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39章 宴会(2)

章节目录 第39章 宴会(2)

 热门推荐:
    第39章宴会(2)

    一个穿着姜黄色掐金丝绣满桃花的姑娘,看着楚瑛笑着道:“郡主,我们正在写诗,郡主也写一首吧!”

    楚瑛直白地问道:“你写好了?”

    这姑娘是按察使的幼女刘小柔。长得不错,就是脾气太冲总被人当枪使。上次宴会的时候,知道原身作弊属她嗤笑得最欢。

    刘小柔一脸傲气地说道:“自然是写好了,就是不知道郡主这次打算写什么?”

    楚瑛笑了下,扫向众人说道:“我听闻你们之中许多人都在暗地里说我是草包,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这话一落不少人脸上不自然了。

    孙芸芸打着圆场,说道:“郡主,写诗作画都是闲暇时打发时间的东西。我娘说这女子最重要的是会管家理事,其他都是次要的。”

    楚瑛可不愿让这件事过去,她问道:“这次写诗以什么做题?”

    刘小柔仰着头说道:“这次是以桃花为题。我们大部分人都写好了,正准备送去前院请人评论。”

    楚瑛笑着说道:“这次彩头是什么?”

    每次孙芸芸带着众人写诗作画,都会准备彩头。彩头有时候是一根发簪,有时候是一块砚台,东西一般都比较贵重。既得了名又有好东西,所以大家积极性很高。

    孙芸芸笑着说道:“是一支八宝流云簪。郡主,彩头就是凑个趣,并不值当什么的。”

    楚瑛笑眯眯地说道:“也不能总让孙姐姐出彩头,而且就一支流云簪也太少了。”

    说完,她将手中的扇子扬了扬道:“我也没带什么好东西出来,就用这把扇子做彩头吧!”

    春雨听到这话想上前阻止,不过跨出一步后又退回原处。

    孙芸芸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扇子,赶紧说道:“不行,郡主,这扇子太贵重不好作彩头。”

    楚瑛的这把宫扇用象牙丝编织成蒲纹锦地,上嵌玉兰、芍药等花卉及蓝甸鸟,寓意玉堂宝贵。

    楚瑛不在意地说道:“不过是把扇子,有什么能不能的。真输了,等下次去京城我找皇帝伯父再讨要一把就是。”

    将讨东西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也是没谁了。

    楚瑛看向众人,慢悠悠地说道:“你们也该拿东西出来做彩头,这样才有意思。”

    众人有些迟疑。

    楚瑛看向刘小柔,问道:“怎么不做声了?莫不是舍不得,不是吧这么小气?”

    刘小柔最受不激,伸手摸向发髻上的金簪。

    楚瑛一脸嫌弃地说道:“拿一支金簪做彩头,你不嫌寒碜我还嫌拿着费手呢!嗯,你这手上的玉镯不错,就用这当彩头吧!”

    刘小柔戴的是一支羊脂玉手镯,是她去年生辰父亲送的礼物,她喜欢的不得了一直戴着。现在要让她拿来做彩头,她舍不得。

    楚瑛嘲笑道:“平日说话声音比谁都大,没想到竟是一只铁公鸡。这么抠抠搜搜,以后还是别出门了。”

    孙芸芸看着她,满脸的疑惑。

    刘小柔哪受得了这个,扬声说道:“你要有本事拔得头筹,我这身上的首饰都可以作为彩头给你。”

    楚瑛哈哈直笑,再看另外的姑娘问道:“你们呢?”

    其他人可不想被楚瑛嘲讽铁公鸡,都将自己佩戴的最贵重的首饰拿出来,有璎珞红宝石项圈、绞丝纹羊脂玉佩、点翠金簪、宝蓝点翠珠钗、芙蓉暖玉步摇……

    一个托盘都放不下,又拿了两个托盘来。楚瑛看不少人瞄向三个托盘,笑嘻嘻地说道:“你们要觉得之前作的诗不好,可以再作一首,以两炷香为限。”

    这么多的首饰每一样价值都不菲。特别是那把宫扇,出自宫中顶级匠人之手有钱都买不着,连见惯好东西的孙芸芸都心动了。所以对于楚瑛的提议,大家都赞成。

    两刻钟以后,众人停笔将写好的诗交给孙芸芸。楚瑛是最后一个交的,她那张纸写得满满当当的。

    刘小柔一笑,故意扬声说道:“芸芸姐,我想先看看郡主的诗。郡主,你不会介意的,对吧?”

    “不介意啊。”

    刘小柔将纸接过来扫了一眼,笑着说道:“郡主,你这诗也太长了。”

    楚瑛拿着宫扇,轻轻地扇着风,一派悠闲地说道:“短有短的好,长也有长的妙。”

    刘小柔将纸摊开,高声朗诵道:“《桃花庵歌》,桃花屋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酒醒只来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贱缘。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开始大家抱着看戏的态度,结果听了前面两句神色都变得严肃起来了。

    等刘小柔念完诗,一个穿着湘妃色襦裙的姑娘道:“郡主,不会作诗没关系,但你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抄啊?”

    楚瑛扫了对方一眼,见是笑着说道:“你说我抄的?我刚才写诗时身边可没一个人,你说我抄谁的?”

    刘小柔大声喊道:“这首诗肯定不是你作的,你找人写好了然后现在抄录出来。”

    楚瑛嗤笑道:“不舍得将身上的首饰做彩头,就给我泼脏水污蔑我,你品性也太差了。”

    刘小柔气得眼睛都红了,她向孙芸芸求助:“孙姐姐,你觉得这首诗是她写的吗?”

    孙芸芸虽不信楚瑛写得出这样的好诗,但没有证据她也不会说抄写这类话。她委婉地说道:“郡主在两刻钟作出这样一首诗,我是自愧不如。”

    现在承认她写的也没关系,等查出来这首诗是其他人作的丢人的是荣华郡主自己的脸。

    楚瑛很坦然的说道:“我也不瞒你们,我没这么大本事能即兴作诗。我上个月在庐山游玩,偶路一座桃花庵,心有所感在桃花庵前作下这首诗。不想当日晚上有一位自称桃花庵主的仙人入我梦境,说很喜欢我这首诗,只是有几个地方不通顺帮我修改了。”

    刘小柔说道:“那这首诗也不是在这儿作的。”

    孙芸芸闻言暗骂对方蠢。

    楚瑛扫向在场的姑娘,笑吟吟地说道:“你们若是发誓说今日写的诗都是刚才想到的,若有半句假话这辈子都嫁不出去,那我认输。”

    诗这种东西,并不是想写就写得出来的。就是李白写下的千古佳作都是在特定时候写出来的。诗仙尚且如此,别说这些闺阁中的姑娘了。

    一个穿着鹅黄色脸圆圆的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今日作的两首诗,都是之前写好的现在拿来用。”

    楚瑛诧异地看了一眼这小姑娘,长得还蛮可爱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