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720节美人娜娅
    杜鲁说完后,有些忐忑。不知道这个故事与帕特大人所询问的是否有关系。

    海伦其实也是第二次听杜鲁的故事,心中也在上下打鼓,毕竟这个故事其实就是一个比较烂俗的童话。而且,很多细节也和帕特大人所说的并不一致,所以说海伦其实也有点不安,抬眼看向坐在桌前的帕特大人,只见对方表情严肃,眼神冷峻,似乎对于杜鲁的故事有些嗤之以鼻。

    海伦见状,心中已经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该带杜鲁来,这个故事明显漏洞百出嘛。

    海伦心内踌躇,想着要不要现在告辞离开。她却不知道,面前的安格尔心中却已经掀起轩然大波。

    安格尔向海伦问的所谓花海,没有任何其他条件,单纯只是花海。但杜鲁所说的花海,却给出了花海成立的条件,以及花海持续的时间。

    安格尔记得卢卡斯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我伤心的流了眼泪,泪珠落入大海,于是海里开出了一片唯美的花海,飘飞的落叶,仿佛就是我那忧伤的心情。

    而杜鲁讲述的美人娜娅的故事,同样是伤心的泪水落到了大海之上,于是海里开出一片鲜艳的花海。

    两者一对比,简直不要太像!而此前,安格尔根本没有和海伦说花海成立的条件是“泪水”。

    原本安格尔已经将卢卡斯的日志当成一篇荒诞的谎言小说来看,可如今听到杜鲁所说,心中又开始生疑。

    卢卡斯的记载难道是真的?或者还有另一种可能,眼泪落入海中成为花海,其实是一个自古以来流传的故事,卢卡斯只是在自己的航海日志里抄袭了这个故事?

    想到这,安格尔忆起杜鲁在说美人娜娅故事前,曾经一口带过这个故事的背景。

    闪银时代!

    “大人……杜鲁说的只是一个童话故事,可能与大人要找的花海无关,我也只是情急之下才带杜鲁过来的,请大人不要怪罪。”海伦说到一半,已然要跪下。

    安格尔伸出魔力之手,拦阻了海伦的动作。

    “不用自责,我对这个故事很有兴趣,说不定还真与我要打听的事有关。”安格尔先是对海伦道,然后转头看向表情惴惴不安的杜鲁,用温和的声音道:“你说美人娜娅是闪银时代的一个子爵夫人,那闪银时代距今多少年?”

    杜鲁表情有些呆滞,搔头抓耳了好一阵,不好意思的道:“大人,我对历史不太熟悉。”

    安格尔看向海伦,海伦领会意思,补充道:“闪银时代距今2300多年。”

    距今两千多年?安格尔眉头突然皱起,他记得阿尔温船长说过,烁金时代距今有三千多年。

    也就是说,承接烁金时代的就是闪银时代?烁金时代在前,闪银时代在后。

    “烁金时代持续了多少年?闪银时代又持续多久?”

    海伦立刻道:“烁金时代持续1544年,闪银时代却只持续400余年。”

    卢卡斯的航海日志记载花海是烁金历1347年,而美人娜娅的故事却是200年后的闪银时代发生的事。

    那就与他此前的猜测有悖了。这并不是什么自古流传的故事,因为卢卡斯的记载明明比这个故事更前面发生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两件事是否有关联,若是没有关联,为何很多东西不谋而合。

    同样是花海,同样是流泪,主角却从卢卡斯变成了美人娜娅,时间还推迟了数百年。

    安格尔感觉自己脑筋就像搅在一起的毛线团,一片混乱。

    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向杜鲁再次求证:“这个美人娜娅的故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杜鲁摆手:“其实我也不清楚,小时候我问过奶奶,奶奶说这故事自然是真的。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更多的是奶奶为了哄我入睡,故意说的谎言。但这也是我自己的猜测,说不定历史上还真有这个事实。”

    安格尔沉吟片刻,询问海伦:“你听过娜娅的故事吗?我指的是,历史上真的有这位子爵夫人存在吗?”

    海伦摇头:“我出生在繁大陆,对费兰大陆并不了解。不过阿尔温船长出生在费兰大陆,船上也有很多水手来自费兰大陆,我可以帮你去问一下。”

    “那你去问吧。”

    海伦离开了房间,仅剩下杜鲁一人面对着安格尔,他显得比先前更紧张。

    “别紧张,你坐下。关于美人娜娅的故事,我还有些细节想要问问你。”安格尔示意海伦坐下,然后道:“在美人娜娅的故事里,你说泪水化为了花海,除此之外,当时还有没有发生其他比较奇妙的事?”

    “其他奇妙之事?”杜鲁思忖后,“我也不怎么记得了,虽然小时候常听奶奶讲,但很多细节我都忘记了。”

    安格尔提醒道:“故事里,有没有出现落叶?”

    落叶?杜鲁突然站了起来,猛地点头:“对对对!的确有落叶!我奶奶给我说这个故事的时候,还说过当时风吹了起来,不知从哪里飘来的落叶与飘飞的花瓣混合在一起,景象极美!我小时候还幻想过这样的场景。”

    杜鲁没有说谎,安格尔从杜鲁的表情可以读出这一点。

    那就意味着,卢卡斯的日记与美人娜娅的故事,再次出现一个重合点——落叶。

    一个巧合是巧合,两个巧合姑且也算是巧合,可当第三个巧合出现时,他就不能将之以偶然对待,这极有可能是必然。

    可卢卡斯与美人娜娅究竟有什么相关联的地方呢?两人的岁数至少两百岁,至多六百岁的余差。以凡人的寿数,应该不会有交集才对。

    还是说,许多年后,有人看到过卢卡斯的航海日志。于是编撰了美人娜娅的故事?

    这也是有可能的,除非有人确认美人娜娅的故事是真实存在的,同时,还必须确定有人亲眼看到了美人娜娅“泪化花海”的事实。

    否则,安格尔很难相信,卢卡斯日志里的记载,居然在数百年后,重现了一次。

    海伦这时敲响了门,带来了足足六位水手。

    “大人,这六位水手都听过娜娅夫人的名字。”海伦道。

    看着六位有些局促的水手,安格尔直接问道:“你们依次说说关于娜娅其人的故事。”

    半晌后,安格尔的眉峰蹙起。

    这六位水手有五位,听过的故事和杜鲁一模一样,皆是美人变为丑女,感天动地,泪水化为花海,最后成了海洋里的泡沫。

    仅有一位,他说出了不一样的故事发展。

    美人娜娅是确有其人的,不过这个娜娅却是一个毒蝎心肠的贵族夫人,只要自己的庄园里有比她美的人,无论男女都被她用刀子刮花毁容,甚至放血杀死,还以他们的血液来沐浴,以期让皮肤长久的维持弹性。后来,娜娅夫人的行为被发现,子爵大发雷霆,处死娜娅,同时将她的尸体丢进了大海。

    根据这位水手说,他家里是费兰大陆的贵族,知道很多历史故事,而这个记载是确凿的记录在册的,发生的时间为闪银历133年。

    “这个故事脉络,才是真的历史事实。”

    可安格尔心中却有一个大胆的猜想,或许这两个关于娜娅的故事,都是真的。

    善良的娜娅,的确被自己的双胞胎姐姐害的流放,最后在船上跳海身亡。至于恶毒的姐姐取而代之,成为了历史上邪恶的娜娅,杀人放血,最后被子爵发现“李代桃僵”的端倪,愤怒之下将假的娜娅杀死,同时为了纪念真正的娜娅,将假娜娅丢进大海。

    虽然这只是一个脑洞,但安格尔莫名觉得,这可能才是真的历史事实。

    “可惜,如果我会预言类戏法,就能判别真假,也不必这么纠结了。”安格尔摇摇头。

    虽然听过了娜娅的故事,但卢卡斯的日志,此时还是一个谜团。因为就算美人娜娅的故事是真实的,也不能完全证明卢卡斯的航海日记是真的,毕竟美人娜娅和卢卡斯是两个人,只能说美人娜娅还原了卢卡斯日志中的场景。

    想要证实卢卡斯的航海日志,还需要更多的佐证。

    不过,至少安格尔现在没有烧毁日志的打算了,因为卢卡斯的日志终于出现了一丝“真实”的可能性,不再是完全的荒诞假话。

    对于卢卡斯的日志,安格尔心中还是很好奇,毕竟那艘船出现与消失的太过诡异,或许能窥探到一些机缘。

    安格尔思忖着,反正到了几乎全是凡人的费兰大陆后,安全上基本没有威胁了。有机会,倒是可以去求证一下卢卡斯日记中记载的东西,包括娜娅最后的历史真实。

    在遣散众人前,安格尔又问了一个问题:

    “魔鬼海域,是否有一个永远晴朗,不会下雨的区域?”

    和花海一样,这也是卢卡斯日志里所记载的内容。

    “永远晴朗海域?这个,好像没有太注意,不过有几个区域的确好像阳光挺多的,但我也记不得有没有下过雨。”海伦道:“不过,到了费兰大陆我可以帮大人去白贝海运公司查一下各航线的常年纪录,他们有做天气汇总的。”

    安格尔:“那就麻烦海伦副船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