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188节第三星
    安格尔保证,他说出这话绝对没有嘲讽的意思,真的只是在求证。

    那小小的刺痛,还比不上他模拟魇界那堵墙上的纹路时产生疼痛的万分之一。如果这就是传闻中厉害无比的灵魂汲取,那也太小意思了吧。

    安格尔的话,似乎惹怒了希尔薇雅,她就像丧失理智一般,疯狂的攻击安格尔。但一个身前实力仅仅巫师学徒的灵魂,还无法做到伤害物质界,只能通过术法来撬动物质界。然而希尔薇雅的惊魂嚎叫与灵魂汲取,对安格尔都没有什么作用,她所谓的疯狂攻击,对安格尔更是毫无作用。

    撒卡却没有被安格尔的话惹怒,他反而用看珍宝一样的眼神,看着安格尔。

    “你还不认输吗?”安格尔再次抬起手臂,这次如果撒卡还不认输,他也不会再手下留情。

    撒卡却是诡秘的笑了起来。

    “真是美妙的灵魂啊……哈哈哈哈。”撒卡的狰狞表情慢慢回复正常,再次变为颓废系美男:“终于等到了,我的第三星。”

    撒卡看向安格尔的表情,由原本的乖戾变成温柔。

    “我的瑰宝,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撒卡就像一个温柔的绅士,毫不在意肩膀上的血洞,朝着安格尔走过来。

    安格尔只觉得背上一阵恶寒。这个撒卡原来不是神经病,是个变态!

    “止步!”安格尔喝止:“再进一步……”

    砰——

    金色小箭打在撒卡面前的地板。

    “这就是你的下场。”

    撒卡眼神痴迷的温柔一笑:“我的瑰宝星,你喜欢这个称号吗?”

    瑰宝星是什么玩意儿?安格尔眼神嫌恶,这个撒卡已经变态到要给别人取外号了吗?

    撒卡继续前行。

    安格尔眼神一凛,带着寒霜魔纹的金色小箭“咻”的一声出膛,目标:撒卡的心脏。

    撒卡原本就受伤,想要凭身法躲开这波小箭,显然极难。他只能尽力的侧过身,金色小箭最终打到右胸外侧。

    不过一瞬间,撒卡整个右半身都被冰霜冻结住。

    战事至此,已经毫无悬念。如果撒卡不及时救治,身亡只是时间早晚之事。

    果然,撒卡在这个时候,往安格尔丢出了信息卡,承认失败。

    如果……撒卡不要用丢出“定情信物”一般的眼神看他,会更完美。

    撒卡承认失败后,天空塔救治队立刻登台救援。希尔薇雅也回到撒卡身边,与此同时,一个满身肌肉的男性灵魂也出现在撒卡旁边,想来就是撒卡的第二星,“雏菊星”海灵顿。

    突然,安格尔想起撒卡对他说的“我的瑰宝星”……这货该不会看上他了吧?或者说,看上他的灵魂了吧?

    被救治队抬走的撒卡,在临走之前看向安格尔的眼神,依旧是那般缱绻缠绵,就像是看着情人一般。

    安格尔恶寒到全身一颤。

    啊!这个变态真的看上他的灵魂了喂?!早知道就杀了他啊!

    安格尔默默想着,如果这个时候攻击撒卡,会不会被人诟病?这也有悖他三观啊!要不……晚点找机会偷袭?

    撒卡被抬下场后,安格尔还站在擂台中央,思考着偷袭的可行性。

    这时,场边观众席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惊诧声,接着在安格尔一脸懵逼的情况下,众人齐呼起安格尔的名字:“牛奶男爵!牛奶男爵!牛奶男爵!”

    对其他人来说,这种被观众欢呼名号应该是一种荣耀。试想一下,他站在万人中央,感受那万丈荣光……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

    但对于安格尔来说,只觉得莫名的不自在。为何他当初要选这个外号啊!如果是“绝对真理”,该有多好!

    安格尔讪讪的向观众挥了挥手,表示收到诸位的祝贺,然后头也不回的穿过选手通道,回到了后台选手区。

    安格尔来到选手区时,也引起参赛选手的一阵侧目。撒卡在十层逞威不是一时半会儿了,安格尔能打败撒卡,并且重伤他。那种伤势十天半个月都好不了,这让十层中被撒卡支配的恐惧稍微烟消云散了些。但与此同时,他们似乎又迎来了新的大魔王——牛奶男爵。

    安格尔打败撒卡后,没有再排比赛。他的魔力消耗很大,下把比赛不一定够,索性先回家恢复魔力后再来。

    回到家时,安格尔才有时间回味刚才和撒卡的比赛。

    他和撒卡的比赛,吃亏在对灵魂系的不了解。早知道希尔薇雅对他造成不了太多伤害,他就不浪费魔力释放那么多防御术法了。

    想起希尔薇雅,安格尔也很奇怪,希尔薇雅真的有使出过惊魂嚎叫和灵魂汲取吗?

    安格尔打开全息平板,想翻一翻有没有灵魂系的术法。

    嗯……并没有。

    神秘侧的术法,他收集的并不多,或者说,桑德斯的藏书室中没有收集灵魂系术法。

    如果希尔薇雅的嚎叫和那红光招数,真的是惊魂嚎叫与灵魂汲取,为何他感觉不到伤害呢?灵魂汲取是有带给他一点点伤痛,大约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但这种小伤小痛对他毫无影响。

    安格尔怀疑,是不是魔食花王涎的功效?但魔食花王涎不是只有修复灵魂的作用吗?

    想不通的情况下,安格尔只能作罢。他准备找时间去问问戴维,戴维既然收集到了撒卡的资料,对于希尔薇雅的两个招数应该也有所了解。不知道戴维那里能不能给他一个答案。

    经过这场与撒卡的比赛后,安格尔知道自己的短板,不仅仅是缺乏攻击手段,还有对其他选手的不了解。

    趁着回复魔力的空隙,安格尔便认真的研究起戴维给的天空塔种子选手的名单,对这些精英选手的技能进行分析研究,确保在遇到他们时能万无一失。

    下午,安格尔去天空塔时间比较晚,只打了4场比赛,依旧是全胜。在他比赛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部分观众,显然他打败撒卡一事,已经小范围的传开。有人专程来看他比赛,虽然大多数都是如戴维那般,来刺探安格尔实力详情的。

    晚上,安格尔在天空塔的门口蹲守到9点,为了蹲守那个变态。

    然而他并没有蹲到撒卡,反而看到了克洛伊兄弟。

    对于这一对兄弟,安格尔没有特意找过他们麻烦,因为克洛伊兄弟只要看到安格尔,就远远绕路,他也懒得去追踪。但既然这个时间遇到了,安格尔也不打算放过。

    安格尔在一个暗巷堵住了他们。

    安格尔一身黑袍,在漆黑的巷子中显得有点阴森。克洛伊兄弟一眼就认出了安格尔。

    克洛伊兄弟的眼神露出警惕与紧张的情绪。

    安格尔很满意他们的畏惧,这样就比较容易展开友好的双边对话。

    就在安格尔打算和克洛伊兄弟展开亲切友好的对话时,克洛伊兄弟中的哥哥——黑袍克洛伊,突然挡在了白袍克洛伊的身前,从怀里取出一张古旧的皮卷给白袍克洛伊。

    “牛奶男爵阁下,我们兄弟无意与你为敌。”黑袍克洛伊道。

    安格尔没有理他,而是将目光放在白袍克洛伊手中的皮卷上。

    那张皮卷上的大型复合魔纹以及特殊迹号……他在桑德斯的藏书中曾经见过。

    “皇冠小丑的平衡传送卷。”安格尔缓缓念出那张皮卷的名称。

    黑袍克洛伊一脸平静:“阁下既然知道,我希望阁下能放过我们,我们保证不会和任何人说出关于阁下的任何事。遇到阁下也会绕路走,永不出现在阁下面前。”

    白袍克洛伊脸上带着担忧:“哥哥……”

    安格尔却是一脸恍惚,看着这俩兄弟,他想起了里昂。他小时候,去沃特福德学习贵族礼仪时,因为个头小性格软,经常被人欺负,那个时候里昂就是这样挡在他面前。

    安格尔原本打算将这两兄弟解决了,但因为那张传送卷的出现,让安格尔多了一点思虑。

    皇冠小丑,是深渊位面的绝世大魔神。它追求一切的平衡,你要得到什么东西,必须付出同样的代价。比起巫师的等价交换,更加的苛刻。它的行事亦正亦邪,被某些巫师所推崇,这些人几乎成了皇冠小丑的狂信徒,将皇冠小丑的真名迹号,在巫师界大为传播。

    用刻有皇冠小丑真名迹号的魔纹皮卷,可以达到更加超凡的效果。

    就像这张传送卷,魔纹一看就是断裂奇怪,完全不能使用的一张废卷。但通过皇冠小丑的狂信徒刻上其真名迹号。你再使用这张传送卷,只需要付出传送的代价,便能获得完美传送卷的效果。

    传送卷的代价,一般来说是人命,而且还不能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可以献祭,必须是拥有同源血脉的人。也就是说,想要使用皇冠小丑的平衡皮卷,需要献祭亲人的性命。

    黑袍克洛伊显然做好了打算,如果安格尔要强势灭口,他便以自身性命为代价,让白袍克洛伊传送离开。

    安格尔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搞到这种带有魔性的皮卷,但他知道,自己今天可能无法解决这两人了。

    因为,杀一人与全灭口,完全是两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