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185节幻术与音乐
    格蕾娅失踪,安格尔暂时没有告诉托比的打算。网  ≈她具体有没有出事,还是个问号。现在给托比说,完全是徒增负担。

    就算告诉托比,托比知道了格蕾娅的失踪,要去魇界找寻,它又该怎么去?寒特世界在哪里?去了寒特世界就能遇到魇界通道吗?所有的问题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沫,至少安格尔认为,别说托比一只鸟,就算加上他,两人一起去找格蕾娅,找到的几率也无限趋近于零。

    在这样的情况下,隐瞒托比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夜,就在这种厚重而复杂的心情中,悄然过去。

    白天时分,安格尔依旧例行公事一般去天空塔爬塔;如沥之息流的那种选手终究是少数,这一天的爬塔依旧很顺利,上午下午各打4场,8场全胜。不仅获得了24积分,还获得了96贡献点。虽然贡献点不多,但聊胜于无嘛。

    夜晚时刻,安格尔拿出桑德斯给的幻术笔记,决定正式研究幻术。

    基础幻术,其实就是制造幻象。要点桑德斯也已经说过了,因地制宜的构建幻象,可以让幻境更加真实;再来,基础的幻象,在逻辑错误上不可犯。

    只要这两点没问题,构建出来的幻象也会更让人信服。

    不过基础幻术制造的幻象,只能在对手无防备闯入幻象中,才有可能奏效。你当着别人放幻象,几乎完全没有用。

    所以,学习基础幻术,并不是用来战斗的。至少,狭路相逢的战斗和正经的擂台赛,用基础幻术制造的幻象,纯属作死。

    安格尔学起基础幻术来,几乎得心应手。在笔记本的指导下,不到半个小时,就以地下实验室为背景,制造出类似地下岩洞的幻象。虽然幻象还有瑕疵,譬如钟乳石滴水,地面湿滑,一看就该是湿润的空气,但实际上空气却很干燥。

    安格尔如果构建这个幻象的时候,同时用水系的戏法,稍微渲染一下,瑕疵就会少很多。

    不过,初学者能如此迅且大致完善的构建出这样的幻象,已经算是了不起的成就。之所以能如此快的学习基础幻术,引导法的出众与天赋的契合,是最大的因素。

    非幻术系的巫师,当然也能学习基础幻术,但学习的度就会慢上很多。这就是天赋所带来的加成效果。

    幻象的构造,先是需要安格尔自身对真实的认知,所以他构造出来的幻象,至少他也需要真正经历过。如果凭空想来构造幻象,那只能糊弄小孩,稍微有点常识的一眼就可以识破。

    譬如安格尔构造的熔浆幻象,他根本没有见过真实的熔浆,书中记载是橙黄橙黄的,于是他就构建出了像是橘子一般的岩浆;书中记载,岩浆会冒烟,于是他构建出来的岩浆冒出恍如泡温泉的袅袅白烟,安格尔为了让白烟更加飘渺,还模仿了娜乌西卡吞云吐雾时,烟圈翻滚的景象。

    这样的幻境,只要看过火山的人,就会明白错误百出。

    就像是平面动画和3d动画的区别,漏洞太明显了。

    当然,如果安格尔的幻术功底很深厚,他就算真正构建出平面动画一般的场景,也可以有其他的地方来补足,譬如幻阵系的魔能阵,结合奇葩的幻境,弄疯弄死一个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基础幻术的大致内容,安格尔已经清楚,构造出来的幻象,只要是他自己经历过的地方,也基本上能做到让人身临其境。接下来就需要安格尔自己多练习,多出去走走,规避各种逻辑错误,基础幻术自然就会臻入大成。

    学会基础幻术,安格尔没有贸贸然的学习笔记本后面记载的其他低级幻术,而是决定多磨练自己的基本功。

    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安格尔一边爬塔,一边在对基础幻术进行加深与磨练。

    这一天,天清气朗。

    安格尔提早一天就告诉托比,今天不去天空塔,所以清晨时分,托比就飞到森林不知去哪儿玩了。

    托比一离开,安格尔脸上露出诡笑,然后开始以院子为中心,因地制宜的布置起一个小型幻境。

    安格尔制造的幻象其实不大,篱笆没有变、槲寄生没有变、就连房子大致上也没有变。

    他改变的只是窗户开窗的位置。以前是右边开窗,安格尔将它改成左边开窗,但幻象中右边的窗户还是大大敞开着的。

    这种细节的改变,就算是常常住在这里的人,也不会现。

    托比在外玩了一个大白天,直到暮色将至时才缓缓归来。安格尔就坐在大厅里,用精神力触角探看托比的动静。

    如安格尔所料,托比根本没有怀疑窗户的开窗,直接从右边开窗位置冲了进来。

    砰——

    脑袋撞击玻璃的声响。

    安格尔在客厅里憋笑,托比则是满脸疑惑,窗子不是大打开着的吗?怎么进去不了?

    托比来到窗户口,用脚稍微试探了一下,现窗户竟然是紧闭着的,但它看上去确实开着的。

    “难道是它产生幻觉了?”托比带着疑惑,决定从阁楼的窗户进来。

    阁楼的天窗也被安格尔动过手脚,托比冲进来时,再次撞到玻璃上。托比被撞的七荤八素,在屋顶晕乎乎的打转。

    安格尔在客厅,通过精神力触角看到这一幕,不禁捧腹大笑。

    笑声传了出来,托比自然也听到了。

    这下它总算明白了为何会连续撞到头,联想这些天安格尔在练习幻象,它怎会不清楚它是着了安格尔的门道。

    它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

    “好啦,不开玩笑了。我已经撤除幻象了,你进来吧!”安格尔来到阁楼对托比笑道。

    托比没有理会安格尔,而是鼓着腮帮子不叫唤。

    安格尔从阁楼爬到楼顶,笑呵呵的和托比道歉,托比依旧没有理会,而是转过身,用灰蒙蒙的尾翼对着安格尔。

    “我就开个玩笑嘛。”安格尔嘴角咧开笑意:“大不了我等会带你去大餐,听说镇上集市进了一批深海鱼,咱们过去尝尝?”

    托比微微回,还是不说话。只是用眼珠子盯着安格尔,满腹委屈。

    安格尔被盯得内心升起些许愧疚感,他恶搞托比真的只是开个玩笑,顺道检验一下自己的幻象成果……

    安格尔咳咳两声:“这样吧,我借你回声花一用,等会给你个惊喜。”

    安格尔说完后,随手拿了阁楼里的回声花,便下到了静室。

    等到安格尔离开后,托比的腮帮子才稍微平复下来,带着狐疑的表情,来到窗口前。用爪子确定窗户是开着的,才飞进阁楼。

    托比从阁楼飞到客厅,被安格尔戏弄,它其实没怎么生气。刚才佯怒,不过是想借此机会,再敲诈一朵回声花。

    但没想到敲诈不成,还被安格尔拿走一朵回声花。

    也不知道安格尔说的惊喜是什么……

    ……

    半晌后,安格尔拿着回声花走了上来。看到托比正站在客厅的桌子上,用紧迫盯人的眼神看着他,准确的说是盯着回声花,生怕他把回声花给弄破了。

    不过目前看来,回声花没有什么变化。

    “叽叽咕咕——”托比对着安格尔叫了几声。

    鸟语十级的安格尔,知道托比在催问他,惊喜在哪。

    安格尔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将回声花摆在桌子上,示意托比去踩回声花露在外面的根须。

    回声花本质上是一种音波类的炼金材料,但它一直被托比当成录音的工具。

    托比歪着头斜睨安格尔,在安格尔的催促下,才带着些许狐疑将爪子放在回声花的根须上。

    当根须被踩住时,回声花淡紫色的喇叭花瓣动了动——

    紧接着,一阵悠扬的音符从花瓣中传出。

    各种乐器的交织,却并不繁复,带来舒缓的节奏。其中弦乐尤为突出,就像是淡淡的轻哼声,瞬间就抓住所有的感官。

    安格尔是第二次听这歌了,但依旧感觉到头皮麻的欣悦。

    这是天空之城。

    另一个文明的音乐。

    却拥有同样的悦动人心的感染力。

    回声花能录制的声音频率范围极高,就算是复合的音阶,都完美的呈现出来。

    这天空之城,在回声花的完美录音下,回荡出令人心醉的音乐魔力。

    托比几乎已经呆了,它一直引以为傲的鸟叫四重奏,在这天空之城的对比下,就像是一堆尘芥,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托比以为自己曾经的四重奏,是音乐。

    但这个时候它才知道,音乐其实是有起伏的,音乐是有感情的,音乐能让你随着演奏者的心意,看到他想表达的东西。

    当一天空之城落下帷幕时,托比几乎立刻重新拿出爪子按向回声花的根须。

    但回声花毕竟是一种植物,不是可操纵的智脑,它虽然可以录音,却只能录前一次。播放过后,自动消除这道音频。

    所以,托比按了半天,依旧没有声响。

    “叽咕?”托比看向安格尔,眼里带着祈求。

    安格尔嘴角啜笑,故意无视了托比的祈求,笑道:“这歌叫做天空之城,算是我为刚才的恶作剧给你赔偿道歉。怎样,很有诚意吧!”

    托比着急的“叽咕叽咕”,想要安格尔再播放一次。

    安格尔拿乔了半天,才在托比祈求的神色中,说道:“这样吧,你把回声花给我两朵,我去试着帮你制作一个音乐盒。不过,我的制作费可不便宜。”

    托比一脸委屈看向安格尔:它可没钱。

    “我也不收你钱,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件事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