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04节猜疑
    戴维眼中闪过一丝开心:“太好了,就知道安格尔不会出事的!”此时的戴维甚至没有察觉,他的注意力已经没有再分半点到他的女神身上。

    梅兰莎也看到“安格尔”在缓慢用手撑地、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看到这一幕,梅兰莎也稍微舒了一口气:“看来波依成功了。”

    巴洛克也点点头,后脑勺的小辫子跟着上下摆动:“不错,没想到这一次的母体侵染还挺成功的,灵魂与*结合起来很圆融,我到现在也没有发现一丝破绽……”

    梅兰莎眼睛一亮:“大人也没有看出破绽?那桑德斯会不会也……”看不出来安格尔的内芯已经被换掉?

    巴洛克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看不看的出来都无所谓,其实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桑德斯为什么会收这样一个徒弟。”

    梅兰莎:“等会问下波依不就知道了吗,她应该阅读了安格尔的记忆。”

    “还叫她波依?”巴洛克似笑非笑的道。

    梅兰莎掩嘴笑道:“差点忘了,她现在已经不是寄生娘波依,而是牛奶男爵安格尔。”

    在两人轻松的闲聊时,安格尔已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的双脚双手全都颤抖着,看上去就像是复健后的人,对四肢的掌握有点生疏。

    巴洛克看到这样的情状,笑容更是止不住。波依第一次寄生到男性身体,四肢僵硬倒也正常。

    这一刻,观众席数千双眼睛都盯着身形摇晃的牛奶男爵。

    所有人都在猜测他的下一步动作。

    突然,牛奶男爵微微昂起了头……

    这在他以往的比赛中,绝对不会出现的动作。因为一旦昂起头,兜帽就无法完全遮住他的脸。

    但他此刻,却像是颈椎出现僵化,幅度难以操控。

    灯光照射到兜帽,因为牛奶男爵微微昂着头,所以透过兜帽在他半张脸上留下一抹阴影。

    牛奶男爵露出了脸,准确的说是半张脸。

    虽然只有鼻子以下。鼻子以上的部分依旧被阴影遮挡,看不清具体状况。但他眼睛的光芒却无法遮掩,所有人都隐隐看到那双充满负面情绪的眼神。

    那是一张光洁的下巴,完美的双唇,以及挺拔的鼻梁。

    那是一对充满着仇恨、痛苦与戾气的眼睛。

    不得不说,只是露出下半张脸,以及一双看不清真实的眼,就可以看出牛奶男爵的长相绝对是极其英俊的那一种。

    “我还以为牛奶男爵是个丑男,所以才遮住脸。没想到还挺帅的嘛。”有女学徒低声喃喃。

    “看那没有胡子的下巴,以及皮肤的润泽度,还有他的身形,就可以推断出这根本不是个男人……顶多算是未长成的少年。这样你都吃得下去?老牛吃嫩草啊。”女学徒身边有人低讽。

    “你说谁老?现在流行养成好吗?美少年养成多有意思,我好多的姐妹都养了凡人美少年,这是一种风潮!”

    有人关注着牛奶男爵的长相,有人关注他的行动,但戴维关注的却是安格尔的情绪,。

    “怎么回事?明明感觉就是安格尔,为什么眼神充满了复杂的负面情绪?”戴维暗忖,他印象中的安格尔是个温和的少年,虽然有点蔫坏蔫坏的,但眼神一直疏朗清澈,从未出现过如此强烈的恨意。

    尤其是他的这个姿态,四肢僵硬颤抖,头微微昂起,露出下巴,还有凶戾的眼神。

    和他记忆中的安格尔,完全是两个人!

    就在所有人议论纷纷,牛奶男爵突然低下头,兜帽再次遮住了全貌。

    牛奶男爵低着头,似乎在说话,隐隐有人听到“托比托比”的叫喊声。

    就在所有人不解其意时。

    一道黑影突然从天而降,直接砸向坑洞中的寄生娘。

    寄生娘绝美的容颜,在黑影的踢踹之下,成了碎裂的骨骸,惨白的脑浆疯狂的爆射四方。

    就连牛奶男爵的巫师袍上都染上点点污迹。

    等到黑影速度放慢,所有人才清楚的看到,杀掉寄生娘的竟然是牛奶男爵身边的一只鸟!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全场都惊呆了!

    这这这……鸟杀人了?!而且杀的还是寄生娘!

    他们突然反应过来,或许刚才牛奶男爵低着头说话,就是在让这只鸟去杀害寄生娘!

    牛奶男爵杀的寄生娘!一时间满场都是激愤的声音。

    从那只鸟的动作以及速度上看,所有人都明白了赛琳娜昨日比赛为何会输。

    有这只速度超快、爆发力强大的魔禽在,难怪一个初级学徒都敢攀爬天空塔!

    ……

    天空塔死人不稀奇,但如果死的人是全民女神,那这件事就大条了。

    无数的咒骂声与仇恨的目光全部对准牛奶男爵,他们所有人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死的人是全民女神,他们才不管谁对谁错!而且就刚才的状况来看,寄生娘已经昏倒在地,牛奶男爵依旧毫不犹豫的动手,完全是蓄意谋害!

    接收了所有人的臭骂,站在擂台中央的牛奶男爵都无动于衷,他只是低声笑着,在吩咐托比杀死寄生娘的前寄生体的那一刻,所有的仇恨全部一股脑的释放了出来。

    安格尔的眼睛也再次恢复了清朗,哪怕被众人咒骂,他也感觉很好。

    至少,他还活着——

    看着这样的“安格尔”,巴洛克突然脸色一变:“不对!”

    梅兰莎疑惑的看过去:“怎么了?巴洛克大人。”

    “不对,不对。”巴洛克不停的摇着头:“不该是这样的,波依不可能杀掉她的原身寄宿体,那里面充满了绦绿丝绒的子体……而且,波依不会有那样的表情。”

    梅兰莎听完,脸色与眼神也猛地一变,颤抖的指着场中央被千夫所骂的人:“你说,他是……”

    “他是安格尔!不是波依!”巴洛克得出这个结论时,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波依就算阅读了安格尔的记忆,也不可能契合安格尔的性格。那只魔宠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听信波依的话。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

    那场所有人看不到的战役。波依输了,而安格尔活了下去!

    巴洛克的眼神微微一眯:“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呢。一个初级学徒,竟然拥有灵魂上的防御,甚至……还能反击。看来,桑德斯在这个学生身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这个安格尔身份果然很有猫腻。”

    “也只有桑德斯在安格尔灵魂内留下了后手,否则波依不可能失败。”梅兰莎脸色很不好,如果真如他们所推测的情况,目前的情势看来,安格尔在桑德斯心中的分量比她想象中要大的多。

    “呵呵,这样一来我就更好奇了。桑德斯为什么会收下安格尔当徒弟?为何会在他的灵魂中设下重层防卫。”

    波依的死,虽然给巴洛克带来一丝惊讶。但他很快就调整了情绪,波依的身份哪怕是天空机械城的暗子,但在他眼中和其它学徒没有什么差别。顶多有点亲疏关系。

    波依能够寄生成功,他会高兴,并且安排下一步计划。波依没有寄生成功,他也不会在意,只能说损失一名无关重要的暗子罢了。

    巴洛克依旧是老神在在的,就算安格尔对波依跑去抢占他肉身的行为有疑虑,但这个疑虑也牵扯不到他身上。

    他可不信,在灵魂状态之下,他们之间还能对话。就算真能对话,他也不信波依敢直呼他的名讳。

    所以,牵扯不到他。这场比赛就只是寄生娘的个人行为,与天空机械城并无任何关系。

    不过巴洛克所不知道的是,波依的确不可能在灵魂状态下和安格尔说明原由,但并不代表他就就能置身事外了。哪怕他在这件事上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也没有主动要求波依做什么,波依的一切行为看似都是她自己做决定的。

    但他永远不会想到,安格尔的灵魂特殊性,让他从寄生娘的情绪中读出了关于他的讯息。

    “既然在徒弟的灵魂中设下防御,说不定现在桑德斯已经知道这里的情况了。不过我们也不用担心,波依的事与我们无关。”巴洛克平铺直叙道。

    梅兰莎虽然脸色不好,但她也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波依死去也好,至少不会曝露出更多他们的信息。

    “恩,我知道了。波依只是天空塔的普通选手。”梅兰莎也冷声回道。

    ……

    然而桑德斯根本没有在安格尔灵魂中留什么后手,梅兰莎与巴洛克的猜测,从头至尾都是错误的。

    桑德斯其实并不知道安格尔如今的状况。

    但此刻在幻魔岛之上,桑德斯依然将目光投射到了地下集市方向。

    “咦,好熟悉的气息?”桑德斯低声呢喃,然后眼神突然一凝,身影倏地消失。

    回到赛场之上。

    安格尔如今光是站着,全身就在颤抖。

    他与寄生娘的灵魂争夺战莫名其妙的赢了,但*争夺战却是输了。如今寄生娘的灵魂消失,安格尔重掌*的主导权,但留在四肢百骸中的绦绿丝绒孢子却依旧没有消除。

    他如今能够站起来,已经是用尽全身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