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126节 胡帕系数
      

      《镰系构型拆解方案》、《魔力贯通器设计图纸》、《菱形失能方程在炼金结构上的应用》......

      随着一本本的炼金书籍被翻开,安格尔现在也大致看出来了,被库洛里留在这里的炼金书册绝大多数都是他炼制过的设计图。

      这些设计图,对于绝大多数炼金术士而言,肯定不像一系完整的炼金知识来得重要。

      但就安格尔来看,这些设计图却很对他的胃口。

      其一,他自己已经有了完整的炼金修行系统,库洛里的炼金知识还真的不一定适合他;其二,设计图能看出一个炼金术士的思考逻辑,以及他的思维方式和解决方案,这一点才是安格尔最看重的。

      他不缺炼金知识,缺的正是在炼金上的思考。

      这些设计图正好能补足安格尔的某些缺陷。

      除了完整的设计图外,安格尔还发现了一本库洛里的手绘图鉴,里面依旧是神秘之物的绘制,安格尔翻了一下,确定是纯粹的图鉴后,便放到了另一边,等以后再看。

      随着时间的推移,安格尔翻阅的书籍越来越多,可到现在为止,除了图鉴外,他并没有看到任何涉及胡帕系数的内容。

      “刚才我看你还挺专注的,怎么莱茵一来,你就翻的这么快,不看看里面内容吗?”说话的是树灵,他正好看完新的一则心计故事,故事之精彩,让他忍不住歇下来长长舒气,也恰是这时,看到了安格尔的动作,好奇的问了一句。

      “刚才那本图鉴上有一些疑惑,关于胡帕系数......”安格尔简单的将自己翻找的目标说了一下。

      树灵也不是真的关切安格尔,他现在心思还留在记事上,所以只是随意的点点头,便继续看接下来的纪事。

      反倒是莱茵,抬眸道:“胡帕系数?我刚才好像看到了。”

      安格尔立刻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向莱茵,眼里的期待满溢。

      莱茵此时正从后往前翻阅《库洛里记事》,他已经看完了六本,目前已经看到《库洛里记事之七》。

      他虽然已经看完了六本记事,但他其实是用阅读术来辅助阅读的,所以也只是抓***,没有去具体细看那些《贝洛斯观察日记》。

      听到安格尔在找胡帕系数,他也是回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应该是《库洛里记事之十二》中记载的,新历5532年寒临之月第三篇,你不妨看看。”

      安格尔眼睛一亮,向莱茵点头道谢。

      莱茵不置可否的摆摆手:“我在第十二册里面还发现了很多重要的线索,等会我们再详说。”

      说罢,莱茵低下头,将注意力再次放到了手中的记事上。

      安格尔则拿起《库洛里记事之十二》,翻到了莱茵所指的年代期月。

      这一篇和其他页数中满满的字迹不同,它最引人注目的,是正中间有一排非常复杂的数学公式,下方则绘制了数个权重图形示意。这个数学公式与凡俗的数学还不一样,里面掺杂了超凡变量,这些超凡变量影响着不同权重的显示。

      安格尔目前还不知道这个数学公式是什么,所以他决定从头开始看起。

      依旧是库洛里那熟悉的优雅花体字——

      「今日,守序公会传来一则消息,蔚界主岛的某座城市地下药厂里,发现了一瓶半失控的神秘药剂,我最近正好想研究一下神秘药剂,便让贝洛斯与月去进行回收。」

      「贝洛斯离开了,还挺寂寞的。」

      「公会给出的信息是,这瓶神秘药剂的触发关键,是声音。所有在它身边发出动静的人,最后会因为声音的不同,让它赋还不同的药效。」

      「得到增益药效的人不多,基本都是负面药效,目前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两千人,绝大多数是普通人。」

      「目前还不知道它如何评断声音与药效的释放规则,不过据说美好的音乐,会让它赋还比较好的增益药效。」

      「假设美好的音乐真的可以影响神秘药剂,那倒是可以算一算它的系数了。」

      「反正贝洛斯不在,也没有其他事情做,那从头开始算吧。」

      接下来便是那记载的满档档的公式。到了这时,安格尔自然明白,这个公式就是胡帕系数的推导公式!

      库洛里似乎有某种标记癖,就像他会在全息地图中,用文字标记每一间房的用途。这种标记癖也延续到了公式推导上。

      他非常详细的将公式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条件都进行了标记,甚至有些标记他还做了一个简单的解释。

      这让安格尔能更加直观、方便的看到胡帕系数推导的全过程。

      而随着他慢慢了解整个公式,胡帕系数那神秘的面纱,终于被掀起了冰山一角。

      安格尔之前对胡帕系数的推测,其实已经非常接近真相,但已经不完善。

      胡帕系数实际上是一个综合系数,综合了失序程度、影响范围、是现象级、物质级亦或者幻想级,经过多重计算,自权重占比中得出的一个相对准确的系数。

      其系数范围是按百分权重来算,也就是说,范围是由1-100。

      不过,安格尔从公式的某些奇怪的留白处进行猜测,100可能并非真实上限,应该也有超过100的神秘之物。要不然,为何在权重占比中,超过100后有一段微小但不可忽视的留白。

      胡帕系数越低,代表越安全与稳定。系数越高,代表越危险与无解。一般只要胡帕系数超过70,就已经算是失序之物了。

      不过,胡帕系数并不是一个单纯记录强弱能级的系数。也就是说,并非系数越低,神秘之物就越弱,只能说系数越低,神秘之物越平稳。

      就像“月色海岸的梦海螺”,安格尔如果按照这套公式进行推断,在没有守序公会给出的精确记录下,只是粗糙的推断,梦海螺的系数不会超过10,甚至连5都不会超过。

      但梦海螺按照真实效果来看,肯定不弱。

      所以,系数低,并不能说明神秘之物不强。

      但可以预见的是,系数越高,越是失序,也肯定越危险,那么强度就绝对不低。

      看完胡帕系数的公式后,安格尔就自己观感而言,还是能很快接受的。

      毕竟,胡帕系数的规范,能被用在守序公会对神秘之物的评判,那么就代表了它在源世界的权威性。

      安格尔继续将这页后面的内容看完。

      「这瓶神秘药剂的胡帕系数,大概是40左右。刚好达到半失控的标准,贝洛斯和月应该可以进行回收。」

      「最后,不得不感慨,胡帕果然不愧为炼金之路上最接近真理的人,每次使用胡帕公式都让人为之迷醉。」

      以上,便是此页的全部内容。

      最后一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想来胡帕的身份,应该是一位奇迹巫师。而且,深受炼金术士的尊重。

      只是,这样的人物,距离他还是太遥远。

      安格尔记住了胡帕的名字,然后翻开了后一页。

      他想看看后文还有没有胡帕系数或者神秘之物的介绍。

      然而,并没有。

      后一页,贝洛斯已经从回收神秘药剂的任务中回返,有事可做的库洛里,再次进入了暗中观察的状态。

      安格尔随意翻了翻,便准备将这本记事放在一边。

      不过,或许是命运,又或者是某种心念所向,安格尔在翻到后文某一页的时候,眼睛不经意的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词。

      这是一个让安格尔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

      ——黑化术。

      ......

      黑化术是安格尔在魇界奈落城里获得的《炼金基础》书册中,记录的一道炼金术法。

      它是远古时期,炼金界派系**时,以奥多罗斯为主的死亡派,所创造并奉行的一种独有的炼金之术。

      死亡派的炼金术士,十分崇尚黑色,认为黑色就是凋零,是永寂的死亡。而黑化,代表着让所有物质都死亡,在死亡之上焕发新生,化为另一种形式存在。

      因为黑化术非常特殊,是炼金之术中唯一没有术法级别限制的,所以在得到黑化术之初,安格尔便打算学习,甚至为了炼制死亡派的魔力传导器,特意花了大价钱拍到了一根黑金梦魇的魔魂角。

      然而,后来魔力传导器做好了,黑化术依旧没有成功。

      安格尔也不知道为何无法学成黑化术,后来经过多次试验,也没有任何起色,就暂时将它放到了一边。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库洛里的记事中,以这种方式,与黑化术再次巧遇。

      安格尔不知道库洛里为何会提到黑化术,于是,他将这一页从头到尾的读了一遍。

      当看完这篇记事后,安格尔的表情微微有些古怪。

      这一页的记事,依旧是贝洛斯为主。讲述的是,一位库洛里不屑于记录姓名的女巫,在贝洛斯执行任务的时候,私底下偷偷的去向他打听,库洛里为何能炼制出神秘之物,是不是得到了死亡派的传承,学习到了传说中的黑化术。

      这是第一次提到黑化术,是那位不知名女巫所说。

      而这一页的内容中,黑化术还被提及了一次,是库洛里的内心戏。

      「我只是去了一趟亡灵之国,居然被传出,我发现了死亡派的炼金遗迹,还得到了黑化术的传承?该死,如果真的是死亡派的遗迹,你们难道不会自己去亡灵之国看看吗?」

      后面,便是库洛里的疯狂吐槽,基本没有什么内容。

      但就这两次对黑化术的提及,却让安格尔愣住了。

      从对黑化术的记载中,安格尔得到了两个信息:

      第一,黑化术失传了;第二,黑化术似乎与炼制神秘之物有关?——这是从那不知名女巫的口吻中推测出来的。

      黑化术失传这件事,安格尔很早其实有所猜测。因为记录黑化术的书是《炼金基础》,这本书在南域也有广泛的流传,但南域版本的《炼金基础》什么都有,偏偏没有黑化术。

      所以,那时安格尔便猜测,黑化术或许已经不流行了,甚至失传了。

      但安格尔没有想过,一个被记录在《炼金基础》里不起眼的黑化术,居然与炼制神秘之物相关?

      安格尔一开始甚至怀疑,他们所说的黑化术,是不是他学习到的黑化术?但库洛里的记事里,明确的提到了死亡派,那么肯定没跑了。

      不知名女巫所寻找的,以及库洛里口吻里对此带着遗憾的黑化术,应该就是他得到的那一门黑化术。

      在想通这一点后,安格尔的心脏跳动速度倏地加快。

      他自己也十分渴望去接触神秘领域,但想要接触神秘领域何其困难。没想到,今天的随意一瞥,却是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只是,安格尔还没兴奋多久,便又丧了气。

      黑化术是不是真的与炼制神秘之物有关联,目前还未证实;就算被证实了,可学不会黑化术,也依旧没有办法......

      “不管如何,拥有黑化术的记载,终究是一件好事。”安格尔默默忖道,“说不定哪一天就开窍了呢。”

      虽然这么想,心里好受了些,但安格尔还是忍不住叹气。

      “你又是兴奋,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你怎么了?”这时,树灵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安格尔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库洛里连贝洛斯生活上发生的一些琐碎之事,都记录的这么详备,有些感慨。”

      关于黑化术的事,安格尔并不打算告诉外人。虽然这本记事上的内容,估计莱茵已经看到了,但只要外人不知道他会黑化术,那就无碍。

      树灵:“你也这么觉得吗?我也很好奇,库洛里为何一直暗中观察贝洛斯。你不知道,在《库洛里记事之三》里,库洛里居然在贝洛斯......”

      树灵话刚说到一半,便被莱茵打断了。

      “其他话题暂时先放下,你看完《库洛里记事之三》了?前面有提及到什么重要信息吗?”

      树灵回头一看,却见莱茵左手侧已经堆叠了一摞已经看完的书册,最上方的就是《库洛里记事之四》。按照顺序来看,显然莱茵该看树灵手中的《库洛里记事之三》了。

      “看完了,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唯一知道的,是库洛里炼制的那件神秘之物,好像是一种钢印,是贝洛斯和月对话时提到的......月,便是守序公会派给库洛里的一个追随者,实力也达到了传奇阶。”树灵道。

      莱茵点点头,轻声低语:“这么看来,前三册应该都不值得再看。”

      顿了顿,莱茵道:“那接下来我来说说我这边吧,我发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