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177节 天外的救世主
    安格尔的身影一闪,来到了刻画有旧王的石头上。

    站定之后,也迅速撕开一张魔纹皮卷,在这附近布置了一个能量防御力场。

    虽然这里俨然已经变成了战火纷飞中唯一的安全区,但爆炸这种艺术,想要完全不被波及,还是很难的。更何况,如今天上还不停的滴落着火元素结晶,稍微碰到,就会衍变成一场新的艺术盛宴。

    所以,为了避免石头出问题,导致迷你通道也被牵涉,安格尔这才加了一个防御力场作为保障。

    不过,安格尔的这个行为,在丹格罗斯的眼中,却有了另一番解读——

    它之前才和安格尔说完薪火希律亚的伟大,安格尔见到爆炸可能会牵涉到旧王的画像,毫不犹豫的来这里保护。

    “他……这是在对旧王表达他的敬意!”

    丹格罗斯得出这个结论后,之前看向安格尔的愤怒,却是消失了几分。但是,它也不想承认自己真的叫错人了,所以也只是沉默着。憋着一口气,准备等待新王的战斗结束,俘虏这两个“疑似间谍”时,它再帮腔一下,为他们免除死罪。

    丹格罗斯心中思绪万千,不想说话;但安格尔却想起一件事,想要从丹格罗斯那里得到答案。

    安格尔一边暗地里释放着幻术节点准备后手,一边将话题诱导到石头上的画来。

    既然已经来到这石头上,安格尔也想趁此机会知道,这里的火系生物知道通往外界的路吗?

    或许是因为安格尔对旧王表有敬意,丹格罗斯这回倒是没有傲娇的不吭声,回答了几个问题。

    安格尔也不明白丹格罗斯为何突然转性,但见它如此配合,赶紧将话题引导到他真正想问的事情上。

    “……这个耳坠,看上去和新王的鼻环很相似啊。”

    安格尔看似指向耳坠,但如果细看,会发现安格尔所指的位置,正是那条迷你通道所在。

    丹格罗斯瞥了一眼,浑不在意的回道:“那个鼻环,就是旧王交予新王的。”

    安格尔仔细的观察者丹格罗斯的眼神,发现它完全没有看向迷你通道,安格尔这时也明白了,丹格罗斯应该是不知道这条通道存在的。

    那其他元素生物,会不会知道呢?

    在安格尔思忖的时候,丹格罗斯似乎想到了什么,主动开口道:“我以前偷偷询问过马古老师,旧王耳坠的来历。马古老师说,这是很久之前,从天外来的救世主送给旧王的。”

    天外来的救世主?!

    安格尔眼瞳一缩,这难道指的就是冯?

    他只是想确认一下迷你通道是否被元素生物发现,没想到还能得到这么重要的信息。

    不愧是丹格罗斯!

    “天外?救世主?”安格尔装作不解的看向丹格罗斯。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么?”丹格罗斯用‘你怎么这么孤陋寡闻’的眼神看了安格尔一眼,然后道:“天外,指的就是世界之外。马古老师说,世界之外还有其他的世界。我没有去过,但听说那里有很神奇的文明,和我们所处的世界不一样。”

    “至于救世主,这个你肯定应该知道。很久很久之前,那场席卷了整个世界的元素震荡,将大陆中所有达到君主级,以及君主级之上的强者,全部震碎了本源。旧王当时幸亏只是半步君主,要不然也会被卷入灾难……这场灾难最后是被一位天外来客终结的,他从天外带来了海量的元素注入,让世界灾难得以平息,那位就是我们所称的救世主。”

    安格尔:“那这位救世主有名字吗?”

    丹格罗斯想了想,摇摇头:“应该是有的吧,但我不知道。或许,马古老师知道。”

    安格尔又询问了一下马古老师的身份,丹格罗斯虽然警惕的询问安格尔为何要打听智者之名,但在忽悠下,还是将答案说了出来。

    马古老师是一个和薪火希律亚同个时代的火系生物,它就是熔岩湖中那无数“豆芽”的最后归宿,火之地域的智者,也是丹格罗斯的老师。

    安格尔本来想说,如果这个马古老师和丹格罗斯一样,体型较小的话,他到时候偷偷拐出来……但现在得知,这个马古老师庞大到占据整个熔岩湖,甚至都无法动弹的时候,他还是歇了这个心思。

    至于说,亲自去见马古老师询问过去的事,这更加不现实……毕竟现在他们之间完全是敌对的。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暂时放下对马古老师的想法,思绪回到之前丹格罗斯所说的“世界灾难”与“天外救世主”。

    虽然丹格罗斯只是描述了一点细节,但他大概能脑补出一些内容。

    世界灾难,这个基本可以确定,是位面融合产生的灾难。

    位面融合一旦开始,被融合的位面会经历一场世界意志的博弈。为了避免被附属位面的强大生灵干涉,导致融合失败,主世界的意志会在位面融合的第一阶段,就在附属位面中掀起恐怖的灾难,将其内高阶生物、强大生灵全都毁灭掉,只留下能级较低的生命。

    这显然很符合丹格罗斯的述说:潮汐界君主级之上的元素生物,全在灾难中灭亡。

    至于天外救世主,很大概率就是冯了。

    按照丹格罗斯的说法,冯可能做了什么事,从外界引入了大量的元素能量,抚平了灭世之灾。这也导致了,旧土大陆成了一个元素绝迹之地。

    不过安格尔有点好奇的是,冯到底是怎么做的?

    位面融合的动静可不小,他是如何做到,在巫师界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隐瞒了位面融合的波动?

    “或许,是传奇的手段吧?”安格尔也想不通,只能暂时放下。

    ……

    安格尔暗中布置的幻术节点已经基本到位,现在就等契机出现。

    只是,目前天空中的战斗依旧处于僵持阶段,在元素潮汐之下,双方完全看不出胜负迹象。

    安格尔在等待契机的时候,也在继续从丹格罗斯口中套话。

    因为关于“天外救世主”的事,丹格罗斯实在所知不多,安格尔最主要的还是围绕在旧王图案上。

    他想要知道,其他元素生物是如何看待这幅旧王画像。

    丹格罗斯却是很奇怪:“就是很尊敬啊,我们平时都会绕开这里,避免身上的火将画给烧坏了。”

    “你们没想过要更深入的保护这幅画吗?”

    丹格罗斯用更奇怪的眼神看着安格尔:“为什么要更深入的保护?”

    安格尔也被问的哑口无言,他总不能说,这里面有通往外界的通道吧。

    想了想,安格尔到:“毕竟,这是你们最敬重的旧王不是吗?”

    “虽然这画像的确很有意义,但旧王的火焰本身就燃烧在我们四周、在我们的体内,它从没有离开过啊……”丹格罗斯道。

    在丹格罗斯的心中,就算死了,火焰也会留在这片地域,所以在它看来,旧王从未离开,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着它的后裔。

    安格尔大概能想明白丹格罗斯的逻辑,所以也不问了。

    不过从丹格罗斯的态度中,安格尔大致能猜出,这条通往外界的迷你通道,应该未曾暴露。就算真的有谁知道,或许也只有当初和旧王同时代的元素生物有所了解。

    在该问的基本都问完后,安格尔和丹格罗斯的对谈也不再那么刻意。

    随意聊了一些潮汐界的事,安格尔是想借此探听一下其他地域的信息,可惜,丹格罗斯的见闻与经验并不多,要不然也不至于将他们称为寒霜伊瑟尔的间谍。

    不过,安格尔倒是从丹格罗斯的回答中,解开了之前萦绕在他心中的谜题:

    为何幻术的遮掩,对元素生物没什么用?

    实际上,这并不是幻术没有用。而是,这片地域到处都充满了火系能量,突然出现一片移动的却没有火能量的区域,自然而然的就暴露了位置。

    想要解决也很简单,在幻术遮掩的区域布满对应的元素能量,自然而然就能隐匿身形。

    但这只是在静止状态隐匿,想要移动时也隐匿,那必须对元素之力有极强的操控,否则移动的时候,空间里的元素一旦分布不均,就容易被其他元素生物感知到破绽。

    这个消息给安格尔很大的帮助。

    他自身对元素操控并不强,但是,厄尔迷很强啊。以后,他完全可以让厄尔迷操控空气中的元素,他只负责用幻境遮掩,这样就不用担心被发现了。

    安格尔遥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一道剧烈的火光照耀在他们的脸上。

    抬起头一看,却见一颗火球从天而降,在百米外落下。碰触地面的那一刹,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爆炸炸出了一个方圆几十米的坑,大量的岩浆溢出,很快便将大坑变成了熔岩湖。

    而爆炸的余威也在波荡,直接冲到了他们的附近。

    也幸亏安格尔布置了防御力场,否则,光是余威,脚下的这块石头就保不住。

    丹格罗斯愤怒的对着天空战场大叫,表达着不满。

    安格尔则眼神闪烁,暗地里开始勾连起之前释放出去的幻术节点。

    这道火球天降看上去是无意间波及,但实际上这是厄尔迷发出的讯号,在爆炸的时候,安格尔已然接洽到他的意思。

    厄尔迷要准备打破僵局,制造混乱了。

    一旦混乱形成,这将是他们撤离的最佳时机!

    契机的前兆已现,安格尔看上去平静无波,但心神已经开始紧绷。

    天空中两个火焰之影的缠斗,再一次的爆炸分离时,厄尔迷没有继续对冲,而是悬浮在半空中,蓝灯花轻轻摇曳,身上的火焰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从澄明的火光,变得黯淡了起来,似乎有一股黑暗的逆流被注入了火焰中。

    魔火米狄尔看着厄尔迷的变化,眼里闪过微光:“很有趣……这是你的新能力?”

    厄尔迷依旧没有回答,而是轻轻一踏虚空,黑暗之火瞬间爆发。

    大量的火元素结晶被牵连而爆炸,但随着爆炸而来的,不是刺鼻的烟气,而是一片黑压压的雾气。

    几乎转瞬之间,天空便变成了黑暗。

    对于火系生物而言,它们的视物并不单靠眼睛,只要周围有火系能量,它们就能观察到周围的情况。

    魔火米狄尔一开始也以为是这样的,但真的当它去感知的时候却发现,就算有火系能量,周围也是漆黑一片。

    仿佛蒙上了尘埃。

    “这不是纯粹的火焰……”魔火米狄尔愣了一下:“好像混合了堕土车尔尼的能力?”

    火与土元素的交织,构造出了这片蒙蒙暗雾。

    魔火米狄尔此时也忍不住暗叹,一开始的冰霜之力,后来表现出的火焰之力,现在还出现了大地之力,难怪丹格罗斯那个蠢货会认他们是间谍。

    如今出现了大地之力,这说明对方的能量已经开始恢复了,不用单纯靠火焰来战斗,这对它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

    虽然它并没有真的当他们是间谍,但毕竟闯入了它的领地,想要从他们嘴里得到实话,首先就要战胜他们。

    看来,必须要动真格的了。

    魔火米狄尔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身上的魔火再次拔高,头顶本来已经趋于实质化的角,此时也仿佛化为了两道冲天而起的扭曲火柱。

    它的身形从三米,直接拔高到了十米。火焰之翼,飞快的煽动着,周围所有的黑火尘埃都在剧烈的火风中被煽离。

    很快,周围的黑暗要么被吹走,要么燃烧成了焦灰,飘洒落地。

    魔火米狄尔狭长的眼里闪过兴奋之光:现在,该是真正决战的时刻了——

    魔火米狄尔看向对面悬停的厄尔迷,缓缓张开了嘴。

    连空间都能被焚烧的暗紫色魔火之息,从它嘴里喷涌而出,冲向对面的厄尔迷。

    然而,厄尔迷轻松的一闪,就躲开了。

    魔火米狄尔自然明白,想要战胜这样一个对手,单单一次魔火之息肯定不可能奏效,可如果这样的攻击不止一次,而是数百次呢?

    魔火米狄尔能被冠以“魔火”前缀,就是因为魔火之息!

    往日它可不敢这么浪费,但现在处于元素潮汐中,它根本不虞能源枯竭!

    想到这,一道道恐怖的魔火之息,便冲向了厄尔迷。

    然而……

    厄尔迷全部躲开了,毫发无伤。

    魔火米狄尔愣了一下,再来了百发。

    厄尔迷躲闪的动作虽然有些狼狈,但依旧在密集的攻击中寻找到了那唯一的生路。

    魔火米狄尔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依照厄尔迷此前的速度与能力,达不到如今的水准。

    最为重要的是,厄尔迷为何没有反击?

    魔火米狄尔迟疑了一下,轻轻的施放了一个小火苗,点燃了附近的“火雨”。

    火雨的爆炸,对化为火焰的厄尔迷,本身是没有伤害的。

    但厄尔迷依旧在躲,而且躲得极其艰难。

    魔火米狄尔将感知延伸到周围。

    ——之前战斗中,它并不敢这么做,但现在明显不对劲,它准备借用感知去触碰厄尔迷。

    然而感知中,眼前根本没有什么厄尔迷。

    而是一片空气,以及一些奇异的能量。

    魔火米狄尔愣了一下,立刻低头往下看,却发现之前站在石头上的安格尔,此时也不见了。

    到了这时,魔火米狄尔怎会不明白,眼前的厄尔迷根本不是真的厄尔迷,只是一道幻象。

    真正的厄尔迷早就趁着之前黑暗的时候跑了!

    它被耍了!

    魔火米狄尔知道,如今去找,估计已经找不到了,但它必须要去找。

    魔火米狄尔没有理会对面的幻象,降到地面,准备搜寻安格尔与厄尔迷的踪迹。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某个方向突然爆发出了一道剧烈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