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50节拜访镜姬
    安格尔拿着回声花返家的时候,本想去托比那儿,问询一下它对于音乐盒的意见,他好趁热打铁,通过“客户”反馈修改一下音乐盒的不足之处。

    但有点意外的是,安格尔回家后并没有听到阁楼有声音,按照平时的习惯,这个时间段托比肯定是在举办它的个人多重奏,今天给了它音乐盒,反而没声了?

    安格尔带着疑惑到阁楼一看,发现托比竟然不在家。就连音乐盒也被它带走了。

    安格尔皱了皱眉:“托比该不会是带着音乐盒去找它的那个小伙伴了吧?”

    原先他对托比交友没有什么异议,但巫师大多数本质都很狡诈,就算托比有点小聪明,对上巫师还是不够看啊。托比什么东西都给人分享,这一点不好啊,要是被骗了,他就太对不起格蕾娅的托付了。

    想到这,安格尔决定等托比回来,要好好和它谈一下。最好能去见见那个托比的小伙伴,看看是什么样的人。

    既然托比不在,安格尔也得不到修改建议。索性还是按照原先的炼制方式,花了一晚上的时间,重新炼制了一个音乐盒。

    音乐盒诞生时,依旧是流光溢彩般的明艳动人。安格尔检查无误后,满意的收起音乐盒准备前往镜姬大人的居所。

    离开家时,安格尔发现阁楼又传出《天空之城》的音乐声,安格尔在院子里叫了一声托比。

    托比的小脑袋很快就从天窗上露了出来。

    “下午我们要去暮色深井,你可别再出门了,免得到时候我找不到你。”安格尔原本想问询几句它小伙伴的事,但思忖了一下,还是决定下午上了飞艇后再问。

    托比点头答应后,又迫不及待的缩回阁楼,继续跟着音乐,咿咿呀呀的唱起来。

    听着托比五音不全的歌声,安格尔无奈的笑了笑,转头离开。

    毕竟是去拜访镜姬大人,安格尔可不敢太过肆意。他今天的穿的很正式,着了里昂给他定制的带有家族徽章的贵族礼服。就连平日里散乱的金发,安格尔都一根不落的梳成了背背头,配合他白皙的肌肤,与彷如天空般碧透的蓝眼珠,可谓帅出了新高度。

    唯一的瑕疵,大概是他眼底有一层淡淡的黑眼圈。连续工作了几十个小时没有休息,有点疲惫也是正常的,反正下午要坐飞艇也无事,他打算到时再补眠。

    镜姬大人的居所,在镜中世界的入口处。也就是当初安格尔进入野蛮洞窟时,那道天堑深坑的尽头。

    镜中世界的出入口是同一个区域,但进入镜中世界只有一个入口,从镜中世界出去的传送阵却有很多,安格尔现在要去的就是离他当前位置最近的一个传送阵。

    这个传送阵位于树灵大厅。

    大清早,树灵大厅中很冷清,只有工作人员还在岗位值勤。安格尔扫了一眼,当初让他气愤的梅兰尔目前已经不在岗位上。虽说这里是树灵大厅,但安格尔一如既往的没有看到树灵大人。安格尔直接找到传送阵,交付了一定的贡献点,通过传送阵传出了镜中世界。

    安格尔出现的位置是一个明亮的房间,有一个凡人正坐在传送阵旁边的桌子上,用手托着腮帮子假寐。

    传送阵的光芒惊动了他,他看到传送阵上的安格尔,立刻站起身十分恭敬的向安格尔行礼。

    安格尔走到他面前,沉声问道:“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对方颤颤巍巍的点点头:“是……是的。”

    “这里离镜中世界的入口有多远?”安格尔问道。

    工作人员指了指一个方向:“这里是风车镇,大人只要往那个方向走,就能看到一个崖洞,穿过崖洞便是镜中世界的入口。”

    安格尔记得镜中世界附近有好几个乡镇,其中风车镇就是其一。表面隶属于黑魔国的统治,但其实这附近的乡镇都倚靠着野蛮洞窟生活。

    离开传送阵所在房间,安格尔首次来到镜中世界的外围乡镇。

    对于风车镇安格尔倒是没有太多好奇,因为这里和地下集市的样子差不多,除了绿色植被多一点,房子矮了一些,人群基本都是普通人外,基本就是地下集市的翻版。就连头顶人工制造的白昼光源,亮度都和地下集市一样。

    安格尔一路穿过风车镇,沿着那人所指方向,很快就到达了镜中世界入口。

    巨大的镜面安置在深坑的底部,周围是黑黝黝的一片,但镜面里的世界却在发光。安格尔站在崖壁洞口往下看,可以清晰的看到镜面内的树灵庭、永恒之树、以及各种熟悉的地方。

    安格尔从洞口跳了下来,双手触地,稳稳的落到镜面之上。

    冰凉的镜面,就像是冰又像是玻璃,带着一股沁凉感,让安格尔略微疲惫的精神振作了不少。

    安格尔还在思索着,怎么叫唤镜姬时,就见镜面上冒出一图白雾。

    “我还说是谁呢,敢对老娘摸来摸去的,原来是安格尔啊。”白雾中略带调侃的声音传入安格尔的耳中。

    安格尔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在摸着镜面,想着这正是镜姬大人的本体,安格尔有些不自然的收回手,对着白雾恭敬的行礼道:“镜姬大人,早安。”

    “你来我这里干嘛?”白雾在晃晃荡荡中化为一道曼妙的人形,“桑德斯没有来吗?”

    安格尔低头道:“导师有事,所以我……”

    “你来也可以,成熟有成熟的美,稚嫩也有稚嫩的清甜,老娘就是喜欢你这种小帅哥。”镜姬笑语:“要来陪我喝早茶吗?”

    被镜姬的一番话说的满脸赧然的安格尔:“我过来是想向大人道谢的,上回多亏了大人,要不然我就……”

    镜姬再一次打断了安格尔:“老娘就讨厌磨磨唧唧的人,想要道谢就别嘴上说,陪老娘喝个早茶就算是谢过了。”

    安格尔点点头:“那好吧,多谢大人款待了。”

    安格尔点头同意后,镜姬飘了过来,伸出白雾构成的手轻轻挽住安格尔:“那就走吧。”

    在安格尔还没反应过来时,眼前突然出现了大变化,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精致的大厅中。

    这个大厅华美而大气,充满各种华美极奢的配件。就连壁橱的细节,都带着让人咋舌的繁美花纹。

    镜姬领着安格尔来到大厅一侧,这里有一张白色金边的雕花桌子,以及两个同色系的靠椅。

    镜姬随手一挥,两杯散发着热气的早茶就摆在了桌上。

    “坐吧,让我好好看看你。”镜姬入座后,作出托腮状看着安格尔。

    虽然镜姬是一团白雾,安格尔看不出她的表情与眼神,但那个动作就是在盯着他,这让他有点不自在。

    安格尔强压住心中的羞涩,给早茶中加入些许红糖,抿了一口。

    “啧啧啧,真是又青涩又帅气呢,就像一片嫩到渗出血的鲜肉,让人真想咬一口。”镜姬的声音传入安格尔耳中,话里的内容惊的他连喝茶都呛到了。

    “连呛到也很可爱呢。”镜姬也喝了一口茶,茶水接触到她白雾中的嘴,自然而然的消失不见。

    安格尔也不知道镜姬还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言,索性放下手中的茶,从兜里拿出一个一次性空间软囊递给镜姬。

    空间软囊中装的自然就是音乐盒,安格尔希望能靠着音乐盒转移镜姬的注意力,千万别再把目光放到他身上。

    “这是什么?”镜姬尾音轻轻拔高,安格尔听着她的声调,甚至能脑补出一个挑眉的动作。

    “你想要贿赂我吗?”镜姬伸出手轻轻挑起安格尔的下巴:“比起其他礼物,我其实更喜欢你呢。”

    “呃,不是贿赂……我很感激大人上次对我的援救,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报答的,这是我自己炼制的一个音乐盒,希望大人能够收下。”安格尔道。

    “音乐盒啊?真是久远的记忆啊……我上一回听到这个名字时是多久以前呢?”镜姬沉思了片刻:“大概万年前吧,一个黑魔国的小贵族,将一个音乐盒丢弃到了我家门口。那真是十分刺耳的声音啊,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听到镜姬的评判,安格尔略微尴尬,只能呐呐解释道:“我这音乐盒是我自己做的,刻有静谧魔纹,应该不会太刺耳……”

    “静谧魔纹?莫非你学了附魔炼金?”

    安格尔点点头。

    “那挺不错的呀,野蛮洞窟的炼金术士挺缺乏的。”镜姬随口褒赞:“不过静谧魔纹和音乐盒,有点不搭呀。好吧,让我看看你的礼物。不过,我要先给打个预防针,如果做的太烂的话,我可会直接放逐到异空间的哟。”

    镜姬说罢,直接捏碎空间囊,紧接着一个物什落在桌上。

    看着眼前华美剔透的艺术品,镜姬微微一愣。

    她对音乐盒的印象还停留在传统样式中,这样的一个堪称艺术品的摆件,竟然是音乐盒?

    镜姬沉吟片刻:“风格真是奇特,竟然是我前所未见,但异样的和谐……这是你自己设计的?”

    安格尔点点头:“是的。”

    “不错,至少外观来看,我很满意。”

    不过音乐盒看重的是内涵,而不是外观。所以镜姬依旧打算,如果音乐盒本身太次,她依旧会将之放逐,哪怕她很喜欢这个设计。

    按照安格尔的指点,镜姬将手放在了发条开关处。

    只听咔咔两声……发条顺时针转了两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