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261节 茂叶
    目之所及,碧空如洗。远处浮云轻薄,近处空寂悠然。

    一切都和平常没有两样。

    但是,安格尔却是清楚的感知到了,有谁在窥视他!而且,直到现在,对方都还没有移开视线。

    安格尔表面不动声色,但暗地里却已经联系上了厄尔迷。

    两秒后,在所有元素生物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十数里的世界倏地变幻了色彩,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灰败,仿佛从明朗的现实世界进入了一片雾霾重重的废墟世界。

    只有贡多拉还保持着明媚的色彩,是这个死寂世界里唯一的鲜活。

    在世界骤变的瞬间,安格尔也跃出了飞舟,屹立在半空中:“是谁?出来!”

    然而,无人应答。

    贡多拉附近,因为惊变而猝不及防的洛伯耳,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偷袭吗?”

    丹格罗斯表情也很严肃,不过面对洛伯耳的惊诧,它挥了挥手道:“天空的变化,是影子里的那位造成的,不是偷袭。但是,帕特先生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谁在附近吗?”

    丹格罗斯嘀咕的时候,安格尔从天空慢慢的降落,眉头紧蹙着。

    洛伯耳:“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吗?”

    安格尔沉吟了片刻,看向洛伯耳:“刚才你有感觉到异常吗?”

    洛伯耳回忆了片刻,摇摇头:“我一直控制着风,监察四周的情况,除了偶尔看到地面上有一些元素生物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常。”

    安格尔听完后,表情却并没有变的轻松,反而眉头更加的皱紧。

    洛伯耳的回答,和厄尔迷传来的讯息一模一样。

    安格尔让厄尔迷改天换地,直接用特殊的力场,替代了周围十数里的天空,就是为了困住之前那“窥视”他的存在。

    然而,当灰败的世界布开以后,那窥视的目光便消失不见。

    安格尔也联系了厄尔迷,厄尔迷给出的答案是:一切正常。

    既没有找到窥视者的踪迹,也没有窥视者曾经留下的痕迹,周围的天空,干净的如肉眼所见的那般清澈。

    但安格尔并不相信周围一切正常。

    自从他离开马腊亚冰山以后,这已经是第二次感受到被窥视。第一次,安格尔还可以自我欺骗,说“不要多心,可能感觉错误了”;但这一回,安格尔再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是多心的了。

    要知道,刚才那种触动灵觉的窥视感,起码有三秒之多。

    这么长的时间,他绝对不会判断错误,肯定有某种生物,在暗处窥视着他。

    只是对方的隐匿能力非常厉害,哪怕是厄尔迷展开了灰败世界力场,也没有察觉到丝毫踪迹。

    安格尔甚至无法判断,躲在暗处的生物,是藏起来了,还是已经逃出了灰败世界。

    他沉吟了片刻,看向洛伯耳:“……掀起风暴。”

    洛伯耳依旧不明所以,但安格尔既然让它这么做,想必也有他的道理。洛伯耳也没多问,直接联合速灵,对着灰败世界掀起了恐怖的风暴。

    飓风的力道之大,甚至让无形之风,显现出了有形的轨迹。

    在这样狂暴的飓风中,只要能级不超过洛伯耳,任何的事物,都会被切割成无数段。

    飓风刮了整整三分钟,并没有任何的生物显现。

    安格尔相信,就算是真的有隐藏生物,在这样近乎狂暴清洗的节奏下,也绝对隐藏不了。

    那么当下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个躲在暗处窥探的生物,已经跑了。

    以对方的隐匿能力和逃跑速度,估计一开始就没有被灰败世界所笼罩,那么隔了这么多分钟后,肯定已经不知道逃到哪里了。

    安格尔眼神变得晦暗,来到潮汐界后,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根据当下的情况来判断,对方是一个来去无踪,不留下痕迹,不掀起任何波澜的生物。

    以元素生物的来猜测,只有风系比较能对得上。

    但洛伯耳作为风系生物,都无法发现对方,这显然也很奇怪。

    安格尔脸色变幻了许久,最终他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让厄尔迷收起了灰败世界。

    “继续赶路。”对速灵下了令后,安格尔便回到座位上。

    他先是与托比交流了一下,询问之前托比发出暗号是什么意思。托比给出的回复是:它也感觉到了有谁在暗中窥探。

    托比的答案,让安格尔心下生疑。为何只有他和托比被窥探?船上其他元素生物,全部没有感觉。

    其中洛伯耳的实力,和托比也相差无几,连洛伯耳都毫无感,托比却感觉到了。

    这是因为窥探者故意让托比和自己,发现被窥探?

    还是说窥探者其实只对自己与托比有兴趣,对船上其他元素生物不在意?

    安格尔暂时无法判断到底是哪一种,但他比较倾向第二种,因为对方如果是故意让安格尔与托比发现,那么他应该还会留下一些线索,但之前已经确认了,周围了无痕迹。对方的确是在有意的避开被发现,这与第一种情况的心态,不大一致。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对方为何只对他与托比有兴趣的呢?是因为,他们并非潮汐界的原生生物?

    信息太少,无法揣摩。

    安格尔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提起更高的警戒,一旦有风吹草动,就必须认真以待。

    在这种情况下,安格尔也不准备再进梦之旷野了,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看似沉默,实则配合着厄尔迷,用精神力观察着周遭的动静。

    因为这件事,贡多拉上保持了数小时的沉默,谁也没有出声。

    直到后来,丹格罗斯见安格尔的眉峰逐渐平静,才试探着开口问道:“帕特先生,先前是怎么回事啊?是有谁藏在附近吗?”

    丹格罗斯的问话,也让其他元素生物纷纷竖起了耳朵。

    虽然它们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厄尔迷的灰败世界、洛伯耳的风暴洗地,都在指向着一种猜测:安格尔似乎想要借此封锁、乃至逼出某位隐藏者。

    安格尔没有藏掖,将之前发生的情况说了出来。

    “你们可知道,潮汐界里有谁,能够做到这般来去无踪?”安格尔虽然没有明确的对谁问话,但目光却只放在丘比格与洛伯耳身上。

    丘比格是跟着智者卡妙一起长大,了解的内幕绝对不少。洛伯耳则本身有智者之姿,它说不定也知道些什么。

    “要说无影无踪,那肯定是风系生物。但一路上,我都没有感觉到有任何风系生物靠近。”说话的是洛伯耳,它思忖了一会儿,又道:“而且,风系生物就算速度再快,也很难在刚才那种世界变天之前逃走。”

    “能达到如此速度的,或许只有黑雷池与闪闪山脉的电系君主能做到。”

    “可这两位电系君主,速度快虽快,但声势也浩大无比,绝对无法做到不留踪迹。”

    也就是说,洛伯耳也不知道是谁。

    丘比格:“我听卡妙大人说过,潮汐界也隐藏了很多强者,这些隐藏的强者实力有些不会比元素君主差。先生如今要去见到奈美翠,就是这一类。”

    丘比格的言下之意,或许他们遇到了一位隐藏的强者。

    洛伯耳:“如果真有这种隐藏强者,肯定不会毫无踪迹,等到了青之森域时,大人可以向茂叶殿下,或者奈美翠大人询问,应该会有收获。”

    洛伯耳的建议,并非无的放矢。因为据安格尔所知,每次元素潮汐时,潮汐界的至强者在吸收元素能量的时候,是可以感知到同等级别的存在的,哪怕对方距离你非常遥远。

    所以,如果真有这样的隐藏生命,或许真能从各地的元素君主那里得到答案。

    “这里距离青之森域还有多远?”安格尔问道。

    洛伯耳看了看四周:“最多半天,就能抵达青之森域。”

    安格尔点点头,没有再说其他,如果在这半天中,那位隐藏者还能继续保持藏匿状态,那就按照洛伯耳所说的去做。

    不过,如果那位隐藏者对他们是有恶意的话,安格尔相信,对方肯定会想办法尽快动手。

    所以,安格尔虽然表面没有做什么,但暗地里的戒备已经拉到了最高。

    半天的时间,一转即逝。

    一路上非常的平静,并没有遇到任何的波折。在这段期间,安格尔也没感受到有人窥视。

    他不知道,那位隐藏者有没有离开了。

    但现在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

    青之森域到了。

    青之森域,位于重重峻岭之中,是一片延绵到不知尽头在哪的茂密森林。和其他地方的森林不一样,虽然都被称作森林,但只要看一眼,就能察觉到明显的区别。

    首先,这里的森林里遍布着疏淡的薄雾,这些雾气并非天象造成,而是浓郁到近乎已经实质化的自然气息。

    在这种自然气息笼罩之下,别说木系生物,就算是普通的野兽魔物,都会被养的膘肥体壮。若是自然巫师在此,更是吞吐之间就能成长。

    再来,这片森林里的植物,都异常的高大。而且,充满着古拙的味道。这是一片未曾被亵渎过的,真正原始的森林。

    除此之外,与外界森林最大的区别,便是无以计数的木系生物。

    哪怕安格尔还没踏足其中,就已经看到了不少的元素生物,跑动的树人、如蛇般扭曲的藤条生物、飘飞的蒲草生物、还有翩翩起舞的蝴蝶花……

    这些木系生物,让布满薄雾的森林不仅没有死气,反而越发的生机勃勃。

    唯一让安格尔有些奇怪的是,为何它们距离贡多拉越来越近?

    不久后,一只宛如蒲公英样的毛绒生物,站在贡多拉的船头,摇摇曳曳的述说着什么。

    “……就是这样,茂叶殿下已经在日光湖畔等待各位了。”

    听完这个自称嗒迪萘的木系生物解释,安格尔才明白为何这群木系生物迎着他们的方向而来。

    原来,就在数天之前,安格尔当时还在马腊亚冰山的时候,青之森域来了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来自石林峡谷,是石林峡谷的智者。

    这位智者带来了一条消息:石林峡谷的君主与智者,都收到了马古先生的邀约,前往火之地域。

    石林峡谷因为距离青之森域不远,于是这位智者来到青之森域,正是要和茂叶殿下进行商量。

    简而言之,就是魔火米狄尔派出去传讯的使者,有一位已经将消息传给了石林峡谷。而石林峡谷的智者,又将消息带到了青之森域。

    故而,青之森域的茂叶格鲁特,已然知道了安格尔等人会在不久后,将火之地域的邀请函带过来。所以,便派了嗒迪萘在青之森域外围候着,一旦发现了安格尔,便将他们引到青之森域的核心之处:日光湖畔。

    安格尔思考了片刻,从茂叶格鲁特让嗒迪萘在外等候的这个信息来看,它们应该倾向于善意。

    而且,有了石林峡谷智者的助攻,还节省了他解释的时间,这倒也不错。

    思及此,安格尔对嗒迪萘道:“那就麻烦你带一下路。”

    嗒迪萘摇曳了一下绒毛:“这是我的荣幸,各位请跟我来。”

    有嗒迪萘作陪,他们也不用下船,直接驾驶着贡多拉,便朝着青之森域的深处驶去。

    在行进过程中,安格尔对着丹格罗斯使了个眼色,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丹格罗斯一看便明白安格尔的意思。

    丹格罗斯咳嗽了一声,吸引嗒迪萘的注意,然后摆出好奇的表情,开始暗暗的探查起茂叶格鲁特在见过石林峡谷智者后,有什么表现。以此来确定,茂叶格鲁特的想法是什么。

    嗒迪萘显然听说过丹格罗斯的名字,对于这位诞生于卡洛梦奇斯灰烬的火系生物,表现出了明显的善意。

    对于丹格罗斯的询问,嗒迪萘也没有隐瞒,能说的基本都说了。

    安格尔在旁听着,总结出来的信息,基本和他判断的一样。既然茂叶格鲁特愿意派手下来迎接,就说明它其实是不排斥的。

    但具体茂叶格鲁特内心是不是如表现的这般一致,还是要去见见它以后,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