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44章 章氏出意外

章节目录 第44章 章氏出意外

 热门推荐:
    第44章章氏出意外

    天越来越热了,楚瑛又是怕热的人,所以她将早晨练功时间往前提了两刻钟。

    这日练完功回衡清院,刚坐下秋寒就端了一碗冰镇杨梅荔枝来。杨梅多汁酸甜,荔枝清甜爽口,楚瑛喝了一半去了身上的热意就散了不少。

    秋寒看着剩下的饮品,问道:“郡主,不合胃口吗?”

    楚瑛笑着摇头说道:“不是,味道很好,只是凉的东西喝多了伤脾胃。”

    真实的原因是上辈子她痛经,虽然上大学被个老中医治好了,但那几年的记忆让她心有余悸。哪怕现在这个身体素质特别强,她也不敢吃多冰凉之物怕弄出宫寒以后又痛。

    靠在椅子上,楚瑛有些担心地说道:“父王最怕热了,这种天赶路也不知道身体受不受得住?”

    秋寒宽慰道:“郡主不用担心,宗大人他们会照顾好王爷的。”

    若是正常人不担心但淮王是个大胖子,胖子最怕热天了。想到淮王的体重楚瑛就发愁,那么喜欢吃肉可怎么减肥啊!

    正琢磨着制定几个减肥方案,夏凉疾步走进来道:“郡主,王妃回来了,神色很焦虑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了。”

    让院子里的人一打听才知道章氏失踪了。原来三天前章氏去佑民寺看望淮王妃,见她两日都没回家穆婉慧心头不安派人去了佑民寺询问。这一问才知道章氏去佑民寺当日就回城了,可家里没见着人。

    楚瑛蹙着眉头道:“一个大活人好端端的怎么失踪了?”

    洪城这儿驻扎了一支五千人的军营,所以这儿的治安还是不错的。

    春雨说道:“郡主,王妃去找世子了,应该是想请世子帮着找人。”

    楚瑛觉得她哥应该不会帮这个忙。事实证明楚瑛想错了,楚锦不仅派了五十府兵帮着找人,还报了官。

    从守城士兵那儿得到消息,章氏这三日都没入城。知府衙门的捕头询问了穆家的人,听闻这几日并没人送信要赎金,他们猜测章氏可能是在下山的时候出了意外,建议沿山搜索。

    得了消息,淮王妃就要求楚瑛跟着一起去找人。

    楚瑛一口回绝:“母妃,我每日要读书练功,脱不开身。”

    淮王妃非常生气,红着眼眶说道:“阿瑛,你舅母那么疼你,她现在失踪了你连帮着去找都不乐意?阿瑛,你怎么变得这般冷血?”

    楚瑛很不高兴地说道:“母妃,你说我若是现在去跟大哥说将五十府兵召回来,大哥会不会听我的?”

    奈何不了楚瑛,淮王妃只能自己走了。

    当日晚上楚锦告诉楚瑛,章氏找着了。如那捕头所预料的那般,章氏是在路上出事的,从半山腰摔下悬崖了。衙门的人在悬崖底找着了尸体跟马车。

    楚锦说道:“阿瑛,衙差推测应该是马突然发狂冲下悬崖。车夫跟章氏她们反应不及时,跟着一起摔下去。

    楚瑛沉默了下问道:“哥,找着的是完整的尸体吗?”

    楚锦也没瞒着她,摇头道:“山上有野兽,三具尸体被啃咬得不成样子了,只能从衣服辨别身份。”

    “我知道了。”

    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特别的低沉。

    楚锦摸了下她的头,说道:“别难过了,这是意外,谁也不想的。”

    “我知道的。哥,天色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也早些休息。”

    等楚瑛离开以后,楚锦的右手的大拇指跟食指不由搓了搓。他本以为楚瑛会质问她,却没想到这丫头一句话也没说。到底是没猜到,还是猜着了又不敢问?

    当日晚上,楚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干脆爬起来练剑,练得精疲力尽再回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楚瑛正在院子里跟秋寒说着话,惠芷就过来请她到听雪院去。

    楚瑛猜测是叫她去穆家。虽不耻章氏的行为,但这人到底是她的舅母,死了不露面也说不过去。

    淮王妃看到楚瑛,就抓着她胳膊痛哭流涕:“阿瑛,你舅母死了,你舅母死了你知不知道?”

    楚瑛神色很平静地嗯了一声道:“我知道,大哥昨日就跟我说了。母妃,你节哀。”

    淮王妃看她脸上没一点悲伤,很难受地说道:“你舅母将你当亲生女儿一般疼,现在她出事了你竟一点都不伤心,你怎么这般冷漠?”

    楚瑛神色淡淡地说道:“我很伤心啊,只是不像母妃这般显在脸上。”

    淮王妃看她这样,既悲凉又愤怒:“若不是你,我也不会去佑民寺为你祖母祈福,那你舅母也不会出事了。”

    这也能怪她身上,楚瑛真的很无语。她真的不能理解为何淮王会选她做继妃,除了张脸真的是一无是处。后来才知道是皇帝指婚,并不是淮王自己相中的。

    “母妃,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见她转身欲走,淮王妃厉声道:“站住。你舅母走了,你得跟我一起去穆家奔丧。”

    楚瑛说道:“现在穆家肯定乱糟糟的,下午再去吧!”

    “不行,现在就得去。惠柳,去将衣服拿来。”

    惠柳站着没动。

    楚瑛看丫鬟的反应知道淮王妃又要使幺蛾子了。唉,她就不该过来,该避到上林苑去。

    淮王妃厉声喝道:“惠柳,我的话你没听到吗?”

    惠柳跪在地上说道:“王妃,这于礼不合啊!王妃,我知道舅太太出了意外你难受,但你也不能让郡主穿孝服啊!”

    只有直系长辈死了才会穿孝服,现今能让楚瑛穿孝服的只有淮王跟淮王妃两个人。舅太太不过是个外姓长辈,哪配让郡主给她穿孝衣。

    她若是将孝服给郡主穿了,世子知道了不能对王妃怎么样但肯定会将她打死的。之前的事还没过去,惠柳真没胆色挑衅世子的威严。

    楚瑛沉着脸道:“所有人都出去。”

    惠柳如蒙大赦赶紧爬起来走了出去,其他人见状也都离开了。惠芷最有心,知道母女两人等会肯定会吵起来,所以走出去后她就守在门外不让任何人靠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