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48章 穆建荣被抓

章节目录 第48章 穆建荣被抓

 热门推荐:
    第48章穆建荣被抓

    重孝期间是不能食荤腥的。穆建荣吃了十天的草,实在忍不住让小厮去外头买了一只烧鸡回来。

    看到烧鸡穆建荣两眼放光,扯下鸡腿就狼吞虎咽起来,小厮站在旁边看得是直咽口水。

    正吃得欢,他的随从急慌慌地跑进来喊道:“大爷、大爷不好了……”

    穆建荣正啃得欢,被他这么一吓给噎住了,脸都涨得通红。将肉吐出来以后,穆建荣骂道:“你是不是想害死爷?”

    随从也顾不上告罪,说道:“大爷,有人到知府衙门告你。知府大人传你去公堂,衙差就在前院等着。”

    “谁告我?”

    随从说道:“大爷,是马家跟王家。”

    马家的姑娘被穆建荣污了清白自尽身亡;王家的姑娘被他调戏跳河里逃了,但她未婚夫家知道此事退了婚,又被七姑八婆嘲讽讥笑,受不住这个刺激这姑娘疯了。两家当时是要告官,但淮王妃出面说服了两家,两家各赔了两百两银子。

    这两家都是小户人家,面上是说服实则是下淮王府报复不敢报官。

    穆建荣顿觉手里的烧鸡不香了,骂道:“王八羔子,拿了钱竟还敢告爷。小乐子,你去王府将这件事告诉姑姑。”

    以前每次闯祸都是淮王妃摆平的,哪怕是杀人最后都安然无恙,这让穆建荣觉得这次也不过是衙门走一趟。

    抱着这个想法他将烧鸡重新用油纸卷起来,准备等回来继续吃。可他却不知道,这烧鸡他是再吃不上了。

    在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新任的洪城知府全大人将穆建荣关进监牢之中。

    穆春晖一瞧不对,立即去了淮王府。

    门房没有拦着,穆春晖很顺利地到了听雪院,很不巧的是淮王妃喝完药睡下了。

    看到穆春晖心急火燎的样子,穆婉慧心头浮现出不好了:“爹,是不是大哥又出事了?”

    也因为有这么一个纨绔哥哥,连累她都被人嘲讽看不起。偏他爹娘宠得跟什么似的,怎么劝都没用。知道父兄都靠不住,穆婉慧早早就开始为自己做打算了。

    穆春晖说道:“你哥这段时间一直在家里没出门。”

    “真的?”

    穆春晖对穆婉慧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像淮王妃嫁入高门,所以也比较宠着她:“你哥这段时间没犯事。但马家跟王家不知怎么的翻起了旧账跑府衙告你哥了。那知府是新来的一点情面都不讲,将你哥关进监狱。你哥身上还有旧伤,得赶紧将他救出来,不然伤口恶化会有性命危险。”

    楚瑛打穆建荣都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身上的伤早痊愈了,说这话是希望淮王妃心疼他早些将人救出来。

    穆婉慧一听是马王两家的事,心头微松:“当初他们收了钱且是立了字据,他们现在跑府衙告也不占理。”

    穆春晖觉得她太天真了,说道:“他们现在翻脸了,说那字据是你娘逼他们写下的。婉慧,你姑姑呢?得找她想想办法。”

    穆婉慧摇头说道:“爹,姑姑为娘的丧事耗了神,大夫说要好好调养不然会落下病根。”

    穆春晖吓了一大跳,说道:“就操持个丧事,怎么还落下病根呢?”

    穆婉慧又气又恼,说道:“姑姑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四月份的时候还大病一场了。爹,这些你都不记得了?”

    姑姑对自家可以说是掏心掏肺,结果他爹却从不记姑姑的半点好。有事就找上门,平日里半点不关心。

    穆春晖说道:“这又不需要耗什么神,只要她给那姓洪的递个话你哥哥就回来了。”

    穆婉慧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想了下说道:“爹,你下去查下事谁怂恿了这两家去告官?等知道是何人要害我们,再告诉姑姑请她想办法。不然现在说了,抓不住幕后主使以后还会对付大哥。”

    穆春晖觉得这话在理,又急匆匆地出去了。

    丫鬟香菊看她愁眉苦脸的,说道:“姑娘,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等王妃醒来去跟全知府打个招呼,衙门肯定放人。”

    穆婉慧摇头道:“没那么容易的。”

    “为什么?”

    穆婉慧苦笑一声道:“新官上任三把火,想拿大哥立威,全知府未必会卖姑姑这个面子。”

    如她猜测的那般,淮王妃知道这事立即让心腹立即去衙门找了全知府。结果全知府并没给她面子,还说穆建荣犯了法必须按律处置。

    穆婉慧知道这事都不敢告诉淮王妃,怕她受刺激病情加重。想了下,她还是让惠芷去请楚瑛过来。

    结果惠芷扑了空,回来后道:“表姑娘,郡主跟着世子今早去了郊外的庄园,得过几日才会回来。”

    穆婉慧愕然,说道:“这么大的事为何我们此前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两人出远门动静肯定不小,结果却没一个人来回禀,她在王府这么多年很清楚淮王府的这些奴才都是看人下菜碟的。现在无人来回禀,表明姑姑在王府彻底失势了。

    惠芷解释道:“是郡主心血来潮说要去庄园,世子拗不过她就同意了。又担心她的安全,世子就跟着一起去了。”

    “那怎么办?”

    惠芷摇了摇头,又压低声音说道:“奴婢也不知道。表姑娘,王妃身体不好,看在这些年王妃那么宠你的份上这事就别再让她操心了。”

    郡主被王妃伤透了心,现在王妃生病都不管了。若王妃再为穆家的事去逼她,母子仅剩的那点情分也要耗尽了。王妃就郡主一个孩子,母女离心以后她靠谁去。

    穆婉慧心头恼怒不已,一个丫鬟竟也敢跟她说教。只是脸上没露出来,温温柔柔地说道:“惠芷姐姐你说得很对,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姑姑早些养好身体。”

    “表姑娘知道就好。”

    回了屋穆婉慧坐在床上,手死死地捏着绣帕,一块上好的杭绸绣帕被捏得变形了。

    香菊压低声音说道:“姑娘,你别气,等王妃醒来您将这件事告诉她,让王妃将她赶出去。”

    不过一个丫鬟竟这般跟自家姑娘说话,反了天了。

    穆婉慧虽然生气但理智还在,她摇头说道:“现在问题在表姐身上。姑姑生病她都能跑去庄子,她这是一点都不将姑姑放在心上了。”

    若是不能挽回楚瑛,姑姑自身都难保更别说护住穆家跟她了。当务之急事要让母女两人重归于好,只是想着楚瑛那油盐不进的样子,她顿觉头疼。

    (本章完)