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227节 降临风岛
    与幻魔岛这种云土堆砌的浮空岛不一样,风岛本质上其实是被分裂出来的陆地,只是被一种能级强度极高但异常稳定的风,驼伏到了云上。

    这种奇异之风的稳定程度超乎想象,行走在绿草如茵的风岛之上,甚至丝毫感觉不到岛屿是被风吹上天的,体感和处身于大陆上几乎无异。

    而且风岛的位置还非常的得天独厚,虽然四周都是旋转而上宛如棉花般的厚厚积云,但它的正上方偏偏云层稀薄到随便一阵风就能吹散。也就是说,只要生活在这里的风系生物愿意,天天都是大晴天也没问题。

    越是对风岛的情况了解,安格尔越是感觉这里很不错,而且周围的风系生物对他们展露的表情也是好奇与友善,这样的优良环境,非常适合建立一个驻地分馆。

    当然,如果调皮捣蛋的风系精灵少一点就更好了。

    一边这么想着,安格尔一边从腰间上扒拉下一只青皮小奶狗。

    这只小奶狗是贡多拉落地后,最先冲上来的一只风系精灵。它似乎对巫师袍上的星月图案非常的好奇,咬住其中一个太阳就死不松口,安格尔好不容易把他扯下来,这熊孩子直接化作一阵风从他指间飘散了,然后跑到了另一边又凝聚成形,继续扑上来。

    不过,这回青皮小奶狗还没扑到衣服上,就被看不见的重力脉络,直接从半空中给压在了草地上。

    小奶狗本想继续化为风消散,只是在无穷重力的压阻下,根本不能动弹,只能呜咽一声,可怜巴巴的看向站在另一侧的卡妙。

    卡妙咳嗽一声,走上前:“帕特先生,其实它是无心的,它……”

    顿了顿,卡妙用尴尬的语气道:“它很有可能是被怂恿的。”

    话毕,卡妙转头看往某个方向,嘴上厉喝:“丘比格,你给我滚过来!”

    然而,卡妙的怒吼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安格尔循着它的视线看去,却见在远处围观贡多拉的风系生物群背后,一道小小的黑影似乎因为被发现而吓了一跳,头也不回的飞也似跑走不见。

    看着那溜之大吉的黑影,卡妙只觉得心中怒火高涨,若非安格尔在旁,它肯定已经过去揍那混小子。

    卡妙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压住了上窜的火,竭力用平静的声音道:“那是我收养的一个小精灵,叫做丘比格。或许是我平时疏于管教,它的性格有些恶劣,就爱撺掇别人捣蛋。我在这里替它向先生道个歉。”

    看着卡妙的深鞠躬,安格尔能说什么呢……只能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脸上作不在意状:“无妨,毕竟只是小孩子,调皮是天性。”

    “不过,如果太过调皮还是不好,换作是其他巫师的话,可能它非得签一个完整丁原默克誓约才能罢休。”安格尔说到这时,在内心默默道:毕竟不是每一个巫师,都像他这么好说话。

    安格尔是微笑着说话,但卡妙莫名打了个颤,仿佛有寒气上涌。

    “是我的教导的问题,我晚点会带着丘比格向先生道歉。”卡妙非常谨慎的道。

    安格尔却是摆摆手,“不用,这并不是多大的事。”

    卡妙低下头,算是谢过,然后目光幽幽的看着地上被压的死死的青皮小奶狗。

    安格尔立刻心领神会,给托比丢了个眼神,后者哼唧哼唧两声,从青皮小奶狗身上收回了重力脉络。

    重获自由的小奶狗,这时也明白了安格尔是不好惹的对象,委屈巴拉的呜咽一声,夹着尾巴逃走了。

    这个小插曲,安格尔很快便放之脑后,因为此时围绕在风岛周围的云层,忽然开始翻涌起来,一个个宛如山岳般的黑影在云层背后显现。

    风岛上所有的风系生物,此时都将目光聚焦在了外面涌动的云层上。无知者在好奇,有内部消息的则用激动兴奋的眼神,期待的望着远方。

    在云层翻涌的越发厉害的时候,站在安格尔身边的卡妙道:“我的分身已经来了,那我就先失陪了。”

    话音落下,淡淡的青影消失不见。

    安格尔看了眼卡妙消失的地方,并没有说什么。马古都能分出分身,卡妙也分出分身似乎也很正常,只是马古的分身是成立于它那庞大的身体,以及无数的触手上的,其分身本质上并没有脱离马古的本体;但卡妙的却不一样,它从表面上看,好像真正分为了两个单独的个体,一个先一步随着安格尔来到风岛,另一个则留在云雾战场外接引柔风乌拉诺斯,此时才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返回风岛。

    这种特异的分身,或许是因为卡妙的天赋?亦或者他误会了,卡妙和马古其实本质上是一样,卡妙也有无数的触手,只是因为风的隐匿无形,所以让人误以为是两具分身?

    如果是后者的话,安格尔对卡妙的真身也开始有了些兴趣。

    外界云层滚动了数分钟后,以柔风乌拉诺斯与卡妙为首的两位风系生物,带着受俘的暴风山岭一众,穿越了积云,出现在了风岛的上空。

    它们辅一出现,风岛立刻沸腾了起来。

    很多风系生物并不知道外面的战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它们很清楚,自己被召回来就是为了对付从暴风山岭来的侵略者。如今,侵略者受降,意味着这场无妄之战争已经结束了!

    它们齐声欢呼着柔风殿下之名!

    风,将它们的声音传遍整个风岛,仿佛这道汇聚所有声音的力量,本身就来自于脚下大地一般。

    其中或许有一部分不知者,以为柔风殿下一人成军降服众叛,所以为之欢呼;但更多的风系生物,是为了战斗胜利而宣泄着情感。

    站在云端的柔风乌拉诺斯,也没想到回来后会出现如此阵势。

    它位于云端,突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了。看着兴奋的子民,它现在解释这不是它的功劳,这些其实是一位外来人类的俘虏,估计很大程度会打击士气。

    但不说的话,让它们以为是自己以一当千,这不仅仅是对安格尔的不尊重,也是对它自己的迫害啊……柔风乌拉诺斯就算再强,也不觉得它一己之力,就能战胜这么多的来犯者,要不然它将所有风系生物召回风岛是来当啦啦队的吗?如果被风岛族裔误会,以后真有类似外敌来犯,它们觉得它一己就能对付,那不就丢脸了吗?

    所以,还是赶紧纠正的好。

    柔风乌拉诺斯正准备开口明说,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我并不在意无谓的功劳。”

    柔风乌拉诺斯的目光望向下方风岛的一隅,安格尔正向它露出温和有礼的微笑。

    “你不在意,但我在意啊。”柔风乌拉诺斯通过风,向安格尔传音道:“捧得越高,摔的越高。”

    听着耳边传来的明显带着无奈语气的传音,安格尔也有些以为,想不到柔风乌拉诺斯目光看的倒是很远。

    “无妨,你一定要解释的话,可以晚点解释,现在解释的话,只会让它们心生焕乱。”安格尔:“我不在意的。”

    柔风乌拉诺斯沉默了片刻,觉得这样也好,于是向安格尔的方向露出了谢意的眼神。

    接下来风岛的欢呼与雀跃,安格尔没有留下参与,而是在柔风乌拉诺斯的传音指引下,架着贡多拉飞到了风岛最高山峰上的宫殿外。

    风岛上有很多人类建筑,据说都是在柔风乌拉诺斯的牵头下建造的。其中最大的建筑,就是山峰上的那座从山腰一直盘沿到山顶的宫殿群。

    宫殿群非常的庞大,不过因为常年缭绕在云雾中,从远处很难见其真容。

    直到安格尔靠近后,才感觉到了这庞大宫殿群带来的视觉震撼。

    这片宫殿群,比起外界香农王室的王宫,还要更加的庞大,完全无法想象,这会是由风系生物所建。

    在到达山巅时,安格尔看到了早已停在宫殿大门前的智者卡妙。

    “这又是卡妙先生的分身?”安格尔从贡多拉上跳了下来。

    卡妙点点头:“是的,殿下让我在这里等待先生,它很快就会过来。”

    柔风乌拉诺斯现在还在想办法安置那群“俘虏”,还有对受召回风岛的族裔进行新的调排,所以安格尔也理解。

    虽然柔风乌拉诺斯还没回来,但有些事也能先处理。

    譬如说,贡多拉上一众元素精灵的安排。

    安格尔将船上的元素精灵全都招了下来,除了……豆藤捷克。

    捷克能不能登上风岛,安格尔说了不算。

    卡妙听说捷克的事情后,立刻明白,捷克估计是绿野原智者派来打探消息的。以绿野原如今和白白云乡的关系,说是恶意探知,还够不上;但想要探探虚实的意思,却是很明显。

    不过,白白云乡如今的“内患”,因为安格尔的出现,已经消除。

    就现在风岛的情况,让绿野原的智者知道,也无所谓。

    思及此,卡妙笑道:“绿野原与白白云乡是最亲密的友邦,捷克愿意登岛,我们自然欢迎。”

    有了卡妙的首肯,安格尔这才将捷克放了出来。

    不过捷克一下船,还没等它说些什么,就被卡妙以“带你参观风岛”的由头,让一只风系生物带着离开了。

    安格尔也没阻拦,因为正如卡妙所说,绿野原与白白云乡相交甚密,捷克肯定不会被亏待。

    捷克走后,安格尔这才将目光放到一众精灵上。

    阿诺托如今还在黄沙牢笼里,并且依旧哭唧唧的抽搭不停,据丹格罗斯的说法,它现在不是伤心的哭,是开心的哭。

    安格尔没有立刻将阿诺托释放出来,因为阿诺托的情况还比较特殊,算是双边外交的关系。他虽然有理由有借口将它释放,但起码也要等之后柔风乌拉诺斯回来再说。

    而其他的风系精灵,安格尔解除了笼罩在它们身上的幻术后,就被卡妙召来的手下带走了。

    之前战时号召,这群风系精灵因为不会受到敌人为难,所以便留在原地,没有被带回来,如今既然被安格尔接了回来,它们自然要做好安排。

    不过,有一只风系精灵,却留了下来。

    正是它们之前遇到的银白飞鱼。

    如无意外,这只银白飞鱼应该也是暴风山岭的,名字叫做费瓦特。

    如何处理这只非白白云乡诞生的精灵,卡妙暂时也没个章程,这也是它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无法擅自做主,只能等柔风殿下回来后再行商议。

    风系精灵的安置结束后,卡妙将他们带进了山巅的宫殿。

    近距离的接触宫殿,安格尔也注意到了一些细节。虽然从整体形制上来看,的确算是人类风格的建筑,但里面很多细节,却与人类建筑风格背道而驰。

    就譬如“空中楼阁”这种明明是违背建筑常理的形制,在这里却能出现。

    这或许是风系生物因地制宜的改变?

    这种改变,在外界肯定行不通,但放在这里却非常的合理,而且还别有一番风味。

    后来,听卡妙的介绍,安格尔才知道,并非是因地制宜改变,而是……想当然的建。

    卡妙说,这些建筑都是柔风乌拉诺斯按照冯先生的只言片语,还有曾看过的冯先生的画,而仿造的。

    虽然是仿造,但柔风乌拉诺斯毕竟没有系统学过建筑学,只有形似没有神似,所以只能算是想当然的建筑。

    不需要地基,也能靠风力浮空的建筑,只能出现在风岛。

    真相固然有些可笑,但不得不说,这种“想当然耳”的建筑,非常的独树一帜,风系生物的群聚生态,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风格。

    若是继续下去,说不定会自成一派,形成新的城市文明。

    在卡妙的带领下,他们沿着宫殿长廊走了约莫百米,终于来到了一座恢弘的大殿前。

    这座大殿光从形式上看,颇有银鹭王室的风格。安格尔估计,当初柔风乌拉诺斯建造时,肯定是参考了冯画的与银鹭王室有关的画。

    大殿外的平台,并没有守卫,一路能直达大殿门口。

    在殿门前,他们倒是遇到了一个风系生物。

    准确的说,是一只风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