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427节告别故土
    就在这时,一道翠绿色的倩影穿过人群,站到所有人最前方,对着安格尔的方向跪倒在地。

    “大人,我愿意以您的命令为最高指令,我愿意听从您的指挥。”

    这是一位青葱少女,浅绿色蓬蓬裙因为她的跪倒而摊开在地,就像一株初春的嫩芽,带着青涩的颤巍。

    安格尔和暗影对她都不陌生,正是他们进入生魂花园遇到的第一个库拉库卡族族人。

    木芽村的芭芭雅。

    安格尔余光瞥了一眼大祭司,芭芭雅出现在这个队伍,显然是大祭司的安排。

    芭芭雅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祈求,似有话在喉。不过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跪在地上,向安格尔表示忠诚。

    有了芭芭雅的带头表衷心,就像是骨牌效应一般。一位眼神里对芭芭雅充满倾慕的少年在思忖了一番后,也跪了下来。少年的父母是一对中年夫妇,她们见儿子都跪了,互觑一眼也跪了……一个带一个,由点及面,短短一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向安格尔宣誓着忠诚。

    大祭司见状,也不禁抚摸起胡子,眼中有笑亦有泪。他在挑离开的人选时,想起安格尔曾经说过他认识芭芭雅,所以他这次选人特意以木芽村为基点,当然,也选了芭芭雅……没想到最后的还真是靠着芭芭雅,才起了奇效。

    直到所有人都宣誓完毕,安格尔方才点点头。

    既然答应要带他们走,现在自然要考虑的是如何安置的问题。

    别看他们人有81个,但奈何他们实在太小,挤在一起的话,一个一米长宽的盒子就能装下。

    所以,安置他们的空间,手镯内的剩余空间足以胜任。但他也不可能直接将他们塞入手镯中,毕竟里面也有一些珍贵的物品,平日里他也不能时刻注意手镯内的情况。

    想了想,安格尔从手镯中拿出一块不入阶的“乌木”,随着热融法的消磨,魔力之手飞速的做着精细雕琢,大约两分钟后。一栋安格尔在地球都市里见到的高楼大厦,出现在众人面前。

    在这座高达四米的大厦模型底部,安格尔设置了一个圆形的固定底座,底座上有留有几块方形的凹陷格子。

    这座大厦模型的出现,让所有的库拉库卡族人全都惊讶的低声耳语。

    安格尔将大厦模型摆在众人面前,然后指着芭芭雅,让她走上前:“你,过来。”

    芭芭雅指着自己,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才带着些微忐忑心情来到模型大厦的底座下。

    “你叫什么名字?”安格尔故作不知,询问道。

    芭芭雅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头应道:“芭芭雅。我叫芭芭雅,大人。”

    “好。芭芭雅,你以后暂时作为这一支脉的领队。”安格尔顿了顿,指着身边的高楼模型:“这座大厦一共十五层,有近百个房间,由你来分配所有人的入住。”

    芭芭雅脸上带着惊喜:“这真的是给我们住的吗?我知道了!谢谢大人!”

    “给你一个小时时间,安排所有人入住。”安格尔说罢,让芭芭雅自己去分配人员入住,虽然大厦这种居住模式他们第一次见,但内里的结构很简单,只要看一眼基本就能明白。

    芭芭雅向安格尔颔首后,深吸一口气,面上的表情从青涩稚嫩转换为成熟严肃,对着身后的族人:“大家跟我来,在大……大厦底部集合。”

    芭芭雅开始分配入住,安格尔则看了眼大祭司,示意他出来一下。

    大祭司点点头,跟着安格尔走出了百年殿堂。

    暗影看了一眼安格尔,没有追出去,而是站在大厦边上,满脸好奇的用精神力往内探索着……大厦内部的房间分布的很规矩,每一层都有七化底蕴与生存智慧的种族,哪怕延续下去,真的还是库拉库卡族吗?所以,安格尔才有这么一说。

    大祭司看着安格尔,有一瞬间的恍惚。

    半晌后,他让蜂鸟落地,对安格尔深深的鞠了一躬:“在这里遇到大人,或许才是库拉库卡族真正的宿命。”

    安格尔哂笑一声,对所谓的“命运”不置一词。

    大祭司离开了,一个小时后,他带着几乎所有的神官,以及一队蜂鸟骑士赶到了百年殿堂。

    众神官代表着文化的传承,每个神官手中都捧有皮卷、贝叶书以及画轴,厚厚的一摞。

    蜂鸟骑士则代表着生活的智慧,他们的手中带着各式各样的杂物,有工艺品,也有植物的种子还有幼苗,甚至还有几个骑士抱着正在挣扎的畜生崽子。

    “大人,这些东西……”大祭司难得有些羞赧,从他的角度来看,他带的东西有些太多。

    安格尔觑了一眼,却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试想一下,库拉库卡族的族人基本也就一手大小,他们手上的东西就算再多,也就那么一回事。譬如安格尔看到的某位神官,手中捧了贝叶书,他如果不仔细去看,还以为那是沙砾。

    所以,对安格尔而言,这些东西并不太多。

    安格尔随手摞了一层肥沃的泥土,回到百年殿堂。将泥土堆砌在大厦底座的方格子内,在旅途中这些库拉库卡族可以自己种植,丰衣足食。

    跟着他进来的蜂鸟骑士与诸神官,见识到那大厦模型时,每个人都惊讶的不停探看。接着,在芭芭雅的指挥下,众人齐心协力将“文化底蕴”与“生活智慧”往大厦里添置。

    钟点又转了一小格,大厦中的一切总算是搞定。

    安格尔示意神官与蜂鸟骑士离开大厦范围,安格尔则来到大厦面前,手中魔力倾斜,几个幻术节点便出现在了大厦周围。

    幻术是普通的迷幻作用,防止大厦内的人踏出去。

    接着,安格尔对众人道:“告别吧,这是你们留在故土的最后一分钟。”

    话音落下,站在大厦底座的81位库拉库卡族,除了幼儿外,眼泪几乎全都落了下来。

    安格尔不去管他们是如何处理离怀情绪,用目光找到人群后方,孤孤单单坐在楼梯上的芭芭雅。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安格尔对芭芭雅传声道。

    芭芭雅迷惘的抬起头,看到安格尔正站在远处静静看着她,她立刻站了起来:“大人……”

    “低语即可,我听得到。”

    在芭芭雅率先表衷心时,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小姑娘,眼里带着一丝祈求。不过她没有选择当下说出来,这让安格尔对她升起一丝好感。

    如果她真的在那时说出来,有携情求报的嫌疑,安格尔绝对不会答应。但她没有在那时说出来,只是对他用眼神传递着述求。愿不愿意回馈她的述求,就成了安格尔的选择。

    “大人,我奶奶只有我一个亲人了,如果我都离开了她,我不知道她会多么伤心。而且,这可能是永远的别离……”芭芭雅一想到年迈的奶奶,眼中便泪流不止。

    “你是想带着你奶奶?”

    芭芭雅点点头。

    “这一路不知会走多远,别以为可以轻松度过,要知道未知才是最可怕的。我相信这一路肯定苦难实多,你确定要带上你奶奶?而且,你奶奶真的愿意离开吗?远离故土,落叶无法归根,你能替你奶奶做决定?”

    芭芭雅思考了一会儿,依旧重重的点点头。她与奶奶从小相依为命,她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奶奶一人。

    “好。既然你决定了,我离开时我会带走她。一切后果,由你自己负责。”

    安格尔说罢,不再与芭芭雅对谈,而是来到了大祭司面前:“时间已到,我们要离开了。”

    伴着大厦内的隐隐抽泣,安格尔挥挥手将大厦收进了手镯内。

    大祭司看着面前空荡荡的一片,心中既有伤感,也带着一丝希望。

    “多谢大人……”大祭司跪倒在安格尔面前,头嗑在地板上老泪纵横。随着他的跪拜,其他所有的神官也扶着绶带顶礼膜拜;骑士则取下头盔,向安格尔作单膝礼。

    “起来吧。前途依旧未卜,现在的感恩,不见得我能受的起。”

    安格尔说罢,对着一直看戏的暗影点点头:“走了。”

    暗影点点头,两人加上一魔偶跃过跪倒的众人,消失在百年殿堂之外。

    跪在地上的众人,则久久没有起身。不知何时,有神官抹着泪走到大祭司面前,想扶起他。但当他伸手一碰,大祭司却瘫倒在地,面如死灰。

    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大祭司已然死去。不过他的眼角含泪,嘴角却是带着淡淡的笑容……

    另一边,安格尔与暗影路过圣山时,突然隐隐听到一阵颂唱。

    他们抬头一看,才发现圣山山巅,一众唱诗人正闭着眼,一遍遍的唱着《妖精史诗》,站在最前方的唱诗人,正是这一次选拔进天空唱诗班的那位脸上有黑色胎记的少女。

    阳光初露,普照大地。

    “第一个勇者,单手持剑闯入了繁花的庄园,在红发公主的企盼下,摘得了沾染晨露的第一朵玫瑰。”

    “第二个勇者,收敛戾气躲进了巨蛇的国度,在狡猾人类的面具里,于战火血腥中等待第二夜黎明。”

    “第三个勇者,张开翅膀踏进了黑暗的城堡,在大祭司温柔咏唱中,拿起权杖迎接光辉第三个来客。”

    “第四个勇者,伴着圣咏打开了空中的大门,在万丈光辉的指引下,翻开黑色典籍唤醒第四个灵魂。”

    原本的《妖精史诗》到此就该结束。

    但这一次,唱诗人却没有结尾,而是依旧用天籁的声线,吟唱起他们从没有听过的——第五节。

    “最后的勇者,携带希望照亮了无望的黎明,在苦海沉沦的灵魂啊,于黑暗里跟随着灯塔寻找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