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107节 瑞金娜的决定
    安格尔关掉光屏,书房里喧嚣之声,瞬间便消失不见。

    “瑞金娜果然如传闻一样,对蘑菇的执念非同一般。”桑德斯低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之前安格尔使用迷你信号塔与瑞金娜联系的时候,桑德斯并没有离开,一直坐在旁边静默不语,直到安格尔收起迷你信号塔的那一刻,才缓缓发声。

    “曾经我到魔药小屋寻找米多拉大师的时候,听耶丽雅夫人讲过一个传闻,据说蘑菇女巫从生下来,便独自居住在一个由蘑菇构筑的小屋里,她是被寄居在蘑菇屋的灵所养大,对于蘑菇的热爱是至小就刻印到骨子里的。”安格尔“虽然不知这个传闻是真是假,但刚才事实表明,瑞金娜会为了一朵她从没见过的未知蘑菇,不顾一切。”

    桑德斯点点头,回想起之前看到的画面

    瑞金娜在得知活线源于一种名为幻演的蘑菇后,就表现出了高度的兴趣,嘴里不停的念叨并猜测着哪种蘑菇可以制造幻演的效果。

    后来,当安格尔将幻演的幼体拿出来后,瑞金娜瞬间从躺椅上跳了起来,整个脸简直化为了大饼,几乎都贴到了光屏上。

    在确定幻演是她从未见过的蘑菇品类,她先是楞了一下,回过神后,毫不犹豫的说要加入安格尔研究,一定会将幻演的情况研究的透透彻彻。而且,这一次,瑞金娜根本没有再提什么“高报酬”,对她这种为蘑菇痴狂的人,见猎心喜,哪怕是无报酬,甚至倒贴她都愿意。

    瑞金娜立刻催促安格尔赶紧派人将蘑菇送回研发院,她迫不及待的要开始着手研究。

    不过,安格尔找瑞金娜自然不是为了幻演。幻演只是个引子,来试探瑞金娜的态度,以及开启真正的话题。

    见瑞金娜对幻演真的表现出狂热后,安格尔便说出了他的主要目的,并且把在他手心上活蹦乱跳的迷莹呈现到了光屏中。

    瑞金娜看着光屏里的迷莹,双眼瞬间定格住了,视线紧跟着欢脱的迷莹幼体,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仿佛微醺的迷醉神情。

    直到安格尔将迷莹幼体收回,瑞金娜才回过神。

    比之前更大的兴奋,已然从瑞金娜的心中缓缓升起,不过兴奋还未及言表的时候,瑞金娜的目光突然瞥到了光屏对面的一处角落。

    “我好像在你那边,还看到了一朵纯白色的蘑菇那又是什么蘑菇”

    这朵纯白色的蘑菇,正是传音菇。其实是放在书桌另一端的,桑德斯将它轻轻推进了光屏可见范围内,这才让瑞金娜注意到。

    在连续看到幻演、迷莹以及传音菇这三种她从未见过、且拥有特殊效果的蘑菇后,瑞金娜的心情已经彻底按捺不住了。

    那种从眼底流出的真切渴望,完全不经掩饰。

    这一回,瑞金娜没有再催促安格尔派人送蘑菇到研发院,而是直接拍板道“我收拾一下研究所需要的用具,立刻到野蛮洞窟”

    瑞金娜的决定看上去很仓促,实际上她也经过深思熟虑的。安格尔能随手拿出三种特殊的蘑菇,估计他去了什么奇异的蘑菇产地,指不定手里还有更多新奇蘑菇,只有亲身与安格尔见面,才有机会套出来;还有,不久之后野蛮洞窟的丽安娜将会牵头举办这一届的茶话会,她哪怕再宅,还是会去参加这种女巫们的盛会,所以终归是要去野蛮洞窟的,早去还能研究未知蘑菇,何乐而不为。

    桑德斯回忆结束,看向安格尔“瑞金娜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抵达野蛮洞窟。你想好,怎么安排了吗”

    安格尔一边收起装有迷你信号塔的齿轮纽扣,一边道“还是安排在我这里吧,下层的实验室虽然有些杂乱,但占地面积足够大,稍微整理一下,应该足够她折腾的。如果她对环境不满意,那就造一个幻境。”

    就像刚才的云中金海一样。

    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瑞金娜研究的对象是迷莹。别看现在是又卖萌又欢脱,但迷莹的本质还是为了征伐侵略而诞生的恐怖生物武器。

    一旦迷莹喷发出的绿色光雾飘出去,都有可能造成巨大的后患。而且,瑞金娜似乎对幻演的兴趣也不低,幻演也是一个杀伤性极强的武器,哪怕有遏制的办法了,也最好不要将之任放。所以,还是在绝对封闭的场所研究比较好,遗迹其实就是最好的选择。

    桑德斯对这个安排也没意见,不过还是就一些细节上提醒安格尔,在瑞金娜接触到迷莹与幻演前,一定要让她先签订塔罗保密契约,避免瑞金娜偷偷将菌丝带离实验室。毕竟,无论是迷莹还是幻演,哪怕用之会两败俱伤,可依旧是恐怖的大杀器,如果被瑞金娜带走,沦为有心人得利的手段,那就不好了。

    对此,安格尔也心里有数,自然是点头应允。

    说完了瑞金娜的问题,桑德斯又提到了鲍西娅“她刚才提出的要求,你可以试着去帮她找找,但能不掺和她的事,就尽量还是避免参与。”

    安格尔点点头,他大概知道鲍西娅想要做什么,这件事的确非常的危险。

    在和瑞金娜交流完毕后,安格尔便与鲍西娅进行了一场简短的交流。

    正如鲍西娅之前所说的,她的确有些事情想要找安格尔。安格尔先前也猜测到,估计是和附魔学有关。

    果然如此,鲍西娅想要知道在炼金附魔学上,有没有生命物质转换的魔能阵。

    安格尔当时还没理解鲍西娅想要做什么,下意识的道“现在还不知道,我需要查一查资料”。

    鲍西娅点点头,说会在茶话会举办的时候去找他,希望安格尔帮他找一下相关的魔能阵。

    等到结束通话的时候,安格尔突然想到了曾经在指甲炼金屋,指甲婆婆为了让安格尔更快融入研发院,便说了一些她自己对研发院成员的印象。在说到鲍西娅时,指甲婆婆进行了高度评价。

    鲍西娅是真正的天才炼金术士,她的想法十分天马行空,实践出来的东西虽然千奇百怪,但哪怕是失败的作品,都能看到那一丝无法掩盖的灵性。

    指甲婆婆甚至说,在鲍西娅身上看到了伊沃的影子。

    鲍西娅绝对是安格尔加入研发院前,整个研发院里最接近神秘境界的炼金术士。

    无论性格亦或者炼金技术,指甲婆婆都给予了高度赞扬;不过,在说到有一点的时候,指甲婆婆稍微迟疑了一下。

    “鲍西娅和伊沃一样,为了窥探神秘,似乎开始走向了偏路。我最近听闻,她好像有打算介入生命炼金的领域。”

    生命炼金和生物炼金可不一样。

    生物炼金虽然听上去有些可怖,但其实是一门严谨的学科。可生命炼金就不一样了,它涉及到了人伦。

    生物炼金注重的是改造,而生命炼金注重的则是创造。

    生命的创造属于危险禁区,而智慧生命的创造则是绝对禁区。也正因处于绝对禁区,所以托比的诞生,到现在都是无法复制的奇迹,也是托比受到格蕾娅无尽宠爱的原因。

    联想到指甲婆婆的话,鲍西娅如果真的涉足了生命炼金,她显然是希望从附魔学里,寻到有助于生命炼金的魔能阵。

    不管这件事到底是不是如猜测所想,但安格尔还是决定尽量不要碰触。

    正如桑德斯所说,可以帮着寻一寻,但绝对不能参与。因为一旦鲍西娅真的涉入了绝对禁区,安格尔若是掺和进去,肯定会受到牵连。

    这种牵连的下场,绝对不会落得好。

    桑德斯见安格尔明了,也不再赘述。话锋一转,问道“说回遗迹内的事,你刚才和莱茵阁下说的情况,应该还有隐瞒的事吧”

    安格尔点点头,在梦之旷野面的时候,有些事情不适合说,有些事情时机不恰当不能说,所以暂时隐了下去。

    但如今,就他和桑德斯两人,倒也不需要隐瞒。

    接下来,安格尔便将之前未曾说过的一些事情,包括祭月之日的宴会邀约、斑点狗的情况、沸绅士的实验室、还有之前未曾介绍的几个未知蘑菇品类,全都说了出来。

    听完安格尔的述说后,桑德斯也厘清了之前一直疑惑的点。

    “难怪你能在那么多强大生物环伺下表现的镇定自若,甚至抗住努卡大臣释放的威压,原来是突然窜出的斑点狗帮了你。”

    安格尔也露出庆幸之色“的确,如果不是斑点狗,估计努卡大臣一现身,我的扮演就会露馅。”

    “虽然不知道斑点狗为何会来到降临中的心奈之地,但这一次多亏有它的帮忙,所以勉强的应付过去了。也正因此,我虽然非常眼馋沸绅士提到的光溶剂,但没有抵挡威压的办法,我可不敢再进去,更别说参与祭月之日的宴会。”

    桑德斯点点头,这一次安格尔侥幸糊弄过去,但不代表安格尔下一次还能这么做。所以,安格尔这样选择他是认可的。

    “你不带斑点狗离开,也是正确的选择。一个农业大臣,就已经如此恐怖,能被冠以武器大臣名衔的迪姆,估计会更加骇人。假如迪姆真的为了斑点狗丢失而来到了南域巫师界,或许造成的灾难和魔神降临都差不多。”

    在半位面中,它们肯定是压制了实力的。一旦完全放开实力侵入南域,哪怕会被世界意识驱逐,但在驱逐的这个过程中,已经够它们翻覆世界了。

    所以,这种等级的强者,最好是避免招惹。

    “不过,斑点狗这次降临的时机太巧了。”桑德斯轻声嘀咕着“按照你所说的经历,它自降临后,似乎没做多少事。”

    目前,桑德斯唯一能做的猜测,便是斑点狗或许是为了见安格尔而降临的

    但根据时间来看,安格尔在被迷金娘拉入朵灵花园的时候,斑点狗就已经从十字所跑出来了。它是如何知道安格尔会来的

    难道这只疑似神秘之物的狗,有预知能力

    这问题暂时无解,因为没有实证。

    斑点狗除开见安格尔外,还做了一件很值得耐人询问的事,便是对那只发胖版的虚空旅行家非常的渴望。可在它得到了鸟笼里的虚空旅行家后,它又将之放走了。

    这一系列的行为,有些多余与怪异。

    会不会,它降临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这只虚空旅行家

    可惜,如今却是很难得到答案,桑德斯想了半天也想不通,只能摇头作罢。

    除开斑点狗的事,桑德斯其实最感兴趣的还是安格尔从遗迹里带出来的东西,无论是那几朵蘑菇,亦或者扭曲之种的子体。

    这些被带出来的“纪念品”,虽然都有非常不错的作用,不过安格尔现在也没时间去研究,他现在最想做的还是打开这座遗迹的隐藏房间,看看里面到底藏有什么秘密。

    所以,见桑德斯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安格尔便将它们拿了出来,任由桑德斯去研究。

    安格尔自己,则是拿出了刻画有残破魔纹的骑士铠甲,开始进行起了修复。

    时间一晃而过,当午夜的钟声响起时,安格尔这才从魔纹修复中,缓缓回过神。

    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子,安格尔这才将目光看向手上的骑士铠甲。

    因为知道这些残破魔纹是使用了温伦斯排序法与白琉卡加密,所以安格尔修复起来,相对简单了很多。

    半天的时间,修复了近乎五十分之一的图案。

    虽然看上去比他预期的要慢,但实际上修复速度会随着魔纹越发完整而变得越快,所以真正到了后期,估计修复起来速度会比现在快很多倍。应该会在一周甚至,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将骑士铠甲上的残破魔纹修复完毕

    安格尔满意的将骑士铠甲放到一旁,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所以修复的事情先放一边。

    回望了一下四周,书房里空荡荡的,并没有其他人。

    通过精神力的感知,安格尔能感觉到,下层的实验室里有人。应该是桑德斯带着那几朵蘑菇与扭曲之种,去进行实验去了。

    安格尔恰好也要去实验室,所以伸了一个懒腰,便慢悠悠的离开书房,朝着下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