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961节观星日
    “至少,我喝酒保持了体型。”丝奈法道。

    “那又如何,反正只是用来储存能量的皮囊,我如果想换一个躯壳,随时都可以。”布鲁芬不屑道。

    安格尔一句话未说,丝奈法和布鲁芬就你来我往的怼了大半天。

    等到他们都不说话的时候,已然是酒足饭饱之后。

    “走,安格尔,我们回实验室。吃饱了我又有力气了,我们继续之前的讲解。”布鲁芬不由分说,就要拉着安格尔重返之前的实验室。

    这时,丝奈法突然道:“你的那个实验,还在进行?”

    布鲁芬一顿,表情突然变得有些讪讪:“还,还在。”

    丝奈法勾起一抹冷笑:“那你可要藏好一些,那群疯子一直守在贝加尔长河附近,若是被他们发现,你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丝奈法说完后,率先一步跨过布鲁芬,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在经过安格尔身边时,丝奈法突然顿了顿足,眼神带着探究看向安格尔:“我听说了,这次如果不是有你的话,以布鲁芬的速度,是完成不了快速修复的。”

    “丝奈法大人,不过是共利罢了。”安格尔恭敬道。

    “芙萝拉曾告诉我,说你总是过于谦虚,果然如此。”丝奈法淡淡一笑:“你的功劳我记下了,有什么困难,你可以来山顶找我。”

    丝奈法说完后,转身离开,消失在了门外的幽黑的甬道之中。

    直到丝奈法的影子彻底消失不见,布鲁芬才揉了揉眉心:“真是闹心,吃个饭还遇到丝奈法。”

    “不管她了,走,我们继续刚才未完的事。”

    ……

    这是一座位于星光深处的殿堂。

    闪耀的群星,是殿堂的背景。无尽的圣光,意味着永恒且不堕的加持。

    这里便是冠星教堂,无数预言巫师所追寻的圣地。也是整个南域巫师界,所有重要讯息的汇集与发布中心。

    冠星教堂有三十余座连绵不绝的殿堂,其中十八位常驻的观察者,各有一座殿堂。而位于最巅峰,时时刻刻沐浴着无尽星光之力的殿堂,便是拉普耶的观星殿。

    此时,观星殿之外。

    一个苍老枯瘦的小老太太,正带着一位眼神澄澈的俊朗青年,踏过星光长廊,向着观星殿走去。

    “今日还是和以往一样,少言多看。能感悟多少,都看你自己。”苍老的声音,从小老太太嘴里说出。

    青年会意的点点头。

    小老太太偏过头,发现青年虽然在回应她,但眼神却看向了未知的远方,眉心时不时的蹙起,似有心事。

    她略微浑浊的眼神轻轻低垂,思维空间里构建起了勾连命运长河的术法。

    半晌后,她的眼神从命运长河中脱离开。

    本来她是想看看青年在想什么,但有点奇怪的是,她看到的画面是一片模糊。这种情况,倒是极为罕见。

    “你在看什么?”小老太太疑惑道。

    “没有,没有什么。”青年的声音很特别,尾音有些上翘,哪怕说着局促的话,也有一分缱绻意味。

    小老太太也不多问,只是轻声道:“你是被命运眷顾的人,可以看到命运之外的画面。但画面只是画面,你看到的东西,或许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片段,没有必要去深思。”

    “而且,若是你藉由天眷,长期窥探,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青年沉默了,回想着之前看到的画面,那无尽的黑暗,以及充满烽火与血腥的世界,还有被血色锁链捆缚的恶魔,张狂大笑的白袍青年……

    好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了。”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观星殿的门口,小老太太顿了顿:“走吧,星辰汇聚之日,也是信息流交融的时刻,今日的观星,或有所得。”

    俩人踏进了观星殿中,殿内没有任何的装饰。踏进其中,仿佛行走在混沌的宇宙中。

    在无尽的黑暗里,湮灭与新生的光点,指引着他们前行。

    最终,他们来到了布满星光的主殿。

    星辰漩涡的中心,是六位闭目的观察者。在观察者的后面,已经有数十个人默默的盘坐于此。

    他们到来后,也选择了一处盘坐起来。

    今天是星辰汇聚之日,每半年会有一次。冠星教堂会在这时,将所有观察者,以及在这里进修的预言巫师汇聚一堂,共探星光之谜思。

    这一日被称为观星日。

    很多影响重大的信息,都是在观星日被探查出来。在这里的一些进修者,不见得各个都懂观星,但之所以愿意来此,其实也是想在这一日看看有没有重大消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当星辰高悬,大放光辉的时候,坐在漩涡中心附近的一人睁开了眼,看了看身边的几人,低声道:“可以开始了。”

    “看来这一次只有六位观察者。”有人低声细语,冠星教堂的确有十八位常驻观察者,但并不代表时时刻刻观察者都在冠星教堂。

    很少有十八位观察者齐聚观星日的盛况。

    随着中心的观察者点头,观星日便在无波无澜的情况下,开启了。

    当观星日正式启动的时候,整个大殿内的星光大盛,时明时暗,交相辉映。

    对于外行之人,眼前一幕或许只会觉得梦幻与漂亮。但实际上,这里面充满了奥秘,因为这是由一件神秘之物星光之谜,所化的未来星图。

    所谓观星,就是观的星光之谜的星图,藉此看到未来之景。

    每个观察者,包括来进修的预言巫师,以及被恩准的预言学徒,都将思维沉浸在了星图之中。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东西,譬如在这里的预言学徒,基本都是进修的预言巫师所带来的,他们的实力不够,无法看到真实有用的信息。

    还有一些预言巫师,选择的流派与星光毫无瓜葛,平时又疏于观星之术,也无所得。

    真正得到信息的人,其实也就是观察者,以及其他寥寥数人。

    所以说,星光之谜这件神秘之物,从某种角度来说,已经可以称之为战略道具。但却没有任何巫师组织会觊觎它,因为太过偏僻晦涩,除了冠星教堂的人,没几个人能用得上。

    小老太太一开始还在观察着身边的青年,但偶然间,他看到了一道星光湮灭想到了什么,便徒自陷入了深思。

    她身边的青年,如今不过是初级学徒,并没有学过观星。按理说,他其实看不到的什么。

    但青年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他身边的导师。其实他只要认真的去观看星图,脑海里会自动浮现一些星图之下对应的画面,虽然只是静态的画面,但这都是变量坍缩到极限的未来画面。

    不过,他的实力太过低微,在星图闪烁之中,只能观看一张画面,便后继乏力。

    所以,选择观看的时机最为重要。

    其他的预言巫师可能会去计算星图变幻之中的焦点坐标,以此研判观察的最佳时机。但他不需要,他的视界中常常有迷雾,对他而言,这些迷雾是有深浅之别的,较为浅薄的迷雾,他甚至能抹去,看到迷雾之后潜藏的画面。

    但浓郁的迷雾,他就什么也看不到。他知道浓郁迷雾背后潜藏的一定是深厚重大的事,可抹不掉,就无法看到。

    但星图之谜给了他抹去这些浓郁迷雾的机会。

    只要他视界里的迷雾最浓厚的时候,这就是他的最佳观察时机。

    时间一点点过去,突然间,星图出现剧烈的变幻,大部分沉浸在观星之中的预言巫师全都被弹了出来,只有六位观察者还顶着快速变幻的星图,皱着眉在继续。

    又过了两分钟,星图变幻开始逐渐变缓,青年的眼神一亮,他看到无尽的迷雾出现在视界里,他知道:时机已到。

    他抬眼,开始全力的观察着星图。

    借着星图的力量,他拨开了浓郁的迷雾,看到了一幅画面。

    画面中的内容,让他的瞳孔猛地瞪大。

    还想继续看的时候,却是胸口气血翻滚,喉咙一甜,鲜血便从口中吐了出来。

    随着鲜血的喷吐,眼前再度笼罩起迷雾,他体内的能量也消耗殆尽,蔫蔫的瘫倒在地。

    这时,星图逐渐开始固定,观察者一个接一个的苏醒。

    所有观察者苏醒过来后,星图彻底消失。

    最后一个苏醒者,恰是观星殿的殿主拉普耶,也是目前冠星教堂的实际掌控者。

    拉普耶醒来后,正准备回味之前看到的画面,却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疑惑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青年喘着粗气,嘴角有血丝滑落,跪倒在地。他的身侧,一个枯瘦的小老太太正在用疗愈的术法,为青年治疗。

    拉普耶看着青年,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时,拉普耶身边,手上拿着本书,一脸严肃的中年皱着眉问道:“玛雅,怎么回事?”

    刚刚释放完抚慰术的小老太太,听到耳边传来的声响,身形一顿,解释道:“修拉阁下,我的弟子可能太过鲁莽,强行去观星,出现了反噬。”

    被称为修拉的,正是冠星教堂的观察者之一,外号为“无妄的阅读者”。

    而小老太太,则是从野蛮洞窟远道而来的玛雅。

    修拉蹙眉,本想呵斥一句。但想着玛雅的身份,以及其代表的意志,终是没有说出口,只是淡淡道:“若是以后还不守规矩且自不量力,他就不要进来了。”

    修拉的话,让玛雅也觉得不适,但毕竟在他人地盘,她终是没有说什么。

    不过,这时拉普耶却突然开口道:“是反噬吗?我倒不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