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707节海伦的疑惑
    罗曼刚一放松,被桎梏的海兽立刻发现了钻空的时机。

    因为罗曼先前的攻击,加之炎阵幻杀的灼烧,海兽如今已经受到了重伤,在明知力敌不过的时候,它选择了逃之夭夭。

    尾鳍一甩,便朝着远处溜去。

    罗曼见状,本想追击,但又担忧腹背受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海兽离开。

    安格尔却是冷笑一声,若是罗曼继续对付海兽,以海兽如今的状态,罗曼轻而易举的就能收拾他,可他却放手了。

    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安格尔收回了炎阵幻杀的火焰,他就开始疑神疑鬼。

    而安格尔原本的意思是,你不是说海兽全全交给你么,那炎阵幻杀的攻势就等于抢你的怪了,那我就收回来。

    他虽然有些恼火罗曼的下作,却没想过要攻击他。

    可他没料到,这家伙的疑心病居然如此之重。

    海浪慢慢恢复了平静,悬于半空中的罗曼捏紧拳头,额头上青筋暴露,对于失去一个猎物,他不仅遗憾而且充满了愤怒。

    他回过头,深深的看了眼安格尔。

    安格尔则是靠在桅杆上,漫不经心的与他对视。

    “真是遗憾啊,本来那只海兽应该可以被罗曼先生纳入囊中,没想到居然挣脱了。”

    “哼!”罗曼冷哼一声,却没有接口。

    他现在和安格尔做任何的争吵,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猜疑的事实没有出现,且对方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超出一个度量。

    罗曼落地,冷冷的道:“看来我一人对付这个海兽还是不太圆满,下次遇到这种海兽,看来还是要和帕特先生合作呢。”

    罗曼说完后,不等安格尔回答,直接一个踏地,飞到了四楼阳台,消失不见。

    而被他借力的甲板,却因为他的踏地,出现了一个布满蛛网纹的深深洞口。

    “海兽没有击破云螺号,居然被它家主人给弄破了。”安格尔觉得讽刺的摇摇头,然后慢悠悠的走进舱室。

    一路上所有的水手都低着头,他们也不笨,先前的情势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内情,显然罗曼对安格尔已经生了间隙;作为白贝海运公司的员工,他们自然要站队罗曼。哪怕先前安格尔曾经救了他们的命。

    惟独安格尔经过海伦时,她向安格尔微微点头,嘴里轻声道了句谢意。

    安格尔没有回应,因为他的任何回应,都可能给别人带来麻烦。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安格尔的表情慢慢沉了下去。刚才的一系列事情,显然已经让罗曼对他生出了不满,对于这种心胸狭窄之辈,安格尔必然要小心应对。

    当初与胡克迪克生恨,也不过是小事。最后之所以搞到你死我活,也是因为胡克迪克的胸襟太小。

    安格尔自认为可以大方略过,对方却斤斤计较,最终仇恨的酒越酿越浓,甚至酿成了内心的魔怔,若不祛除,或许一生的信念都不通达。

    所以,安格尔对于罗曼先前轻轻放下的举动,并没有当真。他心里很清楚,罗曼绝对在心内对他起了怨,至于会不会成为恨,甚至发展到大动干戈,这还需要等待时间去发酵。

    安格尔暂时没有与罗曼撕破脸皮的打算,毕竟在这条船上,他的话语权最大。

    当然,干掉他,他自然可以收束凡人的话语权。但这并不符合安格尔的性格,毕竟罗曼背后站着的是一个庞然大物。

    不过,在时间没有发酵到最后时,他也不会将这个选项排除。

    在此之前,安格尔决定韬光养晦。

    很快,夜幕降临。今夜的云很清淡,在浓郁的夜色中,就像一条稀薄的灰色绸带。星辰遍布苍穹,将大海也映射出璀璨的粼光。

    和白日气候一样,难得在魔鬼海域能守到一片宁静,就连海面都没有出现太大的浪潮。

    难得的安宁,安格尔却没有留在房间里学习,而是踏出了船舱,悠悠然的落在了甲板之上。

    靠在船舷的围栏边上,安格尔悠然的吹起夜风。

    他今天什么都不想做,就想放空,让自己的心情沉淀下来。

    距离启航已经大半个月,安格尔还有些恍然,自己就这样踏上了归家之途了?

    在茫茫大海,前后不见边际的情况下,许多水手常常会出现迷航的状态,甚至分不清天空是天空,海洋是海洋;每日都同样的景象,时间仿佛都已经成了一个循环往复的圆。昨天过成了今天,昨年活成了今年。

    安格尔偶尔也会出现这样的错觉,有时候望着茫茫的大海,他甚至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还在紫荆号上。其实他正在前往繁大陆的途中,正要等待进入白珊瑚浮岛学院,而野蛮洞窟的经历或许只是他设想出来的一场梦。

    可这也只是弹指间的恍惚,当明晰现实时,安格尔才会有所惊觉,自己已然踏上回家的路。

    月色星空下的海洋,温柔的让人沉醉,甚至会忘记潜藏在海洋之下的危险暗涌。

    安格尔闭着眼,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背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那规律却沉碍的节奏,表明了来者只是个普通人。

    当一阵淡淡的香风传入鼻腔时,安格尔睁开了眼,看向站在他三米远外的女子——海伦。

    脱下了深蓝色制服的海伦,穿着普通的白纱长裙,双手靠在栏杆上,望向未知的远方。

    “今日多谢大人相助,要不然我可能就……”海伦话音顿了顿,转头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懒洋洋的模样,哪怕微笑起来也有种颓废慵懒的感觉。

    “海伦副船长若是死了,想要驶向终点,可就困难重重。”安格尔随口接道。

    “不管原因如何,大人终究让我免于一难。”海伦低下头,冷厉的气息突然变的有些羞赧:“无以为报,若是大人不介意,我这身体……”

    安格尔:“想要报答我的恩情,那就安安全全的把云螺号开到终点吧,这就是最好的回报了。”

    海伦一愣,收起了刻意装出来的风情,“我知道了,让云螺号安全抵达费兰大陆,这也是我的责任。”

    安格尔笑了笑,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继续享受着此时、此地,月色、星光与海洋给予的温柔。

    一时间,船舷处陷入了静谧。

    隔了好久,海伦似乎经过了一番内心的挣扎,用压低的声音道:“大人,白日里其他的水手,其实心中也对大人存在感激,只是一些特殊的原因,让他们不敢表达出来。”

    安格尔没有对这件事发表评价,难得偷到浮生闲,何必谈些没意思的事。

    “海伦副船长,一趟航行应该就是以年计吧?”

    “是的,云螺号最长的一趟航行,持续了三年时间。”

    “你在海上待了多少年了?常年在枯燥的大海之上,你是怎么做到消磨时间的呢?”安格尔好奇的问。

    海伦有些意外眼前的巫师大人会关心她们这群凡人的生活,巫师大人不是该高高在上,面对凡人就如看着脚下蝼蚁般吗?

    若是安格尔知道海伦的心思,估计会笑道,很多超凡者自认为比凡人高出一等,但这不过是表面的傲慢,私底下该是怎样就是怎样,甚至腌臜事和凡人比也相差无几。就譬如夜魔城的魅香大剧院,那是面向凡人的剧院,可在野蛮洞窟的名声可一点也不小,就连镜姬大人都知道,甚至还绘有相关的春色绘卷。

    当初安格尔偷偷去魅香大剧院,还发现好多超凡者混入其中的。

    所以就安格尔而言,正式巫师或许脱离了凡人的圈子,但绝大多数的学徒其实都是普通的人类。只不过傲慢与偏见,让他们有些认不清自己了。

    “从生下来就在海上,但小时候在陆地上学,真正开始航海,其实也就二十多年。至于如何消磨时间……”海伦突然笑了起来:“在大海上,不是消磨时间,而是时间来消磨我们。”

    “以前还会找些娱乐,但当明白这个事实以后,便也无所谓了,熬着就熬过去了。”海伦眼底突然闪过一道淡淡悲戚:“大海亘古不变,而航行在海面上的人,却在一个个的被淘汰。”

    海伦转过头,乌黑的长发被海风吹拂到了唇角:“大人,我能询问你一个问题吗?”

    安格尔无所谓的点点头。

    “在见到大人第一面的时候,我便发现大人似乎并不意外我是个女人。女人担任一艘远洋货轮的副船长,大人为何一点也不讶异呢?”海伦静静的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还以为海伦会问什么问题,是不是如阿娜达那般,想要询问如何成为一位超凡者。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问题。

    “这是问题?”安格尔面露疑惑:“我为什么要讶异?”

    “因为我是女人。”

    安格尔摇摇头,“这与你性别有什么关系?我也认识一个曾经生活在海上的女子,她甚至以一己之力,称霸了一整片海域,而这是她作为凡人的时候做到的。她能做到这种成就,与她的性别毫无关系。”

    海伦愣住了,隔了好一会儿才道:“大人您说的这人,该不会是黑莓海域的阿斯贝鲁阁下吧?”

    “看来你也听过,既然你知道,那你何必迷惑了。她可是如灯塔般站在你的前面。”

    “可是……黑莓海域不是外传,这位大人在四年前就被夜狼海盗团俘虏了么,甚至还委身于夜狼首领,成为他的第十三个新娘。如今,夜狼首领已经成为了新的黑莓之王,也是因此。”海伦疑道。

    “啧啧,看来用嘴炮占便宜的事,什么地方都有啊。你口中的那个阿斯贝鲁阁下,如今早已经不是凡人,怎会被一个普通的海盗团俘虏。”

    听到安格尔如此说,海伦这才恍然,原来是那位夜狼首领在说谎。

    “曾经阿斯贝鲁阁下也是我的目标,可后来那些传言,让我……没想到我一直误会了她。”海伦心中原本倾倒的信仰,在这时重新建立了起来。

    安格尔笑笑摇头,倒是没想到娜乌西卡的影响力,居然如此之广,还成为别人心中的信仰。甚至其他海盗只要占占嘴巴上的便宜,造个谣,居然还能荣登新的黑莓之王。

    在安格尔感慨的时候,他的目光无意间瞥到了不远处的船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