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5章 天之骄子

章节目录 第5章 天之骄子

 热门推荐:
    第5章天之骄子

    楚瑛到茗园楼时晚了一些,说书先生已经在讲故事了。

    “昭勇将军拿起他的长枪,‘刷’的冲了上去,一个横扫,一群匪贼纷纷倒落在地,三下五除二就将剩下的匪贼都给杀了……”

    楚瑛笑着与贾峰说道:“贾叔,按这说书先生讲得匪贼都是纸糊的了。”

    怕影响到别人,她压低了声音。

    贾峰说道:“郡主,昭勇将军就是魏国公世子。因为去年年底又立了一个大功,年初皇上封他为昭勇将军。”

    楚瑛这下才明白为何说书先生跟听课如此推崇他了。魏勇国公世子雷明霁,京城双杰之一,十岁跟随魏国公上战场十二岁带亲兵勇闯土匪老巢。杀鞑靼匪盗剿流寇立功无数,十六岁就官至三品的参将。就连眼光很高的楚锦对他也是赞赏不已,原身都听他念叨过好几次。

    她得了原身的记忆还有些不相信,后确定传闻都是真的不由感慨起来。有些天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拥有高贵的出生以及绝佳的天赋。普通人努力一辈子很可能就是他们的,不过天才也有他们的烦恼,楚瑛是一点都不羡慕。

    雷明霁再出众也与她没关系,楚瑛现在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贾叔,我们江西境内很多匪贼吗?”

    贾峰说道:“在袁州跟虔州等几个跟临省交集的地方有匪盗,其他地方都还好。”

    茶楼呆了大半个时辰,楚瑛就出来了:“哪有卖笔墨纸砚的?我想去挑一些。”

    贾峰有些意外,不过面上没显露出来:“回王府的路上就有。郡主,笔墨纸砚王府都有,铺子里卖的没王府的好。”

    楚瑛笑着说道:“大哥买的都是宣纸,用来练字太浪费了。等我将字练好了,再用宣纸写。”

    楚锦月初余毒发作去虔州,找那位可以帮他压住毒的钟大夫了,淮王则上个月就去了山东宁阳买蛐蛐去了。

    说起来楚锦虽是大哥却肩负起了父母的职责,原身读书习武都是他在管。而且管得很严,不达要求就会处罚。

    贾峰笑着说道:“世子要知道郡主现在主动读书练字,肯定会很欣慰的。”

    以前郡主最烦念书了上课就睡觉,若不是被世子逼着几本启蒙书都读不完。现在愿意主动温习也是一大进步了。

    楚瑛都不好意思了。这儿都是繁体字,这些年逛街许多店名都不认识只靠猜。她一个现代的精英到这儿变成半文盲,这个她没法接受了。

    买完东西楚瑛没再继续逛,而是直接回了王府。到王府门口,门房就与她回禀了一件事:“郡主,李妈妈将孙仙姑请了来,一个时辰前到的。”

    楚瑛没听说过这个人,问道:“贾叔,你听说过这孙仙姑吗?”

    她以前是不相信鬼神的。真有神明就该将她那重男轻女没有人性的亲生父母霹死,而不是等她工作了又冒出来。不过现在有了诡异的经历,她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敬畏。

    贾峰点头道:“知道,孙仙姑在洪城很有名,许多大户人家的夫人奶奶碰到事都会请她。”

    “也是闹鬼吗?”

    贾峰点头说道:“是,好像也是说鬼上身,然后驱了邪人醒来就正常了。”

    “真恢复正常了?”

    这个贾峰无法给出确切的答复,因为那个中邪的人没两天就被送走了然后再没听人提起过。

    到了二门入口贾峰还跟着,楚瑛笑着说道:“你回家吧,不用跟着我了。”

    贾峰说道:“郡主,保护郡主是卑职的职责,现在那仙姑意向不明卑职不放心。”

    楚瑛笑了下,说道:“贾叔,若是那孙仙姑能伤到我,我这些年的武功就白学了。”

    若是以前贾峰会担心,现在楚瑛开窍了倒不怕她被人欺负,只是武功高并不意味着就不会有危险。但看楚瑛信心满满的样子,贾峰没再坚持。

    “郡主,今日晚上不练功了,你早些休息。”

    一回到衡清院楚瑛就发现里面的气氛特别凝重。春雨看到楚瑛忙道:“郡主,王妃请了孙仙姑到府里。郡主,这可是个顶顶厉害的人物。郡主,要不您给王妃服个软吧!”

    楚瑛反问道:“顶顶厉害又如何,难道你们也觉得我被怪鬼附身了?”

    春雨说道:“郡主,奴婢自然不信,但您现在已经开始相看了。要这事传扬出去会严重影响你说亲的。”

    楚瑛哭笑不得,上辈子她三十一岁没结婚都没人催,这儿才十三岁丫鬟们就担心自己嫁不好:“她已经认定我被恶鬼附身,服软也没用。反正我不是什么恶鬼,由她折腾去吧!”

    见她还要再说,楚瑛摆摆手道:“我今年才十三岁,过两三年再议亲也不迟。”

    议什么亲,她压根没准备嫁人,不然也不会在戏院的时候报自己的名了。

    现代在外养小三的渣男,曝光以后还会被社会大众谴责;在这儿三妻四妾是合法的,就是驸马跟滨仪那都有暖床丫鬟。所以嫁人是不可能的,她的目标就是像淮王那样潇洒快活地过一辈子。

    吃过晚饭,楚瑛如往常一样去了练功房。贾峰看到她时说道:“郡主,我不是说你今晚不用来。”

    里有都不用找,楚瑛说道,“我怕哥哥知道我偷懒,回来又要罚我了。”

    本来是想要偷懒的,但听到两省交界处很多匪贼她就不敢松懈了。自身强大才是硬道理,其他都是虚的。有了厉害的功夫,以后万一遇见危险也能自保。

    来时天边还泛着红,回时月亮已经高高挂起了。回到衡清院刚坐下,冬冷就端了一杯水过来。

    水一入口楚瑛就觉得不对了,白开水可不是这个味。她将水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故意一脸倦意地说道:“今晚上我想穿那套水红色的亵衣,你去给我取了来。”

    冬冷神色一紧,但看楚瑛神色没什么异常顿时安心了:“奴婢这就去。”

    正巧秋寒走进来,楚瑛指了下桌子上的水轻声道:“拿去喂给小白喝,别让冬冷发现了,喂完以后看看小白有什么反应回来告诉我。”

    这小白是原身养的一只兔子,因为全身雪白就取了这个名字。原身很喜欢它,每天还亲自喂食。

    楚瑛泡澡的时候,秋寒就告诉她将水喂给兔子睡着了,不管是叫还是揪耳朵兔子都没反应。

    楚瑛神色有些冷,那水里肯定放了类似安眠药这类东西。什么仙姑,分明就是个骗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