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3章 怀疑

章节目录 第3章 怀疑

 热门推荐:
    第3章怀疑

    “嗖、嗖、嗖……”

    接连四支箭都射中正中间的红心,楚瑛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头一天来这儿练箭因为弓箭太重距离又远她没适应过来,一半的箭都脱靶了。经过十多天的训练找到了感觉,命中正红心的概率近一半了,继续下去肯定能全中。

    练完箭休息一刻钟,楚瑛又改成练拳了。别的武者用木人桩训练拳脚、手法、身法,原身因为力气大用的是铁人桩还有铁头人。

    打了半个多时辰木头桩跟铁头人,楚瑛觉得自己胳膊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一个半时辰到了楚瑛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了,她喝完一杯水后问道:“为什么大哥给我制定训练任务这般繁重。”

    每天上下午各一个半时辰,这是楚锦硬性要求的。完成不成就要受罚,完成了干什么都可以。

    贾峰说道:“郡主您不仅天生神力武学天分也极高,世子不想浪费了您这一身的天赋。”

    他还有一个猜测,世子因为体内有余毒身体喘弱不能习武,下狠劲训练郡主该是想圆了这个遗憾。

    楚瑛觉得老天还挺狠。给了原身绝佳的习武天赋,在读书上却一窍不通。是真的不通,今天学完明天就忘,六年多时间才堪堪将四本启蒙书背下来。

    包学武走了进来,与楚瑛说道:“郡主,王妃出府去看望穆建荣,一刻钟前回了府。”

    楚瑛神色没什么表情。原身生病她浑不在意,侄子侄女有个头疼脑热的就着急上火,有的时候她真觉得淮王妃脑子有坑。

    贾峰说道:“郡主,要不今晚宿在将军院吧!”

    他说的将军院是淮王的院子,原身就在那儿长大的。一直到七岁原身才搬回后院,有了独立的院落。

    楚瑛笑了下道:“这事我并没做错为何要避。”

    休息了下就会了衡清院,屁股还没热就看见冬冷疾步走过来道:“郡主,王妃来了。郡主,王妃脸色很难看。”

    春雨等丫鬟听到这话脸色也都变了,除了郡主生病或者受伤,王妃每次来衡清院都没好事。

    楚瑛笑了下说道:“来就来了,她难道还能将我吃了。”

    淮王妃满脸怒气地冲进了屋,看着楚瑛就骂道:“你怎么能对你表哥下这样的毒手呢?”

    她以为会抽几鞭子,最多就是一些红痕,哪想到穆建荣会全身血肉模糊没一块好肉。

    楚瑛眼皮都没抬,说道:“都是皮外伤,用好的伤药最多一个月就能恢复。”

    看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淮王妃越发生气了:“楚瑛,你到底有没有心肠?那是你嫡亲的表哥,你怎么能下这样的毒手呢?”

    楚瑛看着她,神色冷然:“前年九月穆建荣在郊外骑马伤了一位老农,老人家熬了一个多月没了;去年四月他在街上调戏人家姑娘,姑娘被未婚夫退婚上吊差点没了命;去年年底他跟几个狐朋狗友吃饭一言不合打起来,掌柜的上前劝阻他将人打死了。”

    哪怕是失手打死,但打死了人就得偿命,知府衙门将穆建荣抓了。王妃自己救不人,就逼着原身去求淮王。

    说完,楚瑛自嘲道:“我不过抽他几鞭子就没人性?那他犯下的这种种恶行是什么?畜牲,不,他连畜牲不如。”

    也是在知府衙门里的监牢里关了一个多月,出来以后穆建荣都窝家里没再闹事。不然楚瑛早教训他了。

    淮王妃铁青着脸道:“他是你表哥,你怎么能这么说他。”

    护短是人的本性,但不能是非不分黑白颠倒。楚瑛越发瞧不上淮王妃,但她知道在这儿百善孝为先,所以她不能跟淮王妃硬碰硬不然吃亏的是她。

    楚瑛酝酿了下,然后红着眼眶说道:“你逼我救这个杀人犯的时候,你有没有为我想过?那段时间我只要一合眼就做噩梦,晚上都不敢睡觉。”

    原身良善,求淮王救下穆建荣后非常内疚,也因为太自责噩梦缠身。还是楚锦知道请了名医,又开导了她一番才好。

    说起往事,楚瑛的眼泪不由落了下来。

    春雨跟秋寒几个丫鬟看她哭,也都忍不住落了泪。那时候她们几人轮流守着郡主,最知道郡主受了怎样的煎熬。

    淮王妃满腔的怒火瞬间被熄灭了,难受道:“这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楚瑛心里冷笑,但凡上点心都能知道原身当时的状态很差了。可惜,淮王妃的心思都在穆婉慧身上:“那次的事后我就告诉自己,再也不能纵着穆建荣了,否则他迟早会给我们淮王府带来祸事。”

    穆建荣干的这些事一旦被人翻出来,罪名都得按在淮王身上。

    李妈妈叹了口气道:“郡主,舅夫人多疼你,就算荣少爷行事欠妥当,看在舅夫人的面上你也不能下这样的毒手。”

    淮王妃想着穆建荣身上的伤,看向楚瑛的神色又变了。

    楚瑛碍于世情不能对淮王妃出言不逊,但对李妈妈却没这么多顾忌:“当初你们逼我去求父王的时候也是这般说的。我就好奇了,她对我好在哪里?”

    淮王妃觉得楚瑛抬没良心了,说道:“阿瑛,这些年你舅母不仅时常给你做吃食跟衣裳,还给你买各种小玩意。你每次生病她都恨不能以身替你,无法亲自照料你就去寺庙烧香拜佛祈求你早些好,甚至折寿都愿意。阿瑛,你舅母若听到这么没良心的话肯定会很伤心的。”

    楚瑛听到这话心却有些狐疑。得了原身的记忆后她就觉得淮王妃的行为很迷惑,比如原身六个月大发烧,淮王妃丢下不管去照顾同样发烧的穆婉慧;还有原身月初撞破了头陷入昏迷她也没过来,原因是身体虚弱不宜走动,可就在第二天她知道穆婉慧在佑民寺扭伤腿就拖着病躯赶去寺庙。

    原身心思单纯阅历浅不会多想,但楚瑛身处信息爆炸的时代,多了假千金假公主的故事。淮王妃做的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看起来很不合情理,可若将她与穆婉慧的身份换一下就可以理解了。

    楚瑛故意说道:“为让我病好折寿都愿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我亲娘呢!”

    淮王妃眼中露出慌乱之色。

    李妈妈瞧着不对,赶紧说道:“郡主,王妃的意思是舅太太将你视做亲女,就像王妃待表姑娘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