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324节巢穴
    女汤屋,从暮色入口往里走,遇到的第一个三岔路口,正对着就是女汤屋。

    先前被雾气遮掩,安格尔只能隐约看到女汤屋附近有残破的石块,与点点斑驳血迹。如今走近后,才发现女汤屋比他想象的还要残败的多。周围其他的建筑都完好无损,只有女汤屋从外观上看,就残破了大半。

    安格尔估摸,应该是桑德斯探察此处巢穴,与蜻蜓护卫队战斗时砸坏的。

    女汤屋是椭圆形建筑,似鸡蛋横削一半。安格尔一开始以为这里是剧院、或者表演相关的地方,因为只有这种需要大量人数观瞻的地方才会修建的这么大。

    后来才发现,这里其实就是服务巫师的娱乐场所,更高级的销金窟。其还身兼奴隶市场的买卖,不过这里买卖的奴隶,多是以提供忄生服务为主的美貌男女,基本上是凡人。甚至也有低阶的学徒自愿而来,希望通过服侍正式巫师,获得一些资源。

    任何一个人类聚居地,都不可能是绝对干净的。对于这种地方,安格尔也没有任何偏见,不过他以前从来没有进入过类似场所。这次,是他第一次进去,遗憾的是,内里已经没有任何风华绝代的美人,只有残破的金石壁与宝石饰。

    外厅无人,正前方是流淌着甘醇红酒的喷酒池。他还没有靠近,就能闻到葡萄的芬芳,紫红色的酒液在海豚雕像的口中不停的往外喷涌,其中还掺杂淡金色的破碎流光。

    这种金色碎芒,蕴含着一种奇异的能量,安格尔伸出手指闻了闻,似乎有类似舒洛蒙的成分,可以舒缓疲乏的神经,让大脑奖惩机制紊乱,甚至令人上瘾。简而言之,这里的红酒不止是酒那么简单,其实也是一种液体毒品。

    安格尔绕过喷酒池,在金碧辉煌的壁画下,看到了一排让他心情复杂的植物。

    他在外面魔植店里发现的全是不入阶的魔植,他连收捡的欲望都没有。但在女汤屋的前厅,竟然发现它们用一排低阶魔植来当观景,这让他的心情怎么不复杂?

    “制造凝血药剂的蛇霉花,光是嗅闻就能当做麻醉药使用的卜丹荨,能结出月冰的夜里枝……”安格尔看着这一排低阶魔植,不禁感叹,果然赚欲望钱的都是狗大户。

    在一丛卜丹荨中,安格尔摘了一个苗;在一树夜里枝中,安格尔取了一段枝。然后装进手镯中,不是他不想多取,实在是他手镯中能放活物的空间太小……

    白捡了价值近百魔晶的魔植,安格尔嘴角露出窃喜,心情愉悦的朝着内厅走去。

    在桑德斯的指点下,安格尔一路顺利的抵达了巢穴所在内厅外。

    站在紧闭的大门外,桑德斯低声道:“紧张吗?如果胆怯,我们可以重新设定计划。”

    “不紧张。”安格尔都快笑眯了眼,怎么可能紧张。

    桑德斯听出了安格尔话中的喜意,颇为赞赏的道:“你在兴奋?因为未知的冒险吗?”身为一个实战派的巫师,桑德斯自然希望看到弟子不畏惧前路,而非待在象牙塔被重重保护。

    “是的,我很兴奋。”安格尔摩挲着手掌,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这个女汤屋实在太富有了,竟然直接将魔晶镶嵌在墙壁上,我一路走来,已经掰了五十多块魔晶!”

    桑德斯:“……”我一直以为你行径的很慢,是因为谨慎。原来是在抠魔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安格尔!

    “你进入女汤屋后,到目前已经花了快一个小时。按照你炼金的速度,你觉得一个小时你只能赚50魔晶吗?”桑德斯就差没有指着安格尔的鼻子骂他浪费时间。

    安格尔经桑德斯这么一说,才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迷障了。算一算就知道,如果他真的把时间专心用在炼金上,一个小时想要达到50魔晶,太轻松了。结果他花一个小时,在这里掰墙壁上的魔晶?不是浪费时间是什么。

    虽然安格尔明悟了,但他依旧觉得:白得的东西,真的很爽嘛。

    “行了,你掰几十个魔晶,对于极乐馆来说都是小事,如果他们知道你解决了内厅的七彩蜻蜓巢穴,奖你几千魔晶都不是问题。”

    安格尔一听,赶紧摆手:“导师,千万别把我的事说出去啊。”他怕人追根究底,发现源头就是他造成的,被暮光一人追就算了,偌大的极乐馆他可是得罪不起的。

    桑德斯怎能不明白他的心思,笑骂一句胆怯。

    “进去吧,你要小心。如果七彩蜻蜓攻击你,立刻释放出魇境,让茶杯乐队前去迷惑他们。我现在就隐身在内厅顶层的迷雾中,所以你只需要拖一两秒,拖出我救你的时间即可。”

    “恩。”安格尔虽然心中并无紧张情绪,但被桑德斯这么正儿八经的一说,行动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轻轻的推开门缝,朝里望了望:一片迷雾,什么都看不清。

    门缝打开了数秒后,安格尔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索性轻手轻脚的将大门推开。

    透过门缝看到的是灰蒙蒙的迷雾,但将大门彻底推开后,安格尔能隐约看到灰色迷雾中,存在一个庞然大物!

    光是那看的不甚清晰的黑色影子,就可以看出迷雾中的物体有多巨大。

    安格尔站在门口没有动,与桑德斯保持着联系,说起那巨大的黑影。

    “没错,那个就是七彩蜻蜓的巢穴,它每隔一段时间会往外喷发一波寄生物,到时候你就可以看清它了。”桑德斯语速飞快,显然也处于待战状态。

    没过多久,安格尔就见到“毫光喷薄”的盛况。

    当毫光被喷涌出来时,似有飓风扫过,将内厅中的迷雾一扫而空。紧接着,无数的毫光像是萤火一般,在光线暗淡的内厅往外蜂拥,安格尔一眼看去,心中没有丝毫恐惧,只觉得是一场美妙的梦幻盛景。

    借着这些毫光,安格尔方能清晰的看到巢穴的全貌。

    女汤屋的内厅本就有十多米高,巢穴的高度大约也占了七八米。巢穴的样子很奇怪,数百个圆球,靠着浆黄色的黏液沾合在一起,每一个圆球中都有黑幽幽的通道,毫光便是从内里发出,看上去有点像蜂巢。

    如果是集体意识类的生物,它们的巢穴只是产房,那么是否如蜜蜂或者蚂蚁那般,其余工种只是为了服务处于金字塔顶端的雌性?那么这个雌性,就是整个巢穴的女王吗?

    安格尔好奇的询问桑德斯。

    “没有。上次我打破了它们的巢***部只有那近百只七彩蜻蜓,它们并不是靠着繁衍产出寄生物,而是通过某种仪式类的能力,祈获大量寄生物。”桑德斯顿了顿:“它们繁衍产出的对象,目前看来只有五彩蜻蜓。”

    桑德斯解释完后,对安格尔道:“它们没有攻击你?”

    安格尔:“一路上我身后都跟着五彩蜻蜓,但它们只是不停的赞美莎娃,其他什么事也没做。治愈那些七彩蜻蜓,我没有看到。”

    “你进去,慢慢朝着巢穴走。”

    安格尔往内走,没过一会儿,安格尔发现那些七彩蜻蜓出现了,它们飞舞着“8”字向他迎过来。隐藏在女汤屋顶部的桑德斯,也看到了这一幕。

    上回他过来时,这群七彩蜻蜓是直接上阵对垒。桑德斯随手杀了几只,就没有再管它们,他最重要的目的是关闭通道,这些七彩蜻蜓先留着,以后可以用作研究。

    和他上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七彩蜻蜓就算飞到安格尔身边,也没有任何动作。

    “你能感受到它们情绪吗?”

    “可以,但它们的情绪表达能力很差,很多东西我无法猜透,但可以确定对我应该没有恶意。”安格尔说的很保守,不止没有恶意,七彩蜻蜓和五彩蜻蜓一样,不停的想着措辞赞美莎娃,不过和五彩蜻蜓一样,词汇极其贫乏,要么如月光般皎洁,要么是女王的青睐,要么是尊贵的阁下,似乎就没有其他词语可用般。

    听到这里,桑德斯才舒了口气:“那就好,现在你测试它们对你忍耐底线,你朝着巢穴走去,然后一步步攀爬到巢穴顶部,通道就在那里!”

    “记住,一旦它们不让你前进时,你的任务就完成了,然后你退出来,我会在外面接应你。”

    安格尔按照桑德斯所说,一步步的试探着七彩蜻蜓的底线。

    但安格尔后来发现,七彩蜻蜓对他……完全没有底线。安格尔攀爬到了巢穴顶部,看到了往外喷薄迷雾的通道,七彩蜻蜓也没有阻拦过它。

    等到他安然无恙的从女汤屋离开,桑德斯从一旁走出来,拍拍他的肩膀:“没想到这么顺利,看来‘莎娃’的身份地位,在魇界并不低啊。原本我还准备了几个突围方案,但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只要你这边的通道能顺利关闭,那这次的迷雾事件,的确构不上什么大事,对于这些被寄生的人来说,还是一件不小的好事。”

    桑德斯带着安格尔来到了一处庄园,庄园外有一座雄狮咆哮。

    “这里是‘苍狮’戴德威亚的私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