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娇纵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向月明无言以对。

    向太太笑, 摸了摸她脑袋“回家再给你温暖啊,现在别打扰我和你爸说话。”

    “……哦。”

    向月明坐在后座,听着两人一路絮絮叨叨的对话, 无声地弯了下唇。

    很亲切, 很熟悉,很安心。

    她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 但只要是在他们身边, 向月明就会觉得安心。

    车子停下。

    向月明侧目看了眼,是到家了。

    “下车。”

    向月明“哦。”

    家里久未住人,但却依旧干净整洁,甚至没有太多的灰尘味道。

    向月明环视看了一圈, 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因为没人照顾,已经焉掉了。

    她瞅着, 看着向太太“妈,你不打算收拾一下院子吗?”

    向太太瞥了眼,淡淡说“我和你爸不常住, 有什么可收拾的, 那些都是你要种的,种了也不管。”

    “……”

    向月明无言以对。

    她爸妈对花花草草都不感兴趣, 这院子里的很多东西,还是向月明念大学时候要求要种的。

    那会他们家刚换了房子不久,她喜欢这个大院子, 也喜欢那种有花花草草的生活,会让她觉得很温馨, 很舒服。

    向太太好笑睇她眼“你要真想折腾呢, 下午和你爸可以弄弄。”

    向月明点头“好。”

    向太太摸了摸她脑袋,抱了抱她“好了啊, 失恋的人最大,今天让着你。”

    向月明哭笑不得,趴在她肩膀上撒娇“嗯,谢谢妈妈。”

    向太太轻笑两声,垂眸看她“中午想吃什么?”

    向月明眨眼“这个点,你们还没吃饭吗?”

    她偏头看向墙上时钟,已经下午两点了。

    向教授点头“你妈说你失恋了吃不下饭,让我们陪着你不吃。”

    说着,他表示非常委屈“但你爸饿了,决定去做点。”

    向月明噎住,她眸子里盛满了笑,唇角弯弯“吃啊,我失恋了也能吃得下饭的。”

    她理直气壮点菜“爸,多做点肉,我前段时间参加了一个综艺,运动量大,瘦了好几斤呢。”

    话音一落,夫妻俩对视一眼。

    向教授微微颔首“你和你妈妈聊,爸爸给你们做饭。”

    “好。”

    向月明把行李箱打开,也没给他们带什么东西。

    她拿了两个前段时间去寺庙里求的平安符递给向太太。

    向太太接了过来,有点无奈“你说别人知道我女儿是个迷信的人会怎么笑我们?”

    向月明才不管。

    她轻哼“那又如何,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

    她看着有了些许白头发的向太太,有些不忍的收回目光“你和我爸常年在外,安全最重要。”

    她别无所求,就希望他们能平安。

    向太太摸了摸她脑袋,笑着说“好,答应你。”

    她说“以后你回来,我跟你爸还去接你。”

    “……”

    “那不用。”向月明面无表情说“我可不想再被当做乘客一个人坐后面了啊。”

    母女俩聊着,画面温馨。

    聊着聊着,向太太直勾勾盯着她看了会,没吭声。

    向月明注意到她目光,抿了下唇“妈,你想说什么?”

    “怎么突然参加跳舞比赛了?”

    向月明“嗯”了声,抬眸看她“还是想再试试。”

    向太太了然,沉默了须臾问“不喜欢表演?”

    “也喜欢。”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她确确实实是两者都喜欢。

    跳舞是她的初心,也因为跳舞有了其他梦想,有了其他喜好。

    跳舞这两个字曾经伴随了她十几年的光阴,不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即便是身体受过伤,她内心也给跳舞这件事留了一小片空地。

    至于表演,是后来迷迷糊糊上电影学院后才喜欢上的,很多人说她看起来不像是喜欢表演,她没有把感情倾注在表演里。

    向月明也不多做解释。

    实际上,她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她喜欢表演,喜欢的不比跳舞浅。

    只是,她有点胆怯去表露自己对表演时候的热爱,也至于演戏的时候,很难将自己代入。

    客厅里静了静。

    向太太看了她半晌,轻声道“在家待几天?”

    “最多可以五天。”

    向太太了然,看向她“明天去看看医生。”

    向月明没拒绝。

    “好。”她摸了摸脚腕位置,认真道“其实没感觉了。”

    “万一呢。”

    向太太看她“以后定期去检查看看,要给自己休息时间。”

    她说“你总不想以后连最简单的一支舞都不能跳。”

    向月明“嗯”了声,没再反驳。

    吃过迟来的午饭,向月明回房间休息。

    两人也不吵她,感情的事他们从不过问。她愿意说就说,不愿意他们也无比尊重。

    向月明有点困,洗了澡躺床上后,她拿出手机刷了会,意外刷到了丁绶5呐笥讶Α

    她猜测,丁缫欢ㄆ帘瘟顺陶浚但忘了屏蔽自己。

    丁纾喝绻我今天没有了,大家记得来江城祭拜我,老板的心情犹如江城此时此刻的暴风雨。而我,是站在暴风雨下的人。

    除了这一段文字,他还配了一条在雨下蹲着的小狗表情包。

    向月明看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程湛的助理,比他本人要有趣很多。

    向月明思忖着,自己是不是该点个赞。

    百转千回,她终归还是放下了手机。

    她戳开天气,下意识看了眼江城的天气,还真是暴雨红色预警。

    她抬眸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丁缡欠9昱笥讶后才发现,忘了屏蔽向月明了。

    他瞅着被点赞的朋友圈,纠结了半晌,还是没删。

    向月明肯定不会无聊到去告诉程湛,没所谓。

    想着,他瞅着坐在办公室的男人,心在打鼓。

    近程近期打算开发一温泉度假酒店,就在江城郊区。

    原本,这种事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好。

    但偏偏下面的人犯了事,不得不让程湛出面。

    之前郊区的房子,全部交谈妥当。

    却在要动工时候,突然反悔。下面的人和对方发生了冲突,甚至伤了人,住进了医院。

    这种事对公司形象影响太大,程湛必须得来。

    他交代完大概事情后,抬眸看向丁纾骸叭嗽谀母鲆皆海俊

    丁缌忙说了句“人民医院。”

    程湛颔首,神色寡淡站了起来“走吧。”

    丁缙沉搜弁饷娴谋┓缬辏低声道“程总,这事我去就好,雨太大了。”

    程湛掀了掀眼皮,淡淡扫了眼“还好。”

    他看着丁纾骸叭プ急感┎蛊贰!

    丁绯了剂嘶幔颔首说“明白。”

    他顿了下,看向程湛“程总,我了解到一件事。”

    “说。”

    程湛身形颀长,阔步往电梯那边走。

    丁缣手按了专属电梯,跟着进去。

    他站在程湛后边,低声道“受伤的那户人,孩子要上小学了。”

    程湛挑眉。

    丁缢担骸捌涫刀约彝ザ言,孩子的教育最重要。他们还没有好的学校选择。”

    程湛明白了过来。

    他沉思半晌,看向丁纾骸鞍才乓幌隆!

    “明白。”

    程湛顿了顿,低声道“其他的呢。”

    丁缫徽,诧异看他。

    程湛重复了一遍,“其他的那些有吗?”

    “部分有。”

    程湛垂下眼,淡淡说“去做个调查。”

    “是。”

    但这种事,工程量太大。

    很多家长为了孩子上学,会特意买有学校的房子。

    程湛善心发作,苦的是下面的人。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路边已经没了行人,连车辆也少了很多。

    程湛抬手把眼镜摘下,伸手捏了捏眉骨。

    他偏头看向窗外,不远处有一大厦还在播放投屏广告。

    他看了眼,是新纯的。

    向月明拍的一个代言视频。

    路面能见度很低,司机开得很慢。

    程湛望着不远处模糊的视频,向月明笑盈盈地对着镜头,拍了拍脸,还有一个美人出浴的照片。是护肤品广告的手法。

    画面停在最后,她眼睛弯弯对着镜头说广告语。

    脸上挂着笑,眼睛里也有。

    看上去很漂亮,又有点冷淡疏离的气质在里面。

    向月明的气质,比她的美貌更吸引人。

    程湛想着,轻扯了下唇。

    他看着许姨上午发来的信息,说她和许姨交代两人分开了,她搬走了。

    他嗤了声,还真是个没良心的。

    丁缣着后头的声音,没敢吱声。

    能让程湛有这情绪的,只有向月明。

    一想到这,丁缫灿行┩诽邸1旧怼熬王”的心思就让人难以揣测,这下好了。之后会更难。

    到医院后,丁绺了程湛一把黑色雨伞。

    他抬了抬手,也没管飘落到身上的大雨,抬脚进了医院。

    医院人也比往常要少一点,但却并不清冷。

    程湛不是很喜欢消毒水味道,有什么事也不会去医院,直接让家庭医生处理。

    丁缌熳潘去了病房。

    到病房门口时候,程湛皱了下眉“没有多余病房?”

    丁缫汇叮连声道“抱歉。”

    程湛看着病房里的三人,皱了下眉“去安排一间单人病房。”

    “是。”

    进病房后,里头的人望着程湛,眼神里满是打量,但又看得出一些怯意。

    程湛没摆任何架子,言简意赅提了下自己身份。

    刚说完,就被里面的女人骂着“你们还来做什么?!你们这些吃人骨头!我们不需要你们来看望!你们给我出去……”

    说话间,她情绪激动,死死地瞪着程湛和丁纭

    丁缡酝枷胍安抚她的情绪,但无果。

    而程湛,也被女人推了下,撞到了墙。

    “程总。”

    丁缫涣辰粽牛骸懊皇掳桑俊

    “没事。”

    程湛看向刚刚的女人,神色淡定“抱歉,您丈夫受伤,是我们的失误。”

    女人根本不听,直嚷嚷着“你们给我走!”

    她顺手拿着旁边的杯子,看向他们“再不走我这杯热水就会泼在你们身上。”

    程湛莞尔,淡淡说“如果您觉得这样可以解决问题,让您稍微冷静一点,那您随意。”

    “你――”

    女人咬牙切齿瞪着他。

    程湛语气诚恳,眉眼间也有属于他的淡定。

    他不紧不慢说“我今天过来,是想找两位好好谈谈,没有别的意思。”

    “不会强迫,也不会压制。”

    他说“近程,总不至于败坏自己的口碑。”

    女人还想说点什么,病床上的男人虚弱说了句“让他们进来吧。”

    女人不满看他。

    他笑了笑,浅声道“这是最大的老板,不会和我们计较的。”

    程湛这才顺利进了房间。

    在看到他西装上的印记后,男人道歉“抱歉,我老婆太情绪化了。”

    程湛并不在意。

    他淡淡应了声“理解。”

    ……

    从病房离开,事情比程湛想象的要顺利很多。

    其实人,只要将心比心,没有人是铁石心肠的。

    当然,某个没良心的除外。

    一想到这,程湛偏头看向丁纾骸八有什么消息?”

    丁缤菲ひ宦椋沉声道“向小姐回明城了。”

    程湛顿了下,“嗯”了声。

    “饭局安排在什么时候?”

    “徐导那边说近期忙,半个月后可以。”

    程湛了然“博钰呢。”

    “那边没问题。”

    程湛点了点头,低声道“给向月明经纪人透透消息。”

    “是。”

    之后的几天,程湛很忙,甚至忙到没时间去想没良心的人。

    而向月明,倒是清闲。

    偶尔在院子里折腾下花花草草,看了医生,每天回家擦药,在院子里踱步。

    慢慢悠悠地,像一个老年人。

    舞蹈人生第三期播出了,向月明依旧让人惊艳,挑不出毛病。

    她微博粉丝,已经破千万了。

    全是因为舞蹈人生综艺来的。

    休息几天回去后,向月明跑了几个商演,紧跟着,又投入到了舞蹈中。

    她没和程湛有任何联系,甚至连他消息也没去听。

    向月明怕。

    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后悔。

    和程湛分开后,向月明变成了拼命三娘。

    大大小小的工作她都接,只要能把生活填满,就很无所谓。

    这天,在进组之前,夏姐还给她找了个客串电视剧。

    是一个现代剧,她客串的角色是一舞蹈老师。

    不过向月明没想到,这部戏的女主角是林优瑗。

    “女主角是林优瑗?”

    小希一愣,转头看她“是啊,姐你不知道吗?”

    向月明“……”

    她这段时间忙的网都没上,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

    小希瞅着她脸色,小声问“她怎么了吗?”

    “没有怎么。”

    向月明很淡定说“我就是有点意外。”

    “噢噢。”

    小希笑了笑“姐你就拍两天,很快就好。”

    她说“我们应该不用和他们打什么招呼。”

    向月明点头,表示了然。

    她垂眸看着剧本,有点儿头疼。要说这娱乐圈里,她最怕碰见的大概就是林优瑗和贺承了,不小心知道两人秘密,总感觉要被惦记上。

    到片场时候,向月明已经收拾好了心情。

    她和小希一同进去,导演助理笑了笑,领着她过去。

    “向老师。”

    向月明哭笑不得“喊我月明就好。”

    “那不行。”

    助理笑“您在舞蹈上就是老师。”

    向月明听着这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她莞尔,无声弯了弯唇“谢谢。”

    导演是宋安平,圈内知名电视剧导演。

    他拍的电视剧,口碑虽然一般,但收视率好,偏爱相对狗血刺激一点的。

    总体来说,是熟男熟女的爱情故事。

    “宋导。”

    宋安平转头看她,笑了笑“来了。”

    “嗯。”

    宋安平指了指“下午才到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向月明顺势坐下,抬眸看向另一边忙碌的工作人员,浅声道“提前过来熟悉熟悉环境,免得耽误大家进步。”

    闻言,宋安平温和一笑“不错。”

    他指了指,语气平静“学学。”

    “好。”

    向月明抬眼,不远处是林优瑗和另一男演员的对手戏。

    男演员她知道名字,但没合作过。

    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向月明不得不感慨,林优瑗的演技是真的不错。

    至少在一众小花里,可以排得到前三。

    宋导喊了声“卡。”

    他看了眼刚刚拍的,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不错,过了。”

    “休息二十分钟。”

    林优瑗朝这边走了过来,和宋导打了声招呼,转而看着向月明。

    “好久不见。”

    向月明微微一笑“林老师。”

    林优瑗看她,点了下头“感觉怎么样?”

    “很不错。”

    林优瑗上下打量着她,淡淡说“没想到又碰上了。”

    宋导挑眉,有些诧异“之前一起合作过?”

    向月明还没来得及说话,林优瑗便应着“我和贺承拍的那部戏,她也去客串了。”

    她笑着说“月明不能一直接客串的话啊,以后要变成客串专业户了。”

    向月明很平静,浅声道“嗯。谢谢林老师提醒。”

    宋导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半晌,打了个岔“休息会,看看剧本。”

    两人这才散开。

    小希跟在向月明身后,小声咕哝“姐,她刚刚那话什么意思啊?”

    向月明挑眉“嗯?什么什么意思?”

    小希恨铁不成钢看她“你没听出她挖苦你的意思吗?”

    “听出来了。”

    向月明淡淡说“那又如何,她说的是事实。”

    “可你马上就要进组拍戏了。”

    向月明挑眉“在戏没拍完没播出之前,一切都未定。”

    小希“……”

    她算是发现了,自己的姐是真的佛。

    向月明莞尔,托腮说“你说,我能不能努努力,争取有一天让她来给我搭戏?”

    小希盲目,想也不想“可以。”

    向月明笑。

    正想着,另一边传来了惊呼声“徐导怎么过来了?”“那个男人是谁?”

    “程总啊?宸星的程总你们都不认识吗?”

    大门口那边,有一行人走了进来。

    听到声音后,向月明也下意识地抬眼看了过去。

    在看到不远处修长的身影后,向月明怔楞了片刻。

    和程湛分开后,向月明刻意地避开了和他有关的所有事。

    当然,也依稀能听见。

    近程在江城郊区的项目进展顺利,有望在不久后,江城便有温泉度假酒店了。

    那地方风景优美,设计独特,是大家所向往的地方。

    除此之外,还有他给当地居民解决孩子上学问题,以及面面俱到,亲自安排他们住进补偿的房子里,没让下面的人沾半点油水等等。

    总而言之,这件事,程湛做的非常完美。

    至少,他赢到了口碑。

    当然在下面那群领导那,向月明猜测,那群人应该恨死他了。可又毫无办法。

    听了不少,只不过向月明逃避性的没去看他采访和照片。

    程湛是近程老板的身份,也因为江城那件事更让大众所熟知。

    当然,对圈内人来说,他们还是更熟悉宸星,也习惯性说是宸星的程总。

    向月明回想着,怔怔地望着不远处的人。

    程湛今天穿的很随性,不像是正经谈工作的样子。他人,好像瘦了一点。

    正估算着,那人像是察觉到了她目光,掀了眼皮看过来。

    两人目光相撞,程湛眸子里的情绪很淡,落在她身上几秒,便挪开了。

    看起来,真一点都不伤心。

    向月明又气,又觉得自己矫情。

    说分开的是她,现在有什么可生气的。

    她瞥了眼林优瑗,看着林优瑗和程湛打招呼模样,突然更气了。

    小希瞅着,忍不住在她耳边嘀咕“姐,程总是不是过来看你的啊?”

    向月明小小的翻了个白眼“你没看他和谁聊天吗?”

    小希“……”

    向月明冷哼“他来看其他女明星呢。”

    小希闭麦了。

    向月明顿了下,思索着自己要不要上前打招呼。

    她可以忽视程湛,但徐导不能忽视。

    还没决定,宋导往她这边看了眼“小月,过来。”

    向月明笑笑,起身走了过去。

    宋导指了指“巧了,向月明今天正好过来我们剧组客串,没想到徐导程总你们也来了。”

    他笑呵呵说“真是有缘。”

    徐导似笑非笑瞥了眼程湛,点头道“是的,挺巧的。”

    程湛双手插兜,并未搭腔。

    宋导瞅着他冷冷淡淡的神色,也没多介绍。

    “这边坐吧,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徐导指了指“在隔壁找博钰,听说你在这边拍戏,顺便过来看看。”

    宋导呵呵一笑“那还是托博钰的福了。”

    徐导点头“还真是。”

    宋导“……”

    “行,来给我指导指导?”

    “没问题,待会拍哪场戏?”

    两导演热聊着,把其他人丢在了旁边。

    向月明正思忖着要不要先悄无声息退开,还没来得及,旁边便传来了林优瑗声音。

    “程总,这太阳有点大,要不要去旁边坐坐?”

    程总看了眼,淡淡“嗯”了声。

    林优瑗眼睛一亮,欣喜若狂“这边请。”

    向月明眼皮跳了跳,磨了磨牙。

    她望着两进棚子里的背影,呼出一口气“小希,我去下洗手间。”

    小希点头,小声说“我给你盯紧他们。”

    向月明“……”

    进了洗手间。

    向月明认真反省了一下,她好像没什么资格生气才对。

    这要是生气了,就是又立又当了。

    虽然她本身也不是什么品德高尚的人,但和程湛分开是她自己的选择,没必要现在还怨程湛。

    向月明在洗手间自我开导了几分钟,这才走了出去。

    洗手间的洗手池在外面,男女共用。

    两个小台子,向月明拧开水龙头洗手,垂下眼望着水下的一双手。

    正走着神,外头传来了脚步声。

    向月明抬眼,从镜子里看到了后面的男人。

    两人对视一眼,向月明收回目光。

    程湛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人,有股积压在胸口的郁气。

    他盯着她后背半晌,没吱声。

    向月明今天穿了一条阔腿裤,搭配了一件短t恤,弯腰时候,细腰若隐若现露了出来。

    程湛看着,皱了下眉。

    向月明不是感觉不到后面的目光,她把手洗好,顺手扯了一张纸擦干,丢进垃圾桶。

    做完这一切,她才转身。

    向月明尽量做到忽视程湛,她垂着眼越过门口的男人,一只脚还没跨出去,手腕便被人扣住了。

    他手掌宽厚,掌心温热。身体的体温,源源不断的从手腕处传递过来,传到她全身。

    向月明眼睫一颤,看向程湛“程总,您这是做什么?”

    她弯唇一笑,看着两人交叠的手“光天化日之下,占女明星便宜?”

    程湛稍顿,看着她“你身上还有哪我没占过便宜?”

    向月明噎住。

    她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放手。”

    程湛没放。

    向月明看他“你什么意思?”

    程湛垂下眼,漆黑明亮的眸子落在她身上,淡淡道“出息了。”

    向月明不明所以看他。

    程湛语气嘲讽“还能被阿猫阿狗欺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