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179节 马古
    魔火米狄尔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

    安格尔静静看着魔火米狄尔的眼神,似有所悟:“果然如此。”

    魔火米狄尔沉默了片刻:“它的存在……”

    顿了一下,魔火米狄尔突然找不到词语去形容了。

    好半晌,魔火米狄尔才道:“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能被它所认可,我相信帕特先生的品格。”

    魔火米狄尔的话,让一旁的丹格罗斯满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话也听不懂?”

    可惜,没人理会丹格罗斯。

    魔火米狄尔沉吟道:“恕我冒昧,我真的很想知道,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安格尔:“殿下想问的是外面的,还是里面。”

    魔火米狄尔用略微迫切的语气道:“都想。”

    安格尔顺着魔火米狄尔的目光,摸了摸左耳的耳垂。

    原本,他耳垂上没有任何的特殊,可当他的手触碰到耳垂时,一道隐蔽的幻术波动被祛除,最后显露出一道熊熊燃烧的火焰印记。

    在元素潮汐之中,这道火焰印记不停的发着红光,似乎在渴望着什么。

    “就是这个!”魔火米狄尔眼睛一亮,忍不住上前一步,似乎想要近距离观察火焰印记。

    可是,就当魔火米狄尔用感知想要触碰火焰印记时,一股危险的直觉在它心念里升起。

    不可探知!不可窥视!

    这是更高能级的火焰之王,对低级别的火焰生物的绝对碾压!

    在有了这样一种危险直觉后,魔火米狄尔心中一紧,立刻收回了眼神,闭上眼久久不言。

    另一边,丹格罗斯也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火焰印记散发着一种让它很熟悉的感觉。

    先前,在元素潮汐开始后,它隐约感到安格尔身上散发着一股让它想要亲近的波动,当时它还以为是感知错了,现在看来,正是这道火焰印记给它的感觉。

    “这个到底是什么?”丹格罗斯忍不住好奇道。

    魔火米狄尔在恢复心神安定后,也睁开眼睛凝视着安格尔,想要从安格尔口中得到答案。

    安格尔想了想:“我耳垂上的,是一只火焰深渊龙所赋予的火焰印记,那只火焰深渊龙的名字叫做奥德克拉斯。”

    火焰深渊……龙?!

    魔火米狄尔和丹格罗斯都露出了惊疑之色,它们虽然从未听说过奥德克拉斯之名,但它们听说过“龙”,在这个世界中,就有很多关于龙的传说。青之森域的王,就梦想着未来能化身为自然之龙。

    所以,能被冠以“龙”之称,就绝对不容小觑。

    魔火米狄尔对于“龙”,以前并不在意,但刚才感觉到火焰之王的思感碾压,它心中也起了变化。

    难怪这道火焰印记,不可窥视不敢探知,原来是传说中的“龙”所赋予的。

    魔火米狄尔的心绪此时全被震惊所代替。

    而丹格罗斯,看向安格尔的眼神,却是从之前的无所谓,到如今隐隐的尊敬。

    气氛就这样沉凝了好一会,魔火米狄尔才出声打破沉寂。

    “我能隐约察觉到,火焰印记里似乎还有更深层次的力量,那是一种……”魔火米狄尔闭着眼似乎想要描述那种力量带给它的感觉,可无论用任何词都无法准确的表达,最终只能化为简单的一句:“深邃而又伟大的力量。”

    魔火米狄尔看向安格尔,期冀能得到答案。

    安格尔:“外面的我告诉你了,但这里面的……不可说。”

    魔火米狄尔:“那也是深渊龙的力量吗?”

    安格尔保持着微笑,但并没有回答。源火事关重大,他不可能随意的告诉其他人,哪怕对方是一只火焰生物。

    魔火米狄尔看出了安格尔眼中的坚定,它明白,除非是用强的,否则想要从安格尔口中得到答案,几乎不可能。

    而用强的话……魔火米狄尔也没有万全把握撬开安格尔的口,更遑论,安格尔从头到尾都表现的丝毫不惧,显然他也有底牌。

    最重要的是,安格尔是人类,是救世主的同族,还带着卡洛梦奇斯的族裔,如果之前的话还能顺着间谍之事将计就计,但现在这件事已然传了出去。

    为了避免卡洛梦奇斯的崇拜者的怒火,用强,是肯定不可能的。

    魔火米狄尔本身也没想过要用强。

    它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既然不可说,想必帕特先生一定有不可说的理由。我再追问的话,就是不知礼仪了。”

    魔火米狄尔表达立场之后,果然没有再就火焰印记的事追问,重新将话题引到了托比身上。

    安格尔对于卡洛梦奇斯也很好奇,尤其是卡洛梦奇斯背后的那位“救世主”的故事,安格尔特别想要知道。

    魔火米狄尔虽然和卡洛梦奇斯没有生活在同一时代,但它毕竟是如今火之地域的王,它了解很多秘幸,给安格尔讲了许多与卡洛梦奇斯有关的事。很多事迹,连丹格罗斯都没听说过,它也听的如痴如醉。

    安格尔听完也觉得啧啧称奇,只是有些遗憾的是,魔火米狄尔讲述的卡洛梦奇斯事迹,都是它成为君王后,如何让潮汐界在灭世灾难后重振的故事。

    这些故事单听的话,也算是了补全了潮汐界的近代史。但是,却少了安格尔最关注的重点——救世主。

    等到魔火米狄尔讲的差不多时,安格尔赶紧询问道:“不知道,卡洛梦奇斯背后的那位救世主,殿下了解多少?”

    魔火米狄尔摇摇头:“那位救世主的事,很少传下来,就算有谁知道也讳莫如深,我了解的也不多。”

    “那有谁了解呢?”

    魔火米狄尔想了想:“与救世主同时代的吧。”

    魔火米狄尔说完,不等安格尔发问,继续道:“在火之地域,与救世主同时代的已经不多,而且就算同时代,也不一定与救世主接触过。你一定想要知道的话,或许可以去寻找丹格罗斯的老师。”

    “马古?”安格尔犹记得这个名字。

    魔火米狄尔点点头:“是的,马古老师也是我的老师,是这片地域的智者,它是从灭世灾难中活下来的。曾经,卡洛梦奇斯和马古老师的关系也很不错,所以马古老师应该知道一些关于救世主的事。”

    安格尔:“我能去见见这位马古老师吗?”

    魔火米狄尔:“可以,我相信马古老师也想见见这么多年来,第二个出现在此界的人类。不过,关于救世主的事,我以前曾经也询问过马古老师,它基本不怎么回答。所以,就算你去见它,也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安格尔:“能不能得到答案,总要先见过才知道。”

    魔火米狄尔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过身指着被魔力之手捻着的丹格罗斯:“让它带你过去吧,马古老师正好也在找它。”

    安格尔转头看向丹格罗斯,后者正眼神郑重的盯着安格尔的耳垂,似乎在研究着什么,直到被魔力之手甩了两下,它才回过神:“怎么了?怎么了?”

    魔火米狄尔将情况告诉了丹格罗斯。

    丹格罗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没问题,我现在就带帕特先生去见马古老师,正好我也有事情询问老师。”

    安格尔顺嘴一问:“什么事情?”

    丹格罗斯下意识的回道:“帕特先生耳垂上的火焰印记,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正好也让马古老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丹格罗斯说完后,才意识到问自己话的是安格尔。

    它用大拇指捂住嘴,一副我说错话的表情。

    安格尔倒是不怎么在意,哪怕用幻术遮掩,魔火米狄尔都能感觉到火焰印记的异样,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马古老师,想来也能第一时间发现异常。

    安格尔:“那我们现在就走?”

    丹格罗斯没有异议。

    魔火米狄尔也没有阻拦,只是道:“我可以最后问帕特先生一个问题吗?”

    安格尔:“无妨,殿下请问。”

    魔火米狄尔深深的看着安格尔的眼睛:“我想知道,帕特先生来到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所为何事?”

    对于这个问题,安格尔其实早有预料,甚至觉得魔火米狄尔询问的时机还晚了点,原本他以为魔火米狄尔开始就会问。

    安格尔:“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知道一件事。之前殿下与我的仆从战斗的区域有一块石头,不知殿下还记得吗?”

    “画有旧王薪火希律亚的那块石头?”

    安格尔点点头:“我想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

    之前安格尔询问过丹格罗斯,可惜丹格罗斯并不知道。安格尔想听听,魔火米狄尔这位新王殿下,是否知道那幅画的情况。

    “那幅画啊……”魔火米狄尔眼神中闪过一丝怀缅,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很早很早之前,它就存留在那,我原本以为是王的象征,在我成为王的时候,也想画一幅。后来我询问了马古老师,才知道,那幅画是救世主画的。”

    “救世主以当时火之地域的王者为鉴,在那块石头上留了一幅画,这么多年,也丝毫未曾消退……”

    魔火米狄尔说完后,明显带着感慨。

    安格尔内心此时也一样感慨。

    虽然之前猜测救世主可能是冯,但并没有实据。如今魔火米狄尔给出了佐证,救世主的确就是大名鼎鼎的魔画巫师米拉斐尔.冯。

    “这个答案,让我确定了一些事……我可以回答殿下之前的问题了。”安格尔顿了顿,道:“我这次来到潮汐界,其实就是为了追寻救世主的脚步。”

    “是这样吗?”魔火米狄尔轻声自喃了一句,并没有继续追问安格尔为何要这么做,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潮汐界,这是你们对此界的称呼吗?”

    “这是救世主对此界的称呼。”

    “我听着挺耳熟的,似乎马古老师也是这么称呼此界的。”魔火米狄尔说完后,没有再延续话题,而是用郑重的目光看向安格尔:“虽然救世主曾经救了潮汐界,但人类,在我们的传承认知中可不是什么好的种族……我只希望,你的出现,不会为潮汐界再次带来新的灾难。”

    安格尔沉吟道:“我只能做到,我自己尽量不给这个世界带来不便。但其他人类,我不能做出保证。”

    在安格尔看来,位面融合对潮汐界不一定是坏事,至少这个世界攀上了巫师界这个真.大腿。可对于潮汐界的生灵而言,这是一场灭世灾难。

    魔火米狄尔希望安格尔不要带来新的灾难,但它并不知道,潮汐界已然融入了巫师界,并且有了进出的门户,就算他隐瞒了这里,未来总会有其他人发现。

    站到不同的位置,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不一样。

    想要做到绝对的安全,绝对不受到外界的灾难,这其实并不现实。

    “你的意思,还会有其他人类进入潮汐界?”魔火米狄尔皱眉道。

    “当灭世灾难召来了你们所谓的救世主那一刻,潮汐界对外的门户已经被打开了。未来,就算我不来,也会有其他人来,所以我只能保证我自己,不能保证其他人。”

    “看来这里面还有很多我不了解的秘密。”魔火米狄尔深深看着安格尔,过了许久之后,才点点头:“好,不过,你如果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和我聊聊潮汐界‘门户’的意思?”

    安格尔:“有机会的。”

    魔火米狄尔深吸一口气,不再多说,示意丹格罗斯引领安格尔去见马古。

    得到魔火米狄尔的首肯,安格尔也收起了魔力之手,将丹格罗斯放了下来。

    安格尔走到崖壁边缘,看向下方的托比,嘴唇轻轻微动。

    在火山岩浆里泡澡的托比,立刻扑棱着巨大的狮鹫翅膀,飞了起来,最后停在安格尔的身前。

    “我要暂时离开,你是打算留在这儿,还是跟着我一起?”

    未等托比回答,另一道声音响起:“尊敬的阁下,我是您的后裔……”

    说话的自然是丹格罗斯,不过,丹格罗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托比翅膀一扇,直接被扇飞撞了火山壁,然后噗呲噗呲的滑到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