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28章 有哥哥真好(3)

章节目录 第28章 有哥哥真好(3)

 热门推荐:
    第28章有哥哥真好(3)

    兄妹两人正说着事,大管事来了。

    楚瑛想起贾峰的话,说道:“哥,你身体虚弱要静养,家里的事交给贾叔他们处理就好。”

    楚锦看着她故意说道:“财帛动人心,将所有的事都交付给他们我不放心,你若怕我受累就跟着学以后接手。”

    楚瑛想了下还是摇头,说道:“哥,我还有许多字不认识,等我将字都认全了再接管家里的事吧!”

    倒不是不想帮衬楚锦,而是她现在还是半文盲的状态,贸然接手家里的内务会出岔子的。这事啊,等脱盲以后再说。

    楚锦笑了,他觉得楚瑛现在真的长进了。以前说起念书脸就成苦瓜了现在会主动说学习了。

    “我给你请个先生。”

    楚瑛吓得打了个哆嗦:“不要。哥你放心,我会认真学的,最多三个月我会将另外几本书都默写出来。”

    给原身上课的几位先生都是照本宣科,然后让原身背诵抄写。跟着这样的先生学还不若自己看书,效率高还自由。

    “好。”

    回到衡清院楚瑛才知道李妈妈被绑走了,她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有人为自己出头,这感觉真好。

    可惜好心情随着淮王妃的到来消失殆尽。

    淮王妃这次没有咄咄逼人,而是使用怀柔的策略:“阿瑛,你出生后第一个抱你的就是李妈妈,后来也是李妈妈一直悉心照顾你。阿瑛,我知道驱邪的事你很生气,但你这一受伤跟变了个人似的,我们也是担心你才请的仙姑。阿瑛,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救救李妈妈好不好?”

    楚瑛看着她,眼神很冷:“你说李妈妈悉心照顾我,那为何我六个月大的时候发烧没人管。若不是父王及时给我请大夫,我可能已经死了,哪怕没死也被烧成了傻子。”

    李妈妈与淮王妃一样都偏向穆婉慧不喜她。想到这里,楚瑛心头一动。现在大哥将李妈妈关起来,她觉得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解了心头的疑惑。

    淮王妃急了,说道:“阿瑛,那是意外。”

    楚瑛说道:“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跟大哥求情的。之前为穆建荣求父王已经违背了我本心,我不可能再为个下人破例了。”

    淮王妃的声音都不由大了:“李妈妈不是下人,她是与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

    这些年都是靠着李妈妈,她才能在这冰冷无情的王府活下来。要没了李妈妈,她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了。

    听到这话,楚瑛冷笑道:“母妃,你对个下人都这般情深义重,我这个女儿的死活你却不在意。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淮王妃没想到她又翻起了旧账,她捂着胸口说道:“阿瑛,只要你去求你哥哥让她放过李妈妈,我以后会好好疼你爱你的。”

    楚瑛有些难受,为原身难受,亲生女儿竟还不若一个老妈子:“不可能。我不会跟哥哥求情,你死了这条心吧!”

    淮王妃拉着楚瑛的袖子,哀求道:“阿瑛,就算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李妈妈。她跟了娘快三十年了,娘身边不能没有她。”

    她越伤心,楚瑛就越为原身不值。

    淮王妃见自己哀求都不行,立即变了脸:“楚瑛,你怎么变得如此冷血无情。”

    楚瑛有些感叹道:“以前我就是太好说话了,所以才纵得李妈妈她们不将我当回事,想骂就骂想下药就下药。还是父王说得对,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淮王妃双眼赤红地盯着她道:“你是不是要我跪下,你才愿意救李妈妈?”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可惜她这人软硬不吃。楚瑛说道:“母妃,我已经让夏凉去请大哥了,有什么话你跟大哥说吧!”

    经过数次交锋她早摸准了淮王妃的路数了。讲道理是讲不通的,翻脸也不行。这儿不比现代,要跟淮王妃翻脸背负一个忤逆不孝的名头,被人弹劾郡主的爵位都有可能保不住。

    淮王妃脸色大变:“你这个孽障……”

    楚锦在门口的时候正巧听到这话,他大跨步走进屋,阴沉着脸问道:“王妃,你在骂谁孽障?”

    他金娇玉贵的妹妹,在淮王妃眼中连一棵草都不如,想骂就骂想罚就罚。以前阿瑛敬重爱慕她这个亲娘他跟父王哪怕万分恼怒都忍着,可现在阿瑛已经想明白了他绝不容淮王妃再欺凌阿瑛了。

    淮王妃看到他有些惧意,声音都不自觉地低了下去:“世子,阿瑛不听话我说了她两句。”

    楚锦不客气地说道:“阿瑛哪做得不好自有我跟父王教导,就不需要你费心了。王妃,你还是早些回去歇息。”

    淮王妃哭着说道:“世子,请仙姑做法是我的主意,你要怪就怪我跟李妈妈无关。世子,李妈妈照顾我这么多年,希望你能高抬贵手放过她。”

    楚瑛有些疑惑,不知道哥哥做了什么事竟往淮王妃怕她。

    楚锦怒火中烧,不过他控制住了情绪:“这么说,给阿瑛下药是你的主意了?”

    淮王妃为了救李妈妈背下这个锅:“是仙姑说要让阿瑛睡着了好做法,我才让李妈妈这般做的。世子,只要你愿意放过李妈妈,让我做什么都行。”

    楚瑛垂下了头。

    楚锦看她这样有些心疼,沉默了下说道:“祖母的忌日快到了,王妃若真有心就去佑民寺为祖母祈福吧!”

    淮王妃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我明日就去佑民寺。世子,我现在可以去接李妈妈吗?”

    楚锦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等王妃从佑民寺回来,再让她回到你身边服侍吧!”

    淮王妃知道楚锦的性子,怕再继续纠缠下去适得其反,于是就带着惠芷离开了。

    楚锦与楚瑛解释道:“阿瑛,祖母的忌日在十月底,她会在佑民寺呆到十一月回来。”

    楚瑛一下明白,这是怕淮王妃再伤她的心故意支开她了。她心头暖暖的,说道:“哥,你不用有顾虑,我已经放下了。”

    楚锦摸着她的头,爱怜道:“我知道你放下了但她是你亲娘,她总为一些不相干的人寻你麻烦对你名声有碍。”

    楚瑛心里暖暖的,又酸酸的:“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莫怪以前她同桌总爱炫耀自己哥哥了,她现在也想炫耀了,有这样的哥哥真是太幸福了。

    楚锦失笑,说道:“傻丫头,你是我妹妹,我不对你好对谁好?以后有事就跟我或者父王说,别再委屈自己。”

    “哥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