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29章 深情的楚锦

章节目录 第29章 深情的楚锦

 热门推荐:
    第29章深情的楚锦

    晚上在上林苑用晚饭,菜满满的一桌子非常丰盛,其中的荤菜全都是楚瑛爱吃的。

    吃饭的时候,楚瑛看他都不怎么碰荤菜:“哥,你怎么都吃蔬菜啊?”

    在记忆之中楚锦并不是素食主义者,他也很爱吃肉的。

    楚锦解释说道:“钟神医交代这段时间要吃清淡些。你不用管我,自己吃就是了。”

    楚瑛特意让人清蒸鲥鱼这道菜放到他面前。上辈子她经常做清蒸鱼,感觉手艺还行,可对比刚才吃的对比惨不忍睹。

    楚锦笑着说道:“这鲥鱼没有放盐,让肉质得以保持足够了鲜滑,金华火腿又烘托了它的鲜美,笋的清香又掩盖了它的腥味。所以美味非常好。你要喜欢明日再让厨房做。”

    楚瑛非常惊讶,说道:“哥,你对做菜还有研究啊?”

    “吃得多了,就有经验了。”

    楚瑛笑着道:“哥,偶尔吃会觉得很美味,要日日吃很快就会腻了。”

    吃过晚饭休息了下,楚锦要教楚瑛学《论语》。

    论语楚瑛大部分都还记得,但很多字她不会写:“哥,等我先将学过的几本书复习好了再学这书。”

    楚锦也没勉强,问道:“阿瑛,你要是对乐曲或者其他有兴趣可以跟我说,我请先生教你。”

    楚瑛吓得赶紧说没有。可不要学什么绘画作诗乐器了,压根就没那细胞,学了也是浪费时间。

    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楚锦笑了起来,虽性子变了很多但喜好却一点都没变。喜欢吃肉对美食没有抵抗力,对念书琴棋书画等视若洪水猛兽。

    楚锦笑眯眯地说道:“你先回去换一身衣裳,晚些我在练功房等你。”

    “好。”

    楚瑛回去就发现穆婉慧过来了,她这次来是送银子的:“表姐,这里是两千两银子,差的我用这幅画抵,你看可不可以?”

    说完,将一副卷轴放在桌子上铺开给楚瑛看。

    见楚瑛看着画面露疑惑之色,穆婉慧说道:“表姐,这幅画叫做《西域图》,是唐朝阎立本所画。表姐,阎立本不仅是很厉害的大画师还是个告官,他的画非常受人追捧。”

    楚瑛自然知道阎立本了,若真是他所画也很值钱了。只是她无法判断真伪,于是问道:“这画你从哪得来的?”

    “你放心,这画绝对来路正当。”

    楚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嗤笑一声道:“从我母妃那儿拿来的,肯定来路正当了。你也挺有意思的,从我娘那哄来东西还我。”

    穆婉慧说道:“这幅画确实是姑姑的,只是去年我生辰姑姑送给了我。阿瑛,这幅画抵两千应该没问题。”

    楚瑛对古董字画没有研究,赵蒙那副画的价值还是秋寒告知她的:“可以,咱们之间的账算清了。”

    若是穆家其他的都像穆婉慧这样自觉,也就没那么多矛盾了。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到嘴的肥肉他们不愿吐出。

    穆婉慧暗松了一口气。只要楚瑛不再喝追究,淮王世子也不会为难她了:“表姐,我听闻世子要我们三日还欠你的钱。表姐,钱我们肯定还,但三日时间太短能不能宽限一些时日。”

    楚瑛一口回绝。时限是大哥定的,她去求大哥放款时限会打击他的威信。穆家在外打着淮王府的名声捞了许多好处,借此机会给他们一个教训也好。

    楚瑛到练功房时楚锦已经在了,此时的他换了一身月牙白的锦袍。

    本来脸色就有些苍白,再换上这么一身衣裳更是增添了几分脆弱,让人见了不由升起一股保护欲。

    楚瑛在练功房练习射箭。

    楚锦看她连射十箭,有八箭正中红心,颔首道:“贾峰说你箭术进步神速,现在看来他所言非虚。”

    楚瑛摇头说道:“哥,离神箭手还有很远的距离。”

    “你还小不着急,等再练上两年肯定能超过许多人。至于神箭手,这事不强求。”楚锦说完后问道:“阿瑛,我刚看你拿弓时眉头皱了下,是这套弓箭有问题吗?”

    “弓箭没有问题就是有些轻了,用着不趁手。哥,我现在力气又变大了,很多武器都用得不趁手。”

    对普通人来说这弓箭很沉但她拿着却轻飘飘的,这样的话用起来就不得劲了。

    楚锦笑着说道:“父王的私库里有套重一石的弓箭,等明日我让人找来给你用。”

    “哥,父王私库里的东西不经他的同意就拿不好。哥,还是等父王回来跟他说了再拿。”

    见她不同意,楚锦笑了下:“行,听你的。”

    楚瑛练功,楚锦就在旁边看着没半点不耐烦。

    练完功,楚锦见她盯着自己笑问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楚瑛笑嘻嘻道:“不是。我就是在想,也不知道以后谁家的姑娘有福气能嫁给哥哥。”

    对妹妹都这般温柔体贴又有耐心,对妻子肯定会更好了,她未来的嫂子有福了。

    楚锦神色一顿,不过很快又笑吟吟道:“你这丫头,竟然打趣起哥哥来了。好了,时间不早赶紧回去休息吧!”

    因为楚瑛之前就是在路上摔着磕了头,所以贾峰送她回院子去。

    在回去的路上,楚瑛犹豫了下还是问道:“贾叔,为什么大哥要将宇哥儿送到谢家去?”

    楚锦十八岁就娶了妻,娶的是长兴侯的嫡长女谢颖芝。据说两人成亲后非常的恩爱,你浓我依的,婚后三个多月谢颖芝就怀孕了。

    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谢颖芝难产,最后孩子保住了她自己撒手人寰。留下的孩子淮王取名叫宇哥儿,三岁时候被楚锦送去谢家养。这些多年来,淮王数次让他再娶都不愿意。可他又不愿将唯一的儿子接回来,众人都不明白他的想法。

    贾峰说道:“我记得世子每次见到世孙心情就会变差。我猜测世子应该是见到世孙就会想起世子夫人。

    楚瑛听到这话很难过,与爱人生离死别是人之间最大的悲剧。

    贾峰面露忧色道:“郡主,世子有心结卑职可以理解。但世孙到底是王府未来的继承人,也不好让他一直呆在谢家,不然等世孙长大以后只亲近谢家了。”

    将孩子扔在外家,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利。楚瑛点头道:“等寻个机会,我会劝大哥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