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 章节目录 第187章 七天天夜

章节目录 第187章 七天天夜

 热门推荐: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郭德刚在外地拍广告,人都还没有回来,两百万代言费的消息便上了新闻。

    “什么,两百万?”

    “说相声的什么时候这么吃香啦?”

    “他值这个价码?”

    “怎么会这样,他的名声不是已经臭了吗?”

    “……”

    普通人顶多只把这当成热闹来瞧,可同行们眼里却有不同的味道了。

    自己也是说相声的,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什么就没有这么好的事落头上?

    难得有人找一回,拍几张照片去打广告,给得不过是三两千,甚至只有几百块。

    这没道理!

    于是乎,“郭德刚代言”的消息,很快从新闻又变成了热点。

    还给按上了一个醒目吸睛的标签——“天价代言费”。

    还特别说明,“天价”指得不是整个娱乐圈,而仅限相声门、曲艺界。

    传统艺人,怎么可以把铜臭味带入艺术的行当呢?

    传统行当,是钻研艺术的圈子,你这不是带坏风气吗?

    必须抵制!

    某位行走在热点上的男人,今天一早的飞机回燕京,没空回家,直奔园子。

    所以唐云风上午,背着包来到天桥园子看师父。

    这时间,其他的演员都还没到,后台很安静。

    有段日子未回来,但唐云风没有半点陌生感。

    熟门熟路的来到休息室,隐约听见里头有说话声。

    “咚咚咚!”

    “进!”

    他一敲门,便听到里郭德刚的声音传来。

    推门进屋,唐云风竟然看到于慊正坐在旁边喝茶。

    只是氛围感觉有些不对头。

    郭德刚还好理解,一路奔波,难免疲惫,而且他性子本来就严肃。

    可连一向乐呵的慊大爷也脸不见笑,这可就奇怪了。

    “师父辛苦,大爷辛苦!”

    “坐吧!”郭德刚有些疲惫的招手道。

    唐云风坐下,一边掏包里的东西,一边问候:“大爷,您这么早也过来了?”

    于慊微微点头:“嗯,前脚刚到。”

    包里是保温杯,王慧熬好的粥。

    “师父,这是师娘早上刚熬的小米山药粥,您喝点解解乏!”

    郭德刚显然没胃口,轻声道:“好,放着吧,我一会儿再喝!”

    “哎!”

    唐云风虽然不知道两位长辈,这一大早的犯得什么愁,但知道自己不该再多嘴了。

    拧回保温盖,一言不发的帮着沏茶。

    只是心思没停,前后琢磨着可能是哪里出事了。

    现在园子暂时都挺好,就一个代言费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

    可甭管人家说什么,至少几百万的代言费,师父是赚到手了呀?

    谁爱说什么说什么去,反正德芸社的谣言从来没也少过。

    自个儿能不吭不声的赚钱,就已经很好。

    没等他琢磨太久,旁边的于慊开口了。

    再续前话,问道:“德刚,你刚才说得都是真的?”

    郭德刚头靠椅背,双手来回揉擦着脸:“是呀。”

    于慊顿时惊讶的嘴唇哆嗦着,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半晌,才满脸不相信的道:“不是,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呀,咱相声门传了一百多年,几时听说过相声演员到皇城广场上去静坐的事儿,这不是比我还没溜吗?”

    “唉~”郭德刚也无话可说,只能报以一声长叹。

    几句话一搭,这让唐云风找到了关键词:静坐!

    心中先是惊讶不已,旋即又恍然。

    德芸社暂时没别的事,八成还是那几百万给闹的。

    财帛动人心,本是是非根。

    人家连演出机会都不多,更别说什么代言广告了,而且还是几百万的巨额钱财。

    就这一笔买卖的收入,估计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来。

    这能没点心思?

    只是唐云风原以为人家最多传播些消息,把郭德刚顶在热锅上烤一烤了事。

    谁承想,后头竟然还憋着这么一招儿。

    看来,这回是真把某些人给刺激狠了,才会琢磨出这么偏的招儿来。

    因果,因果,说到底还是利益而已。

    同时,唐云风敏感的发现,这帮子人是真的越来越往台面上走了。

    上个月月初的风波,是从暗转明,有人真跳到了台面上。

    可这次又升级了,从一个人跳,升级成了一群人跳。

    照这么个趋势玩下去,迟早得出大问题!

    只是这颗大雷,到底会埋在哪儿,唐云风感觉自己已经说不好了。

    不过未来的事情说不好,但眼巴前这事儿倒是好处理。

    唐云风咧嘴一笑,道:“师父,这事儿您也别急,咱静观其变就成。”

    郭德刚皱着眉头道:“哦,孩子,你说说看。”

    “师父,这事儿师爷肯定是知道的对吧?”

    “嗯,我在外地时,头一个给我打电话就是你师爷。”

    唐云风点头继续道:“所以我有两点考虑,第一个就是上面有师爷照着,这份威慑力没人敢绕过去。上回的事儿,人家已经跳了出来,师爷传话没用,但现在还没到那一步,我估摸着师爷传话是有用的。第二个呢,就是他们选得地儿太敏感了些,那可是皇城广场,借他们几个胆儿,敢上那儿静坐去?”

    “就是,他们有本事上那去坐个七天天夜,看最终谁死!”于慊直接附和。

    慊大爷不是没有脾气,只是很多事情看得透,不值得自己发火而已。

    “成,我一会儿就跟你师爷打电话。”郭德刚点头道,旋即又叹了一口气,“唉,他在体制内,位置又那么高,上个月的事情便给他找了不小麻烦,这回又得麻烦他老人家!”

    说起这个,唐云风突然又有了主意。

    “师父,其实我还有一个主意,您二位看能不能成?”

    “说说,说说!”两位长辈竟然异口同声道。

    “咱们班子人还是缺了一些,有没有可能再请一些人进来?”

    郭德刚有些疑惑道:“人不是马上就要招了吗?”

    唐云风摇头道:“师父,我说的不是小辈,而是长辈,像张先生、邢先生、李先生这种文字辈的人,最好风评口碑良好的,这样一来,师爷身上的压力也会小一些。”

    郭德刚皱眉道:“这些长辈可不太好请。”

    于慊倒是笑道:“德刚,没什么好不好请的,无非就是利益。”

    唐云风听闻,深以为然,大爷这话可真是说到点子上了。

    江湖上老前辈很多,但成名成角儿的却真的很少。

    传统相声萧条了几十年,差点没死喽。

    这些老前辈们,这儿混,那儿混,混到退休。

    有儿有女有退休金,吃穿未必发愁,但要说日子有多么潇洒,还真不见得。

    郭德刚终于点头了:“好,这事儿我一会也跟你师爷商量商量,我们来张罗!”

    心思剔透,一点就通。

    相声门的这点事儿,两位长辈比唐云风拎得清。

    德芸社成立之初,不就是全靠几位老先生,相帮着撑过了最难的时段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