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43章 朋友

章节目录 第43章 朋友

 热门推荐:
    第43章朋友

    淮王府内最轻的弓箭孙芸芸跟全秀彤两人拿着都费劲,就别说拉弓射击了。

    楚瑛笑着说道:“这次就算了,你们要喜欢我让人准备两把刚轻的,下次来再给你们射。”

    全秀彤一听就叫好。

    孙芸芸觉得楚瑛变得有趣了,加上她父亲的叮嘱也点头道:“那过几日我再与全妹妹来玩。”

    全秀彤让楚瑛射两箭给她们看。

    楚瑛三箭都射在正中间的小红圈内,被全秀彤夸赞后她笑着说道:“刚学的时候一总射空,学了半年才没有再脱靶,到现在勉强过关。”

    “你不是都射中了,怎么还勉强过关?”

    楚瑛笑着道:“箭靶是死的,猎物是活的。我哥每年秋天带我去狩猎,七年来没射中一只猎物。”

    其实没射中猎物的原因,不是原身箭术太烂而是她觉得小羊小兔也都是生命不能杀,对此楚锦很无奈。

    全秀彤惊讶不已,问道:“啊,世子爷还带你去狩猎。”

    楚瑛笑眯眯地说道:“我哥很宠我的,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会拦着。我喜欢看戏,他还说将明德班买下给我呢!我嫌麻烦没要。”

    全秀彤那个羡慕嫉妒啊,说道:“我哥每次见到我都要训一顿,说我每天都跟泼猴似的没一点女孩子的样。有几次还罚我抄写《女戒》,我现在看到他就烦。”

    同样都是哥哥为什么差别这般,她真的很想跟郡主换个哥哥啊!

    孙芸芸抿着嘴笑道:“全妹妹,你刚来洪城没多久不知道,这世子爷啊是出了名的宠郡主。”

    洪城不知道多少姑娘羡慕荣华郡主。可惜荣华郡主身在福中不知福,什么都听淮王妃的,由着穆婉慧一只商户女踩在头上。好在现在变聪明了,知道远着淮王妃亲近世子了。

    吃午饭的时候,全秀彤一看桌上的菜呀了一声到:“郡主,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松鼠桂鱼跟清炖蟹粉狮子头啊?”

    这绝对是意外之喜。

    楚瑛笑着解释道:“全大人跟全太太都是苏州人,我猜你应该也喜欢苏州菜的。”

    全秀彤感激楚瑛的贴心,称呼都变了:“郡主姐姐,你太好了。”

    孙芸芸抿着嘴笑着道:“全妹妹,郡主是景和十六年五月初五端午出生,我记得你好像比郡主大啊?”

    全秀彤不可置信道:“郡主,你是景和十六年端午这日出生的?”

    “是啊,你呢?”

    全秀彤摇头说道:“我是景和十六年三月二十九出生的。郡主,你是怎么长的这么高,我还以为你比我大呢!”

    比她高了快一个头,说话的时候还要仰着脑袋,下意识地就觉得楚瑛要大了。

    楚瑛笑眯眯地说道:“我父王很高,加上习武能长个,所以我就比常人要高一些了。”

    目测她现在身高有一米六二三这个样子,楚瑛觉得长到一米七五不是问题。上辈子营养没跟上只有一米六出头,很是遗憾。

    全秀彤一直觉得自己太矮了,趁此机会问道:“除了学武功,还有其他方法长个吗?”

    “有啊,坚持每日跳绳跑步,然后每天吃鸡蛋牛奶或者骨头汤等物。我保证,一年之后你就能蹿个了。”

    全秀彤赶紧将这话记下了。

    吃过午饭两人就回去了,因为孙全两家住一个方向同坐一辆马车走了。靠在马车上,全秀彤吐槽道:“外头都说荣华郡主是个草包,我看传这些话的人才是草包呢!”

    孙芸芸脸色一红,她之前也觉得楚瑛很蠢:“背后议人是非确实不好,但郡主会被传闻草包也是有原因的。郡主念书不行,许多字都不认识。”

    全秀彤不认同她的说法,说道:“孙姐姐,那也不能说郡主是草包吧?你看她箭射得多好,还学了剑法跟拳法。现在外头那么乱,若是碰到歹人也不怕了。”

    孙芸芸很认同,说道:“你说得很对,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所以咱们不能以偏概全。”

    都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郡主武功高强骑射也精通,碰到事能自保。

    下午楚瑛午觉醒来准备练字,被叫去上林苑。

    楚锦说道:“刚才收到父王的信,父王十天前已经启程回来了,大概半个月能到家。”

    “父王终于舍得回来了?”

    楚锦轻笑道:“父王已经寻到了让他满意的蛐蛐了,自然是要回来。”

    蛐蛐的寿命很短,每只蛐蛐大概能活半年左右。宁阳那边以蛐蛐闻名天下,所以每年四月淮王都要去宁阳挑选新的蛐蛐。

    藩王照律是不能离开领地,但淮王是例外。先皇知道他爱蛐蛐如命,特意颁了恩旨准许他每年去一趟宁阳。

    楚瑛有些不能理解,说道:“哥,这斗蛐蛐真有那么好玩吗?”

    淮王也会斗鸡斗狗,但他最爱的就是斗蛐蛐。别人喜好钱财美色,他最喜欢玩蛐蛐。蛐蛐寿命短暂,每次他的蛐蛐死了都会伤心欲绝,一年来一次都麻木了。

    楚锦笑着说道:“我觉得没意思,但父王喜欢。阿瑛,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咱们尊重父王的喜好就是。”

    淮王虽然喜欢玩乐不务正业,但对两个孩子却极好。像楚锦小时候学业繁重非常辛苦,他心疼得不行就偷偷带他去外头玩,平日里也给他买各色小吃与稀奇古怪的玩具。感受到了父亲的爱,楚锦的童年很幸福。

    楚瑛说道:“父王的喜好我不干涉,但他的身体……哥,父王的饮食咱们还是要控制的。”

    记忆之中淮王非常胖,跟个球似的。而淮王还不懂节制特别喜欢吃红烧肉、烤鸭等油腻又热量高的食物。这要是不控制,怕是要不了多久身体就会出现大问题。

    说起这个是,楚锦也颇为无奈:“我也说过父王了,但他不听。”

    淮王当时还骂了楚锦,说人若是连喜好的事不能做喜欢的食物不能吃,那活着也没劲还不如死了算了。

    身体健康是重中之重,没有商量的余地。楚瑛说道:“哥,等父王回来我就跟着,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就不相信这样也看不住?”

    楚锦对此不抱期望,父王精得很楚瑛哪是他的对手。不过他也没打消楚瑛的积极性,笑着说道:“那到时候我多派一些人手给你。”

    “哥,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淮王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肯定是那两破孩子在念叨我,我这么大个人还能不会照顾自己,也不知道他们天天操心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