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property="og:image" content="https://www.txtbook.net/files/article/image/62/62464/62464s.jpg" />
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主的亲闺女 > 章节目录 第381章:程祁不能死!

章节目录 第381章:程祁不能死!

 热门推荐:
    一碗调料辣乎乎的,再将煮好的成蜷缩卷状的鸭肠在调料碗里一涮。

    抱蘸调料的鸭肠入口,鲜香麻辣有嚼劲,极为鲜美好吃!

    顾初吃的满嘴流油,筷子还往锅里找肉吃。

    “程祁哥哥,你吃肥牛卷吗?”顾初将一筷子煮好的肥牛往程祁碗里放,程祁晚上吃得极少,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

    程祁道:“谢谢。”

    顾初暗中蹙眉,难道这小子发现了什么美国旅客的怪异之处?

    不至于吧,这孩子今年才十六岁。

    那位美国大叔善于隐藏气息,暗中观察不露痕迹,除非是长期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人物,否则一般人根本不会察觉到他是个杀手

    程祁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少爷,嗅觉会如此灵敏?

    “哥,你今晚吃的好少!是不是白天滑雪太累了?”bobo也纳闷,往程祁碗里夹了一块白萝卜,“多吃点多吃点,大哥你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千万不能身子虚。多吃点才有力气回去对付那帮私生子。”

    程祁筷子挑了肥牛卷,吃了。

    没搭理bobo夹的白萝卜。

    程祁放下筷子:“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你们继续吃。bobo,吃完记得收拾好碗筷。初初,不能吃太多,知道吗?”

    顾初攥着筷子:“好”

    这小子,越看越奇怪。

    等程祁上楼,顾初这才压低声音问:“bobo哥哥,程祁哥哥他生病了吧,吃得好少。”

    “可能,我哥他每天都特别忙。”bobo十分心疼,“要帮程家管理公司,每天案头上都有无数的项目等他批阅;还要随时警惕自身安全,初初你知道的,我们程家最大的特色就是私生子多。”

    “这两年我哥手段狠,那般私生子不敢生事端。可其中总有几个不怕死的,暗中戳刀子害人,我哥其实过得挺苦的。”

    顾初点点头,我理解。

    虐文原著里,程祁小日子过得无比凄惨

    蓦地,顾初坐直身子,脑子里冒出大胆的想法——难道,程祁被杀害的剧情要在雪山上重演了?

    艹!

    顾初脑海警铃大作!

    还真有可能!

    尽管穿进这本书里后,顾初无意中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顾曼昔、宋琛、赵衍、林小舟、赵曼诗、宋老爷子、陆山河、张奇但,她并未介入过程祁的剧情。

    程祁被私生子杀害的剧情迟迟没有发生,顾初甚至一度以为,程祁会安然无恙长大。

    现在看,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该发生的剧情还是会发生,只不过换了一个被杀害的环境罢了。

    顾初心里喃喃:不行,程祁这小子不能死!

    他要死了,以后我美术手工作业谁帮我做?

    以后我的限量版糖果谁给?

    我的新衣服谁给我买?

    程祁是所有角色中,最了解顾初喜好的人!

    只有程祁,不会给顾初买粉色的裙子,不会送顾初芭比娃娃当礼物。程祁甚至还清楚顾初所有的食物口味,比顾曼昔还要了解!

    这样的人,顾初不会让他轻易狗带的。

    “bobo你先吃,我吃饱了。”顾初飞快吞下最后一块肥牛肉,擦擦嘴角的油渍,啪嗒啪嗒跑上楼。

    bobo嘴里包着满满的千层肚,呜呜叫两声。

    啥情况,一个二个都不吃火锅!

    bobo瞅瞅满桌子的食材,耸耸肩——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代表正义来超度这些食材。

    bobo胡吃海塞,阁楼上,顾初正盘腿坐在小床上,膝盖上放着电脑。

    阁楼上有两张床,但阁楼上采取了屏风隔离的构造,两张床上的人睡觉互不打搅,谁也看不见谁。

    程祁在他的领域里,看上去正在“审批”项目,其实在派人调查美国旅客的资料。

    顾初在自己的领域里,小爪子啪嗒啪嗒飞速敲击键盘。看上去在“打游戏”,其实在调查雪山地形,规划逃跑路线。

    顾初在雪山上会逗留三天,第一天已经接近尾声。

    以顾初的经验,那名美国旅客会在第一二天观察敌情,最后一天采取行动。

    “难啊,要不我委婉提醒一下程祁,说有人要杀你?”顾初挠挠头,小脸愁闷。

    可她要是真的提醒程祁,很可能会引起程祁的怀疑。

    毕竟一个才六岁的小女孩,为什么可以一眼看穿杀手?真到了那时候,顾初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没发辩解。

    她不由得十分怀念前世的自己。

    遇到这种突发的情况,她哪里会考虑这么多的因素,直接趁夜潜行把那美国旅客做了,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无法采取武力,只能暗中智取。

    顾初调动活跃的脑细胞,打算明天将这名美国旅客约出来,以滑雪的名义在他身上做手脚。想办法把他弄受伤,杀手失去了武力筹码,猎物也能暂时逃过一劫。

    顾初开始筹备计划:

    约人出来,尽可能卖萌。

    趁其不备,出其不意。

    事后消除蛛丝马迹,继续当个啥都不懂的小女孩

    由于对手是颇有经验的杀手,比起寻常的流氓土匪更难对付。

    顾初一直在小脑袋里钻研各种突发情况,想各种对付的方法。她做事从来滴水不漏,从不拖泥带水,态度谨慎。这一谋划就是大半夜,直到天蒙蒙亮顾初抵抗不住疲惫,昏昏沉沉睡着。

    而程祁,像个没事人似,睡得很早。

    顾初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日上三竿,木屋外隐约传来滑雪场的欢声笑语。顾初咻地坐起来,揉揉眼睛,看看墙上的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

    程祁和bobo都不在。

    顾初穿这毛绒拖鞋下楼,餐桌上摆放着牛奶和早餐肉。程祁留下纸条,说要去教bobo滑雪。并让顾初起来一定要喝牛奶吃早餐,早餐要放在微波炉里加热。

    顾初咕噜咕噜喝下温热的牛奶,往嘴里塞两片早餐肉。

    正好,程祁和bobo都不在,可以实施她昨晚精心构想大半夜的计划了。顾初总共想了三个计划,她才不会蠢到只用一个计划去对付这杀手。

    顾初穿好羽绒服,戴好帽子手套,跑去不远处的小木屋找那位美国旅客。不出意外,美国旅客应该不在家,外出去监视程祁和b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