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794节记忆碎片
    天赋神通?图拉斯虽然从没听过这个词汇,可稍微一想就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他摇摇头:“我只是个凡人,怎么可能拥有神通?”

    “那你可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能够进行空间挪移的吗?”安格尔疑惑的问。

    “这个,我需要想一想。我变成亡灵的那段期间,记忆很混乱,全是碎片一般的画面。”图拉斯说罢,陷入了深思之中。

    安格尔则是满心疑窦,按照图拉斯刚才的说法,他不仅凡人时候无法空间挪移,甚至他变成了灵魂,都没有任何神通。可为何偏偏成为亡灵时,却拥有了超凡的能力。

    而且,这种能力简直强大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凭借空间挪移甚至还秒杀了巫师学徒,之前安格尔与他争斗的时候,若是没有克制他的手段,估计也很难对付。

    亡灵可以领悟这种特殊神通吗?安格尔思考着这个问题。

    好像据他看到的书籍记载,成为亡灵后,天生就拥有一些亡灵的天赋,譬如亡灵嚎叫、恶念干扰、邪恶震荡一类的。但变异到空间天赋,这个却几乎在史上没有出现过的。甚至于,就算是普通的元素天赋,都没有出现。

    难道说,图拉斯这个灵魂还真的拥有外人所不知道的异常情况?

    在安格尔思索的时候,图拉斯也在陷入沉思。

    他知道自己的未来基本就是掌控在这位巫师大人手中了,巫师大人的伟力他很清楚,故而他并没有耍滑头的心思,而是认真的在记忆碎片里寻找真相。

    说来,他自己也很好奇,为何他在亡灵的时候能够使用瞬移,而变为灵魂的时候就不行了呢?

    不知过了多久,图拉斯在一堆毫无逻辑链的碎片记忆里,翻出了一个画面。

    他眉头紧皱的回想着这个画面所延伸出来的相关记忆。

    “我好像找到了第一次瞬移时的画面了。”图拉斯轻声道。

    “是什么时候,那时是发生了什么特殊的情况吗?”安格尔连忙询问道。

    图拉斯摇摇头:“我成为亡灵后,对时间完全没有个度量,不过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对了,大人能不能告诉我,现在距离白银223年已经过了多久了?”

    安格尔:“两千多年。”

    图拉斯一怔,脸上露出一丝哀伤,低下头不知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如果按照两千多年算的话,我估计第一次瞬移时,应该至少是一千年的事了,因为在亡灵的记忆里,给我一种极其久远的感觉。”

    “我记得,我一直沉睡在地下的洞穴中,突然我发现小岛上涌现出了很多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气息,然后我就醒了过来。”

    “现在我才发现,原来那时所谓的不舒服的气息,指的其实就是活人的气息。”图拉斯的娃娃脸上有些沮丧:“那时我根本没有任何理智,就是想要杀死他们……其实这并不符合我的个人美学。然后我就从我的洞穴中,瞬移到了那群活人所在船上。”

    “再往前的记忆,基本我发现了活人,都是自己从洞穴里跑出来,而不是瞬移;所以那次大概就是我第一次瞬移的时候。”

    安格尔捕捉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也就是说,哪怕你变成亡灵后,也有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空间挪移的功能?”

    图拉斯点点头:“是的,好像某一天我突然就开窍了,然后就会了空间挪移。”

    安格尔心中现在有了一个猜测。

    或许图拉斯的灵魂的确有特殊的地方,但这个可能性其实并不太大。亡灵本质和灵魂本质只是体内的能量性质不同,其余基本一样,没有大到连空间挪移的天赋都消失。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是外力赋予给了图拉斯空间挪移的能力。

    至于是什么外力?安格尔虽然不清楚,但他猜测或许就是那个让深海之歌与夏露海岭念念不忘的东西吧?

    安格尔没有立刻就这个“外力”来询问图拉斯,而是决定先理清一个时间线。

    “你是如何去到那座封闭的小岛?”

    “我是一个海贼,我想大人已经知道了。在我二十五岁的那年,我推翻了英灵岛的菲希政权,得知了世界上原来还有我所不了解的超凡世界——巫师界。辗转了许久,收集了很多资料,我决定在闪银222年,也就是我二十八岁的那年,前往繁大陆,寻找成为巫师的机缘。”

    “后来在前往繁大陆的途中,有一天船突然陷入了迷雾,等迷雾散去时我已经到了那座死寂的岛屿。”

    安格尔:“你也是从齿轮海渊进入的?一进来就到了那座船之墓地?”

    图拉斯一愣:“我的确是从齿轮海渊莫名其妙的跑到那座小岛的,至于说船之墓地……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进入那座小岛的时候,那里一艘船都没有。”

    听到图拉斯的话,安格尔的瞳孔猛地一缩!

    他连忙问道:“你确定一艘船都没有?”

    图拉斯点点头:“我进去的时候,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后来变成亡灵后,船才越来越多的,而且都是莫名其妙的进来。”

    安格尔眉峰蹙起,指尖一点,一道道幻术节点便出现在了图拉斯的眼前。

    幻术节点构建了一个稳定的幻象,幻象中是一艘陈旧的探险船,船首是宛若孔雀开屏的雕像。这艘船,正是卢卡斯所乘坐的翎扇号。

    “你看看这艘船,你确定你进去的时候没有?”

    图拉斯看着这艘船,记忆匣子再次被打开,一张张画面出现在他的记忆中。

    安格尔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出现明显的疑惑与古怪,显然他知道这艘船的信息。

    图拉斯过了好久,才理清记忆碎片中的画面,下意识的吞噎了一下并不存在的唾沫,才开口道:“这艘船,很古怪……”

    “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安格尔总觉得,自己似乎隐隐已经快要接触到那座岛的核心秘密了。

    “我可以确定,我进入到那座岛屿的时候,除了我开的船外,的确没有任何船只。”图拉斯顿了顿:“然而古怪的是,就在我进入那座岛屿的第二天,这艘船突然出现了,位置就在一座山崖的下面。”

    “我当时恰好在附近,当我看到它的时候,只觉得是一艘幽灵船。我一时还不敢上去探索,就派了一个当时在我船上的水手上去探险。”

    “结果他下来以后告诉我,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后来也上去看了,的确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就离开了。”

    听到这,安格尔脑海里出现些许疑惑:“翎扇号的船长室应该有具尸骸吧,你没看到?”

    当安格尔说到这具尸骸的时候,图拉斯表情再次露出古怪:“那具尸骸,我看到了。但他并不是跟着那艘船一起出现的。”

    “噢?什么意思?”

    图拉斯:“因为暂时离不开那座岛屿,船上的水手们决定挖一个能住人的地方,他们发现一个湖泊附近有个洞,钻进去就会抵达一个宽敞的山岭内部,于是他们就在那里开凿住人的地方。我那时还想着离开的事,就继续四处探索。后来某一天,我又去了那艘船。”

    “结果我发现那艘船的船长室,出现了一具骸骨。明明之前并没有任何骸骨的!”

    “那具骸骨就躺在座椅上,我感觉有点阴森……而且我发现了一个诡异的地方……”

    ——“骸骨的头颅,在发光!”

    “我当时吓了一跳,以为是鬼魂作祟,拿着佩剑将他的头颅给砍了下来。颅骨滚到了我脚下,光就消失了,我当时不知道是鬼迷心窍了还是怎么地,鬼使神差的就把颅骨带回了地洞中。”

    “后来,那个颅骨就一直摆在我的床头。我当时的心理是,这是被我征服的,他的头颅就是我的战利品。”

    说到这颇为中二的言论时,图拉斯自己都有些看不过眼,表情有点羞赧。

    另一边,坐在火炉旁的安格尔,此时却是表情古怪极了。原来,那具缺少颅骨的尸骸,其头颅是被图拉斯带走的,而且还放在他船边?

    安格尔回想起之前他与托比去地下洞穴的时候,似乎还看到过那个颅骨。

    没想到就是卢卡斯的颅骨!

    颅骨为何会发光,安格尔暂时没去考虑。他现在考虑的是另一件事,图拉斯说,翎扇号和卢卡斯的尸骸是分了两个时间段进入小岛的。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难道,卢卡斯的骸骨还会移动不成?

    安格尔其实心中有个猜测,卢卡斯说不定真的是跳井死了,他跳的井就是雪莱园下面的井,他的尸骸说不定就在雪莱园化为枯骨的。

    至于他为何后来出现在翎扇号上,雪莱园井下为何又有魔能阵,这或许出现了一股第三者,或者说第三方力量介入。

    至于这个第三方是什么,安格尔不知晓,但是,在这整个事件中,有一样东西安格尔始终没有放下过,便是——

    卢卡斯古怪的预言能力!

    无论是花海、许愿树包括船舵上的剑,似乎都被卢卡斯的预言说中,只不过主语全部出现了谬误。

    难道说,是他的这种预言能力在搞怪?

    安格尔想了想,继续问道:“停泊在湖泊上的那艘船首像是蛮牛头的船,是你的吧?”

    图拉斯颔首应是,不懂安格尔的询问套路怎么是跳跃式的?

    “那艘船的船舵中央,为何插了一把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