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40章 宴会(3)

章节目录 第40章 宴会(3)

 热门推荐:
    第40章宴会(3)

    将众人写的诗都念了一遍,作得最好的是楚瑛。

    孙芸芸拿着楚瑛的手稿,爱不释手地说道:“郡主,你这诗写得极好,能否将原稿留下给我观摩几日。”

    楚瑛看了她一眼,观摩是假去想要找出真正写这首诗的人是真的,可惜她可不怕。

    楚瑛一边摇着宫扇一边笑吟吟地说道:“自然可以,彩头也放在你这里。等一个月后,你们证实了这首诗是我写就将这些首饰卖掉,卖得的银钱就拿去救助那些流落街头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孙芸芸有些意外,转而夸赞道:“郡主真是仁善,等东西卖了我就将银子送到王府。”

    想着楚锦说的话,楚瑛摆摆手说道:“我不耐烦这些琐碎的事。孙姐姐,若是可以的话这件事就劳烦你了。”

    孙家每年都会设置粥棚还会捐钱给寺庙,而且做善事也会让她的名声更好。不过孙芸芸是聪明人,没一口赢下:“东西是大家的,郡主,我觉得让所有人参与进来更好。”

    楚瑛顿时对她刮目相看了,这姑娘处事还真是圆滑:“孙姐姐觉得这样好,那就这么办,我没意见。”

    这事让头次来参加宴会的姑娘全秀彤对楚瑛越发的有好感了,她娘说了心善的人品性不会差到哪里去。

    孙芸芸觉得这次的诗会搞砸了,也没心情再继续下去了,招呼众人回她的院子里。

    刘小柔心有不甘,扬声说道:“孙姐姐,刚才咱们不是说好了作完诗后绘画吗?孙姐姐,现在时辰还早,咱们再绘一幅画再回去吧!”

    有三个姑娘跟刘小柔关系亲近,见状立即附和。

    楚瑛笑着说道:“作诗有彩头,绘画肯定也要有彩头的,你们准备拿什么东西出来做彩头?”

    刘小柔都输得一样首饰都没有了,压根没发言权。

    孙芸芸赶紧打岔道:“现在日头这么大太晒了,咱们回院子里去吧!郡主,这边请。”

    这姑娘以前也给原身解过好几次围,虽然是碍于人设,但楚瑛领她的情愿意给这个面子。

    到了孙芸芸的院子,一行人刚坐下刘小柔就发难了:“郡主,听闻你前些日子救了魏国公世子,这事是真的吗?”

    “真的如何,假得又如何?”

    刘小柔笑着说道:“要是真的那郡主就是女侠了。要是假的也该治一治外头那些碎嘴的,什么都敢编。”

    楚瑛可不像这儿的姑娘说话含蓄,她直接说道:“刘姑娘,你是不是嫉妒外头我救了雷世子啊?”

    刘小柔脸涨得通红,说道:“郡主,你虽身份高但也不能这般欺负人?”

    楚瑛不客气地说道:“是你三翻四次为难我,现在却倒打一耙说我欺负你。今日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颠倒黑白。”

    孙芸芸心里恼怒,这刘小柔怎么回事,是不将她生辰宴搞砸不罢休。

    刚帮刘小柔说话的姑娘又道:“郡主,小柔妹妹她一向不会说话,还希望郡主不要计较。只是这件事外头传得沸沸扬扬,不说小柔妹妹就是我都很好奇。”

    楚瑛蹙着眉头问道:“你是谁?”

    孙芸芸介绍道:“郡主,这是江家的雨可姑娘。”

    楚瑛想了下问道:“江鹏的是你什么人?”

    洪城有三个大家族,分别是江家、王家以及郑家,江家的现任家主叫江鹏。这三家能量很大,就是巡抚布政使有时候都要给他们面子。

    “是我大伯。”

    哦了一声,楚瑛就没说话了。

    正常人看到楚瑛的反应肯定就放弃了,但江雨可却不依不饶说道:“郡主,我真的很好奇,你真救过雷世子吗?”

    “你好奇与我有何干系?”

    一句话,堵得江雨可话都说不出来。

    孙芸芸都快气死了,但还是要控场:“郡主,外面传闻雷世子武功盖世长得也是丰神俊朗,所以一时有些好奇。还请郡主不要生气。”

    楚瑛耸耸肩道:“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也不清楚他长什么样。我救他的时候他满脸都是血,看不清长相。至于说武功盖世,武功真那么好又哪需要我去救?”

    孙芸芸有些惊讶,问道:“郡主,你是说雷世子受伤了?”

    楚瑛嗯了一声道:“受伤了,不过没性命危险。也是那些刺客不长眼竟想连我也一起烧死,不然的话我也不淌这一浑水了。”

    虽然前些日子传得沸沸扬扬,但孙芸芸以为是侍卫救的雷世子,只是将救命恩人的名头扣在楚瑛头上。现在楚瑛亲口证实由不得她不信了。

    刘小柔却不相信,说道:“郡主,不知道你怎么救的雷世子?”

    楚瑛很不客气地说道:“刘小柔,人蠢就少说话,不然只会显得你愚昧无知。”

    被这样嘲讽,刘小柔羞得恨不能钻地洞。

    孙芸芸真不想给她打圆场了,只是她作为主人不想也不能放任不管:“郡主,小柔并不知道你三岁就开始习武了,并且十年来从不懈怠。”

    楚瑛可不给刘小柔面子,说道:“就算她不知道我三岁习武,我将穆建荣跟李勉都打了这事她总归知道,说这话不过是在嘲讽我占用别人的功劳。我虽然念书不行琴棋书画也不通,但武功到现在还没输给过谁。”

    刘小柔红着眼眶,起身道:“孙姐姐,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孙芸芸很无奈,请了另外一个姑娘带她到偏房,过了一会才盯着红通通的眼见回来。

    吃过午饭楚瑛就走了。

    将宾客送走,孙芸芸去找了孙大老爷,将楚瑛写的诗递给她看:“爹,你以前看到过这首诗吗?”

    孙大老爷非常喜好诗词,可惜没这方面的天赋,钻研了三十年也没有什么建树。他将诗接过去快速浏览一遍,看完后夸赞道:“没有。芸芸,这首诗写得极好。特别是后面两句乃点睛之笔,立即将整首诗的意境提升了。芸芸,这首诗是谁写的?洪城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号人物,我都没听说过。”

    “爹,你肯定猜不到,这诗是荣华郡主作的。”

    孙大老爷有些遗憾道:“能写出这样的诗肯定是才华洋溢之人,也不知道怎么会荣华郡主代笔。”

    这首诗只有历经沧桑的人写得出来的。荣华郡主不过十三岁的女娃娃,哪能写出这种诗词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