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244节 特洛伊莎
    “我不要啊,马腊亚冰山的元素生物都是坏蛋,它一定会杀死我的……我还是精灵,我还没长大……我长大一定会变成向先祖那么帅气的,还没看到那一天,我不可以死……”

    丹格罗斯将掌心处的脸,埋在血夜庇护的珠子上,惨叫着、呜咽着、不敢抬头看,直到安格尔说出拒绝那一刻时,它才悄悄的露出半边眼睛:“啊咧?”

    特洛伊莎威胁一般的眯着眼:“你确定要拒绝?”

    安格尔很笃定的道:“是的。”

    安格尔的拒绝,让丹格罗斯松了一口气,看向安格尔的眼神中也迸发出了无比的光亮。

    而特洛伊莎那边,表情却是瞬间一变:“既然你拒绝,那就没有继续前进的可能了。看在你是洛伯耳带来的份上,我可以原谅你闯入美纳冰河,但是,你现在必须立刻转头离开,不许再往前一步。”

    特洛伊莎的变脸,在安格尔的意料之中。不过,对方没有直接开战,也说明还有相谈的机会。

    “我们其实没必要争锋相对,我对马腊亚冰山并无恶意。”安格尔顿了顿:“而且,我来找寒霜殿下是有非常重要的事相告,这件事关乎着整个潮汐界的未来。你确定能僭越寒霜殿下的意志,驱赶我们?”

    特洛伊莎的眼眸里闪过不屑:“你以为随口说说,我就会信?”

    安格尔不慌不忙道:“在此之前,我已经去见过火之地域、野石荒原、拔牙沙漠、白白云海的君主……你不信的话,可以问洛伯耳。”

    看着安格尔言之凿凿的说出数个地域的君主之名,特洛伊莎心中的笃定有些动摇了。而且,丹格罗斯在对方手中,似乎也佐证了他说的话。

    特洛伊莎迟疑了片刻转过头,定睛看向洛伯耳。

    洛伯耳立刻会意道:“是的,我们不久前才从白白云乡过来。”

    洛伯耳为了证明,还将丘比格推出来,介绍起了它的身份。

    暴风山岭的风系生物,和白白云乡的风系生物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特洛伊莎自然能察觉到这点。确认了丘比格的元素性质,对于安格尔的话,她又信了几分。

    只是,改口的话她实在说不出来。

    “就算你去见了各地君主,这依旧不能证明,你所说之事会关乎整个潮汐界的未来。”特洛伊莎:“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安格尔能看出特洛伊莎已经信他三分了,现在的坚持,更多偏向于情绪化。

    他也不恼:“你想要证明的话,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话毕,安格尔偏过头,目光看向托比。

    虽然安格尔没有说话,但多年相处的默契,让托比立刻明白安格尔的意思。

    它懒洋洋的梳理完羽毛,慢条斯理的将身上那身搭配冰雪之地的蓬蓬白裙收入含雪之羽,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飞到半空之中。

    特洛伊莎正疑惑这只奇怪海鸟的行径,下一秒,它的眼睛变瞪的滚圆。

    因为托比……膨胀成了巨大的火焰狮鹫。

    浓烈的火星,从那庞然大物中散落,将薄薄的冰面烫出一个个大洞,从这就可以看出这只狮鹫身上的火焰,绝非虚假。

    特洛伊莎看着托比所化的火焰狮鹫,冰蓝色的眼眸里带着不可置信。

    “这……这是……”

    安格尔:“既然你听说过丹格罗斯,我想,你对它的样子应该不会陌生吧?”

    托比化为狮鹫形态后,和当年潮汐界的共主卡洛梦奇斯一模一样。既然特洛伊莎认识丹格罗斯,那么她必然也知道卡洛梦奇斯。

    而想要证明“所说之事与潮汐界未来有关”,除非安格尔将来意讲明,否则这就是自由心证。自由心证关乎各自的判断标准,很难有一个绝对的答案。

    安格尔让托比展现火焰狮鹫的形态,却是在向特洛伊莎暗示:这件事与卡洛梦奇斯有关。

    联想到卡洛梦奇斯的前任共主身份,安格尔相信,特洛伊莎自己会脑补出高于判断标准的心证。

    只要特洛伊莎脑补了,那么这件事基本就十拿九稳了。

    另一边,特洛伊莎果然在安格尔的暗示下,联想到了卡洛梦奇斯。

    卡洛梦奇斯作为灾变后唯一的共主,它重新整合了潮汐界的格局,让残败的局面恢复勃勃生机。可以说,卡洛梦奇斯在潮汐界任何一个地界,都拥有无比崇高的地位。哪怕是水火不相容的马腊亚冰山,也依旧有很多水系、冰系的生物,对卡洛梦奇斯很敬仰。

    特洛伊莎就是其一。

    卡洛梦奇斯虽然已经陨落,但它的影响力还在,如今一个和卡洛梦奇斯外形一模一样的生物出现了,这还真有可能牵动整个潮汐界的未来。

    想到这,特洛伊莎心中已经彻底的偏转,或许安格尔这一次来见寒霜殿下,是真的如他所说,有天大的要事。

    哪怕寒霜殿下授予了它可以处理外事的权利,但如果是关乎整个潮汐界未来的大事,特洛伊莎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去处置。

    这种大事,的确只有寒霜殿下来亲自处理。

    特洛伊莎深深的看了眼半空中展现巍峨身躯的托比,然后转头看向安格尔:

    “你说服我了。”

    特洛伊莎话毕,轻轻一挥白臂,之前被托比身上泄露火星烫穿的冰面重新化为冻结,并且出现了一条厚厚的冰路,直接延伸到白雾深处。

    毫无疑问,这条路就是特洛伊莎刻意展现出来,表明了自己让步的态度。

    不过,安格尔却并没有踏上这条冰路,而是继续看向特洛伊莎。

    “之前你说过,可以直接通过美纳冰河,将我们送到寒霜殿下的门口?”

    特洛伊莎的半个身躯重新回到水柱,只露出头颅:“你是想得寸进尺吗?我是这么说过,但前提是你要将丹格罗斯交给我。”

    特洛伊莎看了眼丹格罗斯,后者立刻一阵瑟缩,灵活的躲到了安格尔的身后。

    安格尔:“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

    安格尔:“我可以给你一份机缘,而你则需要将我们送到寒霜殿下的门口。”

    “机缘?我不认为你有什么机缘,值得我这么做。”

    安格尔笑了笑,从手镯里取出了一样物什。

    一股奇异且亲切的波动,从安格尔手上的物什中传出。

    特洛伊莎惊疑的看过去,发现那是一个环抱着塔状螺壳的人鱼摆件。明明看上去很普通,但却莫名的吸引着它。

    “你要把它送给我?”

    安格尔:“这东西叫做海洋韵律,它的所有权不在我身上,所以不能给你。但是,可以让你体验一下。”

    特洛伊莎:“这就是你要和我交易的那所谓的机缘?”

    安格尔点点头:“你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不愿的话,那我们立刻离开。”

    特洛伊莎感受着那股让它无法抑制的吸引力,好半晌道:“你确定要与我交易?我可以直说,就算不借着我的冰河,你们想要去殿下的宫殿也不难,最多耽搁一两天时间。”

    “我确定。”安格尔自然知道,这份交易现在看上去更像是他单方面的白给,但有些东西不是这么算的。

    据他所知,特洛伊莎是三大冰河主宰里唯一的水系生物,也就是说,它最能感知海洋韵律的底蕴。

    一旦特洛伊莎体验过海洋韵律,自然晓得这份交易是不平等的,它占了大便宜。

    作为占便宜的一方,特洛伊莎天然就会偏向于安格尔。

    这其实就是基于愧疚的心理补偿效应。

    就算安格尔已经明说了这是公平“交易”,但这种心理补偿依旧存在。对方会觉得自己占尽便宜还假借了“交易”托辞不用补偿,会更加的惭愧。

    当然,以上的情况只适用于城府不深的普通人。对于老谋深算的心机者、以及对于巫师而言,交易就是交易,一锤定音,哪怕一方占尽便宜,也不认为要补偿。

    安格尔愿意做这个尝试,就是因为他看出来了,特洛伊莎别看姿态一直摆的很高,但其实心性和其他绝大多数的元素生物一样,都是白纸一张,适用于这种简单的心理学效应。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特洛伊莎没有产生愧疚的心理补偿,也无妨。

    反正他开启海洋韵律,只是费一点微不足道的能源罢了。

    在安格尔看来,费一点点能源,换来节约一两天时间的路程,也不算太亏。

    安格尔内心的弯弯绕绕,特洛伊莎自然不知道,它现在所有的官能都被海洋韵律所吸引,所以在安格尔点头之后,它也没有故作矜持,立刻答应了这场交易。

    安格尔没有迟疑,直接开启了海洋韵律,将特洛伊莎笼罩在了奇妙的幻境之中。

    三分钟后,特洛伊莎睁开了眼。

    和之前相比,单从外在来看,特洛伊莎没有明显的变化,但它的眼神却比先前更加的清亮透彻,身上本来翻涌的怒潮气息,也变得平和了很多。而这种平和不代表死寂,反而是将那汹涌的波涛隐藏在更深层的渊海之中。

    外人很难判断,只有特洛伊莎自己知道,它这次占了多大的便宜。

    虽然很遗憾,在海洋韵律的世界里,它没有活到最后;但就算如此,它的收获也足以将它推到一个以往无法想象的高度上。

    只要时间允许,它甚至觉得自己能成为君主预备役。

    当然,这只是觉得。

    可即便如此,也是极其骇人了。

    正因为特洛伊莎知道自己这次占了很大的便宜,它看向安格尔的眼神中,明显少了几分疏离,而是多了几分亲近。

    随着未来特洛伊莎消化海洋韵律带给它的机缘,这份亲近感还会与日俱增。

    这就是安格尔与特洛伊莎交易所得,一份长期且递近的关系。

    而他,只付出了一点点能量。

    “谢谢先生。”特洛伊莎克制着激动的心情,向安格尔轻轻的点点头。

    安格尔此时已经收起了海洋韵律,淡定的对特洛伊莎道:“这只是交易。”

    特洛伊莎没有说什么,但在心里却暗道:这对它而言,是一次升华与洗礼。所以,这不仅仅是交易。

    安格尔能猜出特洛伊莎在想什么,但他装作不知,依旧表现出“公平交易”的模样,这让特洛伊莎更觉得自己占尽便宜,愧疚补偿效应不自觉的在叠加着。

    安格尔:“既然交易达成了,那……”

    特洛伊莎赶紧道:“我现在就送先生去寒霜殿下的宫殿。”

    话毕,特洛伊莎轻轻一点,冰面直接裂开,露出了下方深幽不见底的暗色冰河。

    在这条冰河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气泡,特洛伊莎示意安格尔进入气泡之中。

    安格尔无所谓的走了进去,随着一阵咕嘟嘟声,气泡被强烈的水流推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了黑暗的冰河之中。

    ……

    冰河之下的旅行,还在继续。

    虽然周围一片漆黑,且时不时的有怪异的水声出现,但安格尔却没有一丝畏惧,反倒是好整以暇的看向气泡之外发光的……人鱼。

    是的,正是人鱼。

    这是特洛伊莎的真身,人鱼形态的元素生物。

    相比起正常的上半身,它的尾巴非常的悠长,达到了十多米。白中泛蓝的鳞片,既有水的温柔,也带着寒冰的凌厉。

    因为尾巴的关系,可以说,这是安格尔看过最简洁也最优雅的人鱼形态。

    估计也只有元素生物能这么恣意的长,现实中很难看到有类似的存在。

    欣赏了片刻后,安格尔对“护卫”在气泡旁的特洛伊莎道:“我之前一直有个疑惑,不知道能不能为我释疑?”

    特洛伊莎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甚至用上了敬称:“先生请说。”

    “我想知道,你为何会对丹格罗斯有兴趣?”

    既然特洛伊莎认识丹格罗斯,自然该明白,丹格罗斯的特殊性。特洛伊莎将丹格罗斯要走,总不能对它动手吧?更何况丹格罗斯还是一介元素精灵。

    所以安格尔很好奇,特洛伊莎为何会想要丹格罗斯?

    丹格罗斯听到事关自己的疑问,虽然不敢伸出头去看特洛伊莎,但也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它的答案。

    特洛伊莎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因为我对卡洛梦奇斯大人很敬仰。”

    “在我听说,有一只名为丹格罗斯的火系生物诞生于大人的遗骸中时,就一直想要见见丹格罗斯。”

    丹格罗斯暗忖:见见我?莫非是远距离……崇拜?

    特洛伊莎:“我想看看,它到底有没有资格以卡洛梦奇斯大人的后裔自称。”

    安格尔:“这就是你对丹格罗斯有兴趣的原因?”

    特洛伊莎点点头:“是的。”

    安格尔:“那你现在的答案呢?你觉得丹格罗斯有资格自称卡洛梦奇斯的后裔吗?”

    丹格罗斯也好奇的伸出掌心,偷偷看向特洛伊莎。

    特洛伊莎却是觑了丹格罗斯一眼,轻蔑的哼了一声。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看着两眼已经因为愤怒而变红的丹格罗斯,答案已经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