这几场比赛过后,唯一给安格尔留下印象的是,他排到了万兽之王。

    就是带着一只叫“国王”的白色小猫咪,背着一把从来不开弓的弓箭,头上插着七彩翎羽的男子。

    这个万兽之王安格尔曾经看过他的比赛,对他还记忆犹新。没想到半个月过去了,这人还在一层厮混,看来也是个扑街垫底的。与万兽之王比赛更轻松,安格尔甚至没有使用金色小箭,光是简单的几个套术组合,就把那只白色小猫给控住了。

    万兽之王一见白色小猫被控,也不管其他,直接跪地认输。然后疯狂的跑去查看白猫的伤势,搞得安格尔好像是虐猫狂人一样。

    既然如此珍惜自己的猫,干嘛还让它上场比赛?对于万兽之王的行径,安格尔有点不理解。

    不过也因为万兽之王的反常行径,让安格尔记住了这人。

    ……

    “你要晋级2层?”

    “是的。”

    再次来到天空塔登记处,昨天安格尔是为了报名,今天则是为了晋级。

    工作人员不是昨天的那人,而是换成一个标致的女性。

    工作人员查看了安格尔信息卡,短短一天就拿到30积分,从一层晋升。这在她的职业生涯中还是头一回出现,所以在办理晋级手续时,不时打量着安格尔。

    但安格尔戴着兜帽,说话瓮着声,再怎么看也看不出朵花来。

    晋级手续办理成功,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安格尔没有打夜赛的兴趣,拿回修改了层数的信息卡后,便离开了天空塔。

    安格尔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拐着弯来到了普罗米炼金店。

    他来的原因与昨日被撞破杀人的事无关,而是想要再购买些炼金材料,他这些天光是炼制金色小箭,就消耗了绝大多数的材料。

    而且,他还想购买一些其他属性的材料。他在《附魔大全--入门篇》看到的很多效果拔群的魔纹,却因为与他购买的材料属性不相容,导致无用武之地。

    来到普罗米炼金店所在的崖壁下时,安格尔却发现,炼金店的大门紧闭着,门上有外锁的痕迹。平日里戴维就算不开门,也是住在炼金店里,如今外锁都用上了,可见戴维也不在店内。

    既然炼金店没有开门,安格尔也只能选择回家。

    但让他意外的是,在普罗米炼金店没有找到戴维,却在自家大门外看到了戴维。

    安格尔远远看去,发现戴维正站在大门口,借着门房上的油灯,在观察着手中的某样物什。

    “你怎么来了?我本来还准备去炼金店找你,结果你却在我家门口。”安格尔放下兜帽,笑呵呵的和戴维打招呼。

    戴维脸上带着些不自在:“我就是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安格尔一边打开门,一边示意戴维进屋聊,“道什么歉?难道你暗地里说我坏话了?”

    为戴维倒了杯水,两人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

    “昨天,要不是我多嘴喊了一句,说不定就不会放走克洛伊兄弟了。”戴维满脸惭愧:“放走克洛伊兄弟,说不定会给你惹来麻烦,真的很抱歉。”

    安格尔顿了片刻,笑道:“杀来杀去,尔虞我诈,在巫师界这不是很正常吗?”

    “就是很自责。”戴维低下头,不敢看安格尔。

    安格尔看着戴维好一会儿,拍了拍手说:“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这件事就略过,克洛伊兄弟我会想办法对付的,今天我看到了他们,不过他们似乎在刻意躲着我。你如果真的很自责,就把他们的情报告诉我。”

    戴维点点头,“其实克洛伊兄弟倒不是重点,他们俩应该不敢再对你动手,但也不得不防。真正的麻烦是赤蝶。”

    “赤蝶?”

    戴维简要的说了赤蝶的背景,“……,虽然普罗米大师说赤蝶与拜斯关系并不是外界所想的那样,但赤蝶并不是单纯只和拜斯有一腿,她的裙下之臣还有好几个。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对付你,后果很难设想。”

    “恩……好吧,这件事我记住了。”安格尔并不做太多评价,免得越说戴维越自责。

    “那群人的具体信息你下次用通讯器传给我把。说起来,我今天找你也有一些事。”安格尔不打算将这个话题一直延续,转了个话题对戴维道:“我想购买些材料,顺道想出售一件炼金武器,你帮我估估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