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术士 > 章节目录 第2318节 白鹅镇
    帕力山亚和茂叶格鲁特,此时也看出来了,莱茵的诚意所在。

    通过魔女的告解,他们再一次的进行了互谈。

    在魔女的告解这个互信基础之上,他们的谈论可谓非常愉快,虽然偶尔爆出点奇奇葩葩的心理活动,但这都无伤大雅……唯一有点伤的,是安格尔。

    没错,就是安格尔。

    事情却是要从他们再次交谈开始。

    “这个我同意。——虽然心中有点不想同意,但不得不正视实力的差距,人类巫师还是要比元素生物要强啊。好烦啊,要是安格尔那个小骗子没有进入潮汐界,就好了。”

    这是帕力山亚在魔女的告解下,内心的一次活动,全部展现在了众人眼中。

    刚开始,帕力山亚还有些不好意思,当着对方的面咒骂了安格尔。

    但后来帕力山亚惊讶的发现,对面的桑德斯与莱茵,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还出现了以下的情况:

    “我知道了。——安格尔又搞了什么事,为何会不受待见。呵,让你作吧,活该。”这是桑德斯的声音。

    帕力山亚知道桑德斯是安格尔的导师,连桑德斯都在心理活动中吐槽安格尔,它那些微的不好意思,立刻收了起来。

    接下来,他们的对谈,在明面上的提问与回答都很正常。但私下的心理活动,全部指向了安格尔。

    尤其是帕力山亚,简直把安格尔从头到尾给批判了一顿。

    在这一系列的批判中,其他人也明白了安格尔到底做了什么惹火帕力山亚。

    虽然在莱茵和桑德斯看来,安格尔用手段引出奈美翠不是什么大事,但他们也乐得看到安格尔难得的黑脸。

    嘴上都不说,但心理活动却骗不了人。

    而处于漩涡中心的安格尔,想要辩驳什么,也无能为力。因为帕力山亚完全可以说:“我什么都没说,那些只是我心理的想法,难道我连想想都不成?”

    想是可以!但不要在“魔女的告解”里想喂!

    安格尔之前因为一些不重要的心理活动,已经有些掉逼格了,他此时却也不好意思再发表什么意见,只能默默的退后到神秘光罩的覆盖范围之外。

    耳不听不烦。

    抛开安格尔的话题,这次的交谈,有了互信基础,大家都更加的诚恳了。虽然有些细节上,两方都有些意见,但因为能看清对方的底线,还不至于争执不休。

    不过,这一次的相谈只是一次试水,真正的谈话还要等到未来莱茵去到火之领地后,和其他所有的君主、智者共议。

    因为潮汐界的问题相对复杂,而且潮汐界也地缘辽阔,每个地方每个地方的分析,所以导致这场谈话足足持续了一天。

    直到安格尔感知到奈美翠从梦之旷野离线,他们的谈话才暂时停止。

    是的,是暂时停止。而这个“暂时”,也没有暂停多久,因为十多分钟后,奈美翠也从失落林深处游移了出来,加入了这次的谈话。

    有了奈美翠的加入,这场谈话开始从之前的漫不经心,变得更加郑重起来。

    因为,奈美翠作为当前潮汐界最强者,它的话,极有可能影响未来共议时的最终决案。

    ……

    潮汐界,因为莱茵与桑德斯的到来,逐渐开始走向了不一样的气象。

    而这一日,在未来必然会影响到南域巫师界的格局。

    但这一切,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没有什么影响,因为他们距离超凡的世界,实在太过遥远。

    白鹅鸣沙岛,断句是白鹅鸣、沙岛。

    其面积有两万余平方公里,是细达马亚群岛中的一个并不起眼的岛屿,因为岛上最大的湖,酷似白鹅扬颈而鸣,所以取名为白鹅鸣,岛上能生存的内陆地域很少,沙地占据多数,所以这里是名副其实的沙岛。

    在这个很不起眼的岛屿上,有一个白鹅镇,因靠近鹅鸣湖而得名。

    少年布雷泽就生活在白鹅镇。

    只是他生活的地方,在白鹅镇西南角的贫民窟……中的垃圾场。

    在有些黑暗的破铁皮屋里,布雷泽单脚踩在没有花朵的木质花盆上,嘴里咬着一卷纱布,不停的缠绕着自己的右手。

    他的右手手掌上,有一个桃核大小的粉红肉瘤。这是他出生就长着的,在老杰森还没有因为抢夺食物而被打死前,曾经带他去看过医生,询问肉瘤的情况,医生给予的答复是:先天畸形。

    因为出生于垃圾场,附近又有煤炉厂,这里的人有一部分出生时就有畸形。

    布雷泽运气比较好,他的肉瘤并不算大,不像老杰森那个儿子,还是个婴儿肚子就大的如球,最后连一年都没撑过。不过这也便宜了布雷泽,老杰森因为丧子之痛,领养了当时被丢在垃圾场的布雷泽。

    浑浑噩噩,布雷泽就在老杰森的粗养下长大,一直到十二年后,老杰森被打死。

    老杰森平时虽然很粗莽,但他教会了布雷泽生存之道,还教会了布雷泽识字,虽然他也不懂为何老杰森居然会认字,要知道白鹅镇识字的人可不多。

    “唉。”因为回想起两年前老杰森的死亡,布雷泽心情有些低落,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不过缠绕纱布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

    手掌上的肉瘤平时倒是不怎么影响生活,但妨碍美观,也妨碍打架——在垃圾场长大,不学会打架根本无法从其他拾荒者手上抢夺有用的物资。

    所以,为了方便,布雷泽便用纱布将右手裹得严严实实。

    只是,今天从医院垃圾桶捡回来的这一卷还未开封的纱布,长度有一些尴尬。

    缠完了手掌,却还有一大截留在外面。

    这多出来的一截,说它长,也没长到能剪下来再缠一次手掌的长度;说短吧,又多出来不少。

    这让布雷泽有些犹豫,要不要剪下他?

    想了想,布雷泽还是决定算了,不剪了,反正纱布在医院垃圾桶里能捡很多。至于多出来这一截,布雷泽索性将其缠绕到了细瘦的右前臂上。

    缠完后,布雷泽挥了挥拳。

    随着白色纱布的飘带在空中晃动,布雷泽嘴里“嚯嚯嚯”的传来配音声。

    “不错不错,这有点像是《黑暗魔王》里少年魔王的拳带!”布雷泽满意的点点头,嘴里还忍不住说了一句少年魔王的台词:“你以为你赢了吗?哈哈哈哈哈,那是你没见到我的完全体!我的拳头里,可是封印着黑暗的力量,睁大眼睛见识它的幽芒吧!接下来的舞台,到我了!”

    《黑暗魔王》是布雷泽在垃圾堆里捡到的一本话本,似乎是被别人丢弃的,里面还有别人的一排读后感:写的什么玩意,小孩子也不会看,无聊。

    但布雷泽自己却很喜欢,虽然他也知道里都是假的,但他就是喜欢,而且很爱将自己代入到魔王的角色,甚至偶尔还会模仿魔王的说话,就像刚才那样。

    自我感觉良好的布雷泽,轻轻掀开被报纸遮盖的铁皮小窗。

    随着一线阳光的洒落,一股垃圾的恶臭也从外面传进来。

    布雷泽很适应这种味道,一点也不在意,继续往外张望。

    “今天天气不错,食物还有储备,新的垃圾也没送过来……好像没事可做了。”布雷泽沉吟片刻,突然眼睛一亮:“对了,去白沙庄园看看西比尔!”

    西比尔是白沙庄园的小小姐,虽然对方不认识布雷泽,但布雷泽有一次无意间瞥见了西比尔后,就觉得她很亲切。

    当然,亲切也只是布雷泽个人的感觉。

    西比尔在白鹅镇还是很出名的,不过是以冷漠闻名,出名的冷漠小姐。至少,与亲切没有什么关联。

    自从老杰森死去后,布雷泽难得在其他人身上感知到亲切,所以,他对西比尔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和西比尔的地位差距很大,所以他从未想过要去接触西比尔。

    但他喜欢偷偷去白沙庄园看西比尔,哪怕只是看一眼,他的心情也能快乐一整天。

    正好,今天因为想到老杰森,他心情有些低落。可以去找西比尔,改善一下心情。

    想到这,布雷泽飞快的穿好有破洞的链甲衣,脚踩不合适的麂皮鞋,同时穿戴上最心爱的黑色斗篷。虽然这个斗篷已经有些破烂,但布雷泽依旧很喜欢,因为它是《黑暗魔王》里主角的标配。

    布雷泽推开铁皮门,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拾荒者,才锁好门,向着垃圾场外飞奔。

    而此时,幽静的白沙庄园。

    “梅洛女士,怎么会是你!?”西比尔打开房门,惊喜的看到,门外站着一位约莫三十岁,穿着黑色优雅长裙的女士。

    四年前,西比尔随母亲去细马主岛时,曾在一个售卖女士香膏石粉的店里,遇到了购买‘海夜雨露’的梅洛女士。

    当时便一见如故,相谈许久。

    后来,西比尔为了进入细马主岛的红珊教堂,去拜访了一位附近出名的礼仪教师,想要求学贵族礼仪,而这位礼仪教师正是梅洛女士。

    当时有半年的相处,两人的关系自然非常的亲密。可惜,后来西比尔回到白鹅鸣沙岛,自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梅洛女士。

    西比尔对此也很遗憾,常常怀念那半年时光。

    没想到,今日梅洛女士居然直接来到了白沙庄园!这自然让西比尔惊喜万分。

    将梅洛女士迎进屋以后,西比尔像是小蜜蜂一样忙前忙后,甚至都忘了自己还有仆从,只想将最好的东西,全都摆在梅洛女士的面前。

    好半晌,西比尔才在梅洛的眼神示意下消停。

    “我,我是太激动了,其实我平常不这样的。”西比尔有些羞涩的道。

    “我知道。”梅洛微微一笑:“我来时,可是在外面打听过你,啧啧,著名的冷漠小姐。”

    冷漠小姐西比尔脸皮微微一热,低下头满脸的不好意思。

    梅洛了解西比尔的性格,她对外的确很冷漠,但对于熟识的人,西比尔还是很热情的。只是,能让西比尔归纳在“熟识”范围圈的人,并不多。抛开家人外,也只有梅洛女士一个。

    “说回正题吧。这里距离白珊瑚浮岛学院已经很近了,为了避免误会,我在这里不能停留太久。”

    西比尔不知道什么白珊瑚浮岛学院,她也不关注,她在意的是:“梅洛女士,你不能多留几天吗?我可以戴你去鹅鸣湖转转,那里非常的美。”

    梅洛摇摇头:“不行的,这是规矩。”

    西比尔失落的低下头,一脸的闷闷不乐。

    梅洛:“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要看看我的直觉准不准。”

    “直觉?”西比尔疑惑道。

    梅洛笑了笑,所谓直觉,其实就是对西比尔的感觉。她虽然还没有晋级正式巫师,但也有一定的灵感预兆。

    当初她与西比尔一见如故,梅洛总感觉这或许是某种直觉,或者说预兆。

    毕竟,当时西比尔只是一个凡人,而她是超凡者。作为超凡生命,对凡人产生一见如故的感情极其少见,更何况当时的西比尔还只是一个小豆丁。

    所以,梅洛觉得西比尔可能有一点超凡脱俗的地方,或许是一个天赋者?

    梅洛这次从野蛮洞窟外出,接了引导任务,便来白鹅鸣沙岛寻西比尔了。

    如果西比尔真的是天赋者,梅洛不介意将她引入野蛮洞窟。

    不过,细达马亚群岛毗邻白珊瑚浮岛学院,白鹅鸣沙岛距离白珊瑚浮岛学院更近,这里在名义上属于白珊瑚浮岛学院的归属范围,这里如果出现天赋者,也会被白珊瑚浮岛学院带进自家学院。

    如果梅洛的行为被发现,总有些挖人墙角的感觉。

    所以,为了不引起注意,梅洛打算测了就赶紧走。

    不过,就在梅洛准备说出自己是超凡者时,她的眉头倏地一皱,猛地转头看向窗外。

    “谁在那?”

    蜷缩着身躯,躲在灌木背后的布雷泽,吓了一跳,当即趴下身子,准备偷偷溜走。

    然而,布雷泽的打算还没成真,一股奇异的力量便从地面升起,直接托着他的身体飞了起来。

    他仿佛被人拽着,丢进了窗户之中。

    当他睁开眼时,发现身周站了两位美丽而优雅的女士。

    布雷泽没来得及细想自己是怎么进来的,他略带尴尬的向她们挥了挥手:“你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