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46章 画像

章节目录 第46章 画像

 热门推荐:
    第46章画像

    楚瑛虽推测章氏将两孩子换回来,但其实还有个问题。那就是两孩子又不是同卵双胞胎,刚出生模样看不出但胖瘦与头发疏密之分,正常来说淮王妃应该分辨得出才对。

    楚锦摇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章氏将两孩子换回的第二天清晨就回了家。一直到我跟父王回了洪城,他们才又重新登门。”

    这种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的亲戚没人看得上,淮王父子两人之后再没搭理过穆家的人。

    不管是什么原因,从淮王妃后来的一系列操作足以看出她并没发现两孩子换回来了。

    楚瑛问道:“哥,我之前问了李婆子为何在父王平安归来后母妃没将两个孩子换回来,她说害怕父王跟章氏知道,但我觉得这事有其他内情。”

    “确实有其他内情。”

    在淮王平安回来以后,章氏想让穆婉慧替代原身成为郡主,为此故意在淮王妃说些似是而非的话。淮王妃当时已经被说动了,不想就在这个时候晋王妃为保正室之位换子的事爆出来,皇帝知道后下旨赐死了晋王妃跟假世子。

    淮王妃惜命,知道这事不敢将两个孩子换回来了。章氏没达到目的,就利用此事让楚王妃疼爱穆婉慧冷落楚瑛,然后她想接近楚瑛将她教歪。只是淮王跟楚锦知道她品性不端不让她靠近,也亏得如此原身没被教歪了。

    楚锦说道:“你的猜测是对的。章氏已经招供,你三岁并不是自己跑到街上而是她算计的。她想让人贩子将你带走,然后再说服王妃将换子的事告诉我跟父王。你没被拐子拐走,她不甘心后来又买通佑民寺的僧人将你丢到后山,造成你自己梦游跑去后山的假象。可惜三年前,那僧人病逝了。”

    虽这件事是淮王妃弄出来的,但章氏三翻四次对个小孩子下手也是死有余辜。

    楚锦继续说道:“章氏还招供了一件事,她不仅暗中放印子钱还与穆春晖暗中贩卖私盐。本钱用的还是你母妃的嫁妆。皇帝一直猜忌我们,这事要被查出来他肯定笃定是我跟父王主使的。”

    “贩卖私盐?”

    盐税是朝廷最重要的税收之一。所以贩卖私盐是重罪,一经查出全家玩完。

    楚锦说道:“之前也有盐商拉我入伙,但这事犯忌讳我就没答应。但这两夫妻两都是贪得无厌之辈,有人拉他们入伙哪经得起诱惑。”

    楚瑛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父兄不喜穆春晖也不是什么秘密,对方又不傻好端端这么会给给他送钱:“哥,是谁拉他们入伙的?”

    “姓陈的盐商,在洪城只算一个小喽啰不足为虑。”

    他其实瞒了楚瑛,那姓陈的盐商是个小喽啰,但穆春晖夫妻会贩卖私盐是被人引诱的。只是幕后之人是否针对淮王府他还不清楚,没查清楚之前是不准备告诉楚瑛,省得让她跟着担心。

    楚瑛想着她之前打听到的事,说道:“哥,穆建荣糟蹋了两个清白人家的姑娘,都是章氏拿钱摆平的。哥,对方碍于王府的权势不敢追究,但这事要被有心人利用最后罪名都要落在淮王府头上。”

    楚锦看她有这样的觉悟,笑着说道:“这些不用你操心,我会处理好的。”

    楚瑛却是摇头道:“哥,不要暗中处置,让苦主去报官,这样以后就算有人翻旧账也栽不到我们头上。”

    楚锦觉得他说得在理,点头答应了。

    两人谈完话楚锦给了她一卷画轴,打开一看见是副美人图。就见画上的美人上着一袭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下穿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乌发微微挽起,一支玉簪斜插入发髻,眉间一排白曜石,柳眉弯弯,眼眸顾盼生姿,是个古香古色的大美人。

    楚锦解释道:“这是咱们祖母十五岁参加选秀时,宫中的画师给她作的画。这幅画,父王一直很好地保存着。”

    楚瑛心里赞叹宫中的画师技艺高超,她有些惭愧道:“哥,你们都说我长得像祖母,我哪有祖母美啊!”

    样貌是有五六分像,但气质差远了。

    楚锦看她还有心情评价美丑就知道这事对她没什么影响,不过他不能任由这件事继续下去了:“这幅画,就是你身份的最好证明。拿去给王妃看,让她以后别在外胡言乱语。”

    “哥,不用了吧?”

    楚锦摇头说道:“阿瑛,她是你的亲娘,若她在外宣扬你是假郡主穆婉慧才是真的肯定有人相信。若我们是普通人家也就被人无关痛痒地非议几句,事情很快就会过去。但我们身份特殊,你是皇上亲封的荣华郡主,身份不能有一点的问题,不然就是欺君之罪。”

    一旦被认定了欺君,整个淮王府都要被问罪。

    楚瑛明白了,说道:“我现在就去穆家。”

    “去吧!”

    楚瑛到了穆家就去了灵堂上。

    淮王妃一看到她,就走上来道:“阿瑛,你赶紧……”

    楚瑛立即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母妃,刚才哥哥给了我一幅画,特意叮嘱我说要拿给你看。”

    一听是楚锦吩咐的,淮王妃神色一顿,说道:“给我吧!”

    楚瑛没将画递给她,而是说道:“母妃,这是灵堂,不方便看。母妃,我们去偏房吧!”

    到了偏房楚瑛让春雨守在门口不让人靠近,她在淮王妃面前将画摊开。

    淮王妃看着这画上的女子跟楚瑛很像,心头一跳问道:“这是谁?”

    “这是祖母。母妃,我是不是很像她?”

    虽然她听说楚瑛长得很像老王妃,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画像。淮王妃惊了下,说道:“阿瑛,这只是巧合。”

    楚瑛早知道一幅画不可能让她改变想法。她小心翼翼地将画卷起来,然后淡淡道:“母妃,只要你能说服大哥,我可以给舅母披麻戴孝。”

    顿了下,她又加了一句:“对了,父王再过几日就要回来了,你好好想想该怎么跟他交代吧!”

    淮王妃眼中闪现过惊惧之色。

    楚瑛有些好奇,也不知道父王做了什么一提就让她怕成这个样子。可既然怕,却又三翻四次做出失智的事。

    ??晚上还有一章。求推荐票,收藏,评论,谢谢大家了。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