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30章 身世(1)

章节目录 第30章 身世(1)

 热门推荐:
    第30章身世(1)

    微风穿过梁舍吹了进来,凉凉的,柔柔的,舒服极了。月亮也如水一般倾泻下来,薄薄的轻雾也漂浮起来。周围连绵起伏的虫叫声,四周也朦朦胧胧。

    夏凉握着灯笼的手,都有些发白,她小声问道:“郡主,你想见李妈妈明早去也不迟啊,何必这大半夜的去呢?郡主,这路不好走,万一摔着了怎么办?”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楚瑛之前就是夜晚赶路摔跤差点没命。也幸亏救下来,不然她们都要陪葬了。

    楚瑛笑了下说道:“上次是我三天三夜没合眼,走路打瞌睡才会摔跤的。最近我每晚都早早睡下,睡得足足的,哪还会摔跤。”

    夏凉紧握灯笼,犹豫了下还是问道:“郡主,什么事一定要现在去找李妈妈,不能等到明日?”

    “我不想等明日,你要是怕的话我一个人去。”

    夏凉哪敢让她一个人去那地方,硬着头皮跟上了。

    王府前院北边有个院子是专门关押犯了大错的下人,李妈妈就是关在那儿。从衡清院到那儿比较远,走了六七分钟才到。

    院子有专门看守犯人的侍卫,听到楚瑛要见李妈妈时,他立即说道:“郡主,屋子里没住人不干净,有什么话我将人带出来问。”

    楚瑛摇头说道:“不用,我进去问。”

    侍卫带着他们到了关押李妈妈的屋子,房门刚推开一股子霉味扑鼻而来。

    跨过门槛就看见几个小影子乱窜,其中一个小影子还窜道他们这边来了。夏凉看清楚是老鼠,吓得扔掉灯笼大声尖叫起来。

    楚瑛眼疾手快将飞出去的灯笼抓住了。

    侍卫看夏凉吓得花容失色,忙宽慰道:“姑娘别怕,这是老鼠。”

    夏凉更怕了,双手抓着侍卫的胳膊颤着声问道:“怎么、怎么这么多的老鼠啊!”

    楚瑛看她吓成这个样子让侍卫带了她出去了。因为她有武功在身,夏凉也没犹豫小跑着出去。

    屋子阴暗潮湿,到处都结着蜘蛛网。李妈妈缩在角落里,嘴巴塞住手脚被捆。

    李妈妈原本很惶恐,以为来的人是处决她。知道是楚瑛来了闪现过希翼的目光,只是嘴巴被破布塞住,只能呜呜呜地求助。

    楚瑛朝门外道:“给我搬条凳子来。”

    很快侍卫就搬来了一条凳子,放下后自觉地走了出去。她一到门外,就被夏凉给支到院子外候着,她直觉郡主找李妈妈要谈的绝不是小事。

    楚瑛将李妈妈嘴里的破布取下来,坐在凳子说道:“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想问你,希望你如实告诉我。”

    李妈妈沙哑着声音道:“我全身难受,你先给我解了绳子再说。”

    看她这态度楚瑛不由笑了,问道:“虽然你跟了母妃三十多年,但我是主你是仆。可这些年你对我这个主子没丝毫的尊敬。李妈妈,能告诉我原因吗?”

    李妈妈心头一跳,说道:“我没有不尊敬郡主。”

    楚瑛从凳子上起来,走到李妈妈面前蹲下,盯着她一字一字地说道:“我不是母妃的亲生女儿,对吧?”

    李妈妈震惊地反问道:“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楚瑛心头一沉,不过想起贾峰的话她又很快平静下来。她眼睛像父王,五官像祖母,这不可能是巧合的。

    她压住心中的杂念,笑着说道:“我猜得呀!哪有当娘的不管亲生女儿一门心思在侄女身上呢?有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李妈妈一听忙道:“不是的,王妃也很在乎你,只是精力有限她照顾不了两个孩子。”

    这话就是放屁。王府里有那么多丫鬟婆子,养个孩子都没问题。原身当年高烧没人管,归根究底是这对主仆不在乎她的死活。

    楚瑛一脸好奇地问道:“说说,你们为什么要将我跟穆婉慧掉包?”

    只听说过用女儿换儿子,没听说过用亲女换自家侄女的。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事了。也怪她,在听到贾峰说她长得像老王妃后就将这事放下没继续追查。

    李妈妈看她识破了,也没再伪装:“表姑娘,这些年王妃虽然没怎么管过你,但你被封为郡主得享高位的身份与荣华富贵。说起来,真正可怜的是我们的郡主。”

    楚瑛一巴掌扇了过去。

    因为太生气力道没控制住,李妈妈的牙齿被打落了几个,满嘴的血。

    楚瑛此时真的上了火,说道:“莫怪这些年你与淮王妃对我态度如此恶劣,原来是认为我抢了穆婉慧的地位。”

    李妈妈说道:“难道不是吗?你只是穆家的女儿该仰望着郡主才是,可这些年却是郡主在讨好你。”

    主仆两人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所以不管原身怎么委曲求全两人都觉得不够。而淮王跟世子越疼爱原身她们就越愤愤不平,因为她们觉得这一切本该是穆婉慧的,原身是鸠占鹊巢。

    楚瑛觉得很可笑:“你们自己掉的包,到头却怪我占了穆婉慧的郡主之位,就没见过你们这般无耻之人。”

    李妈妈看着她道:“是我糊涂,当初不该将你与郡主掉包。可这些年你得享荣华富贵,而郡主却处处看人白眼仰人鼻息。你已经占尽了便宜,就不要再得寸进尺了。”

    每次看到穆婉慧低声下气讨好楚瑛或者其他官家女,她跟王妃都心疼得不行,对楚瑛也喜欢不起来。

    楚瑛哈哈大笑起来。

    夏凉听到这笑声心惊胆颤的,在外喊道:“郡主,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你在外面好好守着就是。”

    李妈妈这些年一直后悔,后悔当初不该将两个孩子掉包。不然的话她家郡主也不会沦落为破落户的女儿,不用为了谋个好前程殚精竭虑。反观楚瑛这个冒牌货,蠢得跟猪一样却因为有王爷跟世子护着诸事不用操心。

    越想,李妈妈心里越不平:“既你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就该知道你所拥有的这一切都是我家郡主的。所以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待郡主,别再为难她了。”

    楚瑛心听到李妈妈一副你占大便宜的口吻,真的很想掐死她。只是事情还没问清楚,这个老婆子还不能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