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吴峥 > 章节目录 21 出大事了
    "少爷,冯远他还没好,您不能不管了呀……"他赶紧说。

    "你也知道他还没好?"我冷冷一笑,"那你来凑什么热闹?捣什么乱?"

    "我……"他无语了。

    冯音来到门口,轻轻敲了两下们,小声问,"少爷,您是在跟我说话么?"

    "不是跟你",我盯着冯云,"老实在客厅待着。别进来!"

    "啊?哦,好!"冯音赶紧说。

    冯云很尴尬,"少爷,您别生气……"

    "你以为自己是个鬼仙,就能杀得了张晓阳?"我冷笑,"你去试试看,凭你的力量,看能不能近的了她的身?你以为她身边的女阴阳师是吃素的么?以你的修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你要是去了,就会被她打的魂飞魄散!"

    冯云惭愧的低下头,"对不起少爷,我错了。"

    "这件事既然交给了我,就让我来办",我看着他。"你要是来瞎捣乱,那就你自己来办!我这就回上京!"

    我站起来,准备换衣服。

    "别别别!",冯云大惊,赶紧说。"我听您的!我不干涉了!这事听您的,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你确定?"我冷冷的问。

    "确定!"他认真的说,"我这就回上京去当差,以后不回来了。"

    "真的?"

    "真的!"

    我看了他一会,缓和了一下语气,"行,你走吧。"

    "谢谢少爷!谢谢少爷……"他这才松了口气,冲我一抱歉,"我先告辞,拜托您了……"

    说完他转身走到阳台上,刷的一声不见了。

    我轻轻的出了口气,继续换衣服了。

    几分钟后,我换好衣服,来到客厅内。

    冯音赶紧起身过来,"少爷。您刚才跟谁说话呢?"

    我看她一眼,"你老祖爷爷。"

    "我老祖爷爷?"她一愣,"您是在跟他说话?"

    "对",我点头。

    "像训孙子一样训我老祖爷爷?"她诧异的看着我。

    "不行么?"我迎着她的目光。

    "呃……这个……"她有些尴尬,小心翼翼的问,"我能问问是为什么么?"

    "你老祖爷爷在冥界当官了",我说,"之前他委托我这件事的时候,问过我,到底是谁害你哥哥,我没告诉他。估计他刚才是看了电视了,知道幕后主谋是张晓阳了,脑子一热,非要去杀张晓阳一家。"

    "然后您就骂他了?"她问。

    "这事不能这么做",我说,"张家有高手,你老祖爷爷去了,不但报不了仇,自己也得栽那儿,何必呢?我这么骂他是为他好,你老祖爷爷这个人,脾气很固执,好好说,他是不会听的。他刚成为冥界的官员,我不希望他因为这件事。毁了自己,也毁了子孙。"

    "嗯!那您骂得对!"她顿了顿,好奇的问我,"少爷,我老祖爷爷在冥界当的什么官?"

    "很大的官"。我说,"别问那么多了。"

    "行!是大官就行",她笑了,"我不问了,少爷,咱们吃饭去吧。"

    我平静的一笑,"好,走吧。"

    我们出门进电梯,来到了酒店的十二层餐厅,一个身材高挑的女部长把我们领进了冯音定好的包间,接着服务员给我们送来了茶水和热毛巾。

    冯音擦了擦手,吩咐女部长,"上菜吧。"

    "好的冯小姐",女部长转身走到门口,吩咐上菜。

    服务员随即开始上菜。不一会,桌子上就满了。

    这些菜都是冯音提前安排好的,以海鲜为主,加上东北的炖菜和一些山里的野菜,非常的丰盛。色香味俱全。

    女部长亲自打开一瓶白酒,给我们倒进了分酒器。

    "好了,我们自己来吧",冯音说,"你去忙吧,有事叫你。"

    "好的冯小姐",女部长说完冲我礼貌的一笑,转身出去,把门带上了。

    冯音起身拿起分酒器,准备给我倒酒。

    我拦住她,"晚上要办事,不能喝酒。"

    "这样啊……"她想了想,"行,那一会让他们存了。"

    她换了个杯子,重新给我倒了杯茶,接着坐下,拿起筷子,"少爷,请。"

    "好",我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海参,吃了起来。

    味道还不错。

    她夹了一只螃蟹放到盘子里,接着自己也吃了起来,边吃边问,"少爷。接下来怎么办?"

    "吃完饭你找个地方待一下午",我说,"晚上回家找你哥,跟他吵架。"

    "吵架?"她一愣,放下筷子。"怎么吵?"

    "拿出你刚才生气的那个劲,除了骂你妈之外,怎么吵都行",我说,"反正你就记住咬死他离婚,对不起你嫂子这件事,骂张晓阳。你骂的越凶,你哥越着急,越会跟你吵。他会反复跟你说张晓阳怀孕的事,你就反复骂张晓阳不要脸。骂的越难听越好。"

    "然后呢?"她问。

    "没有然后,你只吵架,骂张晓阳就行了",我说,"记住。别在客厅骂,要去书房里骂,在你嫂子上楼喊你之前,你绝对不能让你哥离开书房半步。"

    "行!"她点点头,接着有点担心。"他要是削我怎么办?"

    "他不会的",我说,"你哥这人脾气很大,但是他不会打女人,更不会对自己的亲妹妹动手。你俩这一架估计得吵两个多小时。你下午最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晚上千万不能落下风。"

    "行!"她想了想,"少爷,我能问问这么做的意义么?"

    "意义就是。你这一架,关系着你们全家人的性命",我看着她,"这么说,能理解了么?"

    "理解了"。她点点头,"反正就是跟我哥吵架,骂张晓阳那个贱人,拖住我哥,不让他出书房呗!您放心,交给我了!"

    我淡淡一笑,"好,交给你了!"

    她看看我,"少爷,干脆我下午就在您这睡觉得了,您说呢?"

    "在我这?"我一愣。

    "对呀,跟您在一起,我心里也踏实",她看着我,"反正房间那么大,三个卧室呢,您说呢?"

    我想了想,"行,那就在这睡吧。"

    "好!"她笑了,"谢谢少爷!"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随即接了,"喂,妈,咋了?……啥?"

    我心里一动,放下筷子,默默的看着她。

    "哦……行,您别急,我知道了……我这就跟少爷说",她挂了电话,面色沉重的对我说,"不好了少爷,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