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626节神秘之狗
    时间回到几分钟前。

    斑点狗带着他们走进了黑雾中,它在前面带路,其他人则在后面跟着它。

    格蕾娅和格拉克……如今叫做斯派维的少年,全都惊疑的看着斑点狗,从它熟练的步伐上来看,似乎还真能带他们走出黑雾,可从外表与能量波动来看,这明明不过是只普通的小狗啊?

    他们眼里带着深深的探究,可他们很清楚,就算询问桑德斯,估计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答案,索性忍住了心头的好奇,闷着头跟着斑点狗走。

    不过,对于一向口无遮拦的斯派维来说,虽然忍住了对斑点狗的好奇,但他忍不住桑德斯为何要让他拜在芙萝拉门下的好奇。

    “你为什么让我拜芙萝拉为师啊?拜在她门下,还不如拜在你门下呢。就算是苏弥世的门下也可以啊,听说不久前他也进阶真知了,你知道的,只有真知巫师才能教我有用的东西。”

    桑德斯冷淡道:“拜入我门下,你没有资格。至于苏弥世,既然他晋入了真知,那么我对他就没有了决定权。所以,你也只能拜入芙萝拉门下。”

    “你凭什么说我没资格啊?我好歹也是堂堂一个正式巫……师。”说到最后时,斯派维明显有些底气不足,声音降了好几个八度。

    “你曾经是个正式巫师不假,但现在你就是个凡人。”桑德斯顿了顿,对斯派维露出一个很有深意的表情:“以后你称呼人,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

    桑德斯说完后,不再理会斯派维。斯派维则愣在原地好半天,面上颜色不停的变化,十分精彩。隔了好一会儿,斯派维才从牙缝里憋出一句话:“好家伙,翻脸不认人啊!咱们等着瞧!”

    桑德斯的话,其实也点醒了斯派维。以如今他的实力,在巫师界如果还是他以前那副德性,估摸着离死也不远了。实力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在个人实力没有恢复前,他的确该如桑德斯所说的,认清自己身份,否则出门在外,找死的就是他。

    而且,随着桑德斯那番话的落下,斯派维还感觉到一股不怀好意的目光。

    来源是斜上方的一个女子。

    现在他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叫做娜乌西卡。

    斯派维看过去,只见娜乌西卡对着他勾起一抹邪笑,然后伸出银白色的金属手臂,指了指他,紧接着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斯派维脸色瞬间一变。他差点忘了,刚才他还要夺占这妮子的肉身!现如今他变成了凡人,她却是二级学徒,再加上以后还是野蛮洞窟的同侪,那他岂不是要活在这妮子的阴影之下?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斯派维就感觉心中有些发毛。

    他想了想,腆着笑脸走到娜乌西卡身侧,低声道:“娜乌西卡呀……”

    半晌后,斯派维才松了口气,满脸笑意的与娜乌西卡分开。

    安格尔这时却是走了过去,低声询问:“他和你说什么?你笑的这么开心?”

    娜乌西卡低声回道:“这家伙害怕我报复他,把尼德恶魔血脉的注射事项说了一遍,还把提高成功率的方法也给我了……”

    珊在旁边听着,忍不住啧啧两声:“真是怂货。”

    “这叫识时务。”斯派维虽然走到一边,但耳朵还竖着呢,忍不住接口道。

    安格尔低笑了两声,他其实很了解娜乌西卡的性格,就算斯派维进入了野蛮洞窟,只要不主动找娜乌西卡麻烦,她也不会反击报复。修炼的时间都来不及,谁去理你。

    更何况,纵然斯派维真的想过要侵占娜乌西卡的肉体,但这不是没成功么。而娜乌西卡却是实打实的从斯派维那里得到了一个或许能改变她一生命运走向的物品:尼德恶魔血脉。

    按照娜乌西卡原本的打算,她存几年钱,买个普通的血脉,先晋入正式巫师,再来进行血脉洗练……这其中每个过程,都有很大的弊端,但无疑,这是一个普通血脉侧巫师的常规路线。

    但如今,有了极其珍贵的尼德恶魔血脉,她未来的路线将彻底的改变!

    在得到这么大的便宜下,娜乌西卡倒是可以容忍斯派维不久前的恶意行为了。先前她向斯派维比划抹脖子的动作,不过是吓唬吓唬他,没想到斯派维直接尼德恶魔血脉的“售后服务”都告诉她了。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周围弥漫的黑雾越来越稀薄,如今,更是浅浅淡淡的一片,介于灰雾与白雾之间。

    而这时,斑点狗也停下了脚步,乖巧的蹲坐在地上,对着安格尔“汪汪”叫了两声。

    虽然安格尔的狗语0级,但他莫名的明白了它的意思。

    “到了,往前走一步,就出了黑暗之域的范围了。”安格尔解释道。

    “我感觉走了好几百米……”珊疑惑道:“这个黑雾范围有这么宽么?”

    “并不是,从外界往黑雾往里走,只需要一步。但出去却要走很长一段路,我估摸着这里面可能是一个类似迷宫的东西。”

    “迷宫类的魔能阵?”格蕾娅揉了揉太阳穴:“我一路上都在记忆这只狗跑的路线,结果发现到了这里,连方向感都分不清了。”

    “真是魔能阵,每次进出的算法肯定是在不停变化的。怎么可能让你记住。”桑德斯冷冷道。

    “啐,你别告诉我你没有记?我刚才可是注意到,你眼珠子转的比我还快。”格蕾娅狠狠吐槽,见桑德斯没有理会她,她对安格尔传声道:“知道什么叫做闷骚吗?看到没,这就是闷骚。”

    桑德斯怎会感应不到传声的波动,他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对着众人道:“你们都先出去,我还有事和安格尔说。”

    格蕾娅:“什么事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与你无关。”桑德斯看向她:“外面有大量被寄生的学徒,甚至被寄生的巫师,同时也有很多寄生物存在。你记得保护好其他人。”

    格蕾娅本想说“凭什么”,但她发现桑德斯的表情阴沉了下来,立刻不敢回话,点头应是。她今天已经明里暗里怼过好几次桑德斯了,她之所以敢怼,是拿捏好了与桑德斯之间的分寸,在无伤大雅的前提下开个玩笑。但如果真的肆无忌惮的怼,就算百十个她都不敢。

    格蕾娅带着其他人,纷纷踏出了这一步,离开了黑暗之域。

    一时间,淡薄的雾气中只剩下他们师生二人,以及一只狗。——就连托比,都被格蕾娅带了出去。

    安格尔:“导师?”

    桑德斯指了指地上的斑点狗:“你能带它出去吗?”

    安格尔摇摇头,此前他就试过了,虽然给他带了路,但这只斑点狗似乎并不愿意离开黑暗之域。

    “那就强行带走。”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来到斑点狗身边,拎着它的后颈,试探着往白雾外移动。可安格尔刚准备走动一步,它就突然一个瞬闪,跳离了安格尔的手心,蹲坐在不远处,对安格尔“汪汪汪”的叫喊。

    桑德斯眼睛眯了眯,这只狗的蹊跷,安格尔刚才已经说了。虽然安格尔猜测它就是神秘之物,不见得是正确的,但它肯定与神秘逃不脱关系。

    一定要带它离开!

    桑德斯这次来到黑暗之域,最大的目标就是得到那把竖琴,甚至还用上了怨念布偶,结果那只狐狸机警极了,毫不给他机会,一感受到神秘气息就一溜烟的跑了。

    这让桑德斯气闷到不行。

    如今黑暗之域在慢慢沦为夹层空间,而控制夹层空间的约克夏,就是强无敌的存在。

    他想在夹层空间中强夺那把神秘竖琴,几乎是不可能的。

    虽然得到竖琴的希望渺茫,但这只狗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对象,哪怕这只狗的归属可能会归给安格尔,但这也无妨。

    桑德斯走上前,决定亲手逮住这只狗。可这时他才发现,斑点狗在面对安格尔的时候,速度就是普通的狗,安格尔可以随时逮住他。但当面对他的时候,一改先前柔弱的一面,速度飞快,甚至隐隐超越开启重力脉络的托比与安格尔,瞬间就跑进了白雾里。

    桑德斯此时也不好回头,毕竟想要重新找到这只狗带路,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在桑德斯在思索着,要不带上安格尔回头去寻那只狗的时候,斑点狗却又跑了回来,坐在不远不近处,蹲坐着看向安格尔。

    “这家伙是在耍我们?”桑德斯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冷肃。

    安格尔也不知道这只狗是什么情况,他嘴里叫唤着“小斑点”,然后慢慢靠近,顺利的拎住了它。

    一边抚摸着它的皮毛,安格尔慢慢走回到桑德斯身边。

    安格尔明显感觉到,当他要靠近桑德斯的时候,小斑点开始挣扎。

    桑德斯从心灵系带对安格尔道:“你就站在那儿,我将它收进重力花园。”

    安格尔定住了,小斑点这才停止了挣扎。

    安格尔等着斑点狗消失,可过了好一会儿,桑德斯那边依旧没有传来声讯,而小斑点也一直乖乖的留在他的手掌上。

    半晌后,桑德斯摇摇头:“不行,这只狗对于重力花园而言,属于不存在之物。我可以将你收进去,但这只狗不行。”

    得出这个结论后,他们俩都有些一筹莫展。

    它不愿意离开,还拥有不被他们桎梏的速度与神秘的能力,这下子可苦了他们。

    用过各种方法,这只斑点狗都不愿意走,它只要转身跑进迷雾中,就可以完美躲避他们的追踪。

    到了最后,连桑德斯都放弃了,不是实力不济,而是对手太过神秘,甚至就是神秘本身。

    “算了,走吧。”

    桑德斯与安格尔决定放弃捕捉,直接离开。

    可就在这时,那只一直和他们搞阵地躲避的狗,却突然跑了上来,咬住了安格尔的裤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