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267节 踏入深林
    有了帕力山亚的带领,他们在迷雾之中畅通无阻。

    一路行至迷雾的尽头。

    “前面,就是失落林的核心区了。”

    循着帕力山亚的话,安格尔往前看去。

    失落林的核心区,是一片以矮丘为中心的圆形环状森林。这片环状森林里,并没有浓浓的雾气,反而如青之森域的其他地方一样,只有自然之力形成的薄雾,均匀的分布在树林里。

    日暮的阳光透过薄雾,为这片森林镀上一层柔和的金边。

    柔和的风吹拂,将树叶吹的哗哗作响,就像是在演奏一曲黄昏的赞歌。

    看着眼前这一幕,安格尔心中也颇为惊讶,他完全没想到,经历了满是阴郁的古朽雾林,最终会来到这样一处宛如世外天堂般的地方。

    在安格尔被眼前一幕震撼到的时候,帕力山亚也在注视着前方霞光里的森林,它的眼神很复杂,既有期待与惊喜,也有怯惧和忧心。

    种种复杂的情绪,最终归于深邃。

    然后,帕力山亚颤巍巍的抬起一根根须,带着期颐之色,试图接触前方那久违的日光。

    可就在根须穿过迷雾,进入环状森林的时候,恐怖的威压迅速袭来,哪怕是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帕力山亚,都被这种威压惊的迅速收回了根须。

    “大人的气场又变强了。”根须处传来的压迫感,似乎印刻进了它的灵魂,哪怕已经收回了根须,它的身躯也依旧忍不住微微的颤抖起来。

    三百年前,帕力山亚虽然从失落林核心处退了出来,但当时它只是无法久居其中,硬撑的话,在核心处自由行走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现在,威压比三百年前上升了不止一个等级。在这种威压之中,别说是在核心处自由行走,哪怕踏入其中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帕力山亚转头看向安格尔,语气带着质疑:“你确定能带我进去?”

    安格尔也注意到了之前帕力山亚探出根须的行径,虽然他无法感同身受,但从帕力山亚迄今还在颤抖的身躯,可见内中威压的恐怖。

    之前安格尔为了忽悠帕力山亚,说的很笃定。可现在,看到如此恐怖的威压,安格尔心中也有些没底了。

    他之前用三角空间能量定位法,曾推测,失落林的核心处,威压威压估计就达到二级真知的巅峰,最多三级真知初阶的水准,也就和导师桑德斯的威压水平差不多,或者高上一线。

    但现在看来,好像有点低估了。

    帕力山亚的实力,估计达到一级真知巅峰水准,按照基本的能量规则,它就算面对三级真知巫师的威压,也不至于一瞬间就退缩。

    可事实摆在眼前。

    失落林核心处的威压,或许已经远远超过三级真知初阶的水准。

    这似乎也在侧面说明,奈美翠的实力……恐怕深不可测。

    “嗯?”帕力山亚见安格尔久久不言,发出疑惑的声响。

    安格尔内心并不平静,但面对帕力山亚的质疑,他还是装作无事的样子:“放心吧。”

    帕力山亚听到这个回答,稍微松了一口气。不过,这时安格尔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我做不到,那我们就后退呗,这也遂了你的意。”

    帕力山亚猛地转过头: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在它还惊疑于安格尔的回答如此光棍时,安格尔往前走了一步:“我去试试。”

    都到了这个地步,帕力山亚也不可能阻拦安格尔。任由安格尔,穿过迷雾,踏入了核心之地。

    安格尔看似轻松,其实各种防备力量已经开启到了极限,厄尔迷也悄悄的从阴影里钻了出来,开启了特殊的力场,防护在安格尔的四周。

    就在安格尔从迷雾走出,踏入光照范围的那一刻。

    恐怖的威压,如期而至。

    而且,这种威压和安格尔之前在迷雾中经历的威压有所不同。在迷雾中时,威压虽然随着安格尔的深入在提升,但这种提升是有一个积累过程的,不是一蹴而就。

    但失落林核心处的威压,却完全不一样。它直接跃升了一个大的层次,就宛如从学徒期晋级为正式巫师,提升不同于往常,是一种根本的质变。

    位于这种威压之中,哪怕有厄尔迷的全力防护,安格尔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力。

    这种压迫力,让安格尔有种错觉,它面对的仿佛不是威压,而是一整个倒悬于头顶的山海。

    与这样的威压相比,单独的个体,显得无比的渺小。

    安格尔现在很确定,如果不是有厄尔迷的力场,让他直面这种威压,估计已经受伤倒地了。而且,厄尔迷的力场也无法完全阻拦威压,安格尔自身也承受了一部分。虽然被削减后的威压依旧很恐怖,但至少不至于让它露怯。

    不过,安格尔也感知到了,就算是厄尔迷,也无法在这种威压中持续太长时间,厄尔迷向他示警的能量越发孱弱,力场最多还能维持三、五分钟,而且力场还无法扩大。

    也即是说,就算让厄尔迷全力开启力场,也仅够安格尔一人独撑,是无法让帕力山亚也享受到防护。

    安格尔既然答应了与帕力山亚一起进入失落林的核心处,他就不会失诺。

    面对如此威压,安格尔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应对。

    ——右眼的「域场」!

    安格尔曾经和桑德斯经历过多次的教学对战,在对战之中,桑德斯也经常会开启威压干扰安格尔,而且一干扰一个准。后来,安格尔激活了右眼绿纹,在域场的作用下,完全可以无视桑德斯的威压。

    那时,安格尔便知道,域场可以阻隔威压。

    后来在星池遗迹的那场盛宴上,斑点狗还没到来时,安格尔也通过右眼的域场,缓解过沸绅士的威压。

    所以,安格尔觉得,域场应该有用。

    不过安格尔也无法确定域场能抵御威压的极限是什么层级。

    能抵御失落林的威压自然最好,如果不能彻底抵御,应该也能缓解一部分,到时候让厄尔迷再开启力场,应该也会轻松……最差的结果,便是完全不能抵御,那安格尔也只能放弃,等野蛮洞窟进驻潮汐界以后,再来找回场子。

    安格尔这么想着的时候,隐匿在瞳孔深处的绿纹,已经被安格尔激活。

    密密麻麻的绿纹,在右眼附近欢快的跃动着。

    只不过刹那间,安格尔的右眼便开始散发出微微的绿光。随着绿光的出现,安格尔近段时间沉淀许久的域场,终于被激活。

    域场激活之后,安格尔立刻感觉到,被厄尔迷力场削弱过的压迫力,直接消失不见。

    “有效。”安格尔心下一喜,将无形的域场范围稍微扩大了一番。

    此时,域场的范围已经大过于厄尔迷开启的防护力场。

    做完这一切后,安格尔暗中联系厄尔迷。想要询问一下,厄尔迷现在的情况。

    厄尔迷给出的回馈也是简洁明了:它所承受的力场威压消失。

    这意味着,域场完全承担了威压,并且将威压的负面效果彻底的阻拦在外。

    安格尔这时,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收起因为情绪波动而略有起伏的表情,回过头,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对帕力山亚淡淡道:“我们走吧。”

    ……

    数分钟后,帕力山亚走在熟悉的阳光下,还有些发怔。

    这个人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帕力山亚可以确定,自己走在失落林的深处,可它居然一点都没有感受到威压。

    仿佛,威压本身就不存在般。

    它忍不住回头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看上去和之前并无任何差别,它也没有感知到,安格尔身周有元素能量波动。唯一的变化,是安格尔的右眼似乎闪耀着微微绿光。

    帕力山亚想要仔细观察绿光,可当它直视安格尔的右眼时,一股心悸感让它不由自主的移开了视线。

    帕力山亚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感觉到心悸,但它隐约明白,安格尔右眼应该就是抵御威压的手段。

    那种力量,仿佛是一种……禁忌。

    帕力山亚不敢多想,它也不敢多问,只能保持安静不语。

    他们沿着这边薄雾森林的外围,又走了数分钟,安格尔开口打破了沉寂:“那里是奈美翠阁下闭关的地方吗?”

    帕力山亚循着安格尔所指的方向看去,正是这片森林中那唯一的高地。

    ——矮丘。

    帕力山亚愣了一下,:“你,你怎么会知道?”

    安格尔还没说话,重新化身为海鸟状态的托比,便忍不住对帕力山亚翻了个白眼,并且发出了叽咕的声响。

    帕力山亚:“它在说什么?”

    安格尔总不能说,托比在骂你蠢货吧。所以,安格尔并没有解释托比的话语,而是装作没有听到他,回答起了它的第一个问题。

    安格尔:“因为你一直带领我们绕着森林边缘走,这不是明摆着,中心处有问题么?”

    而环状森林的中心处,便是矮丘。所以,安格尔这才推测,奈美翠应该是在矮丘附近闭关。

    被安格尔戳破内心所想的帕力山亚,心下有些慌张,担心安格尔得知了奈美翠闭关之地,就会朝着矮丘进发。

    它赶紧道:“你之前答应过我的,我往哪走,你就跟着我走。”

    看着帕力山亚不安的神色,安格尔耸耸肩:“我又没说要往矮丘去,我们就在附近逛逛,或者停在这里也行。”

    既然安格尔都如此说了,帕力山亚也没带着安格尔继续无聊的绕圈,而是选了一个平坦的大石头附近停了下来。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如果奈美翠大人意识还清醒,且愿意见你,它自然会露面的。”帕力山亚顿了顿:“如果大人没有现身,那我们就离开,时限……时限……”

    安格尔:“时限就到午夜前。在这种威压之下,我也只能维持这么久。”

    帕力山亚点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霞色越发的暗沉,还留有浮白的天幕中,也浮起了点点的星辰。

    他们这段时间,都没有说话,安格尔在静静冥想,帕力山亚则紧紧的盯着安格尔,生怕安格尔搞点小动作,借着异动去唤醒闭关中的奈美翠。

    这种明面上的监视,一直维持到了将夜未夜时。

    一直冥想的安格尔,终于睁开了眼,他伸了个懒腰,从空间里取出一个散发着凛冽寒气的杯子。

    帕力山亚眉头瞬间皱起:“你在干什么?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安格尔:“就像植物需要水,人类也离不开水。”

    安格尔说着,指尖一挥,一个送水术便凝结出来,细细的流水被装入透明的杯子里。

    安格尔一口饮尽,然后将杯子放在了身边。

    帕力山亚看了眼安格尔,确定他没有再做其他小动作,便松下了心神。

    “如果奈美翠大人真的在外界留有意识,当你进入核心之地时,它肯定已经感知到了。既然到现在大人还没有出现,要么是大人不愿意见你,要么就是你猜错了,大人并未留下任何意识。”帕力山亚:“所以,我劝你还是离开吧。”

    因为安格尔这一路上颇为守规矩,帕力山亚的语气也明显和蔼了许多。

    安格尔却是不在意的道:“不是说好等到午夜么,现在天都还没彻底暗下来呢。再等等吧,说不定马上就来了呢?”

    帕力山亚正想说“不可能”,可还没等它开口说话,就听到一道沙沙的声响,从远处传来。

    “这声音……”帕力山亚猛地回过头,眼神紧盯着密林。

    密林深处并无任何变化,但沙沙声却持续的传来。

    并且,随着时间推移,沙沙声越来越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已经来到了他们的周围。

    当一阵寒风吹来,帕力山亚只感觉远方一亮。

    一道优雅的身影,便从密林的深处,缓缓的走了出来。

    那是一道怎样的身影?

    它散发着淡淡的绿光。

    它摇曳着修长的身体。

    它的每一次前行,都带着鸣沙之声。

    而且随着这道身影的出现,周围开始绽放出柔和的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