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剧情崩了关咸鱼男配什么事 > 章节目录 第51章 第 51 章
    静心香从博山炉中缭起,渐渐稀薄, 在安静的雅室中弥散开一股雅致的味道。琴棋书墨, 陈列在书案上;金石字画, 于博物架中排开……

    读书人, 讲究人;儒门的修士即使出门在外也要比其它门派多几分文雅精致。

    咕嘟嘟。

    是在红泥小炉上的水沸了。

    “君山茶可喝的惯?”泡茶之前沈流云这样问了一句。

    裴雨延微微颔首“可以。”

    沈流云一拂手,茶具在术法操控下自动烫壶冲茶,间隙,他与裴雨延说起话“裴城主与沈某这是第一次相见吧。”

    “嗯。”

    “沈某早就听说过城主‘一剑镇北域’的事迹,赞叹钦佩已久, 如今终于有幸见到了。”

    曾经北域混乱非常,南部贼寇作乱,北方冰兽肆虐, 民生艰难。

    而镇守北境的天泽城说是门派, 其实更像一个没落的家族。蕊心夫人身体不好, 少城主又年幼, 孤儿寡母, 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无法解决这些祸患,北境主不过徒有虚名。

    自然环境本就恶劣,又加上社会治安极差, 北境的平民不堪忍受,渐渐迁走。人一年比一年少, 最后只剩一部分故土难离老人的还在坚守。

    那年裴雨延十三岁, 刚入金丹期, 天泽城收到了一份诉冤,有户生活在烽火郡的人家被灭了门。一家三口,一位老人,两个孩子。孩子一个十岁,一个七岁。

    作案的是头夜到这户人家借宿的“过客”,杀人之后便扬长而去。

    凶手可能是从其它地方逃窜至此的恶徒,在北境没有任何交际,身份无从调查。而现场唯一留下的线索只是几道难以辨识的带着元婴气息剑痕。

    这案子难查,而且危险。

    但另一方面,因为长期的不作为,“北境主”的威信在不断下降,子民们遇到事也不再寄希望于他们的庇护者,这是天泽城那两年来收到的唯一一份诉状。

    不过比起衰微的家族、与平民的性命,老管家更在乎少城主的安危。

    他的少城主只是个十三岁的少年,还如同早春刚抽出来的柳条,一折就断的娇矜脆弱,哪能去与穷凶恶极的匪徒厮杀。

    所以他对刚接触天泽城事务的裴雨延提出建议是尽人事,听天命,少城主千金之躯,绝不可以身犯险。

    裴雨延没有回答他,独自想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趁着夜色未散负剑离开,一去三月。

    这三个月他深入雪原一千多里,找到了那个凶手,并越阶将他斩于剑下。

    当众人都觉得少城主遭遇不测,在为其哀悼之时,裴雨延回来了,并将贼寇的头颅悬于城楼,立下誓言自此以后凡在北境为祸者,杀无赦。

    此后两百多年,他恪守誓言,未让北境留下一桩未解冤仇。

    北境从过去各地凶徒藏身的乐土,变成了他们避之不及的“刑场”,而天泽城也在北境拥有了过往历代所不及的绝对权威。

    一声“北境主”实至名归,万民敬服。

    沈流云与聂清玄是一辈的,足有七百余岁,是修界正道泰山北斗般的人物。裴雨延的所作所为虽不凡,但并不值得他恭维,如今特地说出来是明显的交好之意。

    沈流云叹息“只可惜沈某目不能视,不能得见裴城主尊容。不知裴城主可愿让沈某摸摸身骨?”

    他的眼睛完全失明,平日能行动自如、生活如常全靠合体期非凡的感知与灵敏的神识。

    若遇到晚辈,他用神识把人里外“摸”一边也无妨,实力与地位在此,他们不敢有意见。但这种行为放在同等修为、同等地位的人身上便不行,神识太过侵犯,也太冒犯了。

    这时候只能用感官。

    不过沈流云也不是遇到一个就要伸手摸,他没有摸人的癖好,愿意摸,是真心想与这人交朋友。

    裴雨延接收到了沈流云的示好,但还是无法接受陌生人的触碰。

    犹豫片刻,他将裁雪剑递了过去。

    对剑修来说,剑就是本人,沈流云若能读懂他的剑,那也差不多明白他的人了。

    手里落进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沈流云怔愣片刻,意识到那是什么。他微微一笑,也不介意,双手捧过裁雪,细细“观摩起来”。

    入手他便给出了第一印象“这是一把很内敛的剑。”

    身为剑修顶峰的本命灵剑却气息平和、温顺,沾了那么多血却不见半分戾气,绝佳剑性,绝佳心性。

    他试探着去拔剑。到了这个修为的剑修,他们的本命灵剑只有主人能使唤。但裴雨延之前同意过,所以沈流云很轻易便拔开了。

    剑身初露,一股凛冽的寒气在雅室内荡开。

    沈流云伸手去触碰剑身,只是悬空擦过剑锋的方向,他的指尖便被划了一个口子。光洁的皮肤上瞬间凝出红珊瑚珠似的血珠,顺着指节下淌。滴下的血在空中消散、蒸发,没能坠到儒修的青衫上。

    ——剑虽内敛,但依旧暗藏锋芒。

    伤口的血也眨眼就止住了,沈流云也不在意。他不再继续往外拔,将剑归入鞘中。直到最后一点剑身被剑鞘吞没,萦绕在屋子里的那股寒气才消散。

    将剑奉还,他问了一句“裴城主还修无情道吗?”

    还?

    裴雨延疑惑。

    他从未修过无情道,何来的“还”?

    不过裴雨延这几年实力进阶太快,又性情愈发冷淡,日渐寡言少语,外界的确有许多人认定他修了无情道。事实并非如此,此间另有缘由。

    裴雨延也只当他是听到外间流言生出误会,并不在意,只回道“不修。”

    沈流云轻轻笑了笑,低叹“挺好的,无情道也没什么好修的。”

    裴雨延微微怔愣,这是出聂清玄外第一个说他修无情道不好的人。不过他对陌生人素来缺乏好奇,便也没有去追究沈流云这样说的原因。

    撇开那些客套话,他直入正题“沈院主要与我谈青崖的什么?”

    沈流云遣人去请裴雨延的时候,说的是要请他谈谈与黎青崖的事。

    沈流云一怔“哦,是这样的。静虚禅师他们对青崖放走妖皇颇有微词,希望能够对他施以惩处,以儆效尤。不过裴城主放心,我已经安抚了他们。后面对青崖的处置也一定会经由太一仙宗同意。”

    他并没有追究的意思,除了顾念情分,就是知道追究了也没用。聂清玄是定要护着他这个宝贝徒弟的。而衡钧道尊要是个讲规矩的,修界就不会“谈聂色变”了。

    他感叹“青崖此次的确太胡闹了。”

    不料裴雨延严肃纠正“青崖不胡闹。”

    他是个懂事的孩子,那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沈流云“……”

    没想到一句感叹也会招来裴雨延一本正经的反驳,竟是容不得旁人说半句他师侄不好。

    身为读书人,他的脾气还算好的,主动退让“抱歉,是沈某失言。”

    裴雨延只是纠正他的说法,并无责备之意。见事情说完他不欲久留“若无他事,裴某告辞了。”

    沈流云叫住他“这君山茶刚出色,裴城主留下来尝尝吧。”

    说着双指微抬,紫砂茶壶飞起,为裴雨延斟了一杯。清透的茶水与透亮的白瓷碰撞,一股清雅的茶香弥散。

    茶都倒好了,裴雨延只得再坐一会儿。

    沈流云主动找起话头“裴城主平日都做些什么?”

    “练剑,打坐,参悟。”

    “听闻裴城主的剑术传承自令父天玄剑尊,特点是凌厉果决。尤以‘一剑霜寒’最绝,出招必破敌,落剑必杀。是也不是?”

    “不是。”

    沈流云故意留了错处,等着正主指正,没想到他两个字就没下文。他略等了等,见裴雨延的确没有继续说下去意愿,便只能自己去问

    “错了吗?那是沈某孤陋寡闻,还望裴城主详解。”

    “同根不同枝;我与他,不同。”

    天玄剑尊使剑讲究落手存三分,于三千剑道中留一线生机;而裴雨延的特点是出剑谨慎,落剑必杀,存三分仁心,却也除恶务尽。

    这期间的区别沈流云也知道,他不说是故意给裴雨延抛话头,但没想到这“北境主”的嘴像是贴了封印,一句话不超过十个字。

    好好的天生剑心,怎么给养成锯嘴葫芦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换了话题“裴城主可读书?”

    既然用对方擅长的剑道挑不开话头,那便折转从他喜欢的书入手,虽有卖弄的嫌疑,但这样一来哪怕对方话少,他也能靠自己的知识储备说下去,不至于冷场。

    裴雨延“读。”

    天泽城是大户人家,虽说不上书香传世,但也读书识礼。

    “都读些什么书?”沈流云不信邪,这闷葫芦报书名也能给他报满十一个字了吧。

    裴雨延活了快三百年,零零散散读过的书纵使不含秘籍也不少了,一时是说不完的。不过近二十年来他忙着提升修为,几乎不怎么碰书,最近读的是——

    “《少年人都在想些什么》、《年轻男孩子都喜欢些什么》、《怎么讨年轻人的欢心》。”

    报这些书名之时裴雨延依旧一身认真凛然,仿佛念的是值得细细研究的剑谱。

    沈流云“……”

    他不知作何评价,沉默片刻后挤出一句“茶快凉了,裴城主喝完这杯就回去吧。”

    对书品味的不同,是灵魂上的不同,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不该勉强交这个朋友的。

    ……

    另一头,御凌恒的房间。

    黎青崖想过会与杜行舟相见,但没想到会如此猝不及防,等他反应过来之时已经他被杜行舟紧紧揽进了怀里。

    层层叠叠的法袍柔软轻薄,是产自东海之滨的鲛人绡,沁心脾的兰木香,是东曜山产的千年兰桂。摸到的,闻到的,都是记忆中的触感和味道。

    他抬手回抱住杜行舟,满心都是重逢的欣喜“大师兄!”

    杜行舟却不似他那般轻盈,他按捺着激动的情绪,质问“为什么回来了却不来见我。”

    明明回来了,却只发来那样一条讯息。

    ——安好,勿念。

    见不着他,他怎么可能不念?

    这两天他坐立不安,内心像是在被烈火灼烧。他觉得黎青崖回来了,但又怕这是如同过往那般的捕风捉影的臆想。

    这些年他期待了太多次,失望了太多次。

    “本是想见大师兄的,但有事情耽搁了。”他不敢告诉杜行舟是因为怕把麻烦带回太一仙宗,如此不过是让他担忧自责。

    杜行舟哽咽“不要再这样了。”

    类似的话说了千百次,但黎青崖就是不听。浑然不知自己伤到一点半点,都会有人为他心疼。

    他低头,将脸埋进黎青崖的颈窝,无助低喃“若还有下一次,我会疯的。”

    他一度以为黎青崖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的双肩微微颤抖,是喜极,也是怕极。

    黎青崖没料到会听到这样的话,一时怔愣。大师兄温煦、全能、处处周到,万万想不到他会说出这种脆弱言辞。

    忽然,他感受到了脖颈处的一点温热湿意,非常稀少,但依旧被敏锐的五感捕捉到了。

    大师兄,哭了?

    清风朗月的大师兄……为他……哭了?

    一股异样的情绪从黎青崖心头涌起,又酸又胀。他揽住杜行舟,又心疼又愧疚地道歉“对不起,我让大师兄担心了。对不起。”

    杜行舟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将怀中人搂得更紧了。

    觉察自己被忽略的御凌恒忍不住弄出点动静,以提醒忘情的两个师兄弟注意场合“咳咳……咳咳……”

    黎青崖瞥向他“御峰主,你伤风了?”

    御凌恒……

    希望你们关爱空巢老人。

    ……

    太一仙宗领地边缘。

    桃花如烟,烟花似海。叮咚的流泉卷着飘落的花瓣欢快穿过重重卵石,哗啦啦跑远。

    忽然,桃花被人截住了,流水顺着指间缝隙溜走。浸在水中的手骨节分明,透着白瓷的质感,隐隐显出几分无机质的通透。

    身着银灰长衫的面具男人将桃花捞了起来。

    他身姿修长,银发如瀑,面貌陌生,然气息似曾相识。

    几乎是男人出现的同时,天外雷云滚滚,狂风大作。眨眼之间,前所未见的厚重劫云在他头上积聚起来,隐有倾山倒海之势。

    男人浑不畏惧,冷漠又轻蔑地注视着那片劫云,任由狂乱的风吹卷自己的衣袍。

    劫雷很快落下,银色带紫的光华并不似普通的天雷,竟是积聚了法则之力的天罚之雷。

    数道惊天动地的声响过后,溪岸边的男人不见了,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堆似木头烧过的灰烬与灰烬上一朵带水珠的桃花。

    领域内,聂清玄抬起右手。因为傀儡化身被天雷所毁,他的食指与中指残缺了一部分,伤口曾现焦黑的色泽,缺损之处在以可见的速度恢复,不过较之其它手段留下的伤口明显慢了许多。

    衡钧道尊咋舌,抱怨

    “真是……记仇。”,,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