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655节重影
    安格尔有些遗憾不能进入魇界一览,但想到魇界里那些完全没有头绪可言的玄奇诡魅之事,也只能选择退一步。

    桑德斯:“等我回来,我会和你说里面的情形的。”

    “那我今晚就留在幻魔岛,正好我也想从书房里借一些炼金材料的书籍来看。”安格尔道。

    桑德斯点点头,“重力花园的露天书室里,也有一些炼金的书籍,我一并取来给……”

    桑德斯话说了一半,脸色倏地一白。

    靠在沙发上的身体,毫无征兆的颤抖了下。

    安格尔眼里带着疑惑,正待开口询问。却见桑德斯突然睁开眼,埋着头不停的喘着粗气,就像是得了重病的患者,就连额头都开始冒着冷汗。

    “导师,你这是怎么了?”安格尔迟疑着开口,难道桑德斯在不眠城受了重伤?

    桑德斯一直没有回应,只是在平复着气息。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没什么事,一些老毛病犯了。”

    气息基本平复的桑德斯,看上去似乎正常了些,但他的脸色却比先前更加的苍白。

    “导师,你现在的脸色看起来很虚弱。”安格尔表情中带着担忧:“不如暂时就别去魇界了吧?神秘阁楼的状况,我们现在也不急。”

    “我自有分寸,你不用担心。”桑德斯话音落下后,觉得似乎有些太冷酷,又补了一句:“这个老毛病了,它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困惑的,毕竟……主次有别。”

    桑德斯敛下眼眉:而且,他不敢让我受伤。

    安格尔没有明白桑德斯话中之意,但见桑德斯心意已决,也不再多说什么。

    其实,桑德斯的状态也轮不到安格尔去忧愁,但就在先前,桑德斯大口喘着粗气的时候,安格尔隐隐看到一个重影出现在桑德斯身上。

    那道重影是个虚线轮廓,他看的并不清晰,只是当桑德斯抬起头时,他发现桑德斯一只眼,出现诡异的血红色。

    不过,当桑德斯气息平静时,那道重影便彻底的消失不见,桑德斯的眼瞳也逐渐恢复正常。

    这样的状况,绝不是桑德斯口里说的什么“老毛病”,安格尔估计应该是某种术法造成的效果,难道有人对导师用了诅咒术法?正因此,安格尔才忍不住开腔。

    见桑德斯看上去平静了许多,安格尔正想着要不要询问那个虚影的事,可在这时,书房的门口响起一阵敲门声。

    “大人午安。”古德的身影出现在门前:“格蕾娅大人在客厅,说是找帕特少爷有事。”

    找安格尔?桑德斯瞥了眼安格尔,却见他脸上没有一丝意外。

    安格尔低声道了一句:“不久前,我给格蕾娅大人炼制了一个附着幻境的胸针,我估计是胸针有什么问题吧。”

    “你给格蕾娅炼制胸针?”桑德斯抬起头眼神直接往客厅的方向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看到格蕾娅胸前的那枚胸针的,幻术节点隐藏的不错。”

    “走吧,去客厅看看格蕾娅有什么问题找你。”桑德斯顿了顿:“正好我也想检验看看,你对幻境理解的水平。”

    桑德斯平时很少检验安格尔的幻境,比起耳提面命的条规教学,他更希望安格尔能自我发展,走出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但任何一个幻术系巫师,对于幻境的布置,在没有达到心随意动的地步下,还是要遵守一个基础逻辑。

    桑德斯想着,反正一时也无事,去看看安格尔布置的幻境也无妨,正好他也有些事情要交代格蕾娅。

    安格尔跟在桑德斯身后,两人一起离开了书房。

    想到桑德斯说要检验他的幻境水平,安格尔心脏猛地抓紧。说实话,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去考虑幻境的逻辑问题。

    布置幻境要么布置不需要逻辑基点的迷雾幻境,要么就是使用魇幻效果,或者干脆就用天赋强行操控情绪。那种“不同的植物在幻境中表现也要符合趋光性”、“火山灰的散布情况在幻境里要考验风的量度”、“河里不能有海鱼,海里不能有河鲜”……等等,这些东西安格尔其实考虑的很少,都是顺其自然的随心布置。

    安格尔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格蕾娅胸针里布置的幻境是否有逻辑问题。

    正因此,他的心情突然忐忑起来。

    两人抵达客厅的时候,格蕾娅正低着头看着胸前的胸针,眼里带着思索。听到脚步声后,格蕾娅抬起头:“你怎么也来了?我可没找你。”

    格蕾娅站了起来,看向桑德斯。突然,她似乎在桑德斯身上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挑了挑眉,向桑德斯传声道:“魂体变异的进程加快了呀……怎么?莫非你在不眠城遇到了什么需要拼命的事?要不然,你也不至于压不下异体。”

    桑德斯看了眼格蕾娅,又看看身旁正一脸忐忑的安格尔,同样用传声回道:“回程的路上,被那只狐狸与青蛙算计了,在外被埋伏了。”

    格蕾娅一听狐狸,眼神立刻晦暗起来:“那你杀了那只狐狸吗?你不是一直想要它的那把神秘竖琴么?”

    “约克夏来了,救走了它们。”桑德斯眼底闪过遗憾之色,他甚至动用了体内那个人,居然也没有将它们留下。

    “呵呵,正好,那只狐狸我会亲手手刃它。”格蕾娅眼神中闪过森森恨意:“一群魔物也懂得算计?我倒是好奇,它们是怎么算计你的。”

    “在弗风区的一部分巫师,其实早已被约克夏操控了。不过他们一直表现的很正常,大家都没有察觉到异象。”桑德斯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格蕾娅也基本了解了状况。

    两军交战的时候,身后原本忠心耿耿的队友突然叛变,无论是捅了他一刀还是其他,都会给己方带来极大的不利。桑德斯在这样的劣势下,能反击到敌方丢盔卸甲,连敌方将领都亲自出来营救,不可谓不强大。

    “不知不觉就控制了一部分巫师?看来,不眠城现在的状况比我想象的还要差啊。”格蕾娅笑了笑,没有继续在不眠城的事情上着墨,而是继续就桑德斯的“病情”道:“你现在魂体变异越来越严重,你何时考虑去带回我的肉体?只要找回了肉体,我一定会第一时间为你量身定制一餐美味。”

    桑德斯沉默了片刻:“蒙奇阁下已经多次催促我前往深渊了,等这件事稳定下来前,再提上议程吧。而且,以我们两人的力量,想要在传奇魔物的眼皮底下搞小动作,还要从长计议,正好苏弥世要回来了,我会和他也商量一下。”

    格蕾娅也明白此事的严峻,一蹴而就基本不可能,她也只能点头接受。这时,她的眼神突然落在安格尔身上:“上次在不眠城的时候,我发现那只狐狸似乎对安格尔没有什么敌意,不如去的时候带上他?”

    桑德斯摇摇头,其实一开始他也有带安格尔的想法,毕竟经过一系列的证实,似乎魇界魔物对安格尔都没有太多敌意。但经过女巫镇一事后,他的想法却是改变了。

    那个女巫可是一心想要致安格尔于死地。

    “安格尔一介学徒,去了也没用。”桑德斯直接传声回道。

    格蕾娅想了想,觉得也对。虽然她有种直觉,安格尔这个“奇迹少年”说不定会继续创造奇迹,但安格尔目前的实力还是太弱,如果能晋级正式巫师,保命的手段也会多一些,但学徒的话……格蕾娅摇摇头,还是算了吧。

    两人结束了传声对话,桑德斯坐到了沙发另一端,摆出好整以暇的表情。

    格蕾娅皱了皱眉:“你还留在这儿干嘛?”

    桑德斯没有回答,只能安格尔代劳,低声向格蕾娅道出桑德斯的目的。

    格蕾娅撇了撇嘴角,对桑德斯道:“行了,以我一个真知巫师的眼光来看,安格尔的幻境基础瑕疵并不多,你可以放心了吧?”

    格蕾娅意思很明显,就是在对桑德斯下逐客令。

    桑德斯却毫不动弹:“你的眼光我相信。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更好奇了,你有什么问题要单独找安格尔?”

    格蕾娅冷笑一声,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

    桑德斯浑不在意的说:“我如果真想知道,你也瞒不了,不妨说来听听,我对安格尔炼制的幻境也很有兴趣。”

    格蕾娅沉默了半晌,还是开了口。不过她看向的是安格尔,问的也是安格尔:“神秘之山上的那个源头,到底是什么?”

    虽然知道瞒不住桑德斯,但格蕾娅依旧故意问的含含糊糊,她相信安格尔能懂她的意思。

    格蕾娅的提问,也在安格尔的意料之中。

    不过,就因为在意料之中,他反而有些出乎意料了……他原本以为,以格蕾娅的眼界应该可以找到“神秘具象物”的,但目前看来,格蕾娅似乎也没有找到。

    格蕾娅见安格尔的表情变幻的很快,疑道:“不能说吗?”

    “不是不能说……只因为,我也不知道那个源头是什么。”安格尔耸耸肩,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